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0.html

九 皇族争霸(3)

南昌少数守军在隆隆炮声中早已经逃的逃、躲的躲,全部不见了影踪。朱宸濠的老家——宁王府内一片世界末日的景象,达官贵人们自知不能幸免,纷纷寻死,他们或者在房间里悬梁自尽,或者纵火自焚。多年搜括的民脂民膏、不义之财也在动乱中散失一空。

明政府军内部有大量乌合之众,这些人为了邀功,肆无忌惮地滥杀无辜。他们擅闯民居实施抢掠,很多老百姓被杀于床笫之间,还有的惨遭灭门之祸。据说,刀下冤魂达到数万之众。面对这种惨绝人寰的情况,王守仁不会坐视不管,他多次下令禁止杀戮,甚至不惜制裁了部分违纪将士,亦不能制止这股歪风,最后不得不公开宣布,斩获首级不算立功,擒拿活人才能行赏,此举总算真正结束了这场无纪律、无组织的屠杀。

再说朱宸濠从安庆垂头丧气地回师,沿途部属差不多溃散了一半,仅剩下五六万人。当他们撤到长江边的樵舍时,与受王守仁之命前来堵截的伍文定部迎头相碰。

满腔热血的伍文定本是一介书生,不熟悉火器的性能,他竟敢亲自逆风架炮,轰击叛军,结果被猛风吹回的硝烟火焰烧光了胡须,搞得灰头灰脸的,还灼伤了手臂,在手忙脚乱中几乎坠入水中,左右部属抢着搀扶,现场一片狼藉。

叛军顺风反扑。政府军损失了数百人,一度后退到黄家渡附近,随后进行了多次反击。朱宸濠看见不能一口吃掉对手,也率军返回了樵舍,将舟师排列成方形阵势,步兵则上岸安营扎寨。

这时,北风转为了南风,叛军从顺风的有利形势一下子变成逆风的不利形势。伍文定立即作出决策,准备顺风放火,他只用了一个晚上就迅速准备好了火攻器械,并秘密派遣四十艘满载易燃物品的船只,自下游潜渡,埋伏在叛军的背后,约定在黎明时分发起总攻,前后夹击敌人。

天终于亮了,伍文定指挥军队用火焚烧叛军那些用竹、茅、木板制造的船只,过程非常顺利,满天火光闪烁不定,数以千计的战舰灰飞烟灭,死于烈焰以及波涛中的人比比皆是,数不清的衣服、铠甲、器械、财物伴随着浮尸积聚在一起,长达10余里,好像江边突然产生了一座座冒出水面的洲渚。

叛军的水师覆灭了,岸上的步兵营垒亦在伍文定的攻击之下溃散。好色的朱宸濠在老婆跳水自尽的情况下,还不忘记携带四名宫女乘坐轻舟潜逃。这时,政府军征调渔舟追了上来,经过兜兜转转,几个来回,终于从江中捞起了走投无路、弃舟投水的朱宸濠。

江西叛乱的消息早就传到了北京,明武宗自称“威武大将军”,大张旗鼓,亲自率领数万京营、边关劲卒南下平叛,可是当他来到涿州时,却传来了捉获朱宸濠的捷报,因而失去了参战的机会。不过,他仍然决定继续南下,并于年底到达南京。天性好动的明武宗玩了个猫捉老鼠的游戏,故意将身陷囹圄的朱宸濠先释放后捉拿,狠狠戏弄了一番,再于次年押往通州处死,焚骨扬灰。

明武宗返回京师之后,赶紧祭祀郊庙社稷,庆祝胜利,但其列祖列宗在天之灵知道后裔们不断上演自相残杀的人间悲剧,恐怕也是哭笑不得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