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5.html


船舶如云的福州码头上,一遍又一遍地摸着刚刚从“多特蒙德”号德国轮船上卸下的德式坦克那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钢铁身躯,蒋纬国高兴得近乎手舞足蹈。心情如浴春风的他真恨不得朝着欧洲方向大喊一声:“老希,你丫的太够意思了!”一想到自己即将要组建中国军队历史上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装甲部队,蒋纬国只感到脚下如踩着弹簧般轻飘飘的。众目睽睽之下,蒋纬国一边围着这些德国大杀器毛驴拉磨般不停转悠着,一边还摇头晃脑地哼道:“咱们老百姓啊,今个真高兴啊…”他这副范进中举般的表情,直让他身边一干跟来的八十八师军官们和负责押运这些坦克来华的德国武官们看得满头冷汗。

历史上,国民政府财政部部长宋子文在1929年为他的私人武装税警总团从英国购买了二十四辆“卡登·洛伊德”式超轻型坦克,开启了国民政府中央系军队的机械化历程。而在这之前,中国由于军阀割据、混战不断,各地的地方军阀也挖空心思地曾从国外购买了数目很少的轻型坦克和装甲车用来增强军力,比如张作霖的东北军就曾和法国购买了“雷诺-17”轻型坦克,但由于数目很少,再加上没有专业的装甲兵人才和使用坦克的军事理念,因此这些坦克在中国的军阀内战中不成气候,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一九三〇年,来华的德国第三批军事顾问的总顾问是前德国国防军总参谋部作战处处长乔治·魏采尔,在他的大力推动下,蒋介石和国民政府才开始注意起了装甲部队这一新生兵种,后来陆陆续续地从德国、意大利、英国等欧洲军事大国买了少数坦克和装甲车,抗战爆发时,中国军队所拥有的坦克大约只有一百辆。1937年4月,国民政府在南京方山成立了国民革命家装甲兵团,正式成为中国军队创建装甲部队的先河,当时的团长为杜聿明,而国民政府军训部机械兵监兼第11军军长徐庭瑶中将由于早在1934年就在国民党军内提出了“机械军备论”和“坦克制胜轮”而被称为“国民党军装甲兵之父”。由于坦克数量少,且没有合理使用,所以国军的装甲部队在和日军的交战中基本毫无建树,直到后来的1944年,中国滇缅远征军才大规模和正规化地使用美式坦克并给了日军沉重打击。

曾为历史上的德军钢铁洪流和闪击战的辉煌深深痴迷的蒋纬国自然知道自己此时根本不可能靠着一己之力在中国军队内建起现代化的大规模坦克部队,但目前创建一支坦克营还不是什么难事,以后再慢慢发展成坦克团、坦克旅,直到装甲师、装甲军。现在只是这个宏伟计划的第一步,为以后奠定基础,毕竟培训专业的装甲兵以及购买、生产、保养坦克都需要大量的金钱和大量的时间的。

看到这些坦克后两眼金光四射的还有其他人。蒋纬国现在真的很怀疑跟着他一起前来接收坦克的汉斯究竟是不是在世界上一贯以“严谨、古板、认真”等木讷性格而著称的德国人。因为这家伙的变脸术十分了得,除了对汉语和中国文化十分熟悉外,大概在八十八师呆久了,他连中国人那套官场上的拍马奉承之术也学会了。半小时前这家伙还用“蒋参谋”这个有气无力的空头衔来称呼蒋纬国,而现在就已经一口一个“营座”地开始开始叫了,俨然一副蒋纬国的老部下和心腹之人的架势。

不过蒋纬国今天心情极好,也就没有空和他较真了。况且这家伙的人品除了有点刁钻刻薄外也不太坏,而且还是个纯粹的“德国造”和“德国产”的职业军人,自然是蒋纬国在八十八师这片地盘里的得力助手。而汉斯此时的心里也掀起了惊涛骇浪,他很清楚,这些德国产的最新坦克基本就不出口外售的,因为此时的德国刚刚挣脱《凡尔赛条约》的束缚,产量稀少的坦克对于自身也在急切加速机械化的德国军队来说是十分紧巴的,况且这些坦克每辆造价不下五万帝国马克,对外出售起码也得翻个三四倍以上。而蒋纬国如此不惜血本地重金打造中国军队的装甲部队,显然是抱着战争爆发后亲自上阵的决心的。这不得不让汉斯从一个职业军人的身份上表示由衷钦佩。

“营座,请让我为你详细介绍一下这两款德国最新式的坦克。”汉斯仍然一脸一本正经的表情,“这种1号A型轻型坦克,由克虏伯兵工厂于1934年完成设计,再由亨舍尔公司和奔驰公司联合生产。坦克全重5.4吨,成员2人,最大时速60公里,最大行程145公里,武器为2挺可360°全方位旋转的7.92毫米MG-13式机枪,装甲厚度为6至13毫米;而这种2号A型轻型坦克,全重8.9吨,成员3人,最大时速40公里,最大行程201公里,武器为1门20毫米坦克炮和1挺MG-34式坦克机枪,装甲厚度为5至30毫米。”

“蒋先生,这是向您交付的第一批。我们将继续履行合同,用坦克来支付向您公司订购无线电单兵对讲机的付款。”旁边的一名德国武官道。

“很好、很好!不错、不错!”蒋纬国看得喜笑颜开。虽然现在的1号、2号坦克和德国人以后研发的四号主力坦克以及著名的豹式、虎式重型坦克相比差不多只是玩具,但是用来训练坦克兵以及对付坦克普及程度也不是很高的日军还是能发挥很大作用的。当然了,以后肯定还要向德国继续进口新式坦克,同时也要加紧中国自产坦克的研发进度。作为后世者的蒋纬国打心里看不起日军装备的那些所谓“强大”的焊铆战车,那种破烂根本就是一个个会移动的小铁皮碉堡,也就欺负欺负没有反坦克武器的中国军队,一旦和苏联、美国等真正的坦克大国交手,立马被揍得满地找牙。蒋纬国忍不住感慨,对付日军的铁皮战车,哪怕他们来一百辆也无所谓,只要手上有一辆“虎王”坦克就可以全部干掉,而且炮都不用开,直接虎入羊群地来回碾压一遍就够了。

除了这十六辆1号坦克和八辆2号坦克,蒋纬国还和德国额外订购了4辆Sd.Kfz.251/A型半履带式装甲运兵车。这种装甲车可乘坐12人,重9吨,武器为1挺轻机枪,装甲厚度为8至10毫米。蒋纬国在订购的时候特地嘱咐德国的军备部将装甲车进行改造,拆掉内部设施,不再用来运送士兵,而是纯粹用来为前线坦克运送弹药和燃油所用。

蒋纬国高兴的不仅仅是自己开始拥有了坦克,他更看中的是专业的装甲兵人才,毕竟没有装甲兵开的坦克只是一堆废铁而已。随着这批坦克来的,还有二十多名原德国国防军的退役装甲兵军官以及国民政府几年前派到德国留学的那批装甲兵军官。

“澄宇老弟、寒山老弟,诸位,我们又见面了!”蒋纬国热情地打招呼道。

码头上,随着“多特蒙德”号一起回来的龙浩东、楚秋枫等中国留德军官们在踏上阔别数年的祖国大地时,一个个早已热泪盈眶并纷纷纵声欢呼起来。蒋纬国和他们打招呼时,再次见到了蒋纬国的龙浩东等人正因为不清楚此时蒋纬国的新身份而不知道怎么开口时,却看到一个德国佬正鞍前马后地“营座、营座”喊着,也纷纷跟着“蒋营座好”地称呼起来。

“欢迎你们回家!”蒋纬国神采奕奕地和他们一一握手,“从现在起,我们真正共事了!”

带着这批德国坦克重新返回山观镇时已经是十一月一日了,蒋纬国很满意这个日子,三个一,以后要纪念也容易记。当天,直属第八十八师师部的师属坦克营成立,也宣告着中国军队第一支正式的装甲部队成立了。

而在昨天,也就是十月三十一日,蒋纬国的父亲蒋介石刚刚在“剿匪前线总指挥部”洛阳的官邸里渡过了五十岁生日(由于东北军和西北军在“剿共”上开始抗命不尊,加上张学良和杨虎城在政治立场上都倒向了中共,因此蒋介石特地从南京赶到西北亲自督师)。生日这天,蒋经国还在苏联,而蒋纬国远在江苏江阴,因此蒋介石的两个儿子都没有到现场,只有夫人宋美龄和为数不多的当地显贵要员参加了晚宴。当晚,刚刚坐着火车经过杭州的蒋纬国很乖顺地给蒋介石发了一封没有任何废话的电报:祝父亲生日快乐。

蒋介石很快便回了电报,电文道:吾儿玮国,你为党国所做的一切以及你正在创建的国军第一支坦克部队就是你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望你再接再厉,早日成为党国栋梁。

蒋介石在洛阳的生日晚宴过得既不奢侈也不铺张,但全国其他地方为他举行的庆祝活动可就大张旗鼓多了。在国都南京,20多万市民兴致勃勃地在明宫广场上观看了空军的飞行表演。亲自在现场指挥的空军总司令周至柔中将别出心裁地命令三十多架Bf-109战斗机在天空中组成“中正、五十”这四个字,以示祝贺。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蒋介石刚刚顺利解决了两广事变并稳定了中国南方,以至他在中国各界威望高涨的缘由。

第八十八师的驻军地内,无论是师长孙元良还是冯副师长、陈参谋长、彭旅长、黄旅长等人,都一起为师内又多了一支现代化的生力军而振奋不已。自掏腰包买坦克的蒋纬国自然当仁不让地成为了这个新建坦克营的少校营长,同时继续兼任第八十八师师部参谋的职务。全营按照“三三制”编为三个坦克连,外加一个加强步兵连,共计四个连和一个直属营部的警卫排(排长当然是熊虎了,整个排专门负责蒋纬国的生命安全)。全营目前共拥有德式1号和2号轻型坦克24辆、半履带式装甲车4辆、德式37mm反坦克战防炮8门、德式“铁拳”反坦克火箭筒12具、50mm轻型迫击炮8门、80mm中型迫击炮4门、掷弹筒10挺、轻重机枪12挺、汽车和三轮军用摩托车三十多辆,总兵力1300余人。副营长和参谋长的职务都由汉斯·莱奥哈特少校担任,蒋纬国早就看出来,这厮垂涎这个二把手位置很久了,自己也不妨顺水推舟,毕竟这家伙也是一根筋的职业军人。第一、第二、第三坦克连的连长分别由龙浩东上尉、裴承辉中尉、袁震旭中尉担任,步兵连连长由楚秋枫中尉担任。整个营在蒋纬国的重金打造下实力雄厚、火力强大,整体战斗力比起宋子文的税警总团的战车部队也毫不逊色。而刚刚回国投身军旅且在军中毫无资历背景以及人际关系的龙浩东、楚秋枫、裴承辉、袁震旭等十多名青年军官也由此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蒋纬国在军界内的第一批嫡系部下和“死忠党羽”。

山观镇外又热闹起来,在工兵营近千工兵的辛苦耕耘下,八十八师的靶场和野外训练场的附近又新建起了一个坦克训练场。虽然区区二三十辆坦克和装甲车还远远称不上钢铁洪流,但全营一起开动轰鸣起来时那飞沙走石、青烟滚滚的威猛气势还是让蒋纬国和师部的头头们看得激动不已。而汉斯以及德国教官们则也很快各司其责地忙碌起来,开始为中国军队的第一批装甲兵上课。这些被挑选来的准装甲兵们基本都是八十八师内的大学生,文化基础很好,且都有着一腔报国热血,因此学得很快。德国教官的认真教导以及学员们高涨的热情,使得整个八十八师的坦克训练场犹如一个刚揭开盖子的蒸笼般热气腾腾。在德国教官的悉心指导下,半个月不到,一批批年轻的中国坦克兵们便能熟练地操控着坦克飞驰起来。训练场内热火朝天、地动山摇,坦克炮和坦克机枪的轰鸣声伴随着装甲兵们兴奋的欢呼声直冲云霄。

除了驾驶坦克和操纵武器外,保养坦克和战地维修坦克也是学习课程的重点。德国教官们刻意拆掉了坦克的部分零件后再让八十八师的学员们上去维修,一遍又一遍,直到浑身油垢污迹的学员们对坦克基本构造的熟悉程度和和自己身体一样。训练中,有的出色者甚至蒙着眼睛也能飞快地排除坦克的故障。

德国老师们见状纷纷竖起大拇指夸奖中国学生:“顶好!顶好!”

“想当初,因为那该死的《凡尔赛条约》不允许我们德国研制生产坦克,因此我们德国的装甲兵们不得不用拖拉机和木板做的模型坦克进行训练,你们要比我们幸福多了!”副营座汉斯经常这样大发感慨。

坦克营的装甲兵们热情高涨、活力四射,而被调入坦克营第四步兵连的八十八师步兵们则纷纷奇怪不已:坦克营要我们步兵干什么?我们又没有坦克开。

“坦克这玩意,其实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无坚不摧,它也很容易被摧毁的。”新任连长楚秋枫耐心地和自己的士兵们解释道,“因此坦克部队在冲锋的过程中是绝不能少了我们步兵的协同作战的,这是最基本的‘步坦协同’战术。”

士兵们好奇地看着这个一身书生气的连长:“连长,这坦克浑身铜头铁臂的,还怕什么?”

“连长,啥是‘步坦协同’啊?”

楚秋枫拿来一面黑板,边画边讲解道:“坦克虽然是用钢铁做的,但也不是所向无敌的。反坦克炮、掷弹筒、火箭筒、集束手榴弹、燃烧瓶、穿甲弹、破甲弹、反坦克地雷等武器以及正面击中的大口径炮弹都能摧毁掉坦克。坦克的正面装甲较厚,但是侧面、尾部、履带、底部则很脆弱,都是它的软肋,而且坦克非常不擅长打巷战。假如我们现在和日本军队在高楼大厦林立的上海地区交战,那么光靠坦克出击就是自寻死路。”

士兵们认真地听起来。

“你们想一想,假如一辆坦克追击敌军而冲进了城市的街巷里,那么敌军可以从两边楼房的窗口、巷尾等地方向根本无法做躲避的坦克进攻,那时的坦克只是一个挨打的铁疙瘩而已。而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发挥步坦协同的战术了。坦克用它的钢铁身躯为我们步兵提供掩护,而我们步兵则用手中的武器保护好坦克。当我们的坦克坦克冲向敌军的火力点时,我们步兵则要跟随在坦克后面,用密集的火力消灭掉从各个方向冲过来试图摧毁我们坦克的敌军,以确保坦克安全地继续推进。这就是步兵和坦克的协同战术,简称步坦协同。”楚秋枫娓娓道。

士兵们都恍然大悟,也投入了热火朝天的训练中。飞沙走石的训练场内,一辆辆坦克势不可挡地横冲直撞,而掀起的滚滚飞尘中,一波波步兵们紧紧地跟随着坦克奋勇冲锋。

训练场一边的仓库内火星四溅,一道道刺眼的白光此起彼伏地闪耀着。那是蒋纬国特地从西南兵工厂暂时弄来的一批钢铁工人和氧焊工人在为他的这些宝贝疙瘩增厚钢板,尤其是配备给坦克营的那一辆辆汽车,都被蒋纬国下令用五毫米厚的钢板将车厢两侧焊接得严严实实,连副驾驶的挡风玻璃也被钢板给覆盖了,变成了一种“新式”的装甲汽车。蒋纬国这样做事为了确保到时候乘坐在车子上的士兵能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还有,一定要注意防空和伪装!每辆半履带装甲车和汽车上都给我装上一挺12.7毫米的高射机枪!要是刚上战场就被小鬼子的飞机给炸得落花流水,那我们的脸可就丢尽了!”蒋纬国手舞足蹈地指示道。从十一月开始,他就忙得两脚不沾地,一方面继续和德国提前预订了下一批的三号中型坦克,一边还要忙着抓紧让坦克营正式成型和形成战斗力。

同时蒋纬国还操心着另外一件重要事情,那就是国军冲锋枪的生产和装备。

蒋纬国(孟翔)曾在后世的一些抗日战争电影上看到抗战初期全副德式装备的国军中央军士兵在奋勇冲锋时手里都操着英国产的“MK-1斯登”式冲锋枪,这种枪身、枪管、手柄、弹匣统统都是水管形因此被称为“水管工人设计出来”的冲锋枪即便是英国本国军队也是在1940年敦刻尔克大撤退后才大规模生产和装备的,因此这种冲锋枪出现在一九三千年的抗日战场上完全是导演图省事或军事常识缺乏的扯淡结果。此时中国军队冲锋枪的装备数量非常少,除了进口的少部分万国牌杂货外,剩下的基本都是南京金陵兵工厂所生产的仿德式MP-18/28型冲锋枪,俗称“花机关”的冲锋枪。德国的武器和艺术品一样,精雕细琢、造型漂亮,但是过于精密和精巧,远没有苏联货那么结构简单和经久耐用以及便于维修。而此时已经被挖到龙腾集团的历史上“波波沙”冲锋枪发明者斯帕金还在绞尽脑汁的设计中,毕竟那款冲锋枪在历史上直到1940年中期才被设计出来,蒋纬国知道这种事催不得,因此也只能让西南兵工厂先多多生产“花机关”MP-28冲锋枪配发给八十八师等部队,当然了,最享有优先配发权的还是他的坦克营。

除了冲锋枪,蒋纬国又让西南兵工厂特地生产了一批大砍刀装备给八十八师以及其他对此感兴趣的国军部队。中日战争爆发后,弹药匮乏的中国军队必然要和崇尚冷兵器以及“武士道”精神的日本军队发生大量的肉搏白刃战,而刺刀的杀伤效果显然不如专业的砍刀,为了让部队以后在和日军展开肉搏时占上风,大砍刀的装备就是必须的。历史上的长城抗战中,宋哲元将军的二十九路军由于出身西北军,热兵器装备匮乏,所以便苦练大刀砍杀技术。喜峰口一战,被西北军砍下脑袋的日军不下千人,以至于杀得部分心惊胆寒的日军甚至还专门制作了“铁护脖”来保护自己的脑袋不被中国军队虎虎生风的大刀给剁下。

忙于军队建设的同时,蒋纬国也一直密切关注着世界格局的发展。11月25日,商统局在欧洲的分部给蒋纬国拍来了一份越洋电报,上面言简意赅地说了两件看似和中国毫无关联的事情:第一、德国和意大利签订了《德意联盟反共协定》;第二、日本驻德大使白鸟敏夫在求见希特勒时遭婉拒。

对此,蒋纬国则大大松了一口气。只有他这个“有心人”才会对历史洪流里这么一个看似毫不起眼的小水花以及其背后的深重意义洞若观火。历史上的1936年11月25日,德国和日本签署了《反共产国际协定》,一年后意大利也加入其中,从而正式宣告了轴心国集团的建立。如今,事情的发展已经在微妙中悄悄地因蒋纬国而改变了,德国暂时确定了没有和日本结盟的态度,而是加强了和邻居意大利的联系,对中日两国还是持表面中立观望、暗中亲华疏日的态度,这对中国的目前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

而十一月底,国内的局势也再次风云变幻。蒋介石稍微安定了下来的心情又被一个传来的坏消息给搅得一团糟。由于对东北军和西北军放心不过,因此蒋介石特地派遣了中央军最精锐的第一军前去甘肃“剿共”。但想不到的是,正在派遣西路军西征青海和甘肃的中共红军居然毫无惧色地“两线开战”,不但击溃了第一军的两个步兵旅、一个骑兵团,以及缴获了几千支步枪和机枪,而且中央军还有一个团直接投降了红军。

蒋介石闻讯后大发雷霆,先在电话里把军长胡宗南给结结实实臭骂了一顿。12月7日,余怒未消的蒋介石亲自从洛阳飞赴西安,准备当面向张学良和杨虎城施压,逼迫他们和胡宗南一起对中共展开第六次“围剿”。由于过于自信和亲率,蒋介石只带了少数的文武官员和随从就去了西安,而没有带着军队去。

正在江阴练兵的蒋纬国心态复杂地获悉了这个消息。他心里最清楚,蒋介石这是“自投罗网”。因为早厌恶了内战的张学良和杨虎城已经下定了对他实施武力扣押以及“兵谏”的决心和计划。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就要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