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中国空军空袭日本

早在抗战初期,蒋介石就想用飞机去轰炸日本本土,以示报复。1937年9月,他派了个军事代表团去莫斯


科,作购买武器的 秘密谈判。蒋介石特别指示代表团,一定要争取购买远程重型轰 炸机和五百公斤以上


的大个儿炸弹,并明确要代表团告诉苏方,这 是为了反击日本,准备去轰炸日本本土的。代表团在苏谈


判期间, 蒋介石最为关心的就是远程轰炸机和大个儿炸弹,曾数次去电询 问情况。但苏方不知出于何种


考虑,无论如何也不肯卖那些东西 给中国。成交结果,5公斤至10公斤重的小西瓜炸弹到是卖了不 少给


蒋介石,五百公斤的大个儿一个也没给。

蒋介石轰炸日本本土的计划也就告吹。


到1938年4月中旬,蒋介石产生了一个新的点子,决心冒一 次险,对日本侵略者精神上来一次狠狠打击。


他命令政治部第三 厅的“先生们”(因三厅主要为共产党员组成,负责国民政府军委 会的抗战宣传文化


工作,因此,国民党上层亲切地称三厅的人为 “先生”,赶紧编写印刷一批传单备用。

五月中旬,几十万份传单便从郭沫若那儿送到了航空委员会。

蒋介石亲自下令,派两架轰炸机带着这些宣传品到日本去撒。

中国空军第14大队队长徐焕章,副队长佟彦博,分别驾机从 武汉机场起飞,在茫茫的云海上空向东飞去


两架轰炸机飞出了大陆,飞出了中国领海。深夜两点四十五 分进入日本本土。

近百年来,中国军队都是躲在自家门框后,被列强任意追打 欺凌,而这一天,中国军人第一次勇敢地闯


出了自家大门,在上 万米的云端,高高在上地鸟瞰敌国的土地。

日本全国一片惊慌失措,警报声响遍了日本列岛,他们以为中国人带来了报仇雪恨的炸弹。然而,当九


州、长崎、福冈、久 留米,佐贺等城市和乡村的居民,随手拾起天上飞来的中国传单 时,才发现那上面


充满了善意的文明的语言:

中日两国有同文同种,唇齿相依的亲密关系,应该互相合作,以维持亚洲和全世界的自由和平。日本军阀

发动的侵略战争,最后会使中日两国两败俱伤,希望日本国民唤醒军阀放弃进一步侵华迷梦,迅速撤回日本本土。

徐、佟二人,本来抱着有去无回的心情前去日本撒传单的,谁 知,到了日本上空却大出原来之意料。当


他们驾着飞机在日本上 空,从一个城市飞到另一个城市,撒完了所有的传单时,也没听 见日本人开炮打


他们。觉得好生奇怪,朝下一望,只听见警报声 还在哇哇乱叫,各大城市一片慌乱,竟还没回过神来关


灭电灯。徐、 佟二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在无线电里对起话来。

徐说:“你看他们慌得那样儿,到处都还亮着灯。”

佟说:“我们要真带着炸弹,那些城市准挨炸,电灯就是目标!”

徐说:“你看有一片灯光突然灭了。哦,又有一片灯光熄了。”

佟说:“他们到现在才想起该做什么事呢!”


两架轰炸机在武汉机场安全着陆。当徐、佟二人走出驾驶舱 时,行政院长孔祥熙,参谋总长兼军政部长


何应钦等军政要员已 伸着两条胳膊迎了上来。

何应钦说:“欢迎你们,我们的民族大英雄!”

孔祥熙腆着个大肚子说:“你们从机上发回的,征服倭寇的电 报,委员长知道了,高兴得很,特地派我


们来迎接!”

小车把这二人拉到蒋介石的会客厅。

蒋介石已迎候在门口,他这会儿竟然也忘记了身为军人的礼 节和统帅的威严,在受部下军礼之前,就伸


出手去、弄得徐、佟 二人不知是向他敬礼好,还是和他握手好。

进客厅坐下,蒋介石竖直耳朵,像山沟里的小孩子打听大城 市的新鲜事那样好奇地打听他们的历险记。


听到高兴处,竟有些 失态地手舞足蹈起来,连说:“不行不行,日本的那个防空,太幼 稚了!”


徐、佟二人成了大英雄,成了报纸电台的头号新闻人物。武 汉各界代表前来慰问,请去作报告,把他们


当圣品展览。

董必武代表中共中央和第18集团军,特送红彤彤的锦旗一 面,致以民族的敬意。

日军认为,这一次比台儿庄的“差错”更丢脸;日军航空部 队对武汉地区,不分军民地施以报复性轰炸


,同时,以绝对优势 之空中力量,专寻中国空军决战,以图歼灭中国空军。中国空军 虽然力量薄弱,却


勇敢地迎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