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大汉朝 第一部 从流氓到皇帝 第十四章 找个新老板靠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7.html


刘邦听了,心中狂喜,真是天上掉下了一个大馅饼,哪有这样的好事?立马满口答应。急忙命令部队暂时不出发了,把萧何,曹参,夏侯婴,卢绾,樊哙全部叫来,恭恭敬敬的请张良坐在上座,刘邦拜张良为这支起义军的厩将(参谋长),一切战阵谋划均由张先生决断。

从这里可以看出刘邦先生看人的水平虽然比他那个老丈人要来得差,但刘邦他的性格有一个优点,就是用人不疑,

疑人不用,他对这个外貌像漂亮女子,但敢作敢当,做事风格雷厉风行的书生张良可谓是一见钟情,相见恨晚,连试用期都不搞,直接就让张良成为他的队伍的决策人之一,说明当了将近二三十年无赖,流氓的刘邦在用人这方面还是在那些起来造反的诸侯豪杰中比较有独特眼光的,看来他那个老丈人私下也传授了他几招看人的功夫。正是这个优点加上他那个度量大气的优良性格,才能使得他能够在以后的群雄争霸中脱颖而出,站稳脚跟。

而此时的张良内心的打算,不是就这样一头靠在刘邦的肩膀上,做辅佐刘邦打天下的谋臣的,当时刘邦的处境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像他这种两三千人的小队伍要能够在多怒牛毛,群雄蜂起的乱世当中生存下来都相当困难,何来奢谈争夺天下?张良是个谋士,而且还是个超级大谋士,自然他看问题看得比别人透彻,这时候他是在去投奔起义军副头头景驹的半路上碰到刘邦先生的,本着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子的原则精神,张良就接受了刘邦先生热情的邀请,答应刘邦做他的参谋长,但明确告诉刘邦,他张良的人生目标和理想是光复他的故国-韩国,只要刘邦先生能够支持他的这个理想和行动,他愿意帮助刘邦,这么说就是张良这个时候还不是刘邦队伍的正式在编成员,姑且就算是像现在大学里的客座教授顾问之类的职位吧,因为在张良的心底里,毕竟光复韩国才是他的最高奋斗目标。

刘邦听了张良的态度,觉得他这种政治态度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亲不亲家乡人,美不美家乡水嘛,咱刘邦能够得到这位张子房先生的帮忙就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了,应该要支持张先生的这种政治理想的。刘邦马上对张良的这种复国理想表示了无比坚定的支持,并且放话只要他刘邦能够做到的,他一定支持张先生完成光复韩国的光荣理想。

张良听了刘邦的表态,表示很感激沛公的这种无私的国际主义精神,愿意尽他的能力帮助刘邦在这个乱世之中站稳脚跟。

于是,双方合作意向谈成,刘邦一高兴,马上下令摆上酒席,我今天要与张先生把酒言欢,一醉方休,庆祝我们与张子房先生合作愉快,我们队伍的发展前景一片光明。

这样大家和和气气,你来我往的酒过三巡后,刘邦先生放下酒杯,长叹了一声,张良觉得奇怪,为什么在这种友好欢乐的气氛中,这个刘先生还长吁短叹呢。

张良一问,刘邦就将近来不顺心的苦水向张良倒了一番,其中说到那个小老乡雍齿临阵反叛,把他的老巢兼根据地卖给了魏国的时候,恨得牙痒痒,表示这辈子与雍齿势不两立,不共戴天。

张良听完后,给了刘邦一个建议:刘先生,你不要与这种小人计较,大丈夫的志向是列土封疆,兼济天下,我看刘先生你相貌奇特,雍容大度,将来必定能成就一番大事业,何苦跟那个反复小人过不去呢?

刘邦一听这个张良的话,酒就醒了一大半,急忙对张良表示,他刘邦不是那种拿得起,放不下的人,刚才也就是喝了一点酒,情绪上来了,随便说说而已。

张良笑了,在席间问刘邦,你们队伍以后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刘邦心想,这不是考问我来了吗?

立刻恭恭敬敬的站了起来,朝张良敬礼,非常谦虚认真的对张良说道:“我刘邦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没有多少文化水平,这个事情还希望张先生能够给我指点一下。”

刘邦这招的水平实在是高,他通过这种影帝般的表演水平,彻底把张良内心中的对刘邦过去的流氓无赖身份的疑虑给消除的干干净净,觉得眼前这个年纪大他六岁的刘邦值得他张良依靠和辅佐。

看到刘邦如此坦诚,张良就给刘邦提出了近期这支处于低潮时期队伍的发展目标,就是找一个比较可靠的有实力的老板,先给他打打工,待得关系搞好了,在向他借点兵往外边闯荡一番,先把目前的这种到处流浪的问题解决了,再考虑以后的发展方向。

刘邦大喜,问张良,目前在沛县附近一带,最有影响力和号召力的就算那个景驹了,照这个景驹的原籍来看,他也是我们楚国的,他手下有秦嘉这样的大将好几个,兵士十几万,张先生你看我们去投靠他怎么样?

张良说,我原本也是来投靠这个景驹的,只不过我现在不知道他们的底细,具体情况也不好说,等我们先投过去再说。

于是,刘邦决定与张良带来的那些人一起去投靠新老板-在留县的起义军副总司令景驹。

景驹对于刘邦带着人马来投靠倒是非常热情,但对于刘邦提出的向他借兵的问题上一直装傻,还说具体的军事问题得问手下的那个秦嘉,而对于张良的光复韩国,立韩王后裔为韩王的问题也是哼哼哈哈,不置可否,弄得刘邦和张良心灰意冷,都认为这次投靠投得不是地方了。

就在刘邦和张良感到这个景驹不太可靠,正准备离开景驹另投明主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个坏消息:秦朝名将章邯的手下一个叫司马夷的将领率领秦军已经攻占了相城(今安徽淮北),并且把相城里面的老百姓全都杀了,现在秦军的前锋已经攻到了那个砀县,马上就要到留县了。

景驹一听前线吃紧,慌了,急忙装出一副笑脸,恳请刘邦和张良看在同是造反阶级兄弟的份上,拉他们一把,并且当场许诺拨给刘邦三千人马,另外表示立即考虑张良的关于光复韩国的问题,请两位帮帮忙,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刘邦和张良本来执意要走,很来看到人家都这样遭难了,况且还立刻拨给人马,要是甩手走人,总觉得有点不要意思,要是传出去,以后在江湖上谁还会相信你刘邦啊。

于是,刘邦和张良带着部队快马加鞭的赶往砀县准备找那个秦军将领司马夷PK去了,还没赶到那个砀县,就与司马夷在半路上相逢了,两军见面,分外眼红,双方噼里啪啦一阵大战,杀得昏天黑地,死伤累累。

也许这种半路上的遭遇战对于刘邦和张良来说不是他们的传统优势项目,打到后来,刘邦发现自己的队伍除了越来越多的阵亡受伤的兵士外,其他就没有什么可以称道的东西了,有一批战斗意志不那么坚强的士兵已经开始四散逃跑了,要是再这样跟那个司马夷PK下去的话,有可能连自己的性命也要撂在这里,急忙同张良商量一下,张良也表示这样的消耗战不利于我们队伍的发展壮大,应该及时制止和纠正这种冒险主义的错误行为。

刘邦赶紧命令手下全线后撤,毕竟是出来造反混饭吃的,保存实力要紧,要是为了千古名节,同这些势头正劲的秦军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名声倒是有了,手下的革命力量没了,刘邦这么机灵的小流氓是绝对不会干这种赔本赚吆喝的买卖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