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福岛50勇士:向死而战,如樱花般怒放

日本福岛50勇士:向死而战,如樱花般怒放


“我的父亲还有半年便退休,他说要去那里时,我拼命忍住眼泪……他说,核电的未来,就在于我们怎样处理这件事,他会带着使命感前去……他似乎不是那种能做大事的人,但今天,我真为他感到自豪。”这是来自日本,一位女儿的微博。


“福岛50勇士”,向死而战


《钱江晚报》报道,地震、海啸引发的核泄漏危机发生后,180余名工作人员自愿留下,分为50人一组轮流进入核电站,竭尽全力为反应堆降温。他们比所有人都更清楚地知道,他们是在进行着一场自杀式行动。但是他们义无反顾。因为他们知道,倘若炉芯熔毁,大量辐射尘将散布空气中,届时死伤人数将以百万计。


“福岛50勇士”平均年龄50岁以上,有的即将退休。并不是他们的生命不珍贵,而是因为遭受辐射后,有的要到10年甚至30年以上才可能引发癌症,他们为年轻人承担了这个风险。这是灾难史上,第一次由长者而不是青年承担拯救使命。


“我不回来了……”


“好好照顾妈妈,我已接受了命运,就像接受死刑一样。”


我们无法去真实记录放大他们的音容,只有凭籍他们发回给亲人的短信,去触摸他们勇敢而颤抖的灵魂。


截至19日上午,他们已坚守96小时。不幸的是,据英国媒体18日报道,这批尽忠职守的员工已有5人殉职、22人受伤、2人失踪,牺牲人数恐将陆续增加。


这样的消息令人如此难过。虽然此前我们都已得知:七成勇士可能活不过两周,大部分人的寿命不会超过一个月。


然而,正是“福岛死士”为代表的这种无畏精神,在支撑着大地震之后的日本,不至于被恐怖、悲戚、绝望所湮灭。


舍己为人、尽忠职守、人道主义……灾难中,人性的力量就如点点烛光,温暖闪亮。


四月物语,樱花浪漫。日本即将进入最美的时节。那些勇士,或许他们就如绚烂的樱花,曾经怒放,便也无悔。


已过生育年龄,慨然搏命留守


在东京电力公司最早留下的50人中,有20人是志愿留下的员工,有30人是受政府指派的,他们大部分都在50岁以上。


核专家称,“福岛50壮士”可能均由熟悉工厂地形、管道和设施的老技术人员组成,并称“一旦发生核泄漏,选择已过生育年龄的男子是一个不成文的约定”。


尽管福岛核电站的3号和4号机组16日连出险情,这50名工作人员一度被强行疏散,但随着辐射强度的下降,这些工人再次进入核电站,以10到15分钟为单位,分批进出受损厂房,展开替过热的反应炉灌注海水、监控状况、清理爆炸、起火后留下的残骸等工作。


鉴于辐射污染威胁高涨,当局将员工增加到181人。


日本官方不愿公布他们的个人资料,只说他们都是义无反顾的壮士。在过去几天,他们必须戴上全身防辐射装备,配备微弱闪光灯,在迷宫般的核设施中攀爬。此外,他们只能在防辐射的狭小房间休息,睡眠不足,目前连食物也成了问题。


日本警视厅官员表情痛苦地说:“只能祈求他们能够平安归来,这是无奈之举啊!”


无名壮士与妻子诀别:我不回来了


另外一位无名英雄给家里的妻子发了一条短信说,“我不回来了。”


妻子在接受采访时面容憔悴地说,“我爱人在核电站工作,他说自己早就做好了被辐射的心理准备。”


这位妻子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他还说,短时间内回不去了,请你们一定努力地活下去。”


其中一位无名英雄的儿子写了一封信寄给日本广播协会,这封“找爸爸”的寻人信被报道后引起人们关注。


信中这样写道,“我的父亲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工作,他决定留在现场,防止形势恶化,他说自己已做好赴死准备,无论如何,也要确保核电站没事。”


无名英雄还说,“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都抱着同样的信念,选择离开家人留守核电站。尽管我和同事们都知道自己要面临什么样的危险,但这是使命!”


这位英雄的儿子在信中的最后一句话催人泪下,“他留在那里,是不是等于宣判死刑了?我担心他现在有没有饭吃。”



日本福岛50勇士:向死而战,如樱花般怒放



3月17日发布的照片显示,医务人员在日本福岛渡边医院将病人转运往非辐射影响区。


59岁老员工,快要退休却自愿报名


一条微博近日在网络上广泛流传,日本网友奈美子说,“父亲明天就要被派去支援福岛原子能核电站了,听到半年后就要退休的父亲自愿报名参加救援时,我哭了。”


奈美子的父亲是东京电力公司一名59岁的老员工,已经担任核电站运输工作40年之久。这位老员工表示,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更多人的安全。


这位员工还有半年就退休,本可以回家养老,但他称是使命感让自己作出了这个决定,“我要带着使命感前进!”据悉,这名老员工15日早上从家里出发,他嘱咐家人不要相送 ,“不过是跟平时一样去上班而已。”


他58岁的妻子表示,他出发时留下的话是,“为了给正在灾区的人安全感,我必须努力地工作。”


奈美子说,“父亲说:‘核电的未来,就在于我们怎样处理这件事。他会带着使命感前去’……他似乎不是那种能做大事的人,但今天,我真为他感到自豪。我祈望他安全回来。”


另有一名福岛第二核电站员工在其博客上为辐射外泄的意外道歉,更表示,虽然他们造成了辐射危机,但还是尽力抢救,并“以生命保护每一个人”,希望大家可以相信他们。


“好好照顾妈妈,我已接受了命运,就像接受死刑一样。”这是一位“福岛勇士”给女儿的留言。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15日爆炸后,东京电力公司撤走约750名员工,只留下50人进行紧急操作,这些把生死置于度外的无名英雄,有的是临危受命,有的是自愿加入的退休人士。他们被日本媒体称为“福岛50壮士”,美国《纽约时报》称,这50位誓死不撤的无名英雄,也许是在日本核危机中力挽狂澜的最后希望。


他们用自己的健康乃至生命为代价,筑起保护核电站的最后一道屏障。他们需要向已暴露的核燃料上灌注海水,以防止燃料彻底融化后,泄露出的几千吨放射性尘埃使无数民众遭殃。


在日本政府调升核电厂员工辐射暴露量上限后,东电决定加派员工参与救灾,16日已增加到181人。因为他们仍然是以50人为一组的方式值勤,每10至15分钟轮流进出厂房,所以他们还是继续被外界称为“福岛50壮士”。


截至19日上午,他们已坚守96小时。不幸的是,据英国媒体18日报道,这批尽忠职守的员工已有5人殉职、22人受伤、2人失踪,牺牲人数恐将继续增加。


不过他们的付出并非没有回报。据日本时事通讯社19日报道,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5号机组当天上午冷却功能恢复,5、6号机组乏燃料池水开始循环。


痛苦艰难,在核辐射和余震下工作


黑暗,余震,恐怖核辐射,他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


15日,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发生爆炸、4号机组起火后,核电站一度测量到400毫希/小时的辐射量,在这种环境下,操作时间最多不能超过15分钟。


由于海啸影响,停电还在继续,在没有灯光、完全黑暗的建筑物内,操作效率无法提高。余震不断,留守的操作员们有时会在海啸警报下不得已停止工作。而记录400毫希这一数值的,是操作员随身携带的核辐射监视装置。


此前,12日午后,一名操作员为释放逼近破裂临界点的1号机组核反应堆收纳容器的压力,打开了容器的阀门释放蒸汽,他瞬间吸收了100毫希核辐射,出现呕吐、乏力的症状,马上被送去了医院接受治疗。


需要人手操作的原因是原本在中央控制室监视的仪器出了故障,远程控制无法进行。福岛第一核电站是1971年开始投入使用的老式核电站,通道非常狭小,也给操作带来了不便。


如果一直往里面注水的话,核反应堆外壳容器压力会不断上升,为防止氢气爆炸,必须打开阀门释放蒸汽的同时注水。但蒸汽里又包含着放射性物质,又必须控制蒸汽的排放量,“操作是在确保两者平衡的同时小心翼翼地进行。”东京电力公司的负责人叹气道。


生命威胁,七成人或两周内死亡


目前,残破的反应堆里的氢气随时可能和空气接触,并发生爆炸。报道称,抢险队员将在核电站内极高的温度和辐射下工作,一旦下雨,辐射物也将落在他们身上。随时可能再发生的火情也会诱发更多辐射物。


外媒估计,这些人在反应堆内接受的辐射量最高可能达到每小时300毫希,而美国核电厂工人整个职业生涯的辐射量为50-100毫希。


核防护专家指出,这50人因长时间在强辐射条件下工作,其中70%的人员可能会在两周内死亡,大部分人寿命不足一月。而随后加派的人员也同样受到生命威胁。《每日新闻》援引核专家的话分析称,即使工人不会死于辐射,但他们的健康仍将严重受损。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18日报道,“福岛50壮士”中已有5人殉职、22人受伤、2人失踪。1人因突然不能呼吸、无法站立而送院;另1人因靠近一台受损反应堆受辐射污染;2人下落不明;11人因3号反应堆氢气爆炸而受伤。不断增加的辐射,可能会夺去更多壮士们的生命。


哥伦比亚大学放射研究中心主任布伦纳说:“他们的情况不是很好,显然他们将遭到高浓度核辐射污染,并为此丧命。他们知道这一点,因此这些人是真正的英雄。”


1986年,也有一群由老专家组成的志愿者小组前往切尔诺贝利。根据联合国科学委员会的一份报告,3个月后,这批敢死队中就有28人因过量核辐射死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