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风云之风云变幻 正文 十一 这天晚上大家是尽欢而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




韩永脸涨的红红的,看着大家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有点儿怯场,宋建国冲大家一摆手:“哥儿几个,大家静一下,听韩永说两句!”

随着他的手势,整个二层又嗡了一下,随后马上安静了下来,宋建国站在韩永的身后,笑着道:“韩永,你就说两句吧,随便说什么都行,也就是那个意思,你看哥儿们们都看着你呢,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说,大家可就尴尬了!”

韩永握着酒杯,努力安定了安定自己,看着坐的黑压压的哥儿们们全盯着自己,他的心又慌了一下,坐在他旁边的大海低声道:“韩永,你就随便说两句,后面我给你解围!”

韩永看了大海一眼,心又腾腾跳了两下,他抬起头,看整个二层全是火辣辣的眼睛,他的心又虚了,可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他狠狠心,舔了舔因激动兼怯场而有些发干的嘴唇,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儿,有几个女孩子看到了笑了出来,可马上就被身边的男人们喝止了。

韩永握着酒杯,低头看到了大海,看到了邢力强,看到了那些坚定渴望的眼睛,这下他不胆怯了,挺起胸脯,他举起酒杯,大声喊了一句:“哥儿们们,……”喊完这一句,他又没词了,大海见状,带头举起了自己的酒杯,跟着就是所有的人都举起了酒杯,韩永的眼睛湿了,他知道这是大家支持他的表示。

尽管眼睛有些湿,可韩永没有去擦自己的眼泪,他望着这些好朋友、好兄弟,声音有点儿哽咽:“哥儿们们,我走了七年,没想到大家还这么惦记着我,我今天在这里能看到这么多好朋友,我心里真的很高兴,想着从前,想着从前,我、我……”他哽咽着,真不知道许多话该怎么说下去了。

大海看着他说不下去了,赶紧端着酒杯站起来:“哥儿们们,今天这么多人来给韩永接风,来给韩永捧场,我不说大家心里也明白,为什么啊?为的是韩永一直对大家都很仗义,很仁义,韩永从来不欺负人,但谁欺负了咱们当中的一个,韩永是绝对为他拼命。韩永走了七年,可大家谁也没忘了他,我提议,为了韩永跟咱们哥儿们们的感情,为了我们大家多少年的友谊,大家干了这一杯!”

“对,干了这一杯!”众人望着韩永一起喊道。,

韩永举起酒杯,再次大声说道:“哥儿们们,我嘴笨,什么都不说了,不过我不说了大家也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好,真的什么都不说了,什么话都在这杯酒里!我先干为敬!”说完他把酒杯高高一举,对着满场晃了大半圈,随即凑到嘴边,一仰头,嘴一张,一口气就喝干了杯中的酒。

“好啊!”众人一阵叫好,又鼓了一阵掌,站起身来跟着韩永把酒也喝干了。

等第二杯酒满上,大海又站了起来:“弟兄们,这第二杯酒咱们敬韩永难满回来,大家以后又能在一起了,以后大家可要常来常往,来,大家一起再干了这杯!”

众人又是一阵喊好,一起干了第二杯酒。

等第三杯酒又斟好,还没等大海再说什么,郭庆阳举着酒杯抢着道:“哥儿几个,咱们这第三杯酒祝大海媳妇早生个大胖小子怎么样?”

“好!”众人再一次轰然叫好,大海却有些不好意思,韩永和兄弟们一起起着哄喝干了第三杯。

这三杯酒喝完,担当司仪角色的郭庆阳就笑着对大家喊道:“好了,哥儿们们,这三杯酒喝完,大家随意吧,千万别拘束!”

二楼上又是连连的喊好声,顿时热闹了起来。

韩永心里高兴,可不过才吃了一口菜,就不断有哥儿们过来敬酒。看着挤满身边的哥儿们们,韩永有点儿怕了:“这要都过来敬酒,我不得喝死啊?!”尽管脸上还全是笑,可那笑就比较牵强了。

坐在他旁边的大海毕竟是和他从小长起来的,尽管没问,也明白韩永的难处,他赶忙站起来笑着大家道:“哥儿几个,你们知道今天来了多少人吗?”

围在他们周边的人都是一愣,不知道大海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其中一个哥儿们就说道:“大海,你别卖关子,有话就直说,这里都是直来直去的人,别兜圈子!”

大海酒杯一举,咧了咧嘴:“各位,我刚才数了数,今天来的人有小二百,如果一个一个地来给韩永敬酒,韩永就是喝的起不来也不能和每个人都喝一杯,我的意思是,咱们喝好为止,所以我提个意,今天呢,你们每桌敬韩永一杯,韩永陪半杯就行了,以后咱们找机会再好好喝,那时你们随意怎么样?!”

大海这提议,很符合韩永的心思,可敬酒的人,有人同意,有人不同意,大海呵呵一笑,手一挥:“今天就这么着,大家喝好第一!”

究竟是才开始喝酒,众人还比较理智,嗡嗡了一下,众人也只能同意大海的提议,这一闹,又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等大家都和韩永喝了一杯酒,韩永才有机会坐下来吃菜。

嚼完一口菜,韩永满脸通红地对大海道:“大海,你真是救了我了,不然,不喝的话我真说不出口!”

大海瞧着他已经是耳热脸烫,笑道:“你那酒量我还不知道?现在你就已经有点儿多了!呵呵,少喝点儿酒,多吃点儿菜!”

韩永说了声是,夹过来一牙儿咸蛋:“我觉得现在浑身就热的受不了!”

大海一呲牙:“一会儿再有来敬酒的,我帮你顶!”

韩永苦笑了一下,不再喝酒,吃着菜哥儿俩就聊了起来。

聊了几句,大海想起来了什么,说道:“建设下午把录像机给你拿来了,还拿了二十几盘录像带,都放我那里了,我那天去你们家,看你爸他们看的还是黑白电视,明天索性我把我那台彩电一起给你抱过去,你没事儿好在家解解闷!”

韩永有心推辞,可知道说了也是白说,所以干脆就说了声:“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韩永这天酒喝的是有点儿多,和其他人又聊了一会儿,他就想上厕所,又想起刚才大海说张建设给送来了录像机,他就想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找张建设聊聊。记的张建设是坐在一上楼那桌,韩永和大海说了声:“我上趟茅房!”人就离开了酒桌。

大海放下手里的筷子:“知道在哪儿吗?在一楼楼梯的后面!”

韩永一边走一边说了声:“好,我一会儿就回来!”人就向楼梯口走去。

大海看他走的还算平稳,本想站起来陪他去,这时也就算了。

韩永走到楼梯口,正好和张建设的眼神碰了一下,就朝他招了招手,张建设马上就站了起来,看见韩永向楼下走,就跟着韩永下了楼。

进了厕所,韩永笑着问张建设:“怎么样?今儿晚上高兴吧?!”

张建设也把嘴一咧:“你回来了,我能不高兴吗?!七年了,没想到怎么还能坐在一起!”

韩永望了望他:“我看你不是特开心!“

“怎么?”张建设觉得有点儿奇怪,“我怎么会不是特开心?”

韩永整理好裤子说道:“你和力强的事,我听大海他们几个说了,今天下午,我和力强聊了聊,……”站在厕所里,韩永就把下午和邢力强聊的话跟张建设复述了一遍。

张建设听完,眼圈红了:“韩永,这人里边,也就是你最了解我,有时我是嘴硬,可你说力强他爸他妈还有他奶奶都没了,那事不怪我也是怪我,怪我也是怪我,我心里能不难过吗?可我有时就是嘴硬不承认。力强虽然从来不和我说那件事,可我每回见到他,心里那别扭就别提了,……”

韩永拍了拍张建设的肩膀:“好了,这事到今天就算截止了,力强是大度的人,不会乱怪朋友,你得明白他的心,他既然说出来不怪你,那就是真不怪你,一会儿上去,咱们哥儿仨一起喝一杯,以后大家好好处,千万别在心里有疙瘩!”

张建设点点头:“韩永,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把这事给说开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韩永笑笑,看着张建设又想起了另一位好朋友:“建设,海东当兵没回来吗?”

“回来了啊?!早就回来了!”

“那他今晚怎么没过来?不和咱们哥儿们接触了吗?”

张建设点点头:“黄海东回来他爸就给他托关系进了咱们区的检察院,跟咱们这些哥儿们就断了,以前关系好的,见面还点个头,关系一般的,走个面对面也当没看见!”

韩永哦了一声,对人生、对社会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回到楼上,韩永找到邢力强。邢力强一看张建设也跟过来了,心里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所以他没招呼韩永,先招呼了张建设一声:“建设,咱们哥儿俩可有几年没在一起喝酒了,今天得好好喝喝,不喝好了谁都不许走!”

张建设心里去了一个大包袱,又看邢力强满脸是笑,真是没怪自己的意思,当即也不示弱:“喝就喝,别的事我不敢说,喝酒咱还真不怵你!”

韩永倒了两杯酒,先递给张建设一杯,自己也端了一杯,三个人刚想碰杯,邢力强又想起来什么似地说道:“不行,这酒先不能马上喝,建设必须得答应我一件事!”

韩永和张建设顿时觉得很诧异,全都愣了一下。邢力强很认真,一板一眼地对张建设说道:“建设,现在早就没人叫我那外号了,可你丫却一直叫,今天咱们这杯酒喝了,你丫以后就不能再叫我仙人掌了!不然这杯酒我不喝!”

韩永一听邢力强说的是这事,立刻松了一口气,张建设当即痛快地答应道:“好,不叫就不叫!以后谁再叫是孙子!”

邢力强哈哈一笑,笑逐颜开地跟他们俩干了这杯酒。

当三个人都把酒杯放下,邢力强拍着张建设的肩膀笑道:“哥儿们,其实你喜欢叫就叫吧,我刚才是和你闹着玩儿呢,叫个外号算啥?还显着亲热呢!”说完,邢力强又哈哈笑了起来。


这顿晚饭,是直吃到晚上快十点,才因为有一些第二天需要上班的哥儿们来向韩永告辞才开始结束。小二百人,握手握的韩永手腕都酸了。

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郭庆阳走过来塞给了韩永厚厚一叠钱:“韩永,哥儿们们给你凑了点儿零花钱,一共二千四,今儿晚上花的多了点儿,现在还剩一千多点儿!”

韩永喝的已经有些迷糊,但庆阳的话他还是听清楚了,努力攥着郭庆阳的手,他使劲儿推辞着:“不,不行,我不能拿大家的钱!”

庆阳笑道:“你不要这钱,这钱怎么办?也不知道谁给了多少,难道我留着?”

韩永道:“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反正我不能拿这钱,这两天我已经花了大家太多的钱!”

郭庆阳一边死乞白赖地往韩永口袋里塞这把钱,一边瞧着大海让大海说话。

大海拉了把椅子坐到了韩永身边:“韩永,你这么着就不对了,这是大伙儿的一点儿心意,何况每个人也没拿多少钱,多的二十、三十,少的十块、五块,对每个人都不算什么。你才回来,难道不挣钱也不花钱?每天总得抽包烟吧?抽个烟也和你妈要钱?这么大个人,好意思吗?!你听我的,这钱你拿着花,心里别想那么多!”

韩永心里一阵惭愧,难道真买包烟也和家里要钱?攥着郭庆阳的手不禁就是一松,郭庆阳刷地一下,把钱就塞进了韩永的口袋。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