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31.html


致书友剑FFFU倭喉、大海里的鱼:你们的批评,让大刀汗颜,大刀也想多发一些,可是没办法。大刀白天上班,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写作,期间还要查阅资料,再加上打字速度又太慢,3000字已是极限,只好请各位书友谅解了,抱歉抱歉。

* * *

站在领事馆外的小广场上,萧峰四下打量,特战队的士兵都端枪站在他的身后,一双双闪着寒光的眼睛警惕地看着四周,石牛和三个大队长站在他旁边,静静的等候下一步的命令。

日租界的街道上装有不少路灯,照得整个租界一片雪亮。所有的房屋基本都关灯了,中日军队近在咫尺的大战,竟没有打扰租界里日本人的美梦。

看着一扇扇黑漆漆的窗户,萧峰心里暗道:“小鬼子,老子讨还血债来了!”回头看看石牛和三个大队长,狠狠地道:“三人一组,给我挨门挨户地杀,一个也不留,所有值钱又容易携带的东西都拿出来,一个小时后开始安放定时炸弹和燃烧弹,爆炸时间设定为半个小时,我要把这里的小鬼子全做成烧鸡!”

“是!”石牛和三个大队长一齐敬礼,转身去招呼自己的队伍。老鬼走了几步,忽然又跑回来了,神神秘秘的对萧峰说道:“头儿,你看……这些屋子里,我想……。”他结结巴巴地想说又不敢说。他的奇怪举动引起石牛和大熊、陈天虎的好奇,也都围了过来。

萧峰奇怪的看着老鬼说道:“你怎么啦?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你大点声行不行?你说这些屋子里有什么?”

老鬼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是说这些屋子里一定有不少……呃……女人,就这样杀了怪可惜的,是不是让弟兄们……?”他不敢说下去了。

萧峰一下子就明白了,眯着眼睛看着老鬼笑道:“哦----,我明白了,你是想让弟兄们先爽爽是吧?你个老鬼,我看是你自己想了是吧?”

“都想都想。”老鬼被萧峰说破了心事,讪讪的笑着说道。老鬼其实并不老,只有二十七岁,只是因为长相显老,鬼主意又多,所以他以前的战友都叫他老鬼,日子久了,就都这么叫下来,真名反而没人记得了。

石牛这时也听明白了,他都十八岁了,山里孩子十八岁,有的都当爹了。他飞起一脚踹在老鬼的屁股上骂道:“你个老色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动这些歪脑筋!”

老鬼猝不及防,挨了一脚,咧了咧嘴,回头看着石牛神秘兮兮的笑道:“兄弟,你没尝过女人的味道,你不懂……”。

石牛又飞脚踢去,却被老鬼闪身避开了,气得骂道:“混蛋,看你的样子,你是尝过是吧?”

老鬼竟一时语塞,不吭声了,他也没尝过。当娶媳妇的年纪被抓去当兵打仗,打完了仗被踢出部队,在码头上扛大包,几乎连自己都养不活,那还有心思去想女人?娶媳妇就更是个笑话了。

萧峰转头看看,只见大熊和陈天虎满脸都是期待的神色,再看看所有的士兵,因为老鬼后面说的话声音和大,他们好多人都听见了,这时都在眼巴巴地看着他。

看着他们的样子,萧峰心里不由得一痛,这些人都是二十四五岁的壮小伙子,要不是该死的日本人发动的这场战争,他们此刻应该都在享受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生活了。都是日本人闹得,害得他们到现在还都是孤身一人,整天血里来,火里去,说不定什么时候,一颗子弹飞来,生命就此终结。长此以往,如果没有有效的心理疏导,再坚强的人精神也会崩溃的。石牛现在苗头就很不好,动不动就眼睛发红,老想找人打架。共产党解决心理问题,靠的是近乎于洗脑的思想工作。做做思想工作就能解决问题,萧峰自认没这本事。现在,老鬼提出的意见,未尝不是一个有效的办法,女人,有时候会解决很大的问题。

心中打定了主意,看看表,时间很充裕,于是拍板道:“好!就依你的注意,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后在这里集合,再行分配任务。”萧峰给自己的队伍每人都配了一只价值不菲的瑞士手表,这在当时绝对是奢侈的玩意儿。

“是!”老鬼、大熊、陈天虎一起答应,声音里充满喜悦,转身欲走。萧峰喝道:“等等!急什么?我还有事交代!”

三个人一起回头看着萧峰,以为他转眼就又变卦了。

萧峰道:“记住!进屋后,先清理现场,把所有的威胁解决掉!否则,要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你们好意思,我还嫌丢人呢。还有,都给我听着,尽量用刀不用枪,尽量不要弄出响声,另外别忘了打扫战场。”说到最后,萧峰笑了,他心里觉得自己可真够坏的。

士兵们这下高兴了,小声笑着分散开来,各自寻找目标去了,只有石牛还呆在原地不动。萧峰看看石牛,知道他年轻脸皮薄,不好意思去,就故意逗他道:“石牛,你干嘛还呆在这儿,难道你还要我找个人给你带路不成?”

石牛扭扭捏捏得道:“爷,我……我不去,我陪您。”

萧峰心痛的拍拍他的脸道:“去吧,轻松一下,别忘了时间就好,这种整天刀口舔血的日子,也真难为你了。”说着,扳着他的肩膀一转,在他背后推了一把。

石牛走了几步,回头叫道:“爷……”。

萧峰挥挥手道:“去吧去吧。”石牛这才走了。

萧峰压压心头的邪火,点上一支烟,提着枪四下巡视着,他不是不想女人,可是作为这帮人的头儿,他必须要保持警觉,否则要是出了意外,那笑话可就闹大了。

一支烟没抽完,就看见老鬼一手持刀,一手提枪,从最近的房子里气冲冲地跑出来,身上血迹斑斑。萧峰奇怪的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完事了?”

“妈的,晦气!”老鬼恼火的摇摇手里的刀子骂道,“你猜我进去看到啥了?”接着不等萧峰开口,就自己接道,“里面竟有两个男小日本在乱搞,妈的,被我一刀一个,全解决了。”说完,再也不理萧峰,提着刀枪,急冲冲的去找下一家了,时间是很宝贵滴。

一个小时不到,士兵们就都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一个个眉花眼笑,尤其是大熊,笑得眼睛都没了,小声对身边的士兵吹嘘着什么,那手舞足蹈的样子倒是像极了黑熊。石牛这会儿倒老实了,低着头站在旁边,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众人知道他年轻面嫩,怕他恼羞成怒,谁也不敢取笑他。

萧峰已找来一辆卡车,让士兵们把包裹都扔进车厢,然后让三个大队长带队,分头安装定时炸弹和燃烧弹,自己和石牛带上一个小队,去把日租界里的银行给抢了,里面的金条、大洋、美元、日元竟满满的装了一大卡车。银行是萧峰刚才巡视的时候发现的,算是一笔意外收获。不过特种部队干抢银行这种勾当,在全世界恐怕也是空前绝后了。

特战队的士兵很快安放完炸弹和燃烧弹,陆陆续续的赶回萧峰身边,萧峰用步话机把守后门的小队招了回来,又派一个小队押运着载满财富的卡车,先赶回驻地。这才带着队伍出了日租界。

走到租界前大门口的时候,萧峰发出命令:所有人都把身上剩下的一个燃烧弹放到地上。二百多颗酒瓶子做的燃烧弹,马上把大门口布满了。队伍则快速潜进租界附近的街巷里隐蔽起来。


坂本少佐正在督促部队整修工事,他的大队白天在飞机和重炮的掩护下,拼死从国军手里夺取了沪江女校,打通了与租界的联络通道,这里距租界不足两公里。他接到的命令是:“要像钉子一样钉在这里,保持通道的畅通。坂本少佐不敢怠慢,一遍一遍的催促、斥骂着士兵,一定要把工事修好,否则,就靠剩下这五六百人,绝对挡不住明天国军的反扑。

坂本少佐正带着三个中队长在阵地上检查的时候,猛然听到租界方向传来剧烈的爆炸声,连忙转头看去,爆炸声开始连续不停的响起,租界方向已经火光冲天。那是定时炸弹爆炸后,又引燃了燃烧弹,特制的燃烧弹燃烧能力极强,把整个日租界烧成一片火海。

坂本少佐大骂一声:“八嘎!不好!租界受到袭击!”赶紧跑回指挥部,要通联队长的电话,联队长就在距他不远的地方,租界里的爆炸声他也听到了,一时搞不清是怎么回事,正在往上面请示。接到坂本少佐的电话,没好气地告诉他耐心等待,上面很快就会有答复。

上面的答复真的很快就来了:他们也不知道租界出了什么事,电话和电报都不通,命令坂本少佐带两个中队,马上去租界弄清情况。

坂本少佐接到命令,立即集合起两个残缺不全的中队,以最快的速度,奔向日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