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女童蹊跷失踪 疑犯作恶多年深藏不露(组图)


四名女童蹊跷失踪 疑犯作恶多年深藏不露(组图)


2月27日,民警和警犬在村子附近搜索。


四名女童蹊跷失踪 疑犯作恶多年深藏不露(组图)


犯罪嫌疑人白劳德在接受讯问。


贺州市八步区桂岭镇平地寨地处偏僻,青山环绕,绿水长流,鸡犬相闻,宛如一个世外桃源。2月26日,一个噩耗再次打破平地寨的平静:村里7岁女孩青青失踪。1997年、2003年、2006年,该村已有3名女童蹊跷失踪。日前,警方破获了女童遇害系列案——凶残的疑犯是村中39岁的光棍白劳德。令人震惊的是,几乎无人怀疑过他。


4名女童先后失踪


距贺州市区近90公里的平地寨,聚居着100多户白姓人家。


今年2月26日下午,村民阿祥和妻子干完活回家时,发现女儿青青不见了。当天是星期六,青青不用去上学,阿祥夫妇上午出门时,还叮嘱她要看好家。在寨子里找了几遍,还是没有女儿的踪影,阿祥有些慌了。2006年,他3岁的女儿玲玲突然失踪下落不明。这次,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寨子里的白姓族人听说青青不见后,马上组织起来帮忙四处寻找,并派人在进出村的路口拦截,防止有人将青青带出村,同时向辖区桂岭派出所报警。民警和村民一起找了很久,均一无所获。


这是平地寨14年来失踪的第四个女童。1997年,5岁女童巧巧失踪;2003年,9岁女孩朵朵突然不见了;2006年以及今年,玲玲和青青两姐妹先后下落不明。


之前几次女童失踪后,村民们也报了警,可都没有调查出结果。有人说孩子可能是被拐走了,有人还传说是妖怪将孩子叼走了。


这次,村民们再也坐不住了,他们请求警方一定要查出真相。


警犬嗅出隐藏的罪恶


2月26日晚,贺州市公安局八步分局召开了情况分析会。民警们认为,一个村寨14年来发生4起女童失踪案,背后很可能隐藏着重大的案情。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深入调查。


27日上午,一个新情况反馈到专案组:在寨子里的一条小河中,发现了青青的衣服。民警马上赶过去,贺州市公安局也派出两只警犬前往现场协助搜寻。


“在这起案件的侦破中,警犬发挥了重要作用。”八步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黄志威说。27日下午4时,一路搜寻到平地寨村民白劳德家厕所旁边一块泥地时,警犬显得异常兴奋,不停地用前爪在一块泥土上扒着。“这里一定有情况!”民警们立即用工具小心翼翼地开始挖掘,随着泥土被不断挖开,一双小脚就那么突兀地出现在民警们的眼前。在场的人心里仿佛被一把把重锤敲打,心如刀割。被埋在泥坑里的赤裸尸体,经确认正是失踪的青青。


眼前的一幕,让青青的父母悲痛欲绝。连见过各种场面的刑侦民警,都忍不住掉下泪来。


凶手是人前老实巴交的他


在发现了青青的尸体后,警方迅速将白劳德作为重大嫌疑人控制起来。


今年39岁的白劳德是一个单身汉,母亲十几年前已经去世,他和71岁的继父生活在一起,没有其他亲人。他家距青青家只有十几米远。


面对民警的讯问,白劳德故作镇定,先是辩解,然后就是长时间的沉默不言。


与此同时,民警在他家中搜出了相关物证;接着,把他带到医院,提取他的分泌物进行DNA鉴定。


还没等鉴定结果出来,做贼心虚的白劳德就泄了气,向民警供述了他杀害青青的犯罪事实。在进一步审讯中,他又陆续交代了杀害另外3名女童的作案经过。


1997年农历二三月份的一天,5岁女童巧巧一个人经过白劳德家门口,白劳德见四下无人,强行将巧巧抱进家里进行猥亵。因巧巧又哭又闹,他就用双手将她掐死,装进一个塑料袋藏匿。到了夜里,他悄悄将尸体提到他家旁边的一个竹林里挖坑掩埋,并在泥坑上面铺上一层旧泥土和竹叶进行伪装。过了两三个月,他到埋尸处时,闻到有异味。为了不让罪行败露,他在一个雨夜又将尸骨挖出来,丢到竹林边的河里,让洪水冲走。


2003年春节过后,村小学开学不久的一天中午,白劳德见9岁女孩朵朵一个人背着书包向教室走去,四下无人,便过去拦住朵朵,要抢她的书包看。朵朵想挣脱跑开,恼羞成怒的白劳德一拳将她打晕,抱到附近一个废弃的祠堂里,脱下她的衣服欲行不轨。发现朵朵没有气后,他就在祠堂后面挖了坑掩埋尸体。夜里,他又将尸体挖出埋到他家旁边的竹林里。过了几个月下雨时,他又将尸骨抛到河里冲走。


2006年2月17日,3岁的玲玲被白劳德哄进家中,也惨遭不幸。


今年2月26日中午,白劳德将青青哄进家中,进行猥亵、强奸。青青哭着说要将此事告诉爷爷,白劳德害怕了,他用布条将她勒死,把尸体抱到他家厕所旁的一个泥坑里掩埋,然后将青青的衣物放到附近的竹林里面藏好。27日凌晨2时许,他又青青的衣服、鞋子扔进小河里。这一次,衣物并没有被水冲走,他的罪行终于败露。


他为何如此丧心病狂?


白劳德被警方作为重点嫌疑人带走时,平地寨的村民们都有点不敢相信:是不是抓错人了?


白劳德幼年时随母亲改嫁到平地寨,随继父姓白。读了几年小学后,他就辍学回家,一直务农。在平地寨,很多人都通过打工赚钱盖起了楼房,而白劳德家至今还是几间破旧的砖瓦房。他的家十分简陋,没有一件电器,甚至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由于家贫,他一直没有娶到老婆。


在村里人眼里,白劳德是一个沉默寡言、胆小怕事、老实本分的人。自母亲去世后,他和继父两个人生活,在外人看来,他对继父还颇为孝顺。逢年过节,邻居见他们父子俩日子过得寒酸,包括受害者青青、玲玲的父母,还会拿一些好饭好菜给他们吃。每次孩子失踪时,他会跟其他村民一起开会讨论,一起帮助寻找。没有人会想到,他就是那个丧心病狂的变态恶魔。


当警方取得的所有证据都证明白劳德就是系列杀人案的嫌疑人时,村民们愤怒不已。警方至今还没有带白劳德回村指认现场,“如果不做足防备措施,他一露面就会被群众用石头砸死”。


3月18日,在贺州市看守所,记者见到了白劳德。他低垂着头,神色漠然,对于所有提问,都以沉默应对,看不出一点情绪波动。但是,他的双手在轻轻颤抖。


办案民警说,从他们了解的情况看,白劳德的畸形心理也许与他的生存环境有关。他曾经对民警称,他很小随母亲改嫁到平地寨,村里人对他或多或少有些歧视;因为家中贫困,他一直娶不上老婆,在村里人面前也感觉抬不起头来。长期的单身生活,让他产生了性压抑,他曾向民警供称:“以前看过黄色录像,看到女人,就想发生性关系。”他还称,以前他曾在桂岭镇街上嫖娼过两次。压抑的生活,让他的心理逐渐扭曲,并将罪恶的手伸向了那些没有反抗能力的女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