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十周年庆典开始啦,快来看看吧


点击阅读更多"我这十年"的故事





《 这十年, 我那寻枪的战友……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枪 qiāng〈名〉(形声。从木,仓声。本义:二树的枝条互相抵拒)

枪,谓木两 头锐者也。——《苍颉篇》



这是一个真实发生的过去,期间的故事已经过去有10多年了,这次,瞅着铁血论坛小编N发起的铁血十年庆“我这十年”征文活动邀稿,感觉有必要说说普通人的一些情感交融和无奈。

成都市,四川省的省会,地处大西南地区富饶美丽的冲积平原,自从先秦时,蜀郡郡守李冰携子领衔开凿出闻名中外的都江堰,几千年来,水利工程福泽了桑梓一方,对巴蜀大地乃至华夏文明的发展、繁衍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我提到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这里的一个僻静之处,那是一个军械修造厂,主要从事修理军事器材和一般性武器,军用望远镜、手枪、步枪,甚至82迫击炮,周围涉及到枪械的单位和部队,都是这里的老主顾,不过,这可不是生意买卖的圈子,登记在案的有据可查,维护和修理的都是国家特别管控范围的东西,不是什么普通的消费品,单单一个普通的54式击发撞针,本没有什么大的价值,却连销毁都得登记、签字。


我这战友,姓羊,云南个旧人,入伍前是个在家务农的回乡学生,读的是普通高中,高考差几十分,因家境贫寒,他也没了复读的信心,在回家伺弄庄稼的时候,正赶上部队上的招兵。


在农村招兵,对老百姓的孩子来说,就是一条跳出“农”门的捷径,他曾经跟他聊起,那会当兵,他也没有什么豪言壮志,就奔着不用在家继续种田,还可以吃上国家饭,混得好,兴许还能上军校、当军官、留在城市里。。。他说起这个,眉目间就是一脸的憧憬;为着能参军,他家里特地“送”了一口待宰杀的大肥猪给村长(那时,当兵踊跃,且指标有限,一村之长的权限就充分发挥了出来),唉,就这样,他家里大半年都没能沾上肉荤,他也遂愿地来到了成都兵站。


经过在兵站的简短集训,我们XX分队XX人一起被分到了昌都的一个雷达站点,我是由学校毕业志愿要求到部队参军,因为在校学的是无线电工程专业,就直接去了技术含量较高的接收室,老羊(这个姓可也确是少见),因为他长我月份,我就这样称呼他,他也乐的如此,他被分到了基站维护,主要是对外围设备的例行检查和记录,风沙日晒,常年在外,对他农村出来的孩子,不但没有怨言,还干劲十足,我还就着他这做事的风格和态度,直让我佩服不已。


想着起初在成都遇见他那会儿,他个人对当兵的态度和功利性的目的,再看看自己对事业、人生价值的追求,就着实有些在心里瞧不起这些农村兵,觉得他们没出息,没有咱们的境界高尚;这会,再回想起他的那些朴实的想法,我这凤凰的心境登时没了心气劲,他普通、周而复始的平凡工作,任劳任怨的笑容,对我的触动逐渐犹如消融的浮冰,我的傲然,我的优越感,甚至我的自尊都被消融的无形无力。。。那会,我是真的被他所感动,自责和迷失,缠绕着我这个经过高等教育的灵魂,发自内心的真诚在我们之间建立起来,不仅仅是因为战友的相处,更是人性碰撞的思考和探索,或许,《高山下的花环》里的那个指导员赵蒙生,也是我生活中的内心独白。


部队驻辖地――昌都,地处四川和西藏的结合部,民国时,这里统称为西康省,日照充沛、物产极多,我们叫不出名地野生的各种水果,在集市上都能看到,外形大小和色泽,并不招人喜爱,但是,你亲口尝过,就知道了什么叫美味,据说,这是因为这里的地理昼夜温差大、紫外线强烈,适于植物的生长,总之,后来回到成都,这种美好的感受就成了记忆里的故事了,想想那就流哈喇子。


时间过得很快,由于在部队上认真踏实、乐于助人,老羊被评为了“五好战士”和学雷锋模范,这对他的鼓励太大了,也更加坚定了他扎根部队的决心,加上他本来的文化底子还可以,就琢磨着想上军校的事。


这会,部队上已经没有了基层连队推荐上军校的路子,即使受到表彰的战士和优秀士兵,要想再往上奔,也得凭真本事(文化考核)过阵了。

老羊的话更少了,人更沉默了,除了外出检查设备,就是在宿舍里一味地看书看书,仿佛,他已经看到了人生的希望,看到了走出大山的那条路。


冬去春来,夜空里的月亮,伴着老羊的攻读,记录下了一个拼搏、顽强,改变命运的过程,留下的汗水化作了漫天的繁星点点,我从内心里为老羊的上进、执着而祝福。


这年的冬天,老羊的军校入学通知终于寄送到了我们基站,那几天,他已经不会说话了,估计,是激动和期盼的强烈刺激,我真担心他会是“范进中举”的现代版再现,还好,那个晚上,他就要喝酒,就要唱歌,他的歌喉让人确实不敢恭维,可那时候,我听到了最美的声音和强者的怒吼,我为他高兴,俩人一喝就喝到了冷月高悬,推开窗子,静静的边陲之夜,此刻是那么令人难忘......


后来,老羊去了重庆解放军后勤工程学院,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大学生,他的梦想,在这段时间,应该是最陶醉和辉煌的时候,他在来信中说,家里已经为他说了一房媳妇,等着他放假回家完婚,而且,那个德高望重的村长还要来做主婚人。。。老羊说,这会终于可以光宗耀祖了,这会,终于可以让老父亲挺直身子骨跟村长唠嗑,话说的这当儿,我忽然看见了从他眼角流出的东西......


在他上军校的日子里,我们仍然没有间断通信,这些年来,我们之间建立起了兄弟般的感情,我从老羊身上读懂了人生的意义,看到了穷苦人奋斗、拼搏的决心。这些,正是我缺失的,使我更加反省着得到的一切。

老羊在后勤专业学成毕业后,被分到了XXX郊区的那间军械所,大小也是个管理员,配合老所长管理着这里大大小小的一摊子事;

老羊的老婆也随了军,做了随军家属,小孩也入了当地学校,似乎生活中的一切都平静地发生着。


老羊走了后,我在昌都基站的一切也发生了变化,入了党,提了军干,挂了专业技术职称;

可家里书信频频,要我尽快转业,老人家在地方上已经帮我联系到了国营厂的工作,还有了热心肠阿姨们给介绍的“对象”......我向上级打了转业报告,这会,正是我在雷达站里顶大梁的时候。


春天的昌都高原,阳光灿烂明媚,基站里,又迎来了一批新战士,我已经成了这里的老兵,看着这些新战士满怀豪情地重复着我们当年的过去,仿佛,又看到了我们当年的青春热血,我心里有了一种莫名地对生活的读、写,对命运的译注翻解。


随着时间流逝,我转业的时间也到了,感慨着咱也为国家尽了一份拳拳之心,却一时间舍不得几年来相处的部队,服过役的老兵们都知道这会儿的感受,那个百感交集啊,真是用片言只句无法言表,失落和眷恋充斥着内心,我在家里的父母早就期待着我回到地方的这一天,他们哪里知道我们内心的煎熬和心酸,想起那句老话: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话,平日里,都是大家嘴里叨叨,谁也没有去深入推敲这句话地朴实哲理,临到了要退伍的这天,临到了要离开营房的时候,终于,我又有了真切的认识和体会。


自老羊去了军械所,我与他也很久没有书信了,这会我想给老羊联系一下,就用雷达站的长途线给他挂了一个(咱损公肥私也就这一回),那边接电话的说,羊管理被隔离了,我惊讶地张开口,忙着问:“怎么回事”?那边接线的支吾着,我也不便多问,就挂了线,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过了两天,军区上面来了人,与军区保卫部的同志一起,来我们基站了解老羊以前的工作情况,我见着这动静,知道老羊在那边一定闯了什么大祸。。。限于职权,我也不便细细打听。

待我转业返回成都后,顺便抽空去了他的单位,那边,他的同事,也对他的事情缄默不言。我仍然不便继续打听,怀着踌躇的心态,离开了老羊工作的地方。


再后来,听到部队的同事路过成都,谈起了老羊的事:

老羊自从到了军械所,渐渐有了自己的圈子,职权也有了施展的世界,也逐渐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这会的老羊,已经不是那个当初在我心中高大、敬仰的形象,他由于工作关系接触到地方以后,功利性也渐渐腐蚀者这颗曾经纯洁、善良的心。

一次,跟地方上的同志海喝一场后,他回到住所,收拾着行李,准备第二天探亲的琐碎,一时想起酒席上别人夸耀带着手枪回老家探亲,威武极了,那人是个地方上工厂里的的保卫干事;老羊想了想,他一个地方上的同志都能夸耀的事,那要是咱正规军人携枪,岂不更加威风?!念头被酒水一激,什么规定和后果就都成了浮云...


老羊出事的地方,是在XXX旅馆,因为晚上睡觉,加上多灌了几杯,在热乎乎的暖气片舒服的依偎下,被小偷启开了窗户销钩,那把54式配枪(5发子弹)被顺手牵了“羊”。


事后,当地公安和军区保卫部给出的通报结论是:


1. 老羊不该因私(探亲)配枪外出;

2. 在外留宿,不该丧失应有的警惕心;

3. 鉴于此事(暂时)没有酿成恶性事件,暂停其工作,并配合相关部门寻找丢失的配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火车站到汽车站,从茶馆到旅馆,多少个日日夜夜,老羊“随同”着查案的同志奔波四处(形同于禁闭),邋遢和疲惫写在了曾经风华正茂的那张脸上,老婆不堪此等变故,就带着孩子也回了老家,听说,他的胃溃疡又犯了......

这种半公开的稽查,既神秘又沉闷,遥遥无期的进展和事态的严峻,迫使大家都没有“敢”松懈的念头,辛苦周折抓获到的一个个嫌疑对象,又被一个个地否定了,一时间,紧张、烦躁、迟疑的空气笼罩在稽查人员周围。


经过各地配合,终于,在XX一家川剧票友聚集的茶馆里,拿住了那个现代“娄阿鼠”(川剧古装剧《十五贯》里的窃贼)。此事也算有惊无险的有了结局,在贼的挎包里找到了丢失的54式配枪,所配的5发子弹一颗不少,窃贼就是个流窜的惯偷,当时正在圈子周围物色买家,准备换上个千把块钱,对付眼下这个难熬的冬天;


随后,老羊再经过军区保卫部政审,也被送回了原籍,他在自己的个人档案上“书写”的那沉重的一笔,从此,结束了他洒满阳光和希望的小路。


听到这个结果,我长舒了一口气,战友啊战友,你命运的牵动,岂止是你自己,你可知道,有多少朋友、战友、同事、家人,为你的一步之差而窝心,而为你担惊受怕。

我去找了军区里的熟人,托他捎话给老羊,要他有生活困难就来找我...然而,再没有了他的音讯,似乎,他被这个世界遗忘了。


在攀枝花开满大地的日子,那年,我到云南,按他之前在部队留下的通讯地址,找到了老羊的家,恰赶上他去了昆明打工,听他的老父亲说,他是在昆明一个建筑工地上替老板守护着沙石材料,难得回来一趟,每月给家里的老人寄回一点拮据的生活费;而他的老婆早年在老羊出事后,就带着小孩也改了嫁,去了广东那边生活。


我看到他家里的陈设,普通而简陋,喝茶的口盅上分明印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昌都军分区”,那是老羊当年在部队时的用具啊,堂前的墙上镜框里,挂着家里人的照片,我一眼就找到了我的老战友――老羊,已经成了一个面容憔悴、目光呆滞的老人,与我记忆里的老羊大相径庭;而那时候的我们,才刚刚而立之年啊!

命运啊,你就是巫婆,生活啊,你才是真正的魔法师。


老羊出事的那年,本是个千载难逢的千禧年,千禧年的到来,大家都忙着庆贺,忙着赶趟结婚、生子、摆寿......,我那战友,却在这年失去了前途,命运从此交上了多舛,或者说,这就是人生被戏弄的转折,唯心主义这当儿也成了精神寄托的唯一,谁也无法给予更贴切的安慰或指点,路,对每个人,或者,真的就是一道交叉口......


欲望,就是一条虫,就像一条菜青虫,谁也没有当它是回事,随时间、环境的变化后,它逐渐吞噬的是我们整体的人生定位和价值取向,炫耀本是人的私欲,人的原始萌动,稍微放纵,失去的就是对前程的把握;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你,我的这个战友,愿你今后的路,可以平安,平安就是福!


战友老羊,愿你今生平安、顺利!



――― 本人对文中所叙述的事情,涉及敏感之处,已作了相关处理!


陈塘关总兵

2011年3月22日 执笔







=================================================================================================================

铁血网十岁啦!来到铁血网的您,在这十年中又有过些什么故事?十年的军旅体验、十年的海外游历、十年的爱情长跑、十年的求学之路、十年的亲情友情、十年的波折生活……欢迎您将这十年的精彩故事写下来,参加铁血网十周年庆“我这十年”征文活动,更有机会赢取Magforce(台湾马盖先)MX快取模组腰包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君品行地址::点击进入



Magforce(台湾马盖先)MX快取模组腰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3/25 17:43:16 被陈塘关总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