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新加坡位于马来半岛最南端,扼守着沟通两大洋的战略水道--马六甲海峡,是国际海运交通中心之一,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素有“远东十字路口”之称。从其海运航程看,从新加坡北上航行至千岛群岛或西进航至阿拉伯海均需7天便可抵达,而航至冲绳及T灣周边海域只需4天,航行至南海中部为2天;如果需要的话,部署在新加坡的战舰在24小时内即可控制整个马六甲海峡。作为亚太地区重要的海运中心,新加坡拥有世界第一流的深水良港,每年停泊新各港的船舶近4万艘次。

新加坡重要的战略位置以及良好的基础设施为美国的军事准入提供了必要的前提条件。新加坡对美国的态度比较友好,作为地区安全的需要,新加坡政府希望美国在该地区保持一定程度的军事存在。美国海军兵力在新加坡的存在和部署将能够有效控制马六甲海峡;而且,部署于此的美航母编队西出可以驶往印度洋、阿拉伯海增援驻海湾美军,东进则可以随时监控南海以及台海周边局势,并使亚太美军在日本本土-韩国-冲绳-台湾-菲律宾-新加坡一线构筑的链式围堵态势更趋完整。20世纪90年代初期,随着冷战的结束,美国进行了适当的战略收缩,对部分前沿基地做了一些撤出并调整。由于菲律宾民众对美军继续驻在自己的国家十分不满,菲政府因此拒绝了美军续租驻菲基地的请求,美军因而不得不撤出苏比克湾。为了继续有效地保持在东南亚地区的军事存在,美军在从苏比克海军基地撤出后便一直试图重返东南亚。而新加坡的樟宜以其独特而重要的地理位置成为美军在东南亚建立新基地的首选目标。因此,美军从苏比克海军基地撤出后不久,即同新加坡政府签订协议,获得了使用新加坡樟宜基地军事设施的权利。美新两国军方于2000年4月签署了一项协议,决定在樟宜专门为美军航母“量身订做”一个大型的深水码头,专供美国海军航母和其它大型舰艇靠岸停泊,接受补给。

2001年3月23日,樟宜基地第一期工程刚刚完工,美国“小鹰”号航母即率领众多主力战舰驶入,参加了美国和新加坡为联合改造扩建的深水航母码头举行的盛大落成庆典。美国使用樟宜基地不仅密切了新加坡与美国之间的战略关系,而且对整个亚太地区的战略影响也非常深远。从此,这个原本是新加坡海军单独使用的小型军港,便成为美军重返东南亚的第一块“战略基石”。 根据新美签订的协议,樟宜基地外港可容纳美军航母等大型舰只靠泊,并为美军第7舰队及其它过往船只提供后勤补给和维修服务,樟宜也由此成为美海军自撤出苏比克湾以来在东南亚开辟的第一处航母驻泊基地。樟宜基地的建成,大大拓展了美海军第7舰队的控制范围。此外,美军还以樟宜基地向周边东南亚国家辐射,通过签署军事合作协议,获得了在这些国家的基地和港口停泊军舰、起降飞机的权利。一个以樟宜为中心的新的美军基地群正在东南亚形成,这无疑将对东南亚的战略态势带来深远的影响。


冷战后,新加坡提出了“毒虾”理论。据此,新加坡制定了“总体安全思想”,实行“全民防御”和“加强国防外交” 的国防政策。同时,与美国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允许美国使用新加坡的空军和海军设施。新加坡的战略选择是对当时形势的被动反应,由于战略需求的下降和美国国内的反对以及菲律宾国内政治的要求,当时美军驻菲律宾的苏比克海军基地和克拉克空军基地遇到麻烦,被迫撤离。虽然新加坡担心美军离开亚洲,但并没有明确把通过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合作来加强自身安全作为战略考虑。美军使用新加坡基地后,新加坡仍强调要建立独立自卫体系,并不断大规模增加军费,其国防开支是东盟各国中比例最高的。然而,“毒虾”战略只能应付威胁,解决生存问题,并不能彻底解决安全问题。此外,大幅度增加军费使东盟各国纷纷仿效,导致东南亚地区冷战之后出现了著名的“逆裁军”现象和相互之间的不信任,这不仅破坏了东盟内部各成员国之间的团结,也背离了各国通过加强军事力量来维护安全的初衷。而且,地区军备竞赛形成客观上的新的“安全困境”,其结果对新加坡这样的小国最为不利。因此,新加坡逐渐将本国的防务战略和与美国的合作相联系。一方面,新加坡制定了以海空军为重点,先进武器和现代化基础设施同步进行的目标。除了采购美国的先进装备外,还从法国和瑞典购买了防空导弹和潜艇,并计划建造“隐形”军舰。另一方面,与美国进行定期和制度化的合作与交流。从1995年起,新加坡海军与美国海军第7舰队每年进行联合演习并定期举办论坛。新加坡还选送海空军军官到美国培训,美国军舰每年平均访问新加坡100多次,在新加坡有数百名美国军人长住。


新建的樟宜基地可以停靠大型舰只,使美国军舰和人员停靠时间增加,加强其军事存在。这样的结果一是确保了新加坡海空军的基地安全。虽然新加坡国防战略的重点是加强海空军力量,但因国土面积小,要在境内建立足够的大型海空军基地既不现实,也没有战略意义,而美军驻扎新加坡则弥补了新加坡国防空间和时间方面的先天不足,也解除了大型海空军基地在新加坡这样小的国家易受攻击的担心(因为在可预见的将来,该地区没有可能与美国相对抗的国家,且政治安全成本远比冷战时期低),为新加坡优先发展海空军的计划提供了可能。同时,新加坡的军队也可以学到美军先进的军事技术和管理经验。二是缓解了新加坡普遍存在的安全方面的心理压力,改善了国家安全环境。虽然新加坡没有现实的直接外敌入侵威胁,但二战中新加坡两天被日军攻陷和1990年科威特被吞并的教训,使新加坡一直没齿难忘。三是在新加坡看来,美国的存在有利于东南亚的安全以及世界的稳定。美军驻防和访问新加坡,保证了马六甲海峡的畅通,也为美军快速部署到海湾地区、印度洋、非洲和欧洲提供了方便,不仅可以保持地区大国关系的平衡,还可以为新加坡提供安全保证。新加坡为美国提供更现代化的樟宜基地表明新加坡国防战略的深化,从而缩短新加坡建成高素质的现代化军队的进程。


美国则根据冷战后世界形势的变化,积极调整了其在亚太地区的安全战略。一是将战略重点从对付全球性威胁转移到对付地区性威胁,开始执行“区域性防御战略”,提出维持同时打赢两场大规模区域性战争的能力。但因冷战后面对的主要对手和敌人在时间和空间上既不明确也不确定,因此新战略要求战略威慑与防御能力相结合,把军事力量的作用分为“平时威慑”、 “紧急威慑”和“作战行动”三部分(平时威慑是防止潜在威胁升级;紧急威慑是防止现实威胁变成现实侵略),主张始终将平时威慑作为追求的第一目标。二是强调合作和有选择的干预。由于新孤立Z義和美国的国力有限,美国只保卫“至关重要的利益”并与美国的政治目标相配合,同时要得到国内政治和公众的支持。此外应尽可能地得到盟友和国家机构的支持。三是以加强双边安全机制为主,多边安全合作为辅。在亚太地区与日本、澳大利亚、韩国、菲律宾、泰国、新加坡等国有双边安全或军事交流协议,以此作为亚太安全的基石。同时参与地区的多边安全合作,限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防止恐怖Z義、难民、贩毒等非传统安全的威胁。四是前沿部署。改变过去针对重点冲突进行前沿部署,在重点地区实施前沿部署,并保持军事装备和设施,与盟国进行军事演习和交流,提高军事存在的功效。美国使用新加坡的樟宜基地无疑是上述战略调整的具体体现。因为美国在失去金兰湾和苏比克湾海军基地后,美国海、空军在东南亚地区失去了可靠的战略依托,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基地只能主要集中在东北亚和西太平洋地区。冷战后的战略调整,使美国重新考虑美军在东南亚的基地问题。美国看上了新加坡的港口,除了新加坡与美国的关系因素之外,地处战略要冲和拥有天然良港的优越条件使新加坡能够成为美国海军和空军部署海外核心基地的首选。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军方的目光不仅仅局限于新加坡的樟宜基地。近年来,美国海军先后和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泰国等东南亚国家以及澳大利亚达成协议,使美军舰、机可以进入上述国家的基地和港口进行维修、补给,从而逐步完善了美国海军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基地体系。与此同时,美国还积极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军事合作,谋求扩大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同盟体系。仅去年以来,就有包括美国总统、国防部长、参联会主席在内的众多军政要员先后赴东南亚国家访问,商讨军事合作,构筑同盟。西太平洋美军更是频频与东南亚国家进行联合军事演习,诸如美菲“肩并肩”联合演习、美泰“对抗虎”合作演习等。2000年新加坡首次参加泰美两国每年进行一次的“金色眼镜蛇”联合军事演习,今年新加坡又第三次参加了“金色眼镜蛇-2004”联合军事演习。另外,新加坡还认为,美军进驻新加坡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使地区的“军备竞赛”得到抑制。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美国海外军事基地-新家坡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