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抗战 首战淞沪 第二十六章 首次夜袭(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8.html


李峰正欲悄悄靠近日本人,却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

“后面有人!”有人察觉身后有动静。

李峰转头一看,好家伙!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小队的巡逻骑兵!这个骑兵小队,有四十二人,装备44式骑枪和马刀,还有两挺大正十一年式轻机枪。不过所幸的是,这些日本人并没有发现隐藏在草丛中的李峰他们。

这支日军巡逻骑兵队,就是日军联队长派出的斥候兵。

日军斥候兵向他们的炮兵观测手那边策马过去,这时候李峰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上。

李峰十分担心,一旦鬼子发现负责保护炮兵观测手的人少了三个,他们马上就会对周围进行搜索。而骑兵搜索过来,自己这个小分队怎么都逃不过。两挺轻机枪可以对付骑兵,可是区区两挺轻机枪,估计换弹匣的时候,鬼子就冲到面前了。而十一支冲锋枪扫射鬼子骑兵?冲锋枪射程短杀伤力小,只有五十米的有效射程,最多扫死十多个骑兵,其余的鬼子就已经冲到他们面前,一通马刀砍杀,谁都跑不掉。

“藤野君,你们那边状况怎么样?”有日军骑兵拉开嗓门询问。

李峰听得懂日语,听到日本人问话,心里“咯噔”了一下。

倘若让日本人察觉,那么自己的敢死队就真成了“送死队”!

所有人都紧张到极点,两名机枪手已经微微抬高枪口,瞄准了日军骑兵。所有的冲锋枪手的手心已经渗出汗水,枪口指着日军一刻不敢离开。每个人都屏住呼吸,都似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这边一切正常!”日军观测手那边有人回答。

日军斥候兵还在向观测手那边靠拢,再向前三十多米,就是李峰藏身的位置!那里还有两具日军士兵的尸体。

就在李峰做最坏打算的时候,突然日军步兵阵地那边腾起一团大火,“轰”大地好像发生地震一样猛然一颤。紧接着,又是火光一闪,日军步兵阵地那边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被火光映射得发红的滚滚烟柱直冲夜空。

“那边有情况!”日军斥候骑兵连忙调头,策马向爆炸处疾驰而去。

看到日军骑兵离开,李峰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来。

刚才的大爆炸,是日军士兵搬动尸体的时候,引发了被李峰布置在尸体下的诡雷。第一具尸体被搬动,拉掉手榴弹的拉弦。而第二具尸体压在手榴弹上,日本人没有注意到尸体下面藏着机关。就在日本人刚刚把尸体抬走,手榴弹就发生爆炸,引爆了下面的弹药箱,半箱的子弹爆炸,引起弹药箱内另外半箱的手雷爆炸,把日军阵地炸得热闹非凡。一声巨响,半径三十多米内的日军士兵被炸得腾空而起,在空中好像跳水运动员那样翻了几个滚。有的人当即就被撕成碎片,有的人落地后,外表看起来完好,可是内脏已经全部碎裂。

一声爆炸,紧接着第二枚诡雷也爆炸,引爆了弹药箱。

等到日军斥候兵赶过去的时候,步兵战壕已经被炸得支离破碎,爆炸中心附近,留下两口大坑,四周残肢断腿和人体零件丢得满地都是;距离爆炸中心较远的地方,被气浪吹掉衣服的日军士兵赤条条趴在地上,耳朵鼻孔渗出鲜血。还有几个没死的日本人,目光呆滞坐在地上,已经是被震得头晕脑胀,连什么事都不知道了。

“八嘎!”看到这一幕,日军斥候兵小队长气得几乎要吐血。

俗话说祸不单行福无双至,就在日本人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时候,突然有人听到,空气中响起一阵撕锦裂帛般的呼啸声。“咻-咻-咻”成堆的炮弹带着划破空气时摩擦出的尖啸声,接连掉落下来。“轰轰轰”爆炸的巨响一声接着一声,就像是雷公拼命捶着他那面大鼓一样。阵地上的焦土被气浪掀翻起来,而后捏搓得粉碎,纷扬着洒下。

日军骑兵小队长翻身下马,紧紧趴在壕沟中。

大地像是地震一样剧烈颤抖,日军小队长感觉自己好像趴在惊涛骇浪中的扁舟上那样,整个身体都在晃动。地面鼓点一样被捶打,震得五脏六腑都快要从口中吐出。耳边不断发出蜂鸣声,眼前晃动星星点点的金色星光。

战壕拐角那里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枚特大口径炮弹,三四个日军骑兵在火光之中眨眼连人带马消失得无影无踪。日军小队长清楚的看到那团火光之中骤然迸裂出一团刺目猩红,就像是炸开的一团血雾。人马顷刻间就被炸成碎块。

“八嘎!是舰炮!那么大威力的炮弹,肯定是舰炮!”日军骑兵小队长这时才明白过来。

但那是他意识中的最后一个念头。

“咻”一发203毫米重磅炮弹拖着长音,落在日军骑兵小队长身边两米处爆炸,火光翻腾,那名日军骑兵小队长骤然化为一团纷飞的血雨肉末。

炮弹不断落下,到处都成了燃烧着的火海。

人的惊叫声,马的嘶鸣声,最终都淹没在炮弹的爆炸声中。

江面上,日本海军舰艇正根据地面火炮观测手汇报的坐标,把一发一发重磅炮弹送到目标位置上。冰雹一样的炮弹落地,所到之处,四处翻腾着火浪。

日军阵地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除了那炸得七零八落的枪支残骸,还有那冒着青烟的弹坑之外,那里什么也没有留下。满地都是碎烂的血肉,还有那如同放射状喷溅的鲜血。

这一通猛烈的炮击,正是李峰召唤的!

刚才,日军斥候骑兵刚刚离开,李峰就向日军炮兵观测手扑过去。

日军观测手那边,除了三名担任警戒的日军步兵外,那三名观测手中有两人拿着观察镜观察国军阵地方向,还有一人带着耳机,用短波电台向他们的舰队呼叫。

自从美国无线电专家阿姆斯特朗1912年发明可以直接呼叫接受的无线电台之后,炮兵侦察兵的通讯手段就提高一个台阶。这使得观测手向炮兵汇报坐标的时候,不需要像电报一样还要经过翻译,即可提供坐标数据。

不过鉴于无线电通讯技术还不是太高,远距离通讯还是采取传统的电报通讯。

三名日军步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迎面射来的无声手枪子弹打成筛子,翻倒在战壕内。

那个拿着话筒带着耳机的日军通讯兵,刚刚听到动静,抬起头,就发现一条铁塔般的人影已经站在自己面前。

日本人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李峰劈手夺下这家伙手中的话筒,右手紧握的利刃从日军通讯兵颈动脉位置划过,“噗”一道血箭喷射在李峰脸上。

另外两名日军炮兵观测手背对着这里,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就听到两声“噗噗”轻微的枪声,那两个家伙后脑勺绽开血花,接连翻倒在战壕中。

李峰接手过电台,发现电台所在的石板上,还铺着一张军用地图。

刚才埋伏在附近通过观察,他已经发觉日本人的联系方式。

看了看炮兵专用的军用地图,一开始还真有些看不懂。后世的坐标图和炮兵定位体系,和当时当然不一样。

李峰心里暗道:在后世里,我就是一个电子和密码专家!这点困难,难得住我?

他只用了几分钟时间,就看出名堂,于是抓起话筒,准确的把日本海军舰炮吸引向那些斥候骑兵过去的那片阵地。

那些战士们没想到这个李连长居然还会日语,都纷纷向他翘起大拇指。

然而就在这时候,日军炮兵中队长却感觉不对劲:“不对了!怎么我们海军收到的坐标和我们接到的坐标不一样?”

想到这里,中队长对那个警戒的步兵小队小队长喝令道:“一木君,去那边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

日军小队长得令,带着步兵小队向李峰他们那边一步步靠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