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借枪》看了六集,网上看,电视也看。没碟看。


熊阔海的贫穷和贫嘴,让这谍战剧果然不一般。


一般的谍战剧的主人公都是为智慧够不够用发愁,都是和敌人斗智商,而熊阔海在斗智商之余,常常为筹钱发愁。熊阔海这个饿着肚皮的地下英雄委实让人感动之余又难过。 记得王安忆十年前说过,那些美女作家的笔下的主人公在奢侈场上混得惊艳传奇,却很少写她们收入的出处。这几年的谍战剧的主人公常常被写作智勇双全的地下英雄,但是他们从没有为钱发愁过,为搞情报花钱如流水,国民党的如此,共产党的也是花钱不眨眼。连余则成、翠平都攒了好几根金条(如今黄金飞涨,翠平鸡窝的那几根很让人惦记)。但钱哪能来那么容易,《借枪》中熊阔海的上司铁锤的话是至理名言:“组织又不是银行”,那么多的谍战剧把潜伏英雄的上级组织当成提款机了。


熊阔海一点也不阔,更不用说海了,和传统的谍战英雄的威武潇洒相比,甚至和《潜伏》里余则成的从容和生活无虑相比,熊阔海不仅落魄,而且不免猥琐,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没了工作,债台高筑。用杨小菊的话说,就是一要饭花子。多年以前,高晓声写过一短篇小说《漏斗户主》,是《陈奂生上城》的前一篇,他写陈奂生整天吃不饱肚子,饥肠辘辘。人家开饭,都躲着他。高晓声不是写乡村干部对农民的敲诈,而是通过饥饿来控诉极左路线,是这三十年难得的好小说。熊阔海的贫穷快赶上陈奂生了,但熊阔海肩负着党的使命,不能像陈奂生那样晒太阳。女儿要上学,妻子要开锅,同事要经费,还有裴艳玲的房租。更重要的是买情报的钱,熊阔海使劲种种招数,当,骗,赖,最后将自己的房子偷偷买了,才换来了情报。这样的谍战英雄窘迫,让人心酸。在真实性上比那些胡化海用的英雄更可信,尤其能够体现中国共产党人艰苦、奋斗的高尚情怀。与国民党情报杨小菊的奢华形成恶劣鲜明的对照。


贫穷的熊阔海还有一张贫嘴,这贫嘴可能是与龙一和姜伟想塑造“卫嘴子”(天津卫)的构思有关,当然熊阔海师从的天津大鼓也练得一张好嘴皮子,但还是让人想起了刘恒的《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有趣的是电影张大民的扮演者是天津的名嘴冯巩。而张嘉译的演技似乎更像电视剧张大民的扮演者梁冠华的风格。张大民和熊阔海有诸多的相似处,生活贫困,但总是能找到乐子,也能找到法子,不同的是张大民为生存,而熊阔海在为理想之余,还要为生存。当然这样的错位就有戏了,孙悟空进了天空,就不如花果山自在,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也有戏,农民陈奂生首次进城,也有故事,贫嘴张大民做了间谍就比那些才貌智德俱全的传统英雄更有意思。


和熊阔海的贫相比,是杨小菊的贪。同为地下战线,同为抗日,共产党的穷和国民党的阔,天壤之别。杨是银行老板,而熊阔海出入当铺,借钱为生。让人想起老杜的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借枪》里处处对比,善用,用得妥。共产党的清贫,后来得了天下,国民党的贪和腐,失去了天下。


《借枪》里铁锤还有一段话,是对熊阔海说的,更像是对观众说的:“天天念着钱,这样会出事的”。2010年初,刘恒的话剧《窝头会馆》在人艺上演,爆场,我认为它是《茶馆》之后的又一出传世之作。我在看《借枪》时,老是晃着《窝头会馆》的那些男女们,不仅是因为张嘉译的台词带着强烈的人艺味,而是那些关于钱的窘迫、争斗、智慧,围绕钱的高尚与卑鄙,人性在钱的压迫下的变异。不同的是熊阔海走出了窝头会馆,他有理想,有信念。他让生存变成通往理想的路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