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转移 正文 抱怨

望蓝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size][/URL] 王文把身体向赵木这边凑了凑,一脸关切的问道:“小老弟,你可是今天这个会议的主角啊,怎么能坐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呢?” 赵木知道王文的性子听他这么一说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句:“王大哥又在说笑话了,我哪是什么主角啊?” 王文呵呵一笑,一脸好奇的样子:“大家都知道你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


王文把身体向赵木这边凑了凑,一脸关切的问道:“小老弟,你可是今天这个会议的主角啊,怎么能坐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呢?”

赵木知道王文的性子听他这么一说倒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淡淡的回答了一句:“王大哥又在说笑话了,我哪是什么主角啊?”

王文呵呵一笑,一脸好奇的样子:“大家都知道你昨天晚上在司马先生那里忙了一宿,肯定知道的不少吧!”看见赵木一脸傻笑的样子,他故意板起脸悄声问道:“对你王大哥还保密,小老弟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听他这么一说,周围的几个同事都好奇的围了过来,竖起耳朵听他们的谈话。赵木无奈的摇了摇头:“司马先生昨天是让我过去商量航运安排,但是我们也仅仅只是分析整理了一下各方面的情况,一切的决定都要等卢经理和司马先生讨论以后才会公布的!”

“那你们昨天晚上商量出个什么结果了吗?”王文还没有死心,一个劲的追问道:“听传话的人说,今天早上看见司马先生的时候,先生可是容光焕发、一脸的笑容啊!肯定是有什么好消息了是吧?说出来也让大伙宽宽心啊!”

“不会吧!”赵木和王文了对望了一眼:“我和先生整整忙了一个晚上都还没有头绪!我走的时候,先生还是一脸的愁容呢!会不会是别人看花了眼啊!”

王文摆了摆手:“不可能,那人的眼睛就算是长在了屁股上,但是最起码“哭”和“笑”还是应该分的清楚!”

说完,他那双大眼睛又死死地盯着赵木,一脸都是“你小子没有说实话的表情!”

赵木被他搞的有些哭笑不得:“王大哥,您可是这江面上的老江湖了,咱们公司的事情有什么能瞒过您的眼睛。再说了,这宜昌城里的情况您又不是不清楚,这么多的人员和物资转移的任务一下都落到了我们的头上!您说,这种时候还有谁会笑的出来啊!”

王文一听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双眉紧闭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时旁边有个船长插话了:“你们说,会不会是前线又打了打胜仗,把日本人都赶出武汉了?”

王文白了他一眼:“不可能!昨天晚上龙军长的二姨太还在跟我老婆要死要活、软磨硬泡的要船票呢!要是真打了胜仗,还至于这样!”

话刚一出口,王文就有些后悔了。只见众人听了这番话都是一副准备要大义灭亲的表情,王文看着气氛不对,立刻澄清道:“大伙可别乱想啊!我王胖子虽然本事不大,但是也是经得起考验的人。我既然身为公司的代理船长,自然就要遵守公司的规矩。天地良心,这“人情票”我可是一张都没卖过啊!

大家要是不信,可以马上到我家里去看看。那二姨太昨天晚上可是在我家里折腾了一宿,今天早上都还没走呢!”

大伙一听,又是一阵哄笑。

赵木一脸佩服的说:“王大哥,真没想到你也是条汉子!”

“开玩笑!“王文一脸嬉笑的放低了声音:“卢经理是个什么脾气的人!这种事情要是被他老人家知道了那还得了!”

“不过,哥哥我说句心里话!”王文一本正经的说道:“卢经理也是个死心眼。有钱的人难道就不是老百姓了吗?咱们的船载谁不是载啊!经理他老人家非得讲究个什么秩序!”

看着王文恋恋不舍的表情,赵木戏谑的笑道:“龙家二姨太许你多少钱啊!看把你馋的!”

王文小心翼翼的望了周围一眼,看见众人都没有再注意他们两个人了才神神秘秘的伸出了一根手指,极力压低自己的声音满脸兴奋的叫道:“一根金条!!人家二姨太可说了要是我们能搞到票的话,一根金条换一张票!有多少换多少!”

“这么多!”赵木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心里直打颤:没想到现在一张船票的价钱就相当于自己一辈子的开销了!

“现在你知道我做这个决定下了多大的决心了吧!”王文无限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哎!我也就是有这个贼心,没这个贼胆啊!唉!卢经理是个有本事的好人,但是有些时候也太较真了!你说这些个大户人家要是放在重庆那也是一方诸侯啊!就算我们以后到了大后方也少不了跟人家打交道!现在,人家是拿着真金白银来求我们这可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可卢经理倒好。有钱不挣还把人给得罪了!”

看着赵木都吃惊的说不出话来,王文更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知音一样,忍不住将自己心中的疑问和不快通通说了出来。

“不准我们私自倒卖人情票这也就算了!可是,现在那两艘外国轮船的票价都涨了十倍不止了,但是卢经理却不准公司的船票涨价,说什么不能在这个时候发国难财,昧着良心赚难民的钱。

但是,他老人家也不想想,现在这个局面下物资短缺,物价飞涨。多少有能耐的人在大后方靠着囤积居奇发了大财!还有多少人跟咱们一样赔着钱做买卖的!你说,兄弟们成天顶着日本人的轰炸加班加点的干活,可是到最后拿到的工资却还不够家里人吃顿饱饭!

你说这,这叫什么事嘛!”

听到这些,赵木也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王文一脸的失落和无奈:“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看着周围这些个弟兄在船上受苦受累心里也不好受。卢经理要我们为国家舍小家,这些道理我都懂!但是我们为国家做了这么多事,付出了这么多的牺牲以后。又有谁关心过我们、真正在乎过我们呢?

所有的人都无所事事的站在原地,一边等着我们就救他们;一边又在毫不耐烦的骂我们无能。当我们的兄弟被日本人的飞机炸死、炸伤的时候,这帮人可曾为这些兄弟留过一滴眼泪!”

说到这里,王文的情绪有点激动起来:“兄弟们在外面拼着性命做事,多挣点血汗钱怎么了?遭谁惹谁了?咱们不能让手下的弟兄们捧着良心却饿了肚子吧!

这段时间像这样的抱怨赵木也听的很多了。他也知道,公司里有很多人都对卢经理‘不许涨价、不许私自卖高价票’的禁令有很多非议。但是以他在航运第一线的种种经历来说,他也明白在现在这个人人自危而惶恐不安的特殊时期,要是交通运输失去了秩序就会产生难以想象的损失和灾难。

而维持秩序的唯一方法,就是对所有的人一视同仁。

但是听了王文这一番话以后,不知道怎么的他觉得心里特别的难受。王文的话虽然有些偏激,但是并不是没有道理。这段时间,公司里已经不止一位船工受伤了。虽然,卢经理在第一时间自己掏腰包让医院给了他们最好的救治。但是,其中仍然有3个人从此落下了终身的残疾。

很难想象,如果有一天卢经理不在了,又有谁来负责照顾这些伤员的起食寝居。他们为拯救他人而牺牲了自己。这种无私的奉献却没有得到适当的回报。到最后,这些人很有可能只会被浮华的城市所遗忘,瘫倒在被人遗忘的角落里,迎着历史冷漠的目光艰难度日。

“卢经理是对的!我们责无旁贷”刚才一直沉默的张汉突然开了口,他扭过头直挺挺的望着王文:“想象一下,如果你的亲人现在就是码头,仅仅因为买不起船票就被我们抛弃在岸上。那会是一种什么让的滋味?如果前线那数百万将士知道在他们跟日本人舍生忘死,浴血搏杀的时候,我们却为了多赚一点钱而把他们的父母妻儿抛在脑后,那他们又会怎么想!”

张汉说道这里眼神充满了坚定:“现在整个国家都在流血,难道我们还有借口可以袖手旁观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