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中国重新激发对西方方式的喜爱

英国人露西·凯拉韦:中国重新激发对西方方式的喜爱


上周,当我坐了一整夜的飞机疲倦地回到家中时,每个人都问我:“中国怎么样?”我套用著名剧作家诺埃尔·科沃德在剧本《私人生活》中的一句台词回答他们:“中国,很大。”


鉴于我只是在北京、上海和香港待了6天,这并不是一种特别深刻的了解。这也不是我在这些地方所了解到的东西。


我接受邀请展开此行时曾以为,当自己回来时,脑子里将充满管理思想,行李箱里将装满冒牌手袋。我一度确信,前者将与后者一样多:如果没有形成可供其他国家学习的独特管理经验,就不可能创造中国那样的经济奇迹。


在到达北京30秒内,我看到了第一个工作场所。为我们提供帮助的机场工作人员是我所见过的最干净利落的年轻女性,穿着蓝色制服, 戴着白色手套。在宾馆,员工们穿着整洁漂亮的灰色连衣裙。中国确实知道如何使用制服,而西方却已经忘记。我看到,制服整洁漂亮,令消费者赏心悦目,提升职业自豪感,还免去早上起来不知道穿什么的麻烦。


下一条经验更为深刻。所有地方都讲求速度和效率。值得注意的是,员工们都忙着自己的工作。我们开车到处转,看到一排排穿着制服的人在开始上班前接受老板的训话。在中国,长期被人们遗忘的管理手段“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仍然在发挥作用。一切都相当令人印象深刻,甚至有点吓人。


第三天,我与一名中国记者会面。她告诉我,在中国,如果有同事获得特权,而其他人没有,其他员工就会一直抱怨,大叫大闹。工作场所充满办公室政治——择优提升几乎从未听说过;关系与地位的规则十分重要——对西方人来说,这是不可能理解的。


作为回报,我试图向她解释西方办公室生活的荒唐可笑。“人际关系技巧?”她一脸茫然地重复道。“愤怒管理课程?”她直摇头,表示难以置信。在中国,大喊大叫没什么不可以。每个人都在这样做。当我向她解释“360度反馈”时,她几乎晕倒。她说,在中国,员工经常被要求对同事作出评价,但结果往往是告发多于反馈。只有当我谈到团队建设活动时,她才重新振奋起来。她说,是的,在中国非常盛行,只发生在周末,如果不出席的话,将被扣工资。


在我们交谈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虽然我在嘲笑西方人性化管理的愚蠢和伪善,但我开始比平常更加喜爱它了。我不再希望把中国刻板的整齐划一的管理经验带回国。显然,她也这样认为:共进午餐后,她给我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说,她的下一篇专栏文章将是关于为何在中国做老板更容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