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死伤人数一直成谜



1986年4月26日凌晨1时23分,熟睡中的乌克兰普里皮亚季镇的居民被剧烈的爆炸声惊醒,但直到当日傍晚,人们才知道,当时建于镇上的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



由于该核电站位于乌克兰、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三国交界处,使得大量的核放射物质污染了乌克兰、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三国,同时灾难也向欧洲和世界上其他地区蔓延。



根据当时苏联的体制,核电站管理层须直接向中央汇报。由于没有得到中央指示,乌克兰地方政府没有疏散民众。直到26日傍晚,时任苏联总理雷日科夫才下令事发地的居民在几天内疏散,其时,当地的辐射水平已经达到安全值的数千倍。



在欧洲,瑞典检测到辐射尘埃超过正常数的100倍后,事故才曝光。这极大地延误了抗灾和救灾,并造成了灾难的扩大。



多年来,人们一直在探讨这次核事故对生物、环境和人类造成的灾难到底有多大,包括生理和心理的,但迄今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尤其是伤亡人数和后来受到核辐射而致病、致残、致畸的人数。



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认为这次灾难的死亡人数并不多。该机构在2005年9月举行的切尔诺贝利论坛上发表报告说,切尔诺贝利核电厂4号反应炉爆炸后,泄漏了3%——



4%的辐射物,只导致了约4000例甲状腺癌,主要发生于儿童和青少年。在抢救核反应堆的工人中,迄今只有62人直接死于核辐射。



然而,对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结论,却有着针锋相对的调查结果。在结论和观点相反的调查中,以环境保护组织绿色和平组织的结果最令人震惊。该组织于2006年4月18日发表报告称,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导致27万人患癌,因此而死亡的人数达9.3万。



与此同时,英国两名研究人员的一项研究表明,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长期影响可能导致另外6.6万人死于癌症。也就是说,除了国际原子能机构承认的死亡数外,还有6.6万人死于辐射所致的癌症,仅仅这个数字就是国际原子能机构所承认的死亡数的15倍还多。



这份《切尔诺贝利的其他报告》是由欧洲议会的绿党成员委托英国科学家伊万·费尔利和大卫·沙默尔完成的。他们指出,在白俄罗斯、乌克兰和俄罗斯之外降落的放射尘,污染了英国约34%的土地。这些地方包括英国的374个农场,覆盖了750平方公里,以及20万头羊。而在整个欧洲,约有3.9平方公里的区域受到污染。面对这种差异,绿色和平组织指责国际原子能机构在“漂白”切尔诺贝利核灾难的后果。



国际原子能机构引用的切尔诺贝利受辐射死亡人数数据来源于法国里昂国际癌症研究署的伊丽莎白·卡迪斯于1996年发表的一个研究报告。卡迪斯得知后说,她的数据并未经过核实,她也不希望这个数字未经证实就使用到出版物中发表。



当然,也有人对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后果采取了与国际原子能机构一样的低估态度,例如日本广岛的辐射影响研究基金会前主席伯顿·伯纳特。他认为,即使有680万人受到辐射,但辐射剂量也只有7毫西弗(放射量单位,等于0.1雷得,一般医疗X光透视不得超过0.1雷得),这远远小于世界大多数地区一年中自然环境所释放的辐射量。



而维也纳的国际原子能机构出版官员梅里莎·弗来明透露了为何国际原子能机构采用这么少的死亡人数。她说,参与研究的科学家检查过出版物的资料,参与者有过一个决定,要把底线降低到4000人。

伤害可能被低估



绿色和平组织的报告中,死亡人数的依据是白俄罗斯国家科学院最近的研究成果,其资料的第一手性和时间上的新近都保证了数据更有说服力和可信性。乌克兰核辐射专家波亚尔科夫认为,4号反应炉泄漏的辐射物达到近50%;库尔恰托夫学院研究人员实地调查后说,反应炉的辐射物近乎全部泄漏。



英国和欧盟的调查和测量结果认为,切尔诺贝利核反应堆泄漏后,有6.7吨放射性物质外泄并蔓延扩散到出事点普里皮亚季周围数百公里的地方。乌克兰、白俄罗斯和俄罗斯方圆几十公里的地区受污染最重。切尔诺贝利核污染的放射性物质中最重要的元素有两种,一是放射性碘131,二是放射性铯137。它们都是核反应堆堆芯燃料铀发生裂变的产物。碘131一旦被人体吸入,可引发甲状腺疾病,包括甲状腺癌。铯137会造成造血系统和神经系统损伤。尽管碘131的半衰期只有8.5天,但铯137的半衰期为30年。因此,直到现在,核辐射都在伤害着切尔诺贝利周边的环境、生物和人。灾难发生后,当地居民仍在污染的土地上放牧牛群并饮用从牛身上挤下的牛奶。生活在切尔诺贝利周边的纳洛蒂切斯基地区有1.1万成年人和2000名儿童,他们距离切尔诺贝利50英里(约80公里)。追踪研究发现,当地人患癌症、具有出生缺陷和寿命减少的概率非常高。



另一方面,低剂量辐射对健康有无影响和有多大影响一直是争论的话题,国际原子能机构一直认为低剂量辐射对健康的影响不大,而在离切尔诺贝利更远的地方,有680万人受到较低辐射的影响。但是,2005年美国国家研究院的一个研究小组在对日本长崎、广岛原子弹爆炸后的实地研究后得出结论——即使微量的辐射也不能视为是安全的。



毫无疑问,核辐射可导致染色体突变,从而会造成遗传影响或畸变。但是,国际原子能机构认为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对人们的遗传影响不大,在切尔诺贝利灾难后出生的孩子不存在遗传影响。这种观点也受到一些研究人员的质疑。有研究人员认为,现在没有见到任何遗传后果发生,并不意味着没有影响。因为时间太早,还看不出后果。



切尔诺贝利幸存者的后代的成长是否受影响,唯一的评估方法是检测其基因,看看是否有突变。而这样的工作早就有科学家在进行了。1996年,英国雷切斯特大学的遗传学家尤里·杜波罗瓦就发现,受切尔诺贝利核辐射影响的父母所养育的孩子基因变化增加了,但当时他使用的DNA指纹技术只能允许他检测基因的非编码区,也就是俗称的垃圾DNA。



但是,今天的研究表明,所谓垃圾DNA的说法并不准确,因为这些基因在生命过程中,包括生长发育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而且如果检测编码区基因,也可能会发现这些孩子基因的突变。所以,杜波罗瓦认为编码区基因也可能受到影响。



不过,研究人员并不赞同对幸存者进行基因检测,因为对幸存者及其后代检测DNA的弊病大于好处,例如,对幸存者的心理有巨大的负面影响。同时,对死亡数和辐射危险的争论也在妨碍幸存者的康复(包括心理上的)。但是,为了弄清真相,也有人呼吁对切尔诺贝利幸存者后代进行癌症和遗传的追踪研究。



当然,国际原子能机构低估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危害也包含了某种良苦用心。他们希望能让幸存者从心理和身体上尽快康复,并投入正常的生活中去。



今天,尽管与切尔诺贝利相关的癌症死亡精确数字难以弄清,但是,对于核辐射短期和长期对人损害的研究还将进行下去,对由于受辐射影响而致的死亡人数的调查也会继续。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调查研究的多样化与深入,切尔诺贝利核辐射对人、生态和环境影响的真相总有一天会变得更为客观和真实,从而为人类和平和安全利用核能提供有用的信息和经验。



那么,今天的福岛核电站爆炸是否会有比切尔诺贝利更为透明、客观和科学的调查结果呢?但愿从切尔诺贝利到福岛的距离不会是一个遥远的距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