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三卷 欲擒故纵 第七十七章 秋收血案

血奔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77章 秋天,是个风高气爽的季节,是个丰收、丹桂飘香的季节。 秋天,就像一位设计师;把淮河平原装描绘的绚丽多姿。秋天是位魔术师,把秋野魔换成万紫千红的万花筒。秋天像一位火辣的川妹;热情而大方。秋天又像一位老人;成熟而有稳重。 李刚和蒋英漫步在两旁皆是树木的小路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77章 秋天,是个风高气爽的季节,是个丰收、丹桂飘香的季节。

秋天,就像一位设计师;把淮河平原装描绘的绚丽多姿。秋天是位魔术师,把秋野魔换成万紫千红的万花筒。秋天像一位火辣的川妹;热情而大方。秋天又像一位老人;成熟而有稳重。

李刚和蒋英漫步在两旁皆是树木的小路上,满眼都是落叶.李刚随手捡起一片枫叶;瞧!她多美呀!那向周围伸展的叶片颜色美伦美奂。就好比那正在熊熊燃烧的烈火,那么的鲜艳夺目。

远处,又飘下了几片树叶;蒋英连忙跑过去捡起它。

“啊!李刚,看!"迷你裙"的银杏!”

“我爱秋天,但我更爱秋天的树叶.因为有它们;人间才更加美丽;因为它们,生活才充满憧憬。枫叶像一团火,又像战士们的鲜血染红了胜利的旗帜。枫树叶又让我想到了古人赞美秋叶的诗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秋天,是一个将理想变成现实的季节,是给人们以生命的神圣天使。所以,人们都爱秋天,爱她的秋高气爽,爱她的云淡日丽,爱她的香飘四野。秋天,使农民的笑容格外灿烂。”李刚感慨的说。

李刚和蒋英来到一条小溪旁。涓涓流水在小溪里欢快的流淌,蜿蜒着流向远方,秋风把片片树叶撒落在欢畅的水面上,宛如一叶叶金色小舟帆在游弋,随着溪流向远处航行。余晖洒在小溪上波光粼粼!像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纱,熠熠生辉。把小溪点缀的五光十色神秘莫测。李刚捡起一颗子向小溪扔了一颗石子,石子溅起珍珠般的水花,在阳光下构成层层幻影。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李刚想起古人的诗句。“蒋英,多么的秋景啊!要是解放了我就在防胡镇安家落户!”

“太好了!”蒋英挽着李刚的胳膊高兴地说

“秋天的淮河两岸是美丽多姿的。一望无际的淮河两岸金碧辉煌硕果累累。赤橙黄绿青蓝紫主宰着大地。一到秋天神秘的青纱帐变成了火红的艳阳天地。然而如今在这神秘的高粱地里暗藏着杀机。不知道敌人又要耍什么阴谋啊!”李刚自言自语地说。

邢矮子在傍晚时分挎着一个竹篮子悠闲地出现在邢家庄村口,他见一群孩子在村口玩耍。孩子们见了矮子都嚷着:“祁家的狗好看门,祁家的狗会咬人。主人屙泡屎,唤他快来吃。个矮不弯腰;吃完笑眯眯。”几个小孩围着矮子叫嚷着。

“去去!!”矮子一双贼眼四处搜索着什么。见没有人注意他,就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向村外走去。一个时辰过后,他趁天黑才溜了回来。

夜里,祁家寨北霸天的客厅里矮子在北霸天的耳边低声的说些什么。

北霸天的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笑容。说道:“要注意,不要让人发现啥破绽!弄不好你要吃枪子!”

“放心祁爷,天衣无缝,神鬼不晓。”

林家寨南霸天正在和几个姨太太还有林奇喝酒。

“叔叔,今年的租子不好收啊!”

“林奇啊!林天顺的死外边有啥传言吗?”

“叔叔,镇上去了人,听说也就不了了之啦!”

“哼!量他们也没有那个破案的本领。林来这些日子咋样?”

“老实多了!”

“不能放过这小子,要......”南霸天伏在林奇耳边嘀咕一阵子。

“知道啦!”

“至于租子,一斤也不能减,减了租镇上的四十万斤军粮咋交的了?”

“李刚会同意吗?”

“他管不了我!逼急了我……”南霸天把酒杯往桌上一顿。“老子与他玩命!”

乡政府了李刚开完秋收工作会,大家都领了命令分头去了包干村。

刘丰郭川李木陈东孔妮等同志去了镇南帮助群众搞秋收。小春丁尚丁于等同志去了镇东。

李刚何可秦琪蒋英和同志们正在邢家庄邢大爷的田间和乡亲们抢收庄稼。

祁家寨邢庄邢大爷家地里李刚他们正在挥汗如雨地忙着收高粱。“大爷,今年这高粱一亩地能打多少产量?”

“李乡长,二百来斤吧!”

“交了租还能余下多少啊!”

“不多了!也就是那百十斤吧!”

“够吃吗?”

“要是能减租百分之四十,喝稀点还能熬到明年接着麦。歇会吧李乡长?”

邢大爷招呼道。“老婆子,把水掂过来!把李乡长和同志们累坏啦!”

“不累!大爷。我们也是种地出身啊!”李刚放下手中的工具。

“蒋英啊!让同志们休息一会吧!”

“哎!”蒋英答道。

大伙围着邢大爷坐下来。秦琪问道:“大爷,北霸天每年收租都是什么时候?”

“秋收过后一个月。”

“为什么一个月才收啊?”

“扬净晒干,去潮排汗呗!”

“他们是用斗量吧?”

“是的!这里面可有典故。收租用十升斗。把你的粮食望斗里猛倒,堆得撒落一地,一斗粮能交够九升就是好的。放祖的时候用的是九升斗,九升斗再给你来个九层满。借一斗粮只有八升粮。今年青黄不接时借的高粱,明年夏季收了麦子你要还小麦。这就又把粗粮换成细粮。不还第二年借一斗要还二斗。如再不还,第三年借一斗就要还三斗的粮。老百姓有个说法叫:饿死不借粮,穷死不借债。若是借了债,永远还不来。”

“大爷,今年减租百分之四十大家就饿不着了?“

“能做到吗?乡长?要是减租百分之四十我们老百姓可真要感谢共产党解放军啦!”

“能!大家就等着吧!”李刚望着远处的高粱地感慨地说。

“邢矮子和你邻居吗?”

“那个畜生啊!高粱地出颗麦——转种啦!北霸天的一条狗!一条疯狗!坏事让他做绝啦”邢大爷咬牙切齿地说。

我们家种的这块地原先就是他的。后来让北霸天给他霸占去了。你说这小子不但不恨北霸天,还死皮赖脸的跑到寨里当上了北霸天的三金刚。狗仗人势无恶不作。横行相邻豪取抢夺。像个狗一样让北霸天呼来唤去。”

“矮子进来和北霸天的关系还怎么样?”

“苍蝇离不了茅房,死克朗离不了粪堆,狗啥时候也也改不了吃屎的本性!八大金刚死了七个就他命大!这些天老是往寨里跑!”他家还有什么人?”

“老婆,两个儿子还有一个侄子。”

“儿子叫邢地侄子叫邢也吧?”

“李乡长好厉害,这么打一个乡里几千户人家你都记得住他们?”

“是他们逼得呀!”李刚笑着说。

夕阳西下,李刚看看天就要黑了就喊道:“何可!秦琪!我们可以回去了啦!”

“李乡长,就要结束了,我们把这块地的高粮砍完再回去吧!”秦琪大声说道。

“那也好,我们就把邢大爷的这块地干完再回去!大家加油啊!……”

就在这时,“轰!”的一声爆炸把李刚的话打断。秦琪和几个民兵倒在血泊之中。

“秦琪——”李刚大声喊着冲了过去。大家纷纷放下手中的工具向秦琪奔去。秦琪被炸的血肉模糊。几个民兵也已面目皆非。大家背起伤员向镇里跑去。

半路上遇见李木骑着马奔来。

“李队长!镇南出事啦!”李木来不及下马向李刚报告。

李刚等人刚刚来到乡政府门前,只见邢文马新和女子中队的同志们忙的满院子走。李刚意识到刘丰和邢武的工作队也出来事故。

“邢乡长快!秦琪负伤了!”蒋英急切地呼叫。

李刚发现办公室地上躺着几个民兵的尸体。他们是去林家寨刘丰的队员。

邢文迅速为秦琪和几个民兵检查伤势。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秦琪和其他几位同志还有镇南的民兵牺牲了。同志们沉浸在万分悲痛之中。

第二天,李刚和同志们满怀悲愤地掩埋了战友。又带领大家来到邢家庄。

邢大爷见了李刚忙走上前去致歉地说:乡长啊!都怨我们连累了解放军战士。秦琪同志他……”

“他牺牲了。”

“多好的同志啊!咋就……”老汉流下眼泪。

“大爷,昨天你说你种的地原先是邢矮子家的?这两天他去过哪块地知道吗?”

“去过!他还骂俺们呢!”邢大爷的孙子嚷道。

“哦!小朋友你看见了?”

“看见了,他手里还掂着一个篮子。”

“篮子里装的是什么?”

“嗯……,他的礼貌!”小孩肯定地说。

“那就是他啦!”李刚站起身来,带着民来到矮子家。

矮子的老婆和几岁的小儿子在家。捡了个他们来到忙说道:“是乡长啊!”

“矮子哪里去啦?”李刚等人站在院里观察着问。

“哦!这狗日的一天到晚不粘家!死在外边啦!”

“他又去了寨里?”

“祁文汉是矮子的爹!是他爷!生就的下贱孬种货!”矮子老婆毛到。

“那你的儿子和侄子呢?”

“有啥样种就有啥样苗!”

“也去了寨子?”

“这些天寨子里又在折腾啥‘民团’,村里人都得去。不去不中啊!”

“矮子昨天回来啦?”

“回来了。”

“邢瑞家丁地原先是你家的地吧?”

“是的!”

“那后来怎么让祁文汉个抢去啦?”

“矮子生就的一条狗!寨子里输了钱祁文汉霸占了俺的地,没了地更好,矮子只有死心塌地城里祁文汉的狗!哎!村里人谁不恨他!就连小孩都编着歌骂他!”

“矮子不常去自家地里看看?”

“去!看见人家收庄稼心里也不好受啊!这不,昨天………”矮子老婆意识到说漏了嘴。

“昨天去了?”

“没有……我是说昨天他………去了寨子没有回来!”

“刚才你不是说昨天回来了吗?”就有问。

“按数错了!”

“哎回来告诉他,就说我们来找他了!让他到镇上去一趟!我们要调查邢瑞家高粱地里的血案!”李刚说罢带着同志们走出矮子家。

李刚反复在琢磨,矮子不出门戴什么礼貌?礼貌又为什么放在篮子里?矮子没有了土地,他傍晚又去高粱地里干什么?为什么天黑后才回来?高粱地里的炸弹就是矮子搞的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