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们边泡茶边看新闻,小友阿蟀,说:“日本地震,你激动什么?虽然我也不喜欢日本,不过反日货干什么,这国家大事自有政府处理,关乍小百姓啥”。因为看新闻时我不止心花怒放还念叨政府意思,意思就好,不许给太多!顺便做了一下政治工作叫小家伙抵制日货。

小阿蟀下捅到马蜂窝了,我对其进行了大教育——不要以为和小人物没关系,要知道就是当汗奸,咱们也没资本,人家大人物当了汉奸也是主席,比如汪精卫,咱们最多做个皇协军前面开路,开路地---做炮灰就已经是不错了,去山西黑煤窑也是很可能的。那时全国都是黑窑了。现代战争首先是经济的战争,虽然咱没钱,打击力度有限但是多少为了子孙后代的安宁出点力是不。顺便烤打了小阿蟀你买过日本什么?小阿蟀说我没就一P4,真没以后也不敢了。我那些有点钱的同事都买日本车的,我就一小P4。如果真的有如果的一天鬼子进村了,你那有点钱的同事多少还能当上皇协军的甲保长什么的,咱没钱肯定要去挖黑煤的,我继续给他洗脑,要知道一衣带衣的那边人家还眼巴的等首再次“进驻”---三千字略。他最后表示说对,当官的有钱人,小日本来了还能当汗奸,咱们只能去黑窑。以后再也不买了。

“凡是对日本有害的,我们就应该拥护;凡是对日本有益的,我们就应该反对”引自楼友‘游仙道士’。深夜看见这块玉有感,我抛出一堆砖。

“两个凡是”如果我有了小宝宝,我要她念完才能吃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