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8.html


第二波日军呐喊着又往前扑,由于壕堑和路障已经被清除,日军进攻的速度明显加快。这批日军手里都举着火把,看看离得近了,一齐将火把掷入联军阵中。随着一片惊呼声,数辆偏厢车的车体燃起了大火。

“把着火的车子推下去,骑兵上马突击!”见势不妙,查大受大声呼喝下令。士卒们奋力将烈焰腾腾的战车推下土坡,偏厢车重约400斤,顺着斜坡咕噜噜直往下滑,势不可挡。其中一辆车上装着不少弹药,滚动中突然起火爆炸,巨大的响声和冲天的火光照亮了整个战场。周围日军倒下去一大片,其他人惊恐万状地连忙向两边闪躲。

与此同时,祖承训领着700明军骑兵从南面缺口处冒火突出,跟在“火车”后杀向敌军。高彦伯率480名朝鲜骑兵自西杀出,日军发一声喊,被冲得退出去一百多步远,两路骑兵如闪电般切入人丛,挥刀乱砍乱杀,忽而直冲忽而侧击,仗着高速的机动能力,把进攻车营的敌军大阵搅乱。

黑田长政见状大怒,一挥手喝道:“骑兵队向前,把他们包围起来全部杀光!”黑田长政手下最得力的武士共有24名,称之为黑田二十四将,这回跟着黑田出战朝鲜的共有15人。随着他一声令下,几支骑兵部队从阵后狂冲过来,分头扑向祖承训和高彦伯军,率先冲锋的便是二十四将中的两位——久野重胜和后藤基次。

久野重胜着乌帽子形头盔,身披黑漆色铁甲,仗着马快,最先驰近明军部队,大吼一声:“四兵卫右马之助在此,谁来和我一骑打?”一骑打就是单挑的意思,是日本武士炫耀武力的战法。话音未落,只听嗖的锐响,久野哎哟一声摔下马来。正是祖承训在人丛中看得真切,弯弓一箭将他射倒。久野的亲随忙抢上救护。

“真卑鄙呀,没有胆量的家伙,居然暗箭伤人!”后藤基次掀开绘着鬼脸的面具,大骂着拍马上前,舞刀劈向祖承训。别说祖承训听不懂日本话,就是听懂了也不会答应和他一对一比武的。这是战场,只求目的不择手段。久野重胜还以为中国人都像《三国演义》里写的那样,喜欢两军对擂,将领一个个单挑,结果一上来就被射倒,根本没机会施展他高超的刀法。

祖承训见后藤基次杀过来,冷笑一声抛了弓,从马鞍上摘下长枪,迎上去抖腕便刺。后藤基次展开野太刀,将祖承训长枪格住,随即运腕反手回劈。

祖承训见他这一刀来势猛恶,也不敢大意了,急闪身让过刀锋,抽枪夹马窜在一旁。后藤自后追上,抡刀照准对手头颈猛砍。

祖承训挥枪拨开,趁着两马盘旋的空当,狠狠回枪扎向后藤那匹坐骑后臀。后藤看得分明,不待他枪扎到,一提缰绳带转马头翻身而走。祖承训拍马圈回,却不赶进,冷眼看敌将如何变换刀法,这正是久经沙场的手段。

这时候后藤基次已经掉转马头,抡刀如风般又是一下子,祖承训俯首避过刀口,忽地将长枪斜斜上刺,直取他咽喉要害,后藤基次百忙中横刀挡过,两马再次交错。

两人刀来枪往,四条胳膊交加,八只马蹄缭乱。这番杀,直打了三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这个时候敌兵越聚越多,祖承训不敢恋战,虚晃一枪拨马便走。

“哪里跑!”后藤基次杀红了眼,举刀在后紧紧追赶,祖承训并不十分惧他,见他追得紧,心中大怒,转身挺枪再战。

两国骑兵捉对儿厮斗,血光飞溅中不时有人中刀中箭落马。正斗到间深处,高彦伯率朝军赶来支援,两人合兵一处且战且退。查大受在营内见了也率一队骑兵杀出来接应,总算将后藤基次击退,回归本阵。这一场骑兵交锋明鲜联军战死了三百多人,带伤者无数。

祖承训气喘吁吁地下了马,将头盔扔在地上骂道:“好家伙,差点回不来了。”

“祖兄辛苦了,咱们的营盘趁这工夫又做了加固,倭子要想把咱们一口吃掉,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查大受上前说道。祖承训抬眼望去,见阵地的缺口已经被米袋封住,方才欣慰地点点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经过这一轮攻坚和骑兵作战,日军损失同样非常惨重,黑田二十四将之一的久野重胜被箭射中肋下,当场殒命。日将末次元康率领的900先头步兵几乎全部战死,受伤的也有千人之多。黑田长政不得已,只好将疲惫不堪的部队撤下来进行休整。战场上暂时平静下来。

“不知道援军什么时候能到,如果敌人再发动一次进攻,恐怕咱们很难抵挡得住。”高彦伯忧心忡忡地低声道。

“一定要坚持到底,真要是被倭子攻破了营盘,咱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只有坚决的战斗,才有生存下来的希望。”查大受看了他一眼,又环视众军,高声鼓励着。

“要为久野殿报仇啊!”小河信章、后藤基次、加藤光泰等武士们聚在黑田长政身前,愤怒地叫喊着。黑田长政阴沉着脸不说话,足轻大将益田宗清扑通跪倒在地:“主公,请允许我再次带队攻击,这次一定要斩尽明军和朝鲜军的人头!”

“嗯,好吧,这是一次必须分出胜负的较量,只有真正的勇者才能取得最终胜利!久野殿是一名真正的武士啊,我希望各位都要像他那样勇猛地冲杀,直到取胜为止!”

“是这样的啊!”武士们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那就准备连夜作战吧,歇息一阵,然后继续进攻!”黑田长政一挥军扇,毅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