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对日本狠狠打脸:日本人道危机灾民快饿死了

fswh 收藏 1 300
导读:原文www.telegraph.co.uk/news /worldnews/asia/japan/8392549/Japan-crisis-Theres-no-food-tell-people-there-is-no-food.html 摘要 Takahashi因为避难所里食物不够,只能出来到“满是泥浆的水沟里”(sludge-filled gutter)捡过期的速食和其他东西。而且还感到很羞耻,不希望记者拍他的照片。 接下来是在Ichinomaki的一个避难所里,一个叫Kinniko I

原文www.telegraph.co.uk/news /worldnews/asia/japan/8392549/Japan-crisis-Theres-no-food-tell-people-there-is-no-food.html


摘要


Takahashi因为避难所里食物不够,只能出来到“满是泥浆的水沟里”(sludge-filled gutter)捡过期的速食和其他东西。而且还感到很羞耻,不希望记者拍他的照片。


接下来是在Ichinomaki的一个避难所里,一个叫Kinniko Ishikawa的一直喋喋不休(英文有点讽刺)讲她的故事的70岁的耳聋老太太,说她在自己家二楼的床上,看见邻居家的房子被海啸冲走,邻居,邻居的丈夫和女儿都还在房子里。她就冲着房子喊“再见!再见!”然后看着他们不见。。。


文章里还描写她讲这段话时,大笑着说这一段。。。


评论有一句是这样的:It is true that coverage of the quake in Japan tends to show the brighter side of the relief efforts, while in reality for many the experience is humiliatingly grim(确实,日本的地震灾区试图展示救援努力的光明的一面,可是实际上,很多的经历都让人们感受到了羞耻的冷酷)


===============


一位穿着运动套装,满脸胡子渣的男人将他的自行车停在路边,并回头偷瞄了一眼,以确保没有人发现他。确定安全之后,他迅速地将手伸进满是烂泥的阴沟,从中翻出一盒被抛弃的预制食品,并将其塞进一个大塑料袋中。


如果不是在这样一个的时间,这样的一个地点,高桥和彦(音译)看起来简直就像一个在前晚的纸醉金迷后被赶到外面捡破烂找食物的流浪汉一样。事实上,他也不过是一个因这次海啸而不得不为全家找食物的受害者而已。



“我感到太丢脸了”在被发现之后,这位43岁的建筑工人只得这样说。“但是,连续3天以来,我们都没有足够的食物,我也没有钱,因为我家已经被海啸冲走了,并且ATM也不工作了。”

如果他的遭遇还不够可怜的话,看看他的袋里吧----2包速冻虾馅饺子,还有一些真空包装的海鲜棒---这些让高桥君看起来是那么地像一个灾后劫掠者。但是在东京以北200英里的石卷市,他的故事实在是普遍得让人心酸。


日本或许是一个富裕的过渡,但在海啸来袭后一周,整个国家都还在极其吃力地为灾民提供足够的食物和足够的安身之所。


================


我在赤井小学的救助中心里有一个位子,但在哪里得到的食物只能说是杯水车薪。”高桥君说。“我的双亲都70高龄了,但我们每两天才能吃到一小碗白粥,加上一小撮盐,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们很饿,因此不得不外出找吃的。

高桥君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他的身后,还有着一群破烂王。他们双脚裹着塑料袋,在被毁的超市中满是烂泥的走道里进行拉网式搜寻,满怀希望找到一些能吃的宝贝,这样便可充实一下救助中心的口粮了。



” 不要拍我的照片!“一个身穿蓝色工作服且看起来至少3天没剃胡子的男人怒吼道。”这实在太羞耻了,但是我们已经对政府失去了信任。政府根本就不是什么救世主,全靠我们自己。“

羞耻心在日本社会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约束着人们就算在最极端的情况下也要把持住掩面,而过去的一周里,全世界都见证了它让人惊愕的一面了。


========================


但是在石卷市以及其他位于该国东北海岸遭灾的市镇,供给的不足开始剥下日本人那张被鼓吹得天花乱坠的社会脉络的画皮。”他们已经不是日本人了,” 旁边一位妇女说道,言语因怜悯和鄙视而颤抖。“我不敢相信这会是日本。”

自然灾害用其残酷的力量将尊严从生者和死者身上夺走,但是在日本这样一个彬彬有礼而又一丝不苟的国度,这一切显得实在是太残酷了。“他们已经绝望了,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一位在附近路口指挥紧急交通情况的警察说。“你可以把这一切当做是在偷窃,但我们能够理解,在这种非常时刻,或许除此之外别无他选。”

石卷市已经出现了一些偷窃的迹象。超市的ATM已经被砸开,而在一条满目疮痍的街道上,一个冰箱大小的保险箱被人拖了出来,惨遭破坏却一无所获。但普遍认为,法律和规章制度仍然在起作用。


悲催的一点在于,石卷市至少还有一个在营业的超市,就在市警察局旁边,但购物者必须要排上3小时的队,而且只能够买10件(甚至更少)物品,还必须现金付款 -----如果你家已经被冲走,那这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让人惊讶的是,石卷市不少居民都反对批判地方或者中央政府,还为他们找了这样一个借口:这次灾难空前的规模让物资运送变得比登天还难。


或许这也不过是在为日本挽回一些面子,但如果他们能够看到那条只对紧急救援车辆开放且从石卷到东京只消4个半小时路程并理所当然能够用于运送应急食品和燃料的高速路的话,他们必定不会如此乐观。


要找到汽油根本是不可能的,不少人只得骑自行车在满是淤泥的街道里摇摇晃晃地穿行,直到他们不得不停下来清理挡泥板。之后,他们便继续踏上了征途。



在那近乎被海啸全毁的码头,人们在翻扒着废墟,尝试从里面翻出能骑的自行车和汽车燃油虹吸管里的汽油。这些东西都曾被海啸卷起并冲到房子和防波堤上。



=====================



“没有吃的了,告诉他们,吃的已经没有了,“一个在偷汽油、不愿表明身份的男人说道。”他们在电视上说救援物资正在派送,食物就要来了,但用你的眼睛好好看看,什么物资,根本就没有。“



”我曾认为我们是一个富裕的国度,但现在我真的迷茫了,“他继续解释说他现在只能依靠他家冰箱里那些慢慢解冻的食物过活。”你必须和人们说清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日本媒体被吓得不敢用事实说话了。“



是的,在日本,关于地震的报道都在给救援工作拍马屁,然而事实上许多人的经历都是耻辱,沮丧。



在石卷市一家避难所,每日电讯报采访了石川金子(音译),一位失聪但仍不屈不挠的70岁老人。她迫不及待地要告诉我们她是如何在她家二楼房间的窗子上眼睁睁地看着她邻居的房子被卷走的。



” 他们就这样从我窗前消失了---我的邻居,她的爱人,以及他们那还没来得及逃出房子的女儿,都在海浪上飘走了----我向远去的他们挥手,喊着“一路走好!一路走好!”,然后他们就一去不复返了,就是这样。



她大声地笑了出来,顿时仿佛这片回忆成了一瞬之间虚幻的喜剧,突然间,她又是那个疲惫且悲伤的老妇人了。“他们仍然下落不明,”她说道。她所用的“下落不明”这个词已经越发地成为某一种东西的代名词了。



金子大娘以及其他30位拿养老金的老人都睡在单间房的地板上。她们所在的老政府建筑就正对着石卷市的市政厅。这地方尚算暖和,但下水道没有水,和日本电视新闻中大加渲染的那些灯火通明的体育馆相去甚远。



“对,没错,政府完全没有提供食物,”她说。“但是我们仍然是幸运的...至少我们每天都能从本地慈善机构那里得到一碗粥,昨天他们还给我们带来了一些零食。”

“当然,我们感到饥肠辘辘,但我们不得不努力忘掉这种感觉。”


本文内容于 2011/3/22 2:37:12 被fswh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