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五章第二次战役——清长大捷 第十七节 水 门 桥 02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9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本来在水门桥南侧的一个高地上,也有我第60师180团的2连埋伏在那里,其地势险峻,又处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位置,可陆战1师依然顺利的冲过了水门桥。当我军后续部队赶来的时候,发现全连官兵大部分已经冻死,许多烈士的手冻结在步枪上无法掰开,而少数手握手榴弹的幸存者也已奄奄一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本来在水门桥南侧的一个高地上,也有我第60师180团的2连埋伏在那里,其地势险峻,又处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位置,可陆战1师依然顺利的冲过了水门桥。当我军后续部队赶来的时候,发现全连官兵大部分已经冻死,许多烈士的手冻结在步枪上无法掰开,而少数手握手榴弹的幸存者也已奄奄一息。

目睹此状,后续部队官兵们失声痛哭!随后,他们更加凶猛的扑向战场,疯狂地向敌人追击!追击!!

据亲身经历了这件事的志愿军老兵、27军79师235团3连指导员邹世勇回忆道:

“当美军陆战1师和陆军第7师参谋部最后逃跑的时候,我们奉命从侧翼追击,追到一条公路上。那是敌人逃跑的唯一一条公路,我们发现有大约一个连的志愿军部队。我上去一看,发现这是20军的部队,戴着大盖帽,拿毛巾把耳朵捂起来,穿着胶鞋和南方的棉衣。每一个战士都蹲在那个雪坑里面,枪就这样朝向那个公路。我想去拉一拉,结果发现他们一个个都冻硬了,他们都活活冻死在那个地方了,一个连啊……”

数天之后,一些北朝鲜老百姓上山,他们远远地看到,在白雪皑皑的高原上,在美军撤退沿线的两边高地上,那里有星星点点的雪人,有的靠着树,有的拿着枪,有的仍然保持着准备冲击的姿势……

五十三年之后,2003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一座温暖的小房子里,已经八十七岁,白发苍苍的美3师老兵瓦特﹒詹金斯感慨万千地回忆道:

“中国人不怕死。他们不把生命当回事,好像生命不值钱。我真不明白。……我最近才读到,当时中国人没吃没喝了,就化雪水,烧热了喝,暖和一下。我真没想到他们在这种条件下跟我们打。他们真打呀!”

冷冷的雪,

冷冷的血,

冷冷的盖马高原!!!

在美军施工架桥的过程中,他们派兵冲上了一个可以俯视水门桥的山坡。据美军公开史料记载,当美军一个排登上山顶后,发现战壕内有五十名志愿军战士,已经因为饥饿和严寒,完全不能动弹了……。

几个严重冻伤的中国士兵被美军俘虏了,他们的脚已经被冻得发肿,胀得“像足球一样大”。据美陆战1师士兵黎﹒伯季战后回忆说:

“其中一些人,我们不得不掰断了他们的手指,才能把步枪从他们冻僵的手中取下来。”

就是在这样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志愿军战士们还是表现出了高昂的战斗意志和坚韧精神,所有还能战斗的人,包括轻伤员都投入了追击,有的战士被冻掉了脚趾头,仍然一瘸一拐地跟着往上冲,死死地缠住敌人,分别在古土里以南隘路口、堡后庄、水洞、龙水洞地区,将陆战1师部队截住并予以重创。

将士们已经杀红了眼,据史料记载:12月10日17时,南逃之敌全部窜过了黄草岭,20军58师、60师虽然战斗减员与冻、饿、病等非战斗减员极大,但仍然组织了可以战斗的一百余人,由第60师参谋长率领,经祥在洞向直洞方向实施平行追击。

只剩下了一百余人能够战斗,却还要杀下去,这就是英雄的中国人民志愿军!

“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这就是新中国的军队!

这是人民的军队!!

12月9日,在美军从古土里南撤的路上,《生活》杂志摄影记者戴维﹒道格拉斯﹒邓肯看到一名士兵费了半天劲儿才从罐头盒里挖出了一颗冰冻的蚕豆,然后把它含进嘴里,慢慢地等待它融化。

“假如现在是圣诞节,而我就是上帝,”邓肯对士兵说,“那么你最想要得到的是什么呢?”

那个士兵想了一会儿,然后抬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说道:“给我明天吧。”

美国人虽然没能打赢这场战争,但邓肯在这场战争中却拍摄了许多震撼人心的战场画面,从而使他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摄影记者之一。

至此,麦克阿瑟的狂傲之气已经基本得到了整治,“圣诞节结束战争”的话是再也不提了,美国总统杜鲁门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麦克阿瑟认为此时中国军队已增加到五十万,“组织完善,训练和装备都很优良”,“正处在斗志高昂状态”,使“联合国军”“实力不断地消耗,以致最后全军覆灭……”

美国海军陆战1师绰号“皮领圈”,自称军中利剑所向无敌。其最早的前身是组建于1775年的海军陆战队第1连,是陆战队中历史最为悠久的部队,该师所属的第1陆战团,曾经参加过侵略中国的八国联军。1941年2月,陆战1师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重新组建,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中历史最长、参战最多的一支“王牌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太平洋战场上表现出色,是历次登陆战的开路先锋,被誉为“美利坚之剑”,美国的骄傲。美陆战1师曾经参加过太平洋战争中瓜岛和冲绳岛的最艰苦的战斗,与誓死不降的日军精锐浴血奋战,所向披靡。战斗中,曾有陆战1师的美军士兵用手紧握手榴弹伸进日军地堡爆炸,以防止日军将手榴弹推出,可见其战斗精神非比一般。

自从1798年7月11日成立以来,经过一百五十多年的建设和近百次重大作战的锤炼,陆战1师已经发展成为一支合成程度高、作战能力强、装备精良的美军最精锐部队。根据美国宪法,海军陆战队是美国军队中唯一的一支无需国会批准总统便可动用的部队。

但号称“美利坚之剑”的美国陆战1师从未碰到过如此顽强的敌人。陆战队员们常常被提着手榴弹的中国士兵折腾得半天动弹不得,在付出重大伤亡、冲开血路后却发现阻击者不过是几个甚至一两个快要冻僵的中国士兵!在一次战斗中,成群的美军飞机对志愿军占领的一个山头进行了整整二十五分钟的狂轰滥炸,使之“成为世界上最无用的地皮之一”。但仍有不屈不挠的中国战士从山头上射出致人死命的子弹。据美军战史记载:

“逃到咸兴的陆战队官兵困顿疲惫,狼狈不堪,从钢盔到胡子、大衣、皮鞋上都挂满了冰霜,轻伤员互相搀扶,龇牙咧嘴地迈着沉重的步伐,M1步枪七歪八斜地吊在身上。随行的汽车装满了昏迷不醒的重伤员,有的人干脆被绑到汽车散热器上,冻得像一块块坚硬的木板,身上满是还未凝固就冻成一团的粉红色血块。”

“陆战队历史上,从未经历过如此悲惨的艰辛和困苦。这简直是一次地狱之行。”

由于中国军队建军以来即处于敌强我弱的严酷环境,因此,只能在战术上找出路,从而养成了善于发展和研究战术的传统,以求以弱胜强。而美军由于长期以来都是处在装备优势的地位,因此美军实际上是一支战术水平很差的部队,这一点从二战直到越战都没有改变。美军所要研究的就是如何用武器代替人力,在这方面,美国陆军一直是让武器牵着自己的鼻子走的。

中国军队在朝鲜战场上的卓越表现,至今仍令世界军事研究人员回味无穷。以至于英国《简氏防务》说了一句让美军至今仍感到汗颜的话:

“如果当时中国拥有先进的装备和强大的物资后勤,那才是一场真正的屠杀。”

坦率地说,即使是美国最精锐的海军陆战队,其单兵作战能力和素质也不如中国士兵,如果不是不成比例的物资力量压制了中国军队整体战斗能力发挥的话,美国海军陆战1师任何人都根本不要想活着逃回去,连美国人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几十年后,当时的美军高级军官回忆起美陆战1师在长津湖地区险遭全军覆没的境况时,仍然觉得非常可怕,不寒而栗。用陆战1师作战处长阿尔法﹒鲍泽上校的话来说:

“如果中国人拥有一定数量的空中力量和足够的后勤保障的话,陆战队肯定一个也别想活着逃离长津湖。陆战1师不过是侥幸而已……我相信,长津湖的冰天雪地和中国军队不顾伤亡的狠命攻击是每一个陆战队员心中永远也挥之不去的噩梦。”鲍泽上校心有余悸地如是说。

后来,一位美国学者在对中美两军在长津湖地区的交战进行分析时,他这样写道:

“鉴于中国军队落后的后勤保障体系和他们依靠脚力进行运动的事实,那么,当他们突破联合国军的防线后,就无法果断地利用大规模的快速机械化部队向纵深处推进,旨在取得战术或战略上的全面胜利。”

在这数天的激烈战斗中,志愿军已经暴露出了自己的主要弱点,那就是在武器装备、火力以及后勤补给上与敌人的巨大差距,但这个弱点暂时还没有引起双方的重视。彼时毛泽东考虑的甚至是吞掉全部东线的美第10军,他在12月3日曾致电彭德怀:“对柳潭里地区之敌,除歼灭其一部外,暂时保留一大部,围而不歼,让其日夜呼援,如此便吸引援敌一定到来,使我有援可打。”

围点打援,在野战、运动战中歼灭对手 ——仅仅在一年之前,这还是中国军队在国内战场上屡试不爽的战法,然而由于是初次与美军交手,无论是毛泽东还是第九兵团的指挥员们都没有意识到,由于火力、后勤等与敌人差距太大,这个庞大的围歼计划将被证明确实是不够现实的。

但即便如此,陆战1师仍被打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在陆战1师逃跑的必经之路上,在北起下碣隅里,南至上通里和下通里的数十公里的地段上,志愿军层层堵截,步步追杀。在古土里以南,第58师堵住了陆战1师的退路,截歼其800余人;在上、下通里以北地区,89师又截歼其600余人。陆战1师从12月3日开始突围南撤以来,几乎是层层受阻,步步被截。

美陆战1师一路苦战,一路惊慌,12月12日,精疲力竭的美陆战1师在罗伯特﹒索尔少将的美3师的接应下,艰难地突破志愿军最后的阻击,狼狈逃至五老里,终于逃出了第九兵团的手掌。

他们称这段日子为“炼狱般的经历”。

据美陆战1师自己在战后的统计,在逃脱了志愿军的包围圈后,战前曾拥有24124名官兵的陆战1师战斗减员达4418人,非战斗减员7313人,减员总数为11731人,减员数量为全师兵员总数的48﹒6%。这是这支美国最能打的部队自从其成立以来所遭受到的最为沉重的打击。

这次战役之后,美国“最坚硬的部队”陆战1师再也没能回到这个记忆深刻的地方,北朝鲜盖马高原冰天雪地的长津湖地区,成为了那些还活着的陆战1师官兵们永远的梦魇。

想想陆战1师也是够可怜巴巴的。作为美军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先是参加仁川登陆时倒是挺风光的;紧接着就在大海上被颠簸了一千三百多公里,搞了个让人贻笑大方“YOYO”作战;再接着就是被志愿军痛扁一顿,演出了美国军史专家所称的“血腥大撤退”,真是“屋漏偏遇连阴雨”啊。

第九兵团虽然仓促上阵,但却给美陆战1师和美7师以歼灭性的打击,加上美3师以及其他部队的损失,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在长津湖战斗中共歼灭美军13900余人,这个数字还不包括非战斗减员。

但第九兵团的损失也极为严重,整个兵团战斗伤亡19202人,冻饿等非战斗减员竟达28954人,其中冻死竟近5000人!减员总数达48156人!!减员数量为全兵团兵员总数的32﹒1 %!也就是说,全兵团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人牺牲、负伤或冻伤。第20军冻伤最为严重,营、连、排三级干部大部分被冻伤或冻死,20军全军伤亡7000余人,冻伤11000余人,付出了巨大的牺牲。而全兵团严重冻伤减员高达22 %,大多数人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冻伤,而希特勒在德军进攻莫斯科时,其冻伤减员仅达百分之三就认为失败是因为天气原因。

战斗结束后,整个第九兵团成了一个突击治疗冻伤的战地大医院,一些没有经验的卫生员用火烘烤伤员的冻伤部位,结果又有许多人因此而截肢……

被冻得失去元气的第九兵团未能参加第三次和第四次战役。这也是我军战史上最为惨痛的一次冻伤教训,反映出了当时国内物资保障能力的严重不足,以及对国外陌生的战场环境事先缺乏准备。

东线部队虽然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基本实现了战前预定的战略目标,但彭德怀看着东线的战斗统计报告,心情却极其沉重。战士们太苦了!伤亡、减员太大了!太难为宋时轮他们了!在这种情况下,彭德怀命令第九兵团停止追击,就地严密监视敌人,相机攻击前进。并给东线部队发去了褒勉有加的慰问电。

12月17日,我27军主力在人民军一部配合下解放了咸兴。同日,毛泽东致电宋时轮将军:

“九兵团此次东线作战,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由于气候寒冷、给养缺乏及战斗激烈,减员达四万人之多,中央对此极为怀念……”

没有人公开批评过宋时轮将军在如此众多的冻伤减员问题上应负什么责任。

刚刚成立的新中国还没有来得及建立起相应的国家应急动员体制,出现这样大的非战斗减员是难以避免的。主管宋时轮面对复杂情况决心坚定,处置果断,完成了艰巨的战略任务,创造了军事史上的奇迹,表现出高度的全局意识和牺牲精神,不愧是一位优秀的、久经考验的高级指挥员。

然而宋时轮将军却终生为此而自责、内疚。

1952年7月11日,宋时轮将军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高级步兵学校校长兼政委。9月的一天,在鸭绿江边即将回国的宋时轮将军向长津湖方向脱帽弯腰,向长眠在那里的他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战友们深深鞠躬致敬。

当他抬起头时,随行人员们发现,将军已经是泪流满面……

1955年,宋时轮将军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他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勋章。

1991年9月17日,宋时轮将军在上海去世,他走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这是一位我们应该永远铭记的民族英雄!!!

请记住我们民族的光荣历史,请记住我们的民族英雄吧!因为 ——

“一个没有光荣历史的民族,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一个可悲的民族。一个有了光荣历史,有了英雄,而他们的后人不去学习他们民族的光荣历史,学习他们的英雄,那么,这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1992年,一位海外华人在《世界军事》上撰文:

“第二次战役即清长(清川江、长津湖)之战迫使敌军转入防御,从而扭转了朝鲜战局。

中国人自近代以来第一次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战胜西方列强的战争是抗美援朝战争。只是经过这场战争,中国人才真正在世界强国之林中站立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