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郑万江和黄丽梅来到白瑞芳的姨妈家,村长刘绍臣告诉他们,白瑞芳的姨妈已在四年前因病去世了,他的姨夫因为赌博而犯了盗窃罪被判了刑,至今还未放出来,家里还有他的儿子一家,儿子叫刘天起,儿子和媳妇都是老实的山里人,现在有三个女儿,由于孩子多,家里生活困难,为他妈妈看病又欠下了很多外债。

“白瑞芳的姨妈得了什么病?”郑万江问。

“她的病可多了,尤其是的了严重的肾病,需要换肾,这得需要几十万,家里哪里拿得出,我们也实在没有办法帮助解决。”刘绍臣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说。

他们来到刘天起家,他今年才三十多岁,由于家境不好,已满头白发老得不成样子,见村长领着陌生人进来,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把郑万江他们让到了屋里,郑万江一看,家里很是清贫,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但收拾得很整洁。刘天起便把三个孩子打发出去玩了,并告诉村长,媳妇去娘家借钱去了。

“你知道你表妹白瑞芳的情况吗?”坐了一会儿,郑万江问。

提到白瑞芳,刘天起低下头,好久没有说话,“你倒是说话呀?有啥话直接说。”刘绍臣着急地说。

“我能说什么呢?我们全家对不起她,都是我爸爸那个老混蛋害了她,把她给逼走了。”刘天起有些气愤地说。

便把他爸爸如何输给一个赌徒,那个赌徒如何折磨白瑞芳,最后白瑞芳如何离家出走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白瑞芳以后跟你们有没有联系过?”郑万江问。

“有过,表妹对我妈妈很有感情,时间不长就会寄点钱来,我们一家生活都靠她的接济,尤其是我妈妈病重以后,需要一大笔钱,她来信告诉我们不要发愁,她会想办法的,但是从这以后就没有了音信,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去找她,但我又没有出过远门,我也不敢去,再加上我妈妈需要人照顾,孩子又多,实在是照应不过来。就这么些年过去了,这也怪我太窝囊无能了,枉为一个男子汉,耽误了表妹的一生。”刘天起说着哭了起来。

“你们是用什么联系方式,说电话还是书信?”郑万江问。

“以前我们这里没有电话,全是信件,可我们给她去的信大都被退了回来,不是地址不详就是查无此人,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刘天起说。

“白瑞芳给你家里的信件还有吗?”郑万江问。

“有,这我都保存着。”刘天起说着起身去了里屋,过了一会儿,他把一沓信件交给了郑万江,郑万江将每封信看了看,说:“这些信我们拿回去看看,以后再还给你。”刘天起点了点头。说:“你们都拿去吧,放在我这里也没有用。”

“这个人你认识吗?”郑万江拿出一张照片问。

“他就是和小芳一起回来过的那个人,我们还和他一起拍过照片。”说着他拿出自己收藏的照片,递给了郑万江。

郑万江把有关白瑞芳的情况和他说了,刘天起一听又大声哭了起来,没有想到表妹会遭此厄运,就这么轻易离开了他们。

“这个衣冠禽兽,我绝不会放过他。”刘天起说。

郑万江离开了刘天起的家,在回来的路上,拨了马勇生的手机号码,想把得到的情况向他汇报,由于山里没有信号,无法打通。

“我们这次收获重大,终于摸清了他的底细,看他还有什么话可说。”郑万江说。

“这个家伙极不容易对付,我们还须费一番周折,他会说这一切都是诬蔑,这些证据都是伪造的。”黄丽梅说。

“这个问题我考虑过了,正如你所说,这方面他是个行家,会巧舌如簧的为自己辩解,我们回去以后还要取得更多的证据,迫使他哑口无言。”郑万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