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20.html


五 京师精英


神机营与五军营、三千营统称“京师三大营”。该部是朱棣在位时抽调各地卫所精壮部队到京师操练、检阅,与在京卫所将士合建而成,战斗力比较强。

神机营是使用火器的新型部队,五军营与三千营也装备了大量火器,是捍卫京畿地区安全的主力,朱棣去世后,仍然跟随明宣宗南征北战,立下新的功勋。

明宣宗是朱棣的孙子,其父明仁宗即位不久病逝,他于1426年(宣德元年)继承了帝位。不过,皇帝的位子还没有坐热,就要面临叔父朱高煦起兵叛乱的考验。

能征善战的朱高煦是朱棣的次子,曾经在靖难之役中跟随在父亲的鞍前马后四处奔波,立下汗马功劳,一向以继承父命自居,可惜天意弄人,皇位最终却落入了体态肥胖,文弱迟钝的大哥朱高炽(明仁宗)的手中。朱高煦只是被封为藩王,而封地则远在山东的乐安州(今山东广饶),他对皇位念念不忘,竟然图谋不轨,在外面擅自设立五军都督府等中枢机构,还派亲信潜入京师及济南等地串联部分官员,约为内应,准备举事,将继任兄长之位的侄子赶下台——就像当初朱棣把侄子建文帝撵下台一样。

但是时移势换,人心思定,没有多少人支持朱高煦拙劣地效法朱棣的叛乱行为,各地官吏纷纷将其阴谋上报给明宣宗。宣宗当机立断,迅速率京营亲兵出征,决意将这场叛乱扼杀于萌芽状态。

1426年(宣德元年)八月初十,从京师出发的平叛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南下山东,包围了朱高煦的封地乐安州。宣宗的御营驻屯于城北,他命令手下诸位将领分别在乐安的四个城门之外布防,堵住对手的逃亡之路,并对城上的守军轮番发射神机铳、炮,各种火器雷霆般响个不停。城上的守军被打蒙了,土气低落,他们虽然也装备着火炮,但是却躲藏在城堞后面,无心恋战。

宣宗抓紧时机对守军进行卓有成效的分化瓦解工作,亲笔致书招降。朱高煦眼见部属们各自心怀异志,知道无力回天,大势已去,迫不得已在8月20日出城投降,这人的最终结局是被削去爵位,贬为庶人,并于3年后被处死。

宣宗本来是个守成的君主,缺乏祖先开拓进取的精神,他在位期间,节制用兵,休生养息,先是决策从朱棣打下的安南撤军;其后又不惜弃地300里,将塞外重镇开平卫迁回独石,此举虽然削弱了北部边疆防务,但是却节省了军费。

不过,宣宗举止投足之间仍然遗传有祖父那样气魄雄伟的皇家风范,当初朱棣选择北京为首都,实行以“天子守国门”的政策,如今宣宗也时不时会率领京营沿着长城巡行,视察边防。1428年(宣德三年)9月,他在边关石门驿一带巡视时,长城喜峰口守将遣人启奏,称塞外的兀良哈三卫出动万余人骚扰边境,范围广及辽东的大宁、会州、宽河地区。

兀良哈三卫的游牧地本来在兴安岭东、西坡一带,现在开始大举南下至蓟辽边外地区游牧。此刻,宣宗得到兀良哈进犯的消息,决定对其进行奇袭,他利用夜色的掩护,率领精兵从喜峰口出塞,疾驰四十里,到达宽河地区,在距离兀良哈营地20里远的地方布阵备战。

兀良哈人根本不知道明帝率京营亲征,还误以为前来挑战的是明军边防部队,因而有点轻敌,漫不经心地跃马应战。明军随驾铁骑分为左右翼,摆出了夹击的姿势,一场骑兵与骑兵的较量就这样展开了。

宣宗亲手弯弓射死3名敌军前锋,左右部属也纷纷射出雨点般的箭,迫使兀良哈骑兵在中途勒停了向前疾驰的奔马。接着,明军用神机铳轮流射击,很多兀良哈人在噼里啪啦的铳声中坠下战马,其余的人赶紧掉头撤退。

宣宗带着数百名骑兵尾随追击,咬住不放。这时,一些兀良哈人回望时发现了皇帝御用的黄龙旗,这才醒悟过来,终于明白他们的对手是何方神圣,因而放弃抵抗,纷纷下马投降。

御驾亲征的京营将士们意气风发,押着俘虏凯旋,继续保持着不败的神话。然而,这个光彩夺目的常胜光环在21年后的土木之变中灰飞烟灭,化为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