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之三十七。积劳成疾)[参赛]

点击了解更多野战军的故事






录入者按语:

我爷爷参军时的部队是现在149师446团的前身----刘邓大军的“老九团”,后来的番号是“中野一纵二十旅五十九团”,渡江前整编为“二野五兵团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进军西藏时“西南军区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后来是“西藏军区五十二师一五五团”。五八年爷爷得了高原病回到西藏军区川办。老部队在文革中和五十军一四九师对换番号并换防到四川乐山、眉山地区,就成为了直到今天的中国陆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爷爷在七、八十年代经常到乐山去“回娘家”看望。爷爷一辈子对老部队怀有深厚感情,一九八三年爷爷由于眼睛(心脏病、糖尿病并发症)看不见了,在家休息。用毛笔写大字在废报纸上,由我奶奶用钢笔誊写到笔记本上,成就了这个回忆录。所以这个本子来之不易,在爷爷去世十一周年祭日里我和我父亲决定把这个回忆录发到铁血上,以表示对爷爷的纪念和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热爱。并以我爷爷的回忆录来参加铁血中国历史版主办的“野战军故事”的征文活动。

这段时间忙着码字发帖,没有和铁血里的各位前辈各位版主更多的交流。但自从第一帖发出后,就不断地得到你们的关注和关心,以及教导和指正。在这结束的时候我要衷心的感谢鼓励我的各位版主、前辈和好友。是你们的热心鼓励使我完成了这十万字的录入、校对、和发帖。

我要特别感谢几位前辈“爱国要真心”“梦回沙场秋点兵”“对越反击战幸存者”“老汪”“斥侯尖兵”“jaweelee”“高山铁牛”“黄德家”“8923075”“五十三旅”“sww77683”等对这个回忆录的支持。

我要特别感谢铁血社区的各位编辑和版主如“啸月之狼”“虎贲近卫军”“一鹤飞天”“小编N”“小编R”"曾经的一毛二""xiaoliu0110""rupengfei""网络卫士”“昨日黄花”等对这个回忆录的支持。

需要这个回忆录全本的铁血战友可以在“铁血读书”里阅读和下载,网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0.html




三十七. 积劳成疾

一九五七年,我完成了上级交给我护送复员转业干部战士的任务之后,要返回西藏。这时的康藏公路已经放弃,不能由原路回西藏,只好由兰州西宁走青藏公路翻越昆仑山进藏。当我到了兰州,住在西藏军区驻兰州接待站。凡是走北路进藏的人在这里都要进行健康检查,身体条件不好的人不准乘车进藏,特别是心脏病、高血压是绝对不许进藏的。经过检查,我的血压很高,医生在检查表上批了不适合进藏的结论。我当时对检查结果持怀疑态度,自以为在西藏已呆了七、八年,往返西藏内地已有三次,而且前两次都是步行,负重尚无任何不适应表现,这次是乘坐汽车,会有什么问题呢!医生也太小题大作了。我进藏决心没有被体检动摇,加上我给接待站的指导员高步云同志熟悉。他原先是我们团三连指导员,我是一营卫生所长,故而事情好办些。我给他说:我身体不会有问题,让他给安排了乘车手续,就这样我“顺利”地离开了兰州。从兰州经青海西宁到柴达木盆地,嘎尔木身体没有不适的感觉。但到了昆仑山上的五道梁兵站,我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头剧烈地疼痛呼吸感到特别困难,后来就慢慢地进入了半昏迷状态。多亏了兵站同志对我采取了及时救护,给我吸了氧气,才慢慢地清醒过来。待我病况有了好转,马上把我扶上车,汽车加速马力向前开去,一直到了黑河兵站才觉着轻松了些。其实黑河海拔也在四千米,气候也是西藏比较差的地区,但比五道梁要好的多。到了拉萨身体虽有好转,但比起以前却差的多了,血压持续在180-190,低压也在120-130。头疼的像要裂开的一样,咳嗽胸闷不住地咳嗽,四肢软绵绵的强打精神也难以支撑工作。在领导的关怀下,我住进了医院。经过诊断确定我患了高山适应不全症。住院治疗月余,症状不见好转。团首长对我的病非常关心,从干部福利费中拿出钱为我买外国进口的药品,并到医院看望。当他们得知这种病在高原上治疗有困难时,要转到内地症状就会消失时,团首长为我申请了飞机,用团里唯一的一辆吉普车去接我出院,准备马上转内地疗养。当把我从医院接回来的同时,二营参谋长刘楚义冒着我的名字乘飞机回了内地,我未能走成。为此团首长大发脾气说他太不像话,回来后要给以批评处分。我在团里又呆了几天等待着下一次飞机。等飞机到了时,团政委乔雪亭同志亲自来送我。使我不由得一股感激之情涌上心头,首长的关怀、部队的情感、想到今后可能再也回不到战斗过多年的老部队,一股辛酸泪夺眶而出,难过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再见吧首长,再见吧我的老部队。含着郁郁不乐地心情,告别了我的“家”----英雄的一五五团。

在当雄机场我乘上了军用飞机,飞翔在高原的蓝天上,飞翔在八千米以上的高空,象一只小船漂浮在大海上。高空也不是平坦无阻的,空中的气流不断有变化,有时气压高飞机就上升,有时气压突然变低飞机就象从空中掉下来一样向下跌几百米,在飞机上下颤动时人就象悬肝掉胆一样不舒适。有时空中出现浮云,飞机在云上飞行就象船航行在大海上。飞出云层俯视地上的崇山峻岭起伏象大海的波涛,盘山公路象一条狭小而长的带子弯弯曲曲,汽车就像小孩子的玩具慢慢地在公路上蠕动着,村庄房屋象小朋友玩的积木。总之一切都变的小了。飞机到了嘎尔木要着陆加油,机组人员要吃饭,我无心吃饭就在机场上散步。这里是另一个世界,遍地都是盐,机场是用盐铺成的。它比用柏油、水泥铺路都好,它具有耐压光滑的特点。我开始想盐是怕水的恐怕下雨会溶化,其实这是不必要的担心。这里雨水少,即便是下雨,盐也无处可溶。使人发愁的是这里吃水困难,挖个井汲上来的不是淡水而是盐水,经太阳一晒会变成白花花的食盐。机场所需的淡水要从几十里外用管道引进来,所以用水比较困难。嘎尔木还有一个特点,这里有五颜六色的小石头白的如玉里面有血丝一样的红色、黑的、绿的、黄的使人爱不释手。我用手帕捡了一包,带了回来放在水里十分好看。我听说南京雨花石好看,但我没有见过,我想雨花石的美不一定有柴达木盆地的石头好,只是它未被游人发现罢了。

在嘎尔木休息过后,飞机又起飞了,在西宁机场着录。我改乘汽车到了兰州,又从兰州换乘火车,途经河西走廊、黄土高原、由宝鸡换车、穿越丛峦叠障的秦岭回到了天府之国的首府成都。

由于我在未到成都前给妻子发了电报,她到车站去迎接我。当她接到电报时心情是多么的沉重,知道我是因病回来治疗的,担心的是不知病情多么重。由于到了内地气候变好了,高山反应消失,虽未经治疗,病情就好了大半,看上去还是容光焕发不象有病的样子,才把心放了下来。

一九五八年,春节过后我按照组织上给开的介绍信,到灌县疗养院去疗养。这是我第一次享受疗养院的生活。这里生活环境很好,院内奇花异草、小溪喷泉、风景十分秀丽。吃的也好,每餐都有几种饭菜供各地不同口味的人吃。早餐有牛奶、面包,也有包子面条任意选择,中午、下午鸡鸭鱼肉应有尽有,但我最爱吃的还是四川新鲜蔬菜。饭后做些理疗和一起疗养的同志做些游艺、玩玩纸牌、下下围棋,有时到附近田坝转游。四川春来早春节一过已是麦苗油绿、菜花金黄,加上灌县本来就是风景区,有全国驰名的青城山,古老的水利建设都江堰。饱开了眼福和口福,这是我有生以来一次最大享受。由于疗养的环境生活条件好,一个月后我已完全恢复了健康。本来可以疗养三个月时间,但我这时再也住不下去了。工作惯了的人是享受不来清福的,我要求出院了,医生一再挽留劝我再住些日子,都被我拒绝了。一九五八年四月我出了疗养院,由于身体条件不能再回西藏,就到西藏军区驻川办事处报了到,等待分配工作。(全文完)


(上节:平息康区叛乱http://bbs.tiexue.net/post_4958822_1.html)








=============================================================================================

共和国野战军,他们是现代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他们是共和国抗美援朝,维护祖国统一的先锋。我们特向全体铁血网友发出征文邀请,您或你身边的亲友有些什么关于野战军的经历故事,欢迎写下来,和大家一起分享,更有机会赢取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65式指北针(地质罗盘仪) 哈光正品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君品行地址::点击进入



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3/23 20:02:32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