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三卷 欲擒故纵 第七十九章 秋征血案

血奔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东霸天得到密探报信说李刚去了祁家寨。他估计上午李刚会派人到他吴家寨来征收粮款。于是他把身边的亲信叫到他的卧室低声安排几句后就躺在床上上装病。两个亲信出了吴家寨就上了淮河大堤,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小春,刘文,邢文,马新,陈东,付杰来到吴家寨,门岗看见镇上的人到来慌忙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东霸天得到密探报信说李刚去了祁家寨。他估计上午李刚会派人到他吴家寨来征收粮款。于是他把身边的亲信叫到他的卧室低声安排几句后就躺在床上上装病。两个亲信出了吴家寨就上了淮河大堤,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小春,刘文,邢文,马新,陈东,付杰来到吴家寨,门岗看见镇上的人到来慌忙去禀报东霸天。东霸天思索了一会大声叫道:“让他们去客厅,就说我有病。”吴灵各立刻又叫来心腹低声说了几句话。那人匆匆向寨外走去。


出来迎接小春等人的是孔礼死后东霸天又启用的寨子短工蒋之。蒋之就是吴家寨邻村蒋庄的人。他刚满三十岁,父母死得早一个人过日子。可孔礼的死他知道是吴灵各害死的。他恨东霸天夺走了他家的好田。他想参加民兵队大,可东霸天就是别让他离开吴家寨。并花言巧语地说让他在吴家寨好好地干;只要和他一心要提拔他当二管家。蒋之知道东霸天实在笼络他。但又不敢不听他的。李刚知道这些事以后就让郭川找他谈过几次蒋之很感动。愿意帮助乡政府监视东霸天。


蒋之见到小春低声说:“东霸天装病不见你们。”小春没有说话,只是会意的点了点头。


“东霸天要你们到客厅去怎么办?”蒋之跟在小春身后又低声说。


“带我们去他的卧室!”进寨门小春把手一扬,几个战士站在大门两边。进了宅院小春又把手一挥,十几个战士奔向院内有利的位置。接着各个门前都站有我们的人。


刘丰,孔妮,郭川,李木,丁于,丁尚等人径直来到东霸天的卧室。东霸天脸朝里躺在床上,大太太坐在床边在为他捶背。看见小春等人进来,东霸天的太太好像没看见似的。不动声色只是捶着东霸天腿。


“吴庄主别来无恙啊?”小春大声的说道。


东霸天连忙要起身说道:“近日身体小恙,不知贵客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小春接着说:“庄主身体欠安就不必多礼了。你躺在床上听我向你宣布乡政府今年秋季你要上交的粮款数目。


“你不用宣布啦!吴家寨今年要上交粮食五十万斤;大洋五万块,时间在三天之内完成。不得有误。对吗?”


“吴庄主消息挺灵通的啊!”小春笑着说。


吴灵各的太太听小春的话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我的娘呀!这叫俺咋活呀!”


“好啦!”吴灵各霍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怒吼道。“让你见笑了,贱内无礼望见谅。政府的下达的任务我完成就是了。放心吧!刘政委,你回去告诉李乡长,我吴某是个识时务的人。不过祁林两家的收入比我比我强。祁家寨地盘是我吴家寨的两个大。他才交六十万。林家寨的地盘虽比我小了点,但他有镇上的铺子收入。政府要一碗水端平才是!”东霸天躺在床上慢条斯理的说。


“哦!我们会考虑的!那好吧,我们在乡政府等你把粮款送去。我们还要到另外几个村子去!庄主养病要紧!”小春说罢带人走出吴家寨。


去镇南的刘丰,刘文,付杰,张川的工作不太顺利。自从林之东在上次战斗中失踪以后至今下落不明。刘丰一行人来到林家寨后,林家寨见不到一个男人。林之东的大太太看见刘丰等几个人进了寨就带领着几个姨太太坐在院子里高一声低一声的轮番的哭闹。他们说,林之东三天前突然失踪了。闹着找刘丰要人。把刘丰缠得束手无策。刘丰只好留下三个民兵看守着林家寨。临走时对三个民兵说:“一是不准林家寨的人转移财产,二是限制林家人出入。三是发现林之东立刻逮捕。”


小春郭川和战士们一直工作到天色将晚才从镇东向县政府走来。当他们走到镇东三里岗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走在前面的丁尚和几个战士被炸倒在血泊之中。小春立刻对周围进行搜索。没发现有人。郭川对现场进行检查。发现有人埋下炸弹。还有一个被郭川他们扒了出来。战士们背起伤员迅速向乡政府奔去。


天就要黑了,李刚带着征粮队伍从何家寨出来。就在这时,李刚感到肝部一阵剧烈地疼痛。他不由自主的蹲在地上。孟马赵向走上前去问道:“李队长!你怎么了?”


“没什么,可能是累了。”


这时在村后小树林里一支枪口正在瞄准李刚。“呯呯!!”两声枪响;赵向孟马倒在血泊之中。李刚迅速带人向枪响的地方冲去。可是只找到了两颗子弹壳。凶手早已逃之夭夭。


刘丰带着人回到乡政府。还没有进政府大院老远就看见政府大院内外灯火一片明。李刚邢武郭川等人出出进进。来到院内才发现丁尚,孟马,赵向还有几个小分队的同志躺在院内用白布覆盖着。


李刚郭川向刘丰介绍了赵向孟马丁尚同志牺牲的经过。同志们都沉浸在悲痛之中。


天渐渐黑下来,留守在林家寨的三个民兵坐在林之东的客厅里品着茶聊天。


“孬子,你说这天下漂亮女人和丑女人睡起来有啥不一样的地方?”这三人原来都在张大赖手下干过,他们的旧毛病又犯了。


“狗仔,当年在张大赖手下干,你小子少睡漂亮女人了吗?"“女人还有两样的?”


三个人无聊的叙着脏话,望着在院内来回忙碌的林之东的几个姨太太议论着。这时林之东的三个姨太太从后面的卧室里走出来。三个人喜不自禁;"狗仔?今天我们要交桃花运了!""孬子又看上林家的三个女人了?"这时只见林之东的三个女佣端着酒和菜走了进来。三个人自从参加乡治安大队以来在李刚的严格管理下他们早就憋得慌。今天美酒佳人在眼前,刘丰他们小分队的人又不在面前,何不潇洒走一回。于是三个女人不断地他听乡政府里的情况,又是灌酒又是往他们嘴里填菜。三个女人蛇一般的缠在他们身上;于是三个人一人抱住一个美人又吃又喝起来;不一会三个人就飘飘然了。他们再也把持不住了。趁着酒劲一人抱一个各自进了卧室。几个人一阵疯狂后便鼾声响起来。……


三更时分,林之东从正屋里蹑手蹑脚走了出来。手里握着一把匕首悄悄地分别去了他三个女佣的卧室。半个时辰后林之东握着滴血的匕首回到正屋。


天亮时李刚带人来到林家寨,还没有进寨就听见林之东的大老婆苦天嚎地的叫着。进寨后李刚来到林之东三个姨太太的房间。现场不堪入目,三个民兵和林之东三个女佣*裸地抱着一起。姿势处在*状态。只气的李刚甩手走出门去。他来到院内把刘丰叫到身边说:“快派人通知他们家里的人把尸体运回去。”刘丰气的连话也说不出。邢武埋怨说:“当初这些人参加民兵大队我就不同意,宋连长非要收留他们,这下可好…”


林之东的大老婆还在嚎叫。李刚来到她面前大声喝道:“想干什么?”林之东的大老婆立刻止住哭声。


“说!人是谁杀的!”


“冤枉!天亮时我才发现他们被人杀死了。”


“林之东现在在哪里?”


“自从那天打仗他就没有回来。哎呀我的老爷呀!你到哪里去了!你撇下俺孤儿寡母咋活呀!”她边哭边从手指缝里偷看李刚等人。一滴眼泪也没有。这些情况都在李刚的心中。


“你听着今年的秋粮征收开始了。你们林寨的任务是粮食三万斤。大洋三万块。限时三天不得拖延。”


一提到粮款林之东的大老婆马上站了起来。“长官粮食有一点大洋实在交不起。老爷在的时候还有几条破枪能顶大洋吗?”


“枪支在哪里?”李刚追问。


“管家和老爷放的。管家走亲戚去了明天他回来我让他们粮食枪款一起交到乡你看好吗?”林之东的大老婆一反常态的表现好。


“那好吧明天我们在乡等你的人把枪和粮钱送去。”李刚带领同志们返回乡。


李刚回去反复思考这两天发生的血案吴家寨牺牲的丁尚何家寨牺牲的孟马赵向;林家寨的三条人命。这些案子是谁所为?林之东老婆为什么主动以枪顶钱?为什么只哭无泪?特别是三个民兵的死几个女人能杀死他们吗?人被杀死后如果没有男人能把死人恢复的姿势吗?林之东没有离开林家寨他就藏在寨子里!


“刘丰!”李刚大声喊道。“派人暗中日夜监控林家寨!”


“是!”


这时一个晴朗的上午乡门前门外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各村的交粮的人纷纷来到小镇上。推挑担拉牲口驼。人来车往络绎不绝。李刚邢武李木等人负责称粮;刘丰丁于付杰等人负责验粮;郭川小春何可陈东等人负责治安蒋英孔妮等人负责接待咨询。张川胡兵等人负责治安保卫。邢文记账。老远就能听到邢武的高嗓门:何寨何天义三百斤!欧常来一百斤!


这时林家寨的粮车队来了。十辆小车一字摆开每辆小车上插着一面蓝色小旗。那阵势引得交粮的人一阵喧哗。


乖乖!不愧是南霸天。


瞧人家多气派!


人们议论纷纷都围上来看热闹。刘丰付杰丁于等负责治安的同志立刻走上前来驱散围观的人群。这时一个老人走到刘丰的面前说:“我们是林家寨的人。大太太说粮食三万斤在后面几辆车上枪支在前面几两车上。她说要李队长亲自验收。”


“你们是林家寨的什么人?”


“我们是林家寨雇来交粮的人工钱每人一块大洋呢!”老汉高兴的说。


刘丰等几个人打开箱子发现箱子内装满着枪;他顺手拿起一把枪。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装枪的箱子爆炸了。刘丰付杰丁于等几个民兵倒在血泊之中。现场顿时大乱。院外的人四散而逃院内的人拼命往外挤。跌倒的人爬不起来被踩在脚下;哭的叫的喊的乱成一团。李刚从腰间拔出手枪向空中连打数枪人们才安定下来。小春郭川何可等人迅速把现场包围起来。邢文马新丢下账本掂着药箱来到刘丰他们面前。刘丰付杰丁于和几个民兵已经壮烈牺牲。孔妮从人群中拼命挤了出来扑在刘丰的身上哭叫着“刘丰!刘丰!刘丰你怎么了?你醒醒!”刘丰在场的人都留下眼泪。


“打到林之东!枪毙林之东!”


“为烈士们报仇!”在场的人举起拳头高呼着。


蒋英把孔妮搀扶到大院李刚命人把牺牲的同志尸体抬进大院内。李刚又对另外十几辆车子进行仔细检查。他发现林之东所谓的枪支只是每个箱子的上面放几把枪下面全是泥土和炸药。当刘丰拿起那支枪时枪上系着下面的导火线引爆了。


一中队跟我来!邢武两眼喷着火掂着枪向外冲去。


邢武!李刚大声喝道。


邢武恼的把枪摔在地上蹲在地上呜呜地哭起来。是的邢武自从投身革命以来他变的重感情爱交友。他感到快乐幸福。李刚刘丰小春郭川一个个小分队的同志就像亲兄弟一样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他后悔自己没有负责治安这个任务。还有孔妮她太伤心了她怎么办?


“踏平林家寨!打到林之东!”


“枪毙林之东!”呼声响彻小镇“同志们乡亲们我们的同志为解放全中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这笔血债我们一定要讨回。林之东逃脱不了我们会找他算账的!大家保持镇定。快把粮食交啦天不早了。”


当天夜里林家寨里有几个黑影走出寨子。


站住!在寨外监视的民兵喝道。几个黑影听见喊声又迅速逃回寨内。


第二天早上李刚邢文邢武带领全体战士们在院后的小树林里埋葬了牺牲的同志们。孔妮身穿重孝为刘丰送行。


李刚为牺牲的同志们致悼词。


“刘丰付杰丁尚丁于孟马赵向等同志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优先战士他们为了解放全中国为了革命的胜利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的鲜血染红了这块三角地。他们的死比泰山还重。他们永远活在小镇的人们心中。永远活在全中国人民心中。安息吧!我的战友安息吧!我的同志。革命胜利以后人们不会忘记你们。不会忘记你们用鲜血染红的地方。不会......”


人常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李刚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他爱自己的战友他爱他爱自己的同志。多年来他们南杀北战情同手足;眼看革命就要胜利了可他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