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读史有所思

我找一丿00051 收藏 8 539
导读:最近连续读了三本书,两本是赫连勃勃大王(梅毅)的《铁血华年》和《极度诱惑》,一本是王开林的《敢为天下先》。这三本书都属于历史散文性质,前两者写辛亥革命和太平天国运动,后者写近代湖南名人,读起来都很有滋味,都是近代中国的历史景象。很多人物单纯按历史去讲解很可能会陷入脸谱化,讲出来的东西无血无肉,而从人性和际遇出发去找寻,则个个饱满;现代人写史大都效仿从人性和历史人物上下手,小切口大跨度的写法越来越泛滥,但谁又能真正写好呢。能写入史书的,或者说能在历史上闪烁过的人都是非常之人,他们之所以能被人提起,无论褒贬都是

最近连续读了三本书,两本是赫连勃勃大王(梅毅)的《铁血华年》和《极度诱惑》,一本是王开林的《敢为天下先》。这三本书都属于历史散文性质,前两者写辛亥革命和太平天国运动,后者写近代湖南名人,读起来都很有滋味,都是近代中国的历史景象。很多人物单纯按历史去讲解很可能会陷入脸谱化,讲出来的东西无血无肉,而从人性和际遇出发去找寻,则个个饱满;现代人写史大都效仿从人性和历史人物上下手,小切口大跨度的写法越来越泛滥,但谁又能真正写好呢。能写入史书的,或者说能在历史上闪烁过的人都是非常之人,他们之所以能被人提起,无论褒贬都是因为他们在历史的某一时刻给人以记忆和关注,甚至是影响、震惊了人们的思考。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任何历史人物都可以被当代人剖析并且吸其精华、去其糟粕。

在一本杂志里看到两份名单,一份是:傅以渐、王式丹、毕沅、林召堂、王云锦、刘子壮、陈沆、刘福姚、刘春霖。一份是:李渔、洪升、顾炎武、金圣叹、黄宗羲、吴敬梓、蒲松龄、洪秀全、左宗棠、袁世凯。对第一份名单没有几个人知道或听说过,但对第二份名单大部分人听说过,可在当时第一份名单人物是相当辉煌和煊赫的、门庭若市,而第二份名单则是门庭冷落、门可罗雀。为什么?因为第一份名单全是清朝的科举状元,第二份呢?全是清朝的落第秀才。但最终名垂青史的却是第二份名单的人,象洪秀全等人虽然当时落第,甚至是屡试不第,但他们不甘沉沦,敢于创业,数百年后名声卓著、青史丹书。而那些状元及第的人却湮没无闻。其中原因众说纷纭,这里不去探讨,只是说:赢在起点不一定能保证赢到终点,一时的成败或辉煌并不能保证终生的辉煌。

在《敢为天下先》里,易哭庵说:“人生必备三副热泪,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从来沦落不遇佳人。”也就是人生三哭,它最早源于明末姑苏才子汤卿谋,后来易哭庵改动后得此,他说唯大英雄才能体会得到。这让我想起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写到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须具备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一境界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二境界者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三境界者也。三哭是否能融进三种境界里呢?亦或相反呢?一个好兄弟曾经和我说过:一个人当他事业上失败一次,选择上失误一次,感情上失恋一次,那么他就是一个真正成熟或者接近成熟的人。大凡在某一领域有所成就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或多或少经历过失败、挫折、郁闷、痛苦。

历史是有选择的,能留在史书上的毕竟很少,肯定是在某一领域叱咤风云,但他们当时叱咤风云绝不仅仅是想名垂青史,更多的是性情中的积极和主动。谭嗣同的“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召后起。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慷慨赴死的决绝一定不是只想博得名声。复杂的人性遇到复杂的世界和复杂的历史时刻必然产生故事,只是有时褒贬不一而已。洪秀全、左宗棠、袁世凯这样的人当时屡试不第,洪秀全不甘心,曾经写过:“一张天榜蔑古贤,文王武王皆是犬;屈指盘古岂明世,风流属我洪秀全。”所以他一定要品尝下辉煌世界味道,假借圣经鼓动人心,他的拜上帝教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但当时却是蛊惑人心、揭竿造反的舆论向导;太平天国后来被镇压了,但洪秀全个人际遇还是辉煌的,尽管他不过也就是个封建帝王而已。左宗棠前期的际遇与洪秀全没有什么不同,但正是洪秀全的造反给了他历史舞台,后来的收复新疆等不过是他历史演义的一个章节而已,当他登上历史舞台的那一刻也许就注定了他后来的成就和辉煌。从个人际遇来讲左宗棠应该感谢洪秀全,尽管前者参与了对后者的镇压。袁世凯大才,但他很少读书,他的成功与他悟性高很有关系,他能把握住历史时机和历史人物,孙中山评价袁世凯的成功就四个字:卖身投靠。他最初投靠李鸿章,李死后投靠荣禄,荣死后投靠奕劻,当他不需要投靠时,他已是树大根深、盘根错节了,谁也动不了他了。而李鸿章、荣禄、奕劻都是当时国家政治的中枢人物,都是三个不同历史阶段的顶尖级人物,袁投靠他们、借助他们,最终他成为他们一样的人物,继而成为超越他们的人物。

有些历史人物又是人格分裂的,《铁血华年》中介绍了汪精卫,他年轻时一心革命,有“慷慨歌燕市,从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块,不负少年头”的气概,他刺杀摄政王载沣被捕后大义凛然,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但后来投靠日本却留下千古骂名,而且永不得翻身,孙中山肯定也不会想到汪精卫日后的作为,汪精卫有他的过人之处,孙中山把政治遗产留给了他,汪精卫自称投日是曲线救国,为信仰而战。就连他老婆陈璧君在抗战后南京受审时仍然坚称汪精卫没有错,坚持自己的主张;而与汪同为大汉奸的周佛海、陈公博之流则在法庭上痛哭流涕、痛心疾首,发誓要痛改前非等云云。汪精卫地下有知肯定会吗他们贱骨头,殊不知周、陈二人曾是共产党一大的代表呢。历史是多面的,历史人物同样也是多面的。

《敢为天下先》把近代湖南人的风流写的淋漓尽致,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蔡锷、黄兴、宋教仁、谭嗣同等,写这些人的书汗牛充栋,但象这本书这样集中写还是第一本,他们的辉煌在此不重复谈,但近年来曾国藩热、湘军热却是与日俱增,可仔细想想是不是过多的夸耀他们了,曾、左、胡等人确实有济世之才,但同时也有创下了很多祸患,湘军镇压太平天国天下无敌,可也创下了“兵为将有”的恶劣先例,曾国藩之后李鸿章、袁世凯、蒋介石等无不是这样,军队成了个人的军队,天下成了家天下。曾、李、袁等名载史册了,可那是以多少“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惨象为代价的;铁蹄过后,“生民百遗一,念之人断肠”;王钺一挥,浮尸万里。对于他们个人是赢得了生前身后名,可对于当时的天下却是哀鸿遍野。唐朝曹松的《乙亥岁诗》最是一语中的:“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面对累累白骨、排排墓碑,无论是曾、李、袁,还是什么其他英雄人物都输了,输给了历史,尽管历史记录了他们,但历史同样也鞭挞着他们。也许有人会说即使没有曾、李、袁等人也会有其他人站出来,历史毕竟是由人演义,但不管谁站出来,黎民百姓是无辜的,老百姓毕竟是最悲惨的。在此多说一点,“兵为将有”也同样会累及那些兵将的创立者,李鸿章学曾国藩建立了只属于自己的淮军和北洋水师,后来李鸿章事业超越了曾国藩,可他翅膀硬起来后反对过曾国藩,甚至帮清廷防备曾国藩。袁世凯学曾、李,把强大的北洋军训练成他自己的武装,可当袁世凯称帝时83天就倒台了,其真正原因绝不是民主共和观念深入蒙昧的人心,也绝不是蔡锷那区区六千滇军所能吓唬得了的,真正的原因是北洋军的倒戈,冯国璋、段祺瑞等都不支持他,而且反对他,没有了枪杆子,袁世凯连个农民都不如,农民还尚且有力气种地干活呢。蒋介石够幸运得到了孙中山的军事遗产,但他偏偏遇到了紧紧依靠下层人民的中国共产党,当时的中国人口绝大多数是包括农民在内的下层人民,政治的秘诀就是赢得大多数。毛泽东等人发现了并把握住了大多数,一个“耕者有其田”就赢得了四亿农民的支持,革命焉能不胜?

历史已远去,个人际遇对人的沉浮至关重要,怎么高估都不过分,费正清在《伟大的中国革命》一书中说过:“显露在历史中的,不是最好的、最英明的人,而只是幸存者。”所以,对于生活来说要感谢盛世,对于个人际遇来说,也许乱世更适合。

品读历史人物发现很多人反差鲜明,看《张学良口述历史》多少觉得张学良年轻时很浪荡。看《蒋介石日记》多少觉得蒋介石在个人修养上还是值得品评的。看吴佩孚的诗词,他的“何日奉命提锐旅,一战恢复旧山河”也是很有豪迈、雄毅的气概,他的“逢人都道民生苦,荼毒生灵是而曹”也有顾念苍生的悲怜和自惭,尤其是他下野后不做日本人傀儡,最后被日本医生割喉而死,很是悲壮。与吴佩孚同时代的段祺瑞,家教甚严、廉洁自律,家人若敢收礼立马拉出去枪毙,退隐后生活一贫如洗,那样的大军阀难道没有赚钱道吗?随便搜刮下民脂民膏就够几世之用啦,当然不是他没有机会搜刮,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崇尚廉洁;他被人称为“不抽不喝不嫖不赌不贪不占”的六不民国总理,在那样一个时代太难了,现在的官吏哪个能和他比呢,也许个人财产这点上美国第三任总统杰佛逊能和他PK,杰佛逊死后还欠不少债呢。正所谓“势利纷华,不近者为洁,近之而不染者尤洁;智械机巧,不知者为高,知之而不用者尤高。”同时代的张作霖也因不愿满足日本人的侵略胃口而被日本人炸死。还有很多反差巨大的人物,不一一列举,这么多反差极大的人物构成了历史的治乱兴衰的点点繁星。

从小就读史书,可越读越觉得她反哺现今的重大意义,鉴前世之兴衰,考当今之得失。历史中有属于未来的东西,找到了思想就永恒了。

一气写下这些文字,算不上是书评,也没什么条理,就算随笔吧,附新诗一首:

读书有感

今日读史若有思,立世还须把书持;

上承圣人谆教导,下启黎庶求真知;

自古高才多勤奋,千秋伟业待良机;

他时借得东风力,吹开一页谱惊奇!

本文内容于 2011/3/28 17:25:15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读史有心得赞一个,现在的人们都吃快餐文化,哪有在这样细细品味历史的快乐。

我也同感,现代的人都是资讯绑架的人,都远离了文化的灵魂,空留下文化的壳。我每次对新出的史书都会看一下,不过现在新出的书百分之九十都是垃圾。可叹啊

6楼htdc

我觉得读史还是从老祖宗留下来的开始,比如二十四史。历史是客观的(假定史学家的史德都是良好的),对它的评价是主观的。若总是从他人所著的史评一类书籍中了解历史,那就容易在无形中受其影响,以致形成未经自己思考的观点。比如说,我看《明朝那些事儿》,有时候就随着作者的思路走,而少了自己的思考。

对历史人物、历史事件的品评,要有一定的方法,这个是读者自己在生活中形成的,科学与否不好说。我的经验是,把历史与哲学结合起来,去分析历史,以达到楼主所说的“鉴前世之兴衰,考当今之得失”,更重要的是,为自己提供有益的历史借鉴。

我刚看完《史记》(文言文版),计划读《三国志》,被三国演义忽悠了,想要还原历史。

其实历史本来就有艺术加工成分。我很赞赏你的对历史的精神,在这方面,梁启超的史学观值得借鉴。我不是历史学家,只是对历史很感兴趣的人。历史中有现实的东西,找到了,思想就永恒了。人读历史更多的是说服自己,过于穷究因由,那应该是历史学家的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