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将军 黄埔十二期 013神圣之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48.html


1936年1月28日凌晨,中央军校大操场,在黑夜中操场上的灯光显的格外刺目,张治中在12期入伍生团教官的簇拥下,站在主席台上。张治中看了一眼手表,凌晨四点。“开始吧。”

站在张治中身边的一个军官命令道:“吹号!”

凌厉的军号吹响了,正在睡梦中的12期学员们都被惊醒了。

被窝里的李文远睁开眼睛往外一望,外面一片漆黑,李文远嘟囔着:“天还没亮怎么就集合?”

武旭本大喊道:“快起来,是紧急集合!”

一听是紧急集合,学员们不敢怠慢,都赶紧起床,李文远对着住下铺的欧鹏就喊:“开灯!”

欧鹏从床上下来去开灯,可是灯竟然没有亮。欧鹏一脸纳闷:“怎么没亮?”

武旭本边穿衣服边说道:“估计是教官们把宿舍的电闸给拉了!”说完,武旭本就冲出了宿舍。

还在床上的李文远不由的吃惊:“不是吧,这么快?”

李文远这句话说完的时候,陈忠义也穿戴完毕出去了。

还在宿舍里的学员们就听教官在外面命令:“去操场集合!”

李文远他们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冬天穿的军装比较多,又没有灯光,黑灯瞎火的费了不少劲才穿戴完毕。李文远他们冲出宿舍,向操场跑去。

军校操场上张治中和入伍生团的军官们都站在那儿,看着12期新学员们第一次紧急集合的表现。

当集合号吹过没多久,武旭本就冲到了操场上,张治中一看武旭本的装束,十分的齐整,不由的点头称赞。张治中一看表,从吹号到到达操场只用了5分钟。第一次紧急集合就跑出这成绩,对于一个新学员来说,就算是满分了。

在武旭本后边紧跟着一些学员也过来了,张治中一看来的基本上是各个部队保送来的下级军官,他们经历过紧急集合,所以速度也是很快。到了操场的陈忠义嘴里还骂骂咧咧:“妈的,追了武旭本这小子一路,楞是没追上!”

最后到的是从地方学校考上的学员们,这些学员们不但来的晚,而且衣服穿的是乱七八糟,什么样子都有,简直是丑态百出。

张治中看着这些学员不由得眉头紧皱,其他军官也都是一脸严肃。

学员们来到操场后,各个学员们班开始整队,整队完毕,各个学员连连长以连为单位向张治中汇报。

张治中走到主席台上环视一周,大声说道:“今天是你们入军校以来的第一次紧急集合,你们的表现很让我失望!你们来军校这么久了,你们的意识却没有转变过来,你们现在已经不再是学生了,而是军人!是军人,就要有危机的意识!战争不会因为你在休息而推迟,当你在休息的时候,恰恰是敌人发动进攻的最佳时机!我们军人要时刻枕戈待旦,时刻准备战斗,因为我们保卫着的是自己的祖国,是自己的亲人!容不得我们一丝懈怠!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底下的学员们回答的有气无力:“明白。”

张治中听着学员们有气无力的声音,心中清楚自从上次学员们外出拦截请愿爱国学生返校后,学员们的情绪都受到了影响,不少人对当初来军校的选择产生了怀疑,加上对政府的不抵抗政策不满,学员们的学习劲头是一落千丈。

张治中明白自己必须让12期学员们对军校重新树立信心,坚定从军报国的信念!

这时候有几十辆蒙着帆布的大卡车开了过来,学员们看着大卡车不明白要干什么。张治中又下达命令:“登车,出发!”

各学员班在班长的指挥下开始按顺序登车,一个学员连两辆车,整个入伍生团很快登车完毕。接着大卡车就开了出去,具体去哪儿没有人知道。

卡车都用帆布蒙着,李文远本来想偷偷的掀开帆布看看来,结果被押车的班长孙振中一声呵斥,吓的没敢再去看,既然不能看李文远干脆靠在车上睡了起来。

不知道走了多久,李文远被武旭本推醒了:“起来了,到地方了。”

李文远下了车仔细看了看周围,虽然天还没有亮,但是他已经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

武旭本见李文远笑了笑就问:“这是什么地方?”

李文远道:“灵谷寺。”

一边的陈忠义道:“灵谷寺?来这儿干什么,求神拜佛啊?”

李文远一笑道:“因为这里有国军阵亡将士公墓!”

灵谷寺是南京著名的旅游胜地,李文远之前没少来,对灵谷寺的情况很了解。

灵谷寺地处紫金山东南麓,为明代佛教三大寺院之一。紫金山早在六朝时就已是佛教圣地,梁武帝时,其周围大小寺院已达70多所。到了明代,这些寺院历经沧桑,大部分被毁,只有南麓独龙岗一带的蒋山寺、定林寺、宋熙寺等少数几座保存完好。灵谷寺前身就是处于独龙岗的开善寺,南朝天监十三年(514 年)梁武帝为埋葬宝志和尚,在独龙岗建开善精舍和志公塔。唐代改称宝公院,北宋大中祥符年间,改称太平兴国禅寺,明初改为蒋山寺。朱元璋为建明孝陵,命人选中独龙岗这块风水宝地,于是就下令将这一带包括蒋山寺在内的所有寺院都迁往紫金山东麓,合为一寺。因为灵谷寺的地形是“左群山右峻岭”之间的一片谷地,所以命名为“灵各专”。灵谷寺初建时,规模宏大,殿宇林立,佛塔矗立,从山门到大殿,长2.5公里,占地约500亩,僧人l千。难怪朱元璋将它看成杰作,并御笔题额“第一禅林”。可惜后来因遭兵火劫难,只有无梁殿得以幸存。到清同治年间重修灵谷寺,规模已远不如当年,然而红墙黄瓦、松翠林茂、鸟语花香、环境幽静,仍不失“灵谷深秋”的佳景。

据史料记载:无梁殿自明代兴建后,供奉着无量寿佛等大小佛像。1928年,国民党政府花了12 万元工程费用,把它改为阵亡将士公墓的祭堂。原来的佛龛被改成3个大砖台,作陈放祭器用的祭坛,每座祭台都有一方石碑。中碑为“国民革命烈士之灵位”,左碑为“国歌”,右碑为“国父遗嘱”。祭堂四周壁上,嵌有有110块太湖青石碑,镌刻阵亡将士姓名。在灵谷寺 有3座墓,当时由于阵亡将士很多,公墓无法全部容纳,采取以师为单位,用抽签方法,从每一军阶将士中抽一名代表安葬。墓地北侧墓墙东、西两端各有一碑柱,分别是第十九路军和第五军淞沪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另外寺内还有阵亡将士纪念塔,是阵亡将士公墓的主要建筑之一。建于1931—1933年,造价35.5万元。塔的设计者是美国著名建筑师茂非和中国建筑师董大酉。塔内二至四层是国民党元老于右任草书的孙中山先生北上时向黄埔军校的告别辞。五至八层是国民党另一位元老吴敬恒篆书的孙中山先生在黄埔军校的开学训词。

12期全体学员在带队教官的带领下在十九路军和第五军淞沪抗战纪念碑前列队完毕。

教育长张治中站在队伍前大声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学员们大声答道:“一·二八!”

张治中一指十九路军淞沪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大声说道:“在灵谷寺国军阵亡将士公墓内埋有128具参加过一·二八抗战烈士的遗骸,他们在时刻的提醒着我们,一月二十八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日军曾经在这一天向中国发动进攻!他们在提醒着我们,政府和日本人签订了《淞沪停战协定》,规定在上海不能驻扎中国军队!他们在提醒着我们,上海是我们中国的领土,不能在自己的国土驻扎自己的军队,这是军人的耻辱!”

张治中说完一转身背对着列队的12期学员,看着十九路军淞沪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参加过一·二八淞沪抗战的中国军人有数万之众,为国捐躯的更是成千上万,可是我们知道他们的名字吗?不知道!不仅仅是他们的名字,对于他们的一切我们都知之甚少!一·二八抗战结束后,人们曾经在庙行建了一座无名英雄纪念碑。”

张治中转过身来看着列队的12期学员大声道:“什么是无名英雄,就是那些有名英雄赖以成名背后的人。他们是真正的英雄,但是他们的名字却无人知晓!有人说我张治中是抗战英雄,其实真正的英雄是战死沙场的那些将士们。这些抗日先烈的名字虽然无人知晓,但是他们的功绩却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共存!”

“中国要想振兴,每个国民,每个军人都要有甘当无名英雄的精神!吾等黄埔军人应人人报此大无畏精神,示最大牺牲精神,为民族争光,为国家吐气!”

“如果你们不怕牺牲,愿意为国尽忠,甘于做无名英雄,那你们就跟着我一起当着这些抗日先烈的面宣誓!”

“我张治中!”

“我武旭本!”

“我李文远!”

“我陈忠义!”

……

12期所有学员一起振臂高呼:

强梁倭寇,国之世仇;

终此一生,不与为友;

志灭此邦,两存为羞;

永明此誓,除死方休;

背此誓言,先烈不佑!

宣誓完毕,12期全体学员奉命返回,不过这次没有乘车而是跑步行进。

带队军官在前,学员们跟在后边跑步前进。跑了一段路后对南京城非常熟悉的李文远就发现带队军官带的路并不是返回军校的最短路线,而是选择了走鼓楼区,围着军校绕了一个大圈子!

刚开始的时候李文远不明白为什么带队军官要绕行,但是随着不断的前进,李文远终于明白了走鼓楼区的原因,因为日本驻华大使馆在鼓楼区!

12期的全体学员们一路跑步,逐渐的接近了日本驻华大使馆。

此时天早已经亮了,由于今天是农历的正月初五,走亲访友的人特别的多,整个街上非常的热闹。

12期学员们跑步行进,吸引了南京居民的关注,人们都站在路两边好奇的议论着。

当队伍距离日本大使馆还有500米的时候,带队的军官开始下达命令:“全体都有!中央军校校歌……预备,唱!”

12期的学员们都知道这歌是唱给驻华大使馆里的日本人听的,要让日本人听一听黄埔学员的士气,于是全体学员一起扯开嗓子开始怒吼:“怒潮澎湃,党旗飞舞,这里是革命的黄埔!……”雄壮的军歌声引得路边的南京市民一阵叫好!

军歌声惊动了日本大使馆内的日本人,日本驻华大使有吉明站了起来向外望去。

一个日本卫兵进来报告:“大使先生,是一队中央军校的学生。”

有吉明问:“有多少人?”

卫兵回答:“大概有几百人。”

武官矶谷廉介走过来对有吉明说道:“是中央军校第12期的学员。”

有吉明说道:“这是国民政府中的主战派在向我们示威!”

矶谷廉介很是不屑:“这是弱者的方法。说实话我倒是很希望能带兵跟他们打一场。”后来矶谷廉介的愿望实现了,在全面抗战爆发后他担任了第十师团师团长,在台儿庄会战中被李宗仁将军指挥的第五战区部队重创,让日本陆军遭受了建立以来最大的耻辱。

外边又传来了中央军校学员们的歌声:

中国男儿,中国男儿,要将只手撑天空。

睡狮千年,睡狮千年,一夫振臂万夫雄。

长江大河,亚洲之东,

峨峨昆仑,翼翼长城,

天府之国,取多用宏,黄帝之胄神明种。

风虎云龙,万国来同,天之骄子吾纵横。

中国男儿,中国男儿,要将只手撑天空

睡狮千年,睡狮千年,一夫振臂万夫雄。

我有宝刀,慷慨从戎,

击楫中流,泱泱大风,

决胜疆场,气贯长虹,古今多少奇丈夫。

碎首黄尘,焉然勒功,至今热血犹殷红。

中国男儿,中国男儿,要将只手撑天空。

睡狮千年,睡狮千年,一夫振臂万夫雄。

长江大河,亚洲之东,

峨峨昆仑,翼翼长城,

天府之国,取多用宏,黄帝之胄神明种。

风虎云龙,万国来同,天之骄子吾纵横。

有吉明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问矶谷廉介:“内田的情况怎么样?”

矶谷廉介回答道:“一切顺利。”

有吉明:“德国是我们的盟友,但是情报工作还要靠我们自己!”

矶谷廉介笑道:“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我们和德国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中国的问题还需要我们自己解决。”

有吉明:“蒋介石对德国顾问团和德械部队极为重视,为防止我们获得相关情报,蒋介石的特工部门做了极为严密的防范,我们派去的几个优秀特工都被抓获了。你告诉内田切不可轻举妄动,一定要把握好时机。矶谷君,我马上就要回国了,以后这项工作就劳烦你了!”

矶谷廉介笑道:“有吉君放心,我相信以内田的天资与能力一定完成此项任务,不辜负天皇的期望!”

外边12期的学员们跑步经过日本大使馆后开始向军校进发。队伍正行进着,跑在前头的李文远突然发现自己的女朋友姜愉在路边的人群里。姜愉也看见了队伍里的李文远,兴奋的挥手冲李文远打招呼:“文远!”

李文远仿佛没有看见一样,继续前进。一边的欧鹏提醒道:“文远,是姜愉!”李文远还是没有反应。欧鹏还想说什么,一边带队的班长孙振中厉声喝道:“不准说话,不准东张西望!”中央军校的学员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军校的形象!

这时候路边的市民们唱起了电影《风云儿女》里的主题曲《义勇军进行曲》,学员们也唱了起来:

起来,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前进!前进!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