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英雄 第四章 七、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 1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size][/URL] 网赛的答谢酒会上,各界精英名流各找友好扎堆聊天,话题都是商机。左宵亭无趣,端杯红酒踱到窗边假意欣赏夜景,眼睛余光却罩在王强身上。   两个小时前,不停变换交通方式的X终于抵达江都市郊县,在一个小旅馆中蛰伏。几乎就在左宵亭接到报告的同时,江都市公安局把一份精美的请柬送到了国安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


网赛的答谢酒会上,各界精英名流各找友好扎堆聊天,话题都是商机。左宵亭无趣,端杯红酒踱到窗边假意欣赏夜景,眼睛余光却罩在王强身上。

两个小时前,不停变换交通方式的X终于抵达江都市郊县,在一个小旅馆中蛰伏。几乎就在左宵亭接到报告的同时,江都市公安局把一份精美的请柬送到了国安厅,林雪寒、王强联名邀请左宵亭和安宁参加网赛的答谢酒会。

左宵亭有些惊诧,后来才弄清楚,问题出在井岗那里。蓝光大厦枪战那天左宵亭现场指挥,有太平洋公司员工问起,井岗随口给他封了个江都市刑警支队副支队长的名号。考虑到最近的行动有可能触及某些人的底线,左宵亭带着刚刚返回江都的安宁准时赴会。

王强似乎找到了单独聊天的机会主动走了过来,言谈热情举止得体,但双眸却如湖水氤氲难见晴雨。左宵亭第一次与王强近距离接触,却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苦思冥想也想不起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稍稍闲聊,王强就把话题转向敏感点:“左副支队长,匪徒怎么会为一台电脑而杀人呢?”

左宵亭欲擒故纵含糊其辞:“各级领导对此非常重视,我们已经成立了专案组,相信很快就会给王先生以及太平洋公司一个圆满的答复。”

王强意识到自己的唐突,换了一个便于拉近关系的话题:“左副支队长工作繁忙,不知喜欢用什么方式放松,您喜欢打高尔夫吗?”

左宵亭随口说:“还可以,偶尔打一打。”

王强认真地邀请说:“我们周末去牧马山打一场如何?”

左宵亭喜欢高尔夫,但只在五年前受好友之邀打过一次算是启蒙,只要挥杆绝对漏馅儿。

左宵亭推辞说:“王先生,真不凑巧,最近工作很忙。”

“那我等您的时间,我们一定打一场。”王强招手叫过康妮说,“左副支队长,这位是太平洋公司协助我工作的康妮小姐,如不介意请把电话留给我以便联系。”

康妮递上王强的名片,左宵亭在记事本上撕下一页写了电话号码交给康妮,康妮很得体地点头致意后转身离去。

王强看着她的背影说:“康小姐很忧郁,听说前几天在公司跳楼的就是她失踪两年多的男友。”

左宵亭不动声色地以守为攻:“送到医院不久后失踪了,我们正在全力寻找,王先生有线索?”

王强笑笑说:“没有,我也是听说而已,要不我问一下康小姐?”

“不用,毕竟涉及到了个人隐私,如有必要,我们会找她了解情况。”


庞锐突然出现,伫立环视,王强扬手打招呼,他立刻直奔过来。

左宵亭举起酒杯对着灯光观察酒液,安宁见他发出暗号,紧走几步抢在庞锐面前对左宵亭说:“左副支队长,专案组通知我们回去开会。”

庞锐意会,神态没有丝毫变化地接口说:“左副支队长,耽误你几分钟时间,我有要事。”

左宵亭对王强点头致歉,与庞锐走到一边问:“什么事?”

“林雪寒对我产生误会,请你帮我锁定她的位置,我必须尽快找到她!”

“这是动用国安侦查设备的理由?”左宵亭拂袖而去。庞锐一把拉住他,口气强硬地说:“左副厅长,你知道我的能力,就不担心我一时冲动?”

左宵亭冷笑:“你试试?”

庞锐急了:“你有事我随传随到,我有事你一口拒绝。这样也好,咱们之间没买卖了,以后你什么事儿也别找我!”

左宵亭拉着脸不吭声,庞锐无奈地解释说:“因为网赛,我们之间产生了极大的误会,她可能去做人流了!左副厅长,人命关天啊!”

左宵亭考虑到庞锐是安全机关的特护目标,林雪寒身上的嫌疑尚未清除,又在X出现的时刻突然失踪。如果确与间谍组织有联系,倒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勉强说:“好吧,下不为例,你等我消息。”

“左副厅长,谢谢!”庞锐突然问,“林雪寒丢的电脑是不是在你们那儿?”

左宵亭明白他身份的变换让庞锐产生了怀疑,不动声色地摇摇头。

庞锐盯着他的眼睛说:“左副厅长,让我再看看那台电脑。”

左宵亭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冰冷的目光直刺入庞锐的眼睛:“我让你看,你敢看吗?”

这时,左宵亭与安宁的埋入式耳机中传来报告声,X进入城区。

安宁前来解围,庞锐仍不放弃:“左副厅长,电脑是不是林雪寒的?她太单纯,我担心有人利用她!”

左宵亭说:“商场如战场,太平洋如日中天,你老婆至少是位将才!”

王强取了一杯香槟向两人走来,左宵亭乘机摆脱庞锐匆匆离去。

王强把香槟递给庞锐,举杯说:“再次感谢庞先生的鼎力相助,你重新激活了大陆网络高手的战斗欲望,让我见到了前所未有的富矿。”

“预祝王先生网罗到更多人才!”庞锐仰头干杯抽身想走。王强拦住说:“庞先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担任天狼星的技术顾问,有时间来指导一下技术研发。”

“军人不能兼职,谢谢你的好意!”

“能有你这样的军人,国家幸甚。”王强笑问,“庞先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请直言。”

“庞先生天生就是一名战士,渴望血透战袍。但和平时期的军队体制僵化,官僚作风浓重,并不适合你生存。从林总那儿,我对你的军旅生涯略有耳闻。退一步海阔天空,商场其实也是战场,我能为你提供一个平台,任你驰骋指点江山。”

“王先生,我正在战斗,即使离开部队,妻子的公司也是我的第一选择,再见!”

庞锐走出大厅,康妮追上去犹豫一阵才说:“庞先生,你不该这样对待林总,她有轻度抑郁症,你知道吗?”

庞锐一怔,林雪寒在他面前活泼开朗撒娇发嗲,没有一点儿抑郁症患者的样子。

“林总的工作压力非常大,连续十届网络大赛几乎耗尽她的精力,但她说你工作累想尽办法让你快乐,她自己的苦闷和压力无处宣泄。她耗尽心血成功举办十届网赛才换来道森集团的支持,允诺注资帮助公司海外上市,你却在她最需要业绩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釜底抽薪!”

庞锐隐隐心痛,林雪寒为爱在付出,他却把林雪寒的事业、爱情绑上战车,冲向穷极半生仍未看到曙光的理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