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抗战 首战淞沪 第二十三章 首次夜袭(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8.html


敢死队出发之前,唐德接通了师长王敬久的电话:“报告师座!我是驻守浏河阵地的五二一团第一营营长,我们这里遭到日军疯狂进攻,损失惨重!决定对日寇发起一场夜间袭击战!请求师座给我重炮支援!夜间,日本人的飞机无法起飞,我们完全有能力在减少我方损失的情况下发起一场反击战!”

接着,唐德就汇报了自己和李峰商议的全盘计划。

要动用宝贵的150榴弹炮,师长王敬久也无法做主。这种炮,全军上下都没几门啊!

于是他在电话里回答说:“请唐营长稍候,本座请示军座再给你答复!”

第5军军长张治中接到第87师师长的电话,他耐心的听完王敬久的汇报之后,毅然做出决定:“好!我命令你,给五二一团第一营提供火力援助!除了150重炮,你们还有什么重火力在附近的,都拿出来!”

得到军长承诺,王敬久就让参谋长给唐德回去电话,要他汇报坐标,准备提供火力援助。

日军阵地。

正在睡梦中的日军军官突然被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惊醒。四处火球翻腾,大地在这一声声的巨响之中颤抖,战壕中的土疙瘩下雨一样“簌簌”下落。

“怎么一回事?”日军大队长翻身跳下行军床,从帐篷中提起指挥刀。

“不,不,不好了!支,支,支那人发动夜袭。”一名日军大尉军官惊慌失措冲入他们大队长的帐篷内。

“八嘎!”日军大队长骂了句,“你现在还有一点帝国军人的样子?”

一边说着,大队长提起指挥刀走出帐篷。

走进大队指挥部,日军大队长拿起望远镜。

外面的夜空已经被火光映红,扑面的热浪阵阵席卷而来。到处都是爆炸声,不断有迫击炮弹和山炮野炮炮弹拉着尖啸声落地,日军阵地上犹如滚开的锅一样翻腾起一股热浪。期间还不时夹杂着一两声尖锐的重炮炮弹嘶鸣声,大口径炮弹落地,大地就是一阵剧烈颤抖,火光腾起,响起一阵滚雷般的爆炸声。

“愚蠢的支那人!”日军大队长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只会夜间袭击!他们以为我们夜间飞机无法出动!”

身边一名中尉军官问道:“长官,支那人夜间袭击,我们如何应对?”

“夜间我们飞机无法出动!但是江面上的帝国海军舰艇,那不是摆设!马上通知炮兵观测手,侦察支那人炮兵阵地位置!获得坐标之后火速联系海军!让那些卑劣的支那人,尝一尝我们海军重炮的威力!”

“是!”中尉军官提着指挥刀退下。

这次张治中可是给了血战在浏河的守军极大的援助,不仅是动用了大批75毫米山炮野炮和82毫米迫击炮,就连宝贵的150毫米榴弹炮都被拉过来,对日军的阵地进行一轮又一轮急促炮击。机枪手抬着重机枪,顶了上去,一挺挺轻重机枪架起,对准日军阵地,抽去一条又一条猩红色的火镰。

爆炸声之中,夹杂着机枪短促的射击声,流光溢彩的弹痕就像是成群的萤火虫一样,拉出低平的弹道,飞扑向日军阵地。

佯攻的步兵提着步枪,端着冲锋枪,猫着腰缓缓向前移动。进入射程之后,纷纷趴在满是淤泥的河滩上,飞快的向对面射出一颗颗子弹。

被枪炮声从睡梦中惊醒的日本人,手忙脚乱爬上他们的阵地,操起各种武器,向“进攻”的中国军队进行反击。不时有一两发照明弹腾空而起,镁铝剂在空中跳跃出耀眼的亮光,把大地照得白昼一样。紧接着,日军反击的机枪、掷弹筒和各种小口径火炮就喷出火舌,子弹炮弹榴弹暴雨般泼洒而去。

日军反击的炮弹榴弹成堆的砸落下来,落地腾起一团大火。泥浆污水四处喷溅,爆炸声中,还不时有一两声惨叫声。一些不幸的士兵,不慎被日军射来的炮弹榴弹击中,当即牺牲在河滩上。

日军炮兵观测手正躲藏在战壕中,以观察镜观察中国军队的炮弹弹道。后面有人正在纸张上比划着,进行紧张的计算,以此推断中国炮兵阵位,准备呼叫海军舰炮发动猛烈轰击,彻底压制住中国军队的炮兵。

然而就在此时,侧翼的战线上,一长串的人影却趁着夜幕,悄然的潜行在黑暗之中。没有人注意到这些幽灵样的鬼魅身影。也没有人会去注意这侧翼位置,因为此时,正面双方接触点的战线已经打翻了天。

回望着身后的战士们,趴在地上李峰挥了下手。

一个接一个敢死队员鱼贯而至,猫着腰行进到李峰身边趴下。

李峰挥手示意他们安静,然后压低声音低声道:“一会儿你们保持安静!我没有发出声音你们不要开枪!”

远处的阵线上已经是一片烟火翻腾,冲天而起的火光把天幕都给染成了漫淡的火红之色。爆炸的巨响和绵密的枪声响成一片。

一名抱着ZB26捷克轻机枪的机枪手心里痒痒的说:“李连长,那边打得真热闹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们动手。”

“这是兄弟部队的弟兄们为了掩护我们不惜付出的代价!我们动作要快,时间不会太多!记住两点:第一,不要随意开枪;第二,不要恋战,得手就撤!”李峰深深呼吸一口,吸入一口饱含硝烟的空气。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李峰才感觉自己又恢复了后世特种兵的感觉。连续半个多月来,他都是作为一名小兵,在进行危险而又枯燥的阵地战。虽然此前他多次提议过,要发起夜间反击行动,可是营长连长都不同意他的提议。到了现在,有了精锐的中央军到来,拥有大量自动武器的中央军同意了李峰的提议。

绕过侧翼阵地,前方出现一条河沟。

这是一条只有十多米宽的小河沟,河沟的水缓缓流入浏河中,最后又注入长江。

李峰观察一番,发现河边长着一人多高的芦苇。

芦苇荡,刚好是弟兄们藏身的好地方。然而这一片芦苇荡并不大,一旦有人进入,就会发出声响,惊动河对面的日军。河底淤泥多,而且河岸很滑。一旦暴露目标,遭到日军机枪和掷弹筒轰击,敢死队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发现对岸没有日军巡逻队,一名战士轻声问李峰:“连长,这是一个好机会,我们是不是现在过去?”

李峰轻轻摇摇头:“不急,再等等。”

凭感觉,他知道附近肯定有敌人的暗哨!就是不知道敌人的暗哨在哪里。

就在此时,河对岸传来一阵脚步声。一道手电筒雪亮的光柱照射过来,照到芦苇荡中,轻轻晃动几下。

“小野君!你们这里怎么样?”走近对岸岸边的一名日本军曹询问一句。

芦苇荡冒出一颗带着钢盔的脑袋:“回组长,这里一切平安无事。”

得到满意的答复,那个日军军曹带着巡逻队离开。

看到刚才这一幕,李峰身后那些敢死队员们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好家伙!幸亏没有贸然过去!不然就被暗哨发现了!

此时李峰在心里盘算着,要如何干掉这两个暗哨。这两个暗哨藏身的位置不是陆地,任凭自己身手再好,也不可能涉水过去的时候不发出任何声音。以套有消音器的手枪干掉他们?可是尸体倒在水里的时候会发出动静,那样也会被岸上的日本人发现。

到底应该怎么办?李峰苦苦思索着应该如何收拾暗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这里每个人都十分清楚,必须尽快动手。时间拖得越长,对国军的形势就越不利。一旦日军舰炮开火轰击,那么佯攻的兄弟部队将会损失惨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