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五五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评定军衔,军衔既象征着荣誉,也与职级、待遇挂钩,在军人眼里是看得很重的。当时虽然有个别人为军衔定低了而闹意见,发牢骚,被毛泽东批评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授衔时。”但绝大多数人都能正确对待,泰然处之,还有多人主动辞衔、要求降衔。


第一种情况是辞衔。在得知自己被评定为“大元帅”的消息后,毛泽东找到彭德怀和罗荣桓:“我这个大元帅就不要了,让我穿上大元帅的制服,多不舒服啊!到群众中去讲话、活动,多不方便啊!依我看,在地方工作的,都不评军衔为好。”毛泽东表态后,刘少奇、周恩来也纷纷表示,不参加评定军衔。在邓小平的坚持下,他成了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十二位中央军委委员中除毛泽东之外,另一个没有元帅军衔的人。


第二种情况是要求降衔。事迹比较突出的有两人,一是许光达,二是徐立清。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给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写了报告。许光达把自己和有关将领做了比较后,郑重请求不要大将军衔,希望降为上将。毛泽东说许光达:“这是一面镜子,共产党人自身的明镜!”但后来综合考虑各种因素,还是坚持授予许光达大将军衔,在许光达的一再要求下,给他降低了一级工资,他是唯一的五级工资的大将。


徐立清时任中央军委总干部管理部副部长,正兵团级,按规定是要授予上将军衔的,但他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要个中将为好,这样对工作有利。为此,他先后给军委领导写了十多封信,要求降衔,最终,他成了全军唯一一个降衔的高级将领。周总理说:“主席说许光达是一面明镜,共产党人自身的明镜,我说你徐立清也是一面镜,是难得的一位好同志嘛。”毛泽东也表扬说:“不简单哪,金钱、地位和荣誉最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思想和品格,古来如此!”


此外,还有徐向前、罗荣桓要求不授元帅军衔,徐海东要求不授大将军衔。彭德怀也在闲谈中多次透露:“我并不需要这个牌牌,也够不上什么元帅。”还有孙毅要求不授中将军衔,他对人说:“我只有从劳之苦,而乏建树之功,在评衔时要宁低勿高,授我少将足矣。”最后评定结果,除徐立清由上将变为中将之外,其余要求低授的将领在组织上做说服工作后,都授予了他们应授的军衔。


第三种情况是正确对待偏低军衔。评军衔是非常复杂的工作,很难做到绝对公平,有些将领的军衔就明显偏低,但他们都表现了应有的觉悟,不找不闹,坦然处之。白志文,段苏权,红军时期就是师长、师政委。被评定为少将后,有人建议他们去争取一下。他们却表示:有什么好争的?多少人连命都没了。我们命大活下来了,评一个少将就该知足了!


二○○九年十月十三日,随着最后一个开国上将吕正操的去世,一九五五年授予上将军衔以上的高级将领都已全部谢世,中将、少将也所剩无几,然而,他们在当年评衔时所表现出来的觉悟和胸怀,足以流芳百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