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7.html

公元1863年,陈保罗小神童的名声已经在伊基克一带广为传颂,就是那些经常前来运输硝石的船队也知道了他的大名。不过,彀于中国的传统,这个小不点并没有进入这批同胞的管理核心,那些大人们只是偶尔借鉴他的意见罢了。

陈保罗毕竟拥有远超众人一百五十多年的知识,再加上在极为复杂的环境中磨炼出来的生存技能,他对事物本质的认识当然不是这些同胞能够相提并论的。正因为如此,陈保罗明显感觉到自己和众人有代沟,所以,他也不喜和那些老古董们打交道。

在前世陈凯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小子,高中毕业后就以高分考入了沈阳黄金学院。在校期间,这家伙一直非常勤奋,只用了两年多时间就掌握了有色金属、黑色金属从选矿到深加工的全部知识。在此期间他曾经多次利用假期时间泡在当地的那些钢铁厂里,象大东区的沈阳钢铁厂、陵北街的安泰冷轧钢厂等厂区内都曾洒下他无数的汗水。大三时,他还借助学院李教授的关系参加过几次整治小钢铁厂的政府行动,对炼钢和机械加工这一块那是门儿清。

在熟练掌握本专业知识的同时,陈凯亦经常留连于沈阳市其它高校,选择自己喜爱的课程进行学习。这些安排不但完善了陈凯的知识体系,同时还在无形中大大提高了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为后期的佣兵生涯增加了不少助力。

美女爱英雄,在学习过程中陈凯同样获得了美女的青睐,大二下半学期就和校花李萌萌确立了恋爱关系。福兮祸之所伏,春风得意的陈凯很快就因为李萌萌和市公安局长李钢的儿子李锐产生了尖锐矛盾,并在一次冲突中失手打残了对方。

随后,李钢借助自己的权势,对羁押中的陈凯进行了残酷的报复。要不是陈凯拥有天玄功护身,他早就在看守所中被虐死。现实如此黑暗,陈凯已经不期待什么公平,艺高人胆大的他不准备束手待毙,经过精密计算后他利用一次黑审的机会逃出生天。

此时陈凯已经进化成一条毒蛇,躲在污秽的下水道中养好伤之后,他就展开了血腥的报复。无论是李钢全家,还是参与虐待自己的那些凶手,都没有逃脱他的追杀,先后有十三个锦衣卫和二十三个黑暗人物倒在他的刀枪之下。

随着权力机关全部行动起来之后,陈凯的通缉令随之发布全国。于是,陈凯不得不亡命天涯,逃亡到俄罗斯境内。在那里,陈凯遇到了远东地狱训练营的同仁,并且凭借出色的身手获得了他们的认同。在那些朋友的帮助下,陈凯用了五年时间走上了佣兵的神坛。

现在,那些战斗技巧并没有多大的用处,陈凯唯一能够利用的手段就是自己所掌握的知识,以他的水平怎么也能够混个科学家的称号。

“席尔瓦神父,这种鹅毛笔太不禁用了,难道没有钢笔吗?”,对于教堂中现存的书写工具陈保罗非常头痛,忍不住又一次报怨起来。

“亲爱的保罗,你已经把那些白鹅拔成了秃子,难道还要报怨吗?”

“神父,我需要一枝钢笔,即使是蘸水笔也行,这种鹅毛笔太让我伤心了。”

“保罗,你说的那些笔虽然听说过,不过,好象并不好用,否则也不会没有流行与世。”

其实此时世界上已经出现所谓的钢笔,只是那些东西和后世的钢笔完全是两回事,几乎没有什么多少可比性。看来这个东西还需要自己解决,保罗暗自摇头不已。

“神父,我先回去了,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保罗再也没有心思继续整理脑海中的知识,工要欲其事必先利其器,虽然现在鼓捣不出电脑,不过,搞个钢笔应当没有多大的问题吧。

“爸爸,叔叔伯伯们中有谁做过铜匠、银匠,我想找他们做件小东西。”

晚饭之后,陈凯开始向老爹寻求帮助,他可不相信这数万人中会没有手一个匠作人员。

“狗子,你想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你老爸我以前就是十里八张乡最出名的铜匠?”

甭说,陈凯还真不知道陈永碌是匠作出身,这三年多来自己从来没有看到他做过什么东西。对此他是深表怀疑,“真地吗?”

“想当初,。。。。。。”陈永碌哗啦哗啦把自己光辉的历史拿出来摆谈一番,唾沫星一直飞舞了半个多小时,“你妈妈当初就是因为我这门手艺才进了老陈家的大门。”

看着心跳加速满脸陶醉的老爸,陈凯腹诽不已,“冲杀了这么年,也不知道手艺荒废了没有。”

“怎么?看不起老爸呀?我那手艺是杠杠的。”

看到儿子满脸不相信,老陈头怒了,“孩他妈,把我那个箱子拿出来,让小狗子见识见识。”

吆喝,到底是老手艺人,这都从国内逃到秘鲁来了,自己吃饭的家伙还没有丢。“给,你爷俩随便折腾吧。”

哇噻,箱子里的工具挺全活的,大大小小一、二十种。

“老爸能打这种结构和大小的东西吗?”,陈凯随手把钢笔图案尖画了出来。

“能!”

“能打铜管吗?”

“能!”

“能打这种毛细管吗?”

“能!”

。。。。。。

结果,陈凯设计了十多个部件,硬是没有把老陈头难住。看来这老家伙大有潜力可挖,陈凯口水都流了下来。

“看你那馋样,这有什么稀奇的,有我这种手艺的同仁可不少,我们这批人中至少有五百多人是匠作营的,他们哪一个都有绝活。”

“发财了,发财喽!”,陈凯兴奋在那里打转转,手舞足蹈起来。

“你这孩子,小心一点,别摔着了。”,陈王氏在边上担心不已。

此时陈凯也逐渐从兴奋中清醒过来,且慢!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先让老爸把东西做出来再说。于是陈凯开始按照设计方案规规矩矩地绘图,准备让老陈头现场打制那些部件。

对于陈永碌这个老手艺人来讲,打造老儿子指定的这些东西真不是什么难事,就是笔尖起缝的技术都没有难住他。那根毛细管更是直接用铜箔在针上卷成,看地陈凯在边上啧啧称奇。群众的智慧真是无限啊,怪不得他们能够制造出那么多现代人也做不出来的东西。

陈凯设计了两种钢笔,一是活塞抽墨式,另外一种就是橡胶皮管吸墨式。陈凯手头可不缺橡胶,那些水手们送了不少橡胶球给他作为玩具。目前虽然做不出后世那种那种超薄的透明胶管,象苏联人搞些傻大黑粗的东西还是可行的,反正现在只是要求能用就行。

在陈凯两个哥哥陈浩和陈林的帮助下,陈永碌只花了一个时辰就做出来两支不同设计要求的铜笔出来。其实打制那些零件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主要的功夫都是花在笔舌的雕刻和抛光打磨上。

等到这两支铜笔交付到陈凯手中,它们已经完全成了两个工艺品。陈凯随即对它们进行质量检查,毕竟外观再好无法使用那就只能是个样子货。

“爸,把笔尖再打磨一下,有点刮纸,不是那么流畅。”

“大哥,把这个卡子向内打两道凹槽,这个地方有点漏水。”

。。。。。。

经过一次又一次修正,这两枝几乎和后世结构没有什么差别的铜笔终于制造出来,在书写上完全达到了陈凯的要求。

“爸,在笔的部件上雕刻保罗陈的字号,其中保罗用拉丁字母,陈用汉字。以此作为我们老陈家的品牌。”

不过,陈永碌并没有止步于此,他还在铜笔的外壳上雕刻了龙凤图案,使之更加精美。

接着,陈永碌爷三个干脆把箱子里的铜料全部利用起来,乒乒乓乓又打造了七枝铜笔。而后意犹未尽的众人分别以钢材和黄金重新打造了数十枚笔尖,一直忙活到午夜时分。

陈凯很奇怪自己的老爸竟然有那么多黄金,看上去重量不会低于二十斤。这些财富绝对不是他走街串巷帮别人打制东西赚来的,看来造反也是发财的一大途径。还是当官好啊,小小的一个次旅帅都能够捞地盆满钵盈。

这天晚上陈凯同样没有清闲,他趁机把申请钢笔专利的文件整理出来。而后又把圆珠笔、后世的造纸术等相关专利申请文件一一列出,准备启动自己的创业计划。

其实,要不是陈凯看到自己老爸拥有那么一笔巨大的财富,他也不会现在就启动自己的发展计划。毕竟陈永碌目前还是雇佣矿工的身份,就是大哥现在也在硝石矿卖命。如果没有钱,他们就无法获得自由身,何谈什么创业。

这一夜对于陈凯一家人来讲绝对是个不眠之夜,大家都被美好的未来迷醉了,睡觉都会笑醒。就是陈凯本人同样有点小激动,笑迷迷地在梦中规划自己的未来。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