住房保障的新思考——给房不如给地

住房保障是最近的热点,在中东事件的映衬下,更显得我们政府抓此项工作的“稳、准、狠。”可是,任何制度,如果不精心设计,不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光凭热情,恐怕“一片冰心在夜壶”,干了半天,不被老百姓认可,不能让老百姓享受,反而加剧了社会矛盾和不公。住房保障制度,笔者认为,就有这样的危险。

建设保障性住房,首先要解决的是钱的问题。关于建设资金,前几天网上高人已算过,大概政府能拿出来的,不过10%,包括,土地收益、财政补助和预算以及住房公积金收益等。那么,90%呢,要靠社会融资,包括银行借贷、社保基金等。既然是融资,就有利息,也就是说。住房保障建设资金成本是比较高的。其次要解决地的问题,到底是划拨、出让还是租赁?恐怕在现在土地财政的情况下,即使是划拨,堤内损失堤内补 ,解决保障性住房的土地,也意味着其他商品房用地的价格要上涨,这就是网上有人担心的,保障性住房,要推高房价。况且,保障性住房是配建为主,房地产商的10%的房子要建保障性住房,为了利益,房地产商要把损失算到其他90%的商品房购买者中去。这样,就可能形成了,为了不到20%的中低下收入人群的利益,把成本转嫁给80%的人的局面。也许你会说,加大保障性住房的供给,会抑制房价,殊不知,保障性住房顶多保障20%的人,况且,这20%的人,本来就是不能在商品房市场买房的人呀。

建设保障性住房,如何落实到20%中低收入人群中,也是一个难题。地方政府总会把经给念错的中国当下,租金是不低于市场价70%的,装修吗,配家具吗,这样的房子的吸引力到底有多大,未可知。如何甄别谁是这幸运的20%,程序太多了,政府系统要投入大量的成本呀。情况太复杂,稍一不慎,就有开豪车入住廉租房的,极大地影响了政府的公信力。

干吗把制度设计的这么复杂呀。我觉得,解决住房保障的问题,关键还是土地的问题。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应该用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观点解决问题。应当重新考量我土地制度下的土地用途。这就涉及土地所有制了。在农村,土地是集体的,分配宅基地基本上是无偿的。那么,在城市里,土地是国有的,也应该让人民受益,应该给18周岁以上成年户籍市民无偿分配他应该拥有的一定面积的土地。

比如,市区国有土地今年供应面积除以今年成年人总数,就是人均拥有土地。假设是30平米(每平米2000元),那么,等他买房了,多退少补。要是两个成年人结婚,就是60平米,买100平的,可以得到石家庄市60平米成本价土地的退款。在这种制度设计下,只能是满足本市居民的基础上,才能面向外地居民出售土地用于建商品房,这样的卖地收入才能补贴该市的财政。

在这样的基础上,再保障最低收入20%的人群,才会对另外80%的人公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