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窥豹—从选举彰显西方的腐败

何为腐败?说穿了就是运用公共权力谋取私人利益腐败。说起,人们往往想到贪污,其实抢劫也是腐败的一种类型。早期资本主义列强贩卖黑奴、剥削工人、大搞全球殖民地、掠夺全世界的原材料、能源、文物,这不是腐败吗?是腐败。叫作腐败还不足以体现其恶劣,用“奴役”和“反人类”这些词描述更加恰当。现在很多人在对国内诸多的腐败现象深恶痛绝的同时,往往对一些西方国家大加赞赏,认为他们是清正廉洁的,但是却不知道西方模式的国家,已很大程度上将权钱交易合法化,从表面上来说往往带有很大的欺骗性,所以许多人被其所迷惑。

单从权利的产生就可看出其中的猫腻,在西方国家权利产生的途径是通过选举,而选举就需要金钱。于是候选人为了赢得大选,而不得不到处融资,胜选后再给予回报,这就是西方“钱找权然后权为钱的模式”,通过这种模式,给西方选举披上了权钱交易的浓厚色彩。

在金钱至上的社会里,要想赢得选举就必须有钱或者能搞到钱,没有钱就不能做广告、就不能拥有一流的助选团队,选举大战同时也是烧钱大战。试想一个不代表资本利益的穷人如何能赢得垄断资本的慷慨解囊呢?资本之所以要捐款,自然不是为了学雷锋做好事,资本对候选人的政治捐款,是一种投资,投资自然也是为了获取高回报率。在美国各大公司都设有专门的捐款机构,08年的美国大选,恰逢经济危机,高盛集团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还是“捐”了几个亿美元。对于资本的捐款目的,候选人自然也是心知肚明,当然会知道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因此候选人一旦获胜,就必须给予回报。

回报的方式可以有多种,一是上台后出台有利于曾经帮助过、提携过自己的大财团的重大决策,比如小布什上台是得益于德州石油商和美国大军火商的大力支持,小布什竞选成功后,就发动了伊拉克战争,直接结果就是穷人的孩子战死五千多,而美国的军火商和石油商则赚的盆满钵满。

二是通过召入内阁、派驻条件优越的国家任大使(美国三分之一的驻外大使用于酬谢捐款人)。为布什竞选筹款居功至伟的“先锋”俱乐部,有43人谋上了要职,其中两位是部长,包括华裔劳工部长赵小兰。还有19位出任欧洲各国大使。通过这些模式,西方成功的把大量的权钱交易合法化。

以前西方国家还对捐款限额加一个限制,表面上还对权钱交易搞点包装,从去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定解除对公司和工会捐款的上限之后,资本就可以公开的利用金钱威力去影响选举了,连遮羞布都省略了。制止不了就合法化,合法化的目的是让大家有一个腐败的规则,一搞透明化似乎非法的就成了合法的了,这也是西方“民主”的特色和精髓之一,凡是管不了的事情就一律合法化,包括开赌场、开妓院都是这种思路。这方面荷兰和加拿大魁北克甚至走的更远,在那里吸毒都是合法的。

当年李鸿章访问美国时,恰逢美国举行1896年的总统大选,他问的几个问题却一针见血:“不知阁下有多少家产?阁下组织竞选资金由何人所得?阁下又以何为报呢?您觉的资金助选是一项很好的投资吗?”

只要是权钱交易,就是腐败,而且是最经常出现的腐败形式。但由于西方对很多权钱交易通过立法给予了合法性地位,公开、透明和限额的权钱交易也就不算腐败了。

当然,太多的腐败都已经合法化了,所以给外界的感觉较为廉洁。如果吸毒抢劫杀人都合法化了,那么犯罪率自然也大为下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