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帝国战争史:龙权下的火器战争 第二部分 六.南疆烽火(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0.html

六 南疆烽火(4)

明军虽然先后两次打退象阵,并一度突入寨中,但未能完全攻克寨子。双方相持5日。这时,邻近的一些土著开始抛弃屡战屡败的思任发,接二连三地倒向明军。局势几经反复,总算尘埃落定,甚至连苍天也帮了明军一个忙,括起了西风,王骥抓紧时机,采取火攻,他指挥各路大军向敌人寨子的西中门、西北门、西南门、东北门、东北出象门以及位于西南江上的两个大门发起总攻,顺着大风到处放火,将思任发总寨的房舍、仓库烧成灰烬。激烈的攻防战打得如火如荼,大约有八万守军死去,尸体浮满江面。

思伦发携同妻子等十余人从山间小道突围而出,渡江逃脱,流亡于孟养、孟蒙、孟广等地,最后被缅甸人俘虏。

王骥初征麓川告捷,遂于1442年(正统七年)5月15日班师。不料,思伦发一个名叫思机发的儿子等风声已过,重出江湖,凭着家族的传统影响力,又再控制了麓川地区,他故态复萌,继续骚扰周边地区。朝廷不得不在第二年再次诏命王骥挥师南下平乱。

明军主力重返腾冲,目标锁定麓川地区的思机发,但也没有忘记向缅甸索取思任发,可是缅甸人漫天要价,不肯交出。

王骥虽然未能将思任发弄到手,然而在移师转攻思机发的根据地者蓝(今南坎附近)时,却进展顺利,俘获其妻子及一批部属,并在该地设立“陇川宣慰司”,然后于1444年(正统九年)春天班师。第二次麓川之役的激烈程度比不上第一次麓川之役,明军未能捉住思机发,让他成功脱身而逃到了孟养,为战争的再次爆发埋下了伏笔。

1446年(正统十一年),云南巡抚杨安计划拿思机发这个叛乱分子盘踞的孟养,来交换缅甸人手中的思任发,缅甸竟然同意了这个难以履行的协议。思任发在双方移交的过程中被斩首,脑袋装入盒子里,一路传送上了北京。不过,出卖思任发的缅甸人也没有得到在明军有效控制范围之外的孟养,反而与思机发的隔阂更深了,冲突不断。

思机发以孟养为据点,多次挫败明军地方部队的围剿。为了结束云南的动荡政局,王骥仍旧以总督的身份于1448年(正统十三年)率领南京、云南、湖广、四川、贵州等处总共13万的军队,第三次出征麓川。

1449年(正统十四年),各路明军在腾冲会师,依靠一些云南土司的协助,造船强渡金沙江,拆毁思机发布置在西岸的一排排木栅,登陆后俘杀数万守军,还获得了40万石的积谷。

思机发撤退到伊洛瓦底江西边的“鬼哭山”(又作“鬼窟山”,位于孟养西南),在连绵百余里的山区修筑了10个寨子,设立多条防线,加强纵深防御。具体包括山顶上的一个大寨,以及左右两翼山峰的两个寨子,另外还在后面的群山叠嶂中布置7个小寨。每个寨子都围有二层木栅,木栅之间还缚着巨大的石块,因而更加坚固。

跟踪追击的明军首先攻破了左寨,接着扩大突破口,向纵深发展。双方装备的冷、热兵器都在攻防战中派上了用场,各种火铳、强弓射出的弹丸、利箭如瓢泼大雨一般落下。

王骥故伎重施,乘着吹来南风的好机会,将大量易燃的柴草堆积在各个顽抗着的山寨的南面,顺风放火燃烧。用不了多久,各个寨子便在冲天烈焰中变成一堆堆的焦炭。硝烟中,死者不计其数,而思机发又一次突出了重围,逃过了浩劫。明军追击到孟那、阿瓦等地,一无所获(东躲西藏的思机发重蹈父亲思任发的覆辙,在5年后被缅甸人捉获,递送明朝,死于京师)。

明军在班师之前,扶持思伦发的另一个儿子思禄发控制孟养。王骥要求思禄发在位期间不能随便渡过金沙江。双方订立盟约,划江为界,共同立誓,宣称:“石烂江枯,尔乃得渡。”至此,正统年间在南疆燃烧的烽火逐渐熄灭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