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韩寒 张 一 一 (转载)

关于韩寒这个人,我原本并不了解,只隐约听说是上海滩七门功课都不及格的一小混混,我中学时综合成绩也很一般,但至少语文、数学两科在班里是独领风骚;钱钟书考清华时虽然数学才15分,好歹国文突出英文满分,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学贯中西”;吴晗数学0分,但也有史学和国文两科遥遥领先,所以才成为著名的历史学家。社会上曾一度流行“全才和专才”抑或“通才和偏才”的大讨论,这让我一直很纳闷,像韩寒这样七门功课全都不及格的低能儿,他又能具备哪方面的潜力和特质,又能算是哪门子的“人才”呢?




对于韩寒所在的上海这样一所城市,我一直并没有多少的好感。上海的经济规模在中国固然可以矮子比高猴子称大王,物质的激素多少也能催生出像刘翔、姚明这样动不动就不能动的“国际巨星”,但从文化的层面来说,上海仍不过是一座“文化的沙漠”。由于缺乏厚重的文化积淀,所以上海最有名的“文化人”余秋雨至今写不出一个长篇,他能做的,无非就是到各处的青歌大院倚窗卖俏;四川才子郭敬明原本资质不错,其才华要远胜于韩寒之流百倍以上,但自从去了上海之后,沾染了那里功利而浮躁的风气学会了抄袭,乃至很多年都翻不了身。因为上海这块文化土壤先天条件的制约,所以我一如大多数国人一般,对上海的文化人很早就失去信心。




由于一些媒体不负责任的狂轰滥炸,我当年也曾浪费三块钱在地摊买了一本韩寒的《三重门》,翻了几页后肠子都悔青,基本上都是一些小学生造句的堆积,自作聪明地拼凑一些词句的脑筋急转弯,作者韩寒因其视野的极大局限和技术上上的极不成熟,所以只能喧宾夺主地拼命表现其在字词上的一些小小“心得”,故事于是讲得枯燥乏味十分突兀,通篇就像小学生日记记的流水账,基本不具备什么可读性。我一开始听说这样一本书也卖了几十万册很是吃了一惊,后来知道那诲淫诲盗的《知音》杂志发行量是《三重门》的好几十倍时,心下才开始释然。网络歌手杨臣刚也曾笑着跟我透露,他说他并不认为自己就比其他后来的歌手要唱得好多少,而只是赶上了一个好时候,一不小心就红了,机会来了拦也拦不住,这叫一个“时势造狗熊”。我顿时豁然开朗恍然大悟,对于凤姐、犀利哥、马诺、闫凤娇这样一些人也可以红极一时的年代,韩寒的当红,又有什么不可理解的呢?




再后来受媒体的强奸,我也非常下贱地看过几篇韩寒的博客。让我纳闷的是,短短百十个字,除了沾沾自喜地卖弄一些小聪明小技巧小个性之外,压根看不到有任何的思想文化内涵和可取之处,一些低级的语法错误和错字别字倒是勤快地不时涌现,而像这样一些理应不屑一顾弃之敝履的垃圾文字,动辄就是上百万的点击,我不知道是过度追捧韩寒的那些粉丝、还是好坏不分推荐这些文章的编辑脑子进水了,但韩寒这样一个怪胎的“成功”,无疑是中国互联网诞生以来最大的不幸和悲哀,也许这只能从另一方面印证:中国公民的集体无意识和独立思考能力的极度贫乏。




韩寒所谓的“话语权”,来自于他的博客。为迎合一部分郁郁不得志公众的口味,韩寒从一些鸡毛蒜皮的“社会热点”事件切入,巧妙地将自己打扮成一个“斗士”的模样,韩寒此举虽然并不需要有多深的文化底蕴承载,与张一一先生公然挑战中国传统文化标准、企图从本源上根治中国人思想意识毒瘤的深远文化和社会意义不在同一层面上,竟然也得到了一些无知网友的热捧,甚至一些伪“知道分子”梁文道和路金波之流,更是极其恶心的把韩寒吹捧成“下一个鲁迅”(还有一个自称“当代鲁迅”的是宋祖德),与其说这是对中国文人乃至中国文化的一种讽刺,还不如说是一种羞辱。




我对韩寒之流所谓“名人博客”心存忧虑,并非是因为某些缺乏社会良知的媒体一味为了商业利益哄抬名人而忽视民生更加导致两极分化、破坏社会和谐,而是因为太多“名人”的文化素质实在不敢恭维,刘晓庆、范冰冰以及韩寒之流错漏百出却一篇文章动辄几十上百万人次访问的博文,不知误导了多少还不成熟的年轻网友,有关部门在加强对意识形态审查的同时,是否也应该对博客文章的内容进行更加严格的审核,凡是有错字别字和明显语法错误的博客文章都不允许得到推荐,否则将追究相关推荐编辑责任,这一做法虽不能让韩寒等所谓“名人”的文化素质立马得到提高,至少可以从一方面限制粗制滥造的名人博客肆无忌惮地贻害江湖,避免给网友给社会带来更大危害。




我厌恶韩寒还因为他的虚伪。一贯装逼“接受少量采访”的韩寒前不久对着大量媒体表态,“如果我不控制,1年能挣一亿,但我选择每年只挣两三百万。”还没有入世,就自以为出世,我宁愿相信这是一种韩寒式的或者说是宋祖德式的不靠谱的修辞。当然,韩寒在另一些“少量采访”中解开了大多数人心中的疑惑:“我不是演员,但一些时刻我必须是演员。”




韩寒的粉丝曾在我的博客和贴吧大骂我祖宗,说我的粉丝太少,不够分量和韩寒决战。我没有嘲笑他们:李宇春的粉丝比韩寒多十倍以上,是不是十个韩寒也不是李宇春对手呢?我其实是十分鄙视“粉丝”和“球迷”这样的词的,从来没有哪个杰出人物会为谁所粉为谁所迷,因为自己脑子没有思想,才会去粉别人;因为自己内心缺少文化,才会去迷别人;只有去粉别人迷别人的时候,他们才能找到一种精神寄托,其实他们不知道,如果他们自身足够努力,同样能做得很好。我的“粉丝”确实不多,而且他们还经常指出我的缺点和不足,他们和我在精神上是平等的,是人格相对独立的个体,不和我构成任何的依附关系,他们一个个胸怀宽广、博雅通达,绝不会使用最下作的方法和恶毒的语言去攻击对手,这是我欣慰看到的,他们真正读懂了我的精神世界,只需有几个我便可心满意足。而“物以类聚”,从韩寒粉丝一些下三滥的不太光明磊落的做派,也可以窥斑见豹,让人清醒认识到他们这个整体以及他们主人的质量和境界。




我最后想说,网络红人韩寒其实是被这个浮躁社会放大的一个畸形胎儿,他暂时的“成功”,有着太多的偶然性,韩寒确实很幸运,在我们的生活中,本该有多得多的人得到比他多得多的关注和尊重。[size=10]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