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之后才知道老婆是人造的

我出生在书香门第,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则在重点中学任教。初二那年,因为工作的关系,父亲买回了一台电脑。要知道,这在那个年代可是个新鲜玩意儿。我还依稀清楚记得,电脑搬回家的那天,周围邻居们好奇的目光和羡慕的表情。电脑被摆放在父亲的书房里,为了防止我对它的“骚扰”,书房的大门被无情地锁上。


可是,越不让我靠近,我的好奇心也就越强烈。这个硕大的玩意儿犹如一个巨大的磁场,将我牢牢牵引着。


高二下半学期,也许是我的表现不错,父亲渐渐放开了对我的管制,允许我在空闲的时候摆弄电脑什么的,恰逢刚接入网线,可让我美了一把。


刚开始,我只是在聊天室里闲逛,并没有固定的聊天场所,在为数不多的聊客里,有个自称是“飘”的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她的个人资料里写着“鄙视那些拥有天使脸庞和魔鬼身材的女孩”。“飘”虽然思想前卫,但文采很好,经常在QQ上发表自己的独到见解,这么个特别的女孩怎能不让我好奇?


起先,我只是试探性地尝试和她交流,聊聊人生抒发理想,渐渐地,随着谈话的深入,她也时不时地向我诉说一些心里话。“飘”其实是个挺细腻的女孩儿,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可一世,但内心脆弱而孤独,她经常向我抱怨理解她的人太少。


我们经常互通邮件,从刚开始的一个星期一封,到后来的一天一封,频率之高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种感觉很独特,两人虽然距离很远,但感觉很近,仿佛冥冥之中有一条线,始终牵引着双方。我愈来愈好奇:“飘”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就这样我们在网络相识一周年后,我试图约她出来见面。她有些犹豫,反复地告诉我其实她很一般,但是好奇心让我越来越迫切地希望见到她。耐不住我的再三请求,她终于答应了我。那天晚上,我特别兴奋,就好像要结识一个未曾蒙面的老友。我该穿什么,见面了该说些什么话,她可能长得什么样……


那天午后,阳光特别柔和,一路上我哼着小调,满心欢喜。为了这次约会,我还特地跑去买了件墨绿色的NIKE外套,很符合“飘”对运动型男孩的定义。到达约会地点时,我四下望了一望,只见一位打扮入时的少女早已静静地坐在石凳上。


之前,我们并没有互相约定见面时的装束,但看到女孩的那一刻,我断定她就是 “飘”。果然,女孩也看到了我,只见她缓缓站起,慢慢地向我走来,步履轻盈,体态婀娜。阳光从她缕缕青丝中透射出来,形成了丝丝斑驳的影子。


那种感觉很熟悉,只是亲身体验感觉更真实,更惬意。“飘”长得清秀可人,典型的江南美人胚子,这让我不禁联想到她在QQ上的个人介绍,我暗自感觉有些好笑。“嗨,我是 ‘飘’!”“你好,久仰久仰!今天终于得见真人,真是万分荣幸!”我偷偷打量了她一眼,清澈的双眸,净透雪白的肌肤。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吧?”“飘”微笑地望着我。我回以微笑,只是没有说话,暗暗打量这个我早该熟悉的女孩。那天,我们在湖心小亭聊了一下午。“飘”和我谈得很投机,就像在网上那样,她确实是个多姿多彩的女孩,只是言语间始终飘散着些忧伤的味道,说不清道不明的。那天我送她回家,并相约一个星期之后再见。从那以后,我们开始了“爱情马拉松。”


坠入爱河


我们的约会其实很平常,看电影、逛街,和普通的恋人一样。我常常打趣地跟她说,要不是当初迷上电脑和网络,恐怕现在她还是孤身一人呢!她并不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拉拉我的耳朵,“既然这么不容易,你才更要对我好呀!”“飘”平时的话不多,但我能感觉到她对我的好。那个时候,我们的Email传情并没有因为见面而中断,每天一封,长短不一。


大学毕业后,我把“飘”领进了家。父母显然对这个面容清秀的女孩很是喜欢。二老表面上没说什么,但也会时不时地向我询问“飘”家里的情况和我们相识的经过。就这样,我们的网络情缘进行得异常顺利,直到我去“飘”家里之前。


那天,“飘”告诉我她父母亲想见我,让我去她家吃饭。吃饭?我等得可不就是这一天吗!接到指令后,我大张旗鼓地开始了筹划,备妥了孝敬二老的礼品后,还特地去买了一套西装打点门面。


“飘”的家很大,整理得也很干净。两位老人比想象中要严肃,可是我并没有因为这个而退缩。席间,我表现得落落大方,真诚地向两老表达了我愿意照顾 “飘”一辈子的想法,“飘”的母亲显然有些动情,不断地往我碗里夹菜,但“飘”的父亲神情严肃,也很少发话。


吃完晚饭,我主动要求帮忙刷碗,没曾想“飘” 的父亲说:“很晚了,要不你先回去吧!”我犹豫了一下,“飘”也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让我回去。不得已之下,我向二老告别,“飘”把我送到家门口,安慰我说:“没什么的,我爸就是这个样子的,我妈不是挺喜欢你的吗!”听了“飘”的安慰,我才安心地上了路。


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其实那一夜是暗藏玄机的,而我当时并没有领会丈人的意思,也无从知晓他的深意。现在想想,如果当时我不那么执意要和“飘”结婚,如果当时丈人对我说清真相,也许事情远不会是今天那样糟糕!


我和“飘”的感情一直很稳定,就这么一直持续了4年。那时,我的事业刚有了点起色,我们约定双方存够了10万元钱就结婚。我接连承接开发了几块大的网络项目,得到了公司老总的赏识,就这样我们的约定很快实现了。


结婚前,我往“飘”的家里跑得很勤,经常会买些水果、补品之类地孝敬二老,这一招显然对“飘”的母亲很受用,但“飘”的父亲却不怎么赏脸。他经常会问我“你真的爱她吗?”“如果发现她还有事情瞒着你,你还能这么爱她吗?”我一口答应,根本就没想什么。


“飘”的父亲看我态度这么坚决,渐渐地也改变了想法,我们终于在相识的第七个年头走上了红地毯。


隔阂渐起


婚后的生活和谐而美满。“飘”很顾家,也烧得一手好菜,要知道结婚那么幸福,其实我早该结婚了!我常常在“飘”的面前自责,后悔让她多等了好几年。“飘”还是习惯性地拉拉我的耳朵,“傻瓜,只要你对我好就行了!”


“飘”的生活很简单,除了8小时的工作,她几乎没有什么交际。有时候,我也会调侃地问她:“我就这么好,好得你连朋友都不要拉?”每次说到这的时候, “飘”的神情总有些尴尬,转而又撒娇似地反驳:“怎么啦!你嫌我烦啦!”这时,我总会心疼地搂着她,看着如花似玉的娇妻,心里充满了欢喜。


在家的时候,我总喜欢跟“飘”说说我小时候的事情,还经常把以前的照片翻出来让她看,可每次说这些往事,“飘”总是心不在焉。有时候,我让她把她以前的照片拿出来,可她总是说:“以前照片照得太烂了,很多都遗失了啊。


再说也没有什么好看的,现在天天看我不是一样么?”“怎么会,你那么漂亮,就拿出来看看嘛!”我有些好奇。“飘”却异常坚定,不拿就是不拿,没办法,拗不过她,我也不敢再多问了。


“飘”的朋友很少,平时几乎没什么交际活动。偶而有人打电话来的时候,“飘”也总是很神秘的,从不让我在旁边偷听。可她越是不让我知道,我越是好奇。一天晚上,我在公司加班,直到晚上10点才回家。


进门后,就听见“飘”在打电话,她当时的情绪有些激动,“你别在我老公面前胡说,他是不会相信你的,他只相信我一个!”说完,“啪”的一声搁下电话,气呼呼地朝沙发上一坐。我站在房门口,有些诧异,“飘”的口气和表情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你怎么了?”我上前询问,“飘”见我进屋,显然有些惊魂未定,“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她理了理头发,有些慌张。


刚才谁打电话过来?我很狐疑,神经敏锐地一下子想到了“第三者”,可转念一想“飘”平时都没什么朋友往来,肯定不是的。“没什么事情,真的!我朋友闹着玩的”,我一下子急了,“到底什么事嘛!难道就不能让我知道?”“真的没事!真的,你相信我!”“飘”信誓旦旦地保证并没有打消我心中的疑虑,反而让我有些不安。


那天晚上,我没有睡着,翻来覆去但想不出答案。后来的几天,我只要逮着机会,就会问她,可“飘”三缄其口,怎么也不肯说。我一下子火了,夫妻有什么不能说的,难道对我还要保密?有什么天大的事情我不能知道?


真相大白


我接连几天跟“飘”闹了冷战,那天她的父母到家里做客,从进门那一刻起我就没有说过话,老丈人一看就知道我们在闹别扭。我在厨房里做饭,“飘”则在电视机旁发呆。丈人问我怎么了,我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估计“飘”已经跟家里说过自己的委屈了,丈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原委。


只见他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神色很是难堪,又有些欲言又止,过了很长时间,丈人轻声地说:“‘飘’以前大面积整过容!她是怕你知道才不许朋友乱说的!”“什么?整容?她怎么从来没有跟我说这件事?”丈人当着我的面将事情和盘托出,我不相信,疯一样地扯着嗓子大叫“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冲进“飘”的房间,她显然有些意料之中,我铁着脸问她:“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整过容?这么大的事情,你一点风声都没透露给我过?你怎么能这样骗我?”


“飘”很镇定,“我以前早就跟你说过,我其实真的很平凡!可你根本没说什么嘛”“飘”的一番话如醍醐灌顶,将我的梦想彻底击碎了,她欺骗了我,而且还是那么地镇定!


我气呼呼地回了家,才慢慢地回想起当初,为什么“飘”的父亲对我如此冷淡,对我们的婚姻如此不看好?现在都明白了,不过太晚了!我回家住了一个月,没有接“飘”的电话,也没有见“飘”的父母。


我的父母都劝我,事已至此就别再追究了,可我想不通,难道这一切“飘”都能坦然面对么!我爱的究竟是个真实的 “飘”,还是虚幻的“飘”,我不知道,正像她的名字那样,我现在真有在空中飘的感觉。


现在,我们分开已经有半年了,我不敢回去面对她,真不知道以后又会冒出什么事情来。我爱我的妻子,可她又是如此的陌生。她不再是那个她,我也不再是那个我,我不知道该不该和她离婚,真的,我不知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