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朱家岗——新四军一个团被日军联队偷袭

转帖大王 收藏 12 25036
导读:华北平原的地道战、地雷战,山区游击战堪称经典,江南的抗日斗争名闻遐迩。广袤的华中平原洪泽湖畔,人们借助于四通八达的路沟、土圩子、青纱帐开展的敌后抗日斗争也有许多可歌可泣的战例,新四军四师九旅二十六团进行的朱家岗守备战就是其中之一。这是一场十分成功的守备战,由于决策者战场处置的当,在武器装备巨大悬殊情况下,敌我人员战损比达到了3:1,我二十六团顺利突围,日本鬼子疯狂的“三十三天大扫荡”戛然而止。 困兽犹斗 1942年冬,淮北大地寒风凛冽,光溜溜的树枝在小雪中随风乱舞,发出单调的“刮、刮”声

华北平原的地道战、地雷战,山区游击战堪称经典,江南的抗日斗争名闻遐迩。广袤的华中平原洪泽湖畔,人们借助于四通八达的路沟、土圩子、青纱帐开展的敌后抗日斗争也有许多可歌可泣的战例,新四军四师九旅二十六团进行的朱家岗守备战就是其中之一。这是一场十分成功的守备战,由于决策者战场处置的当,在武器装备巨大悬殊情况下,敌我人员战损比达到了3:1,我二十六团顺利突围,日本鬼子疯狂的“三十三天大扫荡”戛然而止。

困兽犹斗

1942年冬,淮北大地寒风凛冽,光溜溜的树枝在小雪中随风乱舞,发出单调的“刮、刮”声。尽管在国际上德国正从苏联撤退,英军已在北非登陆,太平洋之战失利,日本鬼子不得不从华南向华中、华北溃缩,尽管日本人也看到光靠武力杀阀根本无法征服中国人民,但是他们不甘失败,再次以精锐部队平林十七师团的清水旅部、十三师混成旅团一部为基干,纠合伪军十五师窦光殿部,二十八师潘干臣部以及伪徐淮特区绥靖军郝鹏举部两个团,携骑兵600人,火炮百余门,汽车300辆,汽船二十余艘、坦克10辆、飞机八架,总兵力约万人,由徐州、固镇、泗县、宿迁、淮阴、盱眙、五河等地出动,以半城、青阳为目标,分五路向我淮北根据地合击,妄想歼灭新四军四师主力和淮北党政机关于洪泽湖畔。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扫荡,日本鬼子罕见地使用“怀柔”策略,伪称“只打洋八路,不打土八路;只打新四军,不打老百姓。”妄图收买人心。

日军指挥官金子联队长骑在高头大马上,看着高空中飞机、身后燃烧的村庄、脚下一段段挖断的路,听着不时传来的游击队袭击的枪声,他心里很明白:什么‘怀柔’?晚啦,战争进行到这个时候,被杀死的中国人数也数不清,即使用堆积如山也不为过,仇恨已经埋下,已没有回头余地,要么更凶狠的杀戮、彻底地制伏他们,要么是被消灭,走向死亡。在他的眼中,中国老百姓良心大大地坏了,统统该斯拉斯拉,八路军狡猾狡猾地。他环视了一下身边步、骑兵,汽车和耀武扬威地坦克仿佛又有了底气。

一名幕僚发出了感叹:“阁下,真是搞不清,我们到底是在和谁作战?八路军不是在华北吗?与我们作战的部队都带着新四军的臂章。有时,他们连臂章都没有,扛着草叉就和我们拼命。”“是呀,我们到底在和谁作战。可这重要吗?八路军、新四军都是共产党的部队,也是大日本帝国最坚决的敌人。打仗时每人放上三、五枪,接着就冲锋,然后就是一通大刀片子和拚刺刀,他们的勇敢是值得钦佩的,不过,幸好他们弹药不多,否则--”金子联队长不愿意多想。

得知敌人空前的大扫荡,四师师长彭雪枫并不惊讶,遵照***主席分兵华中命令,八路军从华北来到华中,在抗日、反顽残酷斗争中不断变大,变强,自己带的这一支队伍从河南确山竹沟(也叫沟竹)来的时候只有373人,到今天已经发展成新四军第四师,对敌斗争他有着充分的决心和自信,但同时,他对斗争形势有着清醒认识,虽然形势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总体实力日本鬼子依然强大,加上华南的鬼子向华中、华北退缩,无形中增加了华中的压力,当前抗击主要方式仍然只能是袭扰战、袭击战和小规模、短促的伏击战,无准备的遭遇战要尽可能避免,至于拼武器、拼消耗的守备作战更不可取。面对敌人海、陆、空大规模围剿,主力部队只有跳出敌人包围圈,在敌后来个掏心挖肺,最终粉碎敌人的围剿。

彭雪枫师长和邓子恢政委疾步走进团级干部学习班。毕竟,青阳镇敌人距这里只有三十多里,金锁镇、洋河镇的敌人也相距不远。彭雪枫迅速下达着命令:敌人开始扫荡了,你们赶快回去准备反扫荡,任务由你们旅部具体布置,这次敌人是海陆空一起上,来者不善。九旅二十六团团长罗应怀立刻应到:报告师长,既然来了,我们不会让他们舒舒服服地回去,就是老虎我也要拔它几颗牙。看着下的这员天不怕地不怕虎将,彭雪枫由衷地喜欢。

临危受命

新行圩子,九旅战前会议刚结束。匆匆骑马赶回的罗应怀一头就扎了进去。韦旅长非常高兴:大罗,你来的真是时候,鬼子的扫荡开始了,主力部队决定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实施外线作战。旅部考虑再三,决定由你们二十六团在内线牵牛鼻子,掩护党政领导机关转移,拖着敌人在根据地里转,消耗疲惫他们。你们团今后所处的局面必然是困难、复杂的,斗争将是残酷的,要在思想上做最坏的准备,要百倍的警惕,防止敌人―――(韦国清旅长作了个合围的手势),有没有什么困难?

二战网http://ez.cqzg.cn

提到困难,怎么能没有呢?经过长期战斗,老战士已经不多了,最困难的是没有足够的子弹,每个战士只有三四排子弹,七八枚手榴弹、一把大刀,用这样的武器对付日军的飞机大炮,困难是可以想象的。但是,我们是老八路底子,有铁的意志,子弹手榴弹打光了,我们还有大刀,大刀砍坏了,我们还有草叉,为了抗日,天大的困难也要克服,想到这里罗应怀坚定地说:坚决完成任务。

韦旅长再三叮嘱,战场上的情况千变万化,要临危不乱,指挥者的决策决定着一支军队的命运。

已经能够听到敌人的枪声,新行圩子外,罗应怀和大部队挥别。这意味着敌人的包围圈里,将只剩下二十六团一个团的正规部队。团长罗应怀,副团长严光、谢锡玉政委顿时感到身上的担子沉甸甸的。平林这头牛不是耕田耕地的家伙,而是一头发了疯,红了眼的法西斯“野牛”。万一牵不住,二十六团自身的危险不说,对整个反“扫荡”战役方针的实行带来的不利影响是无法考量的。仿佛是为了表明决心,罗应怀沉稳地说道:“我们二十六团要准备承担最大的牺牲,平林师团不是早就想啃我们这块硬骨头吗?从现在起,我们要紧紧依靠人民群众,以小部队、侦查组不断袭击敌人,疲劳敌人,让它们不得安宁,时机成熟,我们就大搞一下。”士不畏死,天将奈何?

田野上,鬼子以坦克为先导,汽车兵、骑兵为两翼平面推进,意在发现并拖住我们,汽车兵和后续部队会很快跟上合围,二十六团战士们躲在路沟里,两边的日军遥相呼应,打着旗语,却没有发现我们的战士。战士们悄悄向洪泽湖边撤退,心里暗暗叫板,小鬼子,咱们晚上见。

到了晚上,我们的战斗小分队出发了。麦场上,集合的鬼子突然遭到手榴弹的袭击,乱作一团,找不到新四军,就盲目地向四处放着枪。村庄上,鬼子们正在开饭,忽然枪声大作,手榴弹从天而降,新四军战士冲进了厨房,打死了鬼子,夺了武器,抱上几摞大饼就走。老百姓也没闲着、晚上掘坑挖土,破路筑沟,鬼子一有动静,大伙儿扛上工具回家睡觉去了。鬼子如“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而我们的战士则两天三仗、灵活自如。

一阵枪响和激烈的手榴弹爆炸,又把金子联队长从床上惊坐了起来:这是打得什么仗?对老韩圩子,老周圩子、刘圩子、归人集、青阳的分进合击,次次我们都扑空,到了晚上,新四军又到处冒了出来,整天吃不好,睡不好,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其实他也明白,中国的老百姓都是新四军耳报神,他们提前向新四军报告了情况。对付这种局面,一个办法是派出更多的谍报员,可是派出去的人,回来的很少,不是被新四军打死了,就是被老百姓活埋了。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在一个地方反复合击,多杀几个回马枪,出其不意,总会碰上他们的主力的。

二十多天过去了,敌人依然没有咬住二十六团。外线我军更是袭击不断,二十七团袭击马公店、十一旅攻击了青阳,骑兵团对敌人的运输线反复冲击,各县大队、区小队等坚持“县不离县、区不离区、村不离村”牵制敌人,配合作战。敌人四处被动,几近疯狂,派出了大量的奸细,为此抗日公署号召开展反谍锄奸工作,坚决镇压猖獗一时的日寇奸细。镇压一度出现偏激情况,最后抗日政府不得不通令下去,不得以砍头、火烧、活埋处置汉奸,有的地方老百姓依然违背了命令,在他们心中,汉奸根本就不是人。

朱家岗东临洪泽湖,西靠安河,是淮北根据地腹地,从地形上看,它是一个东西走向的土岗子,上面坐落着曹圩,四面是土墙,土墙外是圩沟,其东南面有一大门和便道,这里是唯一对外通道。圩子北面十四、五米有一条两米深、两米宽的路沟,与圩墙平行。曹圩西面一里多地是孙岗,西南约1里是张庄。西北方向二、三里是朱岗,向东撤向洪泽湖也很方便,在平原地带,这里是很好的防御战场。

12月9日,日本鬼子得到情报:泗阳县大队200余人驻扎朱家岗。宿迁、青阳、金锁镇、濉宁鬼子、伪军1500余人计划偷袭朱家岗。为防止抗日队伍向东退入洪泽湖,一支鬼子部队伪装成新四军预先开到新行北吴弯子村,他们帮助老百姓打扫院落,挑水,干着家务,不进家门住宿,并以防止奸细为名,封锁了村子,老百姓信以为真。晚9点左右该支日军悄悄转移到朱家岗东部界头集南李塘,堵住了东去洪泽湖的退路,老百姓也未识破。然而,12月9日下午泗阳县大队已安然转移出朱家岗。

经过二十多天艰苦战斗,二十六团减员十分厉害,每个营只编两个连,全团总共只有五百余人。12月8日,罗应怀接到韦旅长指示,主力就要打回来了,上级命令二十六团12月10号配合主力攻打金锁镇鬼子据点。这条消息给战士们带来极大鼓舞,一些战士们不由自主地低声唱起了新四军军歌。

12月9号,部队两天已经打了三仗,连续地奔袭,战士们极度疲劳,朱家岗距离金锁镇只有12里路,为了便于明天攻打金锁镇,黄昏,他们驻进了朱家岗。二战网http://ez.cqzg.cn

罗应怀、谢锡玉、严光带领参谋勘察了周边地形,要求战士们准备好攻坚器材后要立即休息,以保持足够的体力,连以上干部集中到团部开作战会议,会上,罗应怀同志对第二天攻打金锁镇作了部署,安排了营地:一营一连驻守西面孙岗,一营营部及二连驻守西南张庄,二营四连、五连随团部驻守曹圩,西北方向的朱岗距离曹圩较远,由三营七、八连驻守,互为犄角,随时策应。为防万一,向青阳、金锁方向放出了游动哨。其间,当地的基干民兵和老百姓积极要求与游动哨一同行动,帮助同志们巡逻。其中有个基干民兵叫孙甫全。无意中进入了一个意外的陷阱。

寒风中,孙甫全和两个战士组成的游动哨向西巡查。忽然一个战士踩空,扭坏了脚脖子。孙甫全让极度疲劳的战士们到路边沟里歇息一会儿,自己一个人继续向前查探。路沟内,两战士很快熟睡过去、鬼子尖兵从另一条道路摸了上来,他们杀死了熟睡中的新四军战士,抓住了赤手空拳的孙甫全,并逼着孙甫泉向朱家岗摸去。鬼子对他的防范很严,使他没有时间向同志们报警,孙岗离团部最远,孙甫全把敌人引向孙岗。到了孙岗,他发现,战士们驻扎的东大院并没有岗哨。急忙大喊:里面有人吗?皇军来啦。鬼子有所察觉,一脚将它踢倒,端枪向里面冲去,屋内新四军战士一骨碌爬起来举枪射击,打死了进门的鬼子,激烈的战斗首先在孙岗打响。孙浦全趁乱跑向另一个新四军驻扎点报警,然后急匆匆奔向曹圩报信。此时是凌晨4点。

激战孙岗

孙岗战斗拉开了序幕,一连一排、二排、三排分别驻扎在三个大院内,战斗首先在三排驻地东房院打响,把进门的鬼子消灭以后,战士们从墙上的枪眼射击。鬼子不断向院子里投弹,战士们捡起后又投了回去。有的鬼子刚爬上墙头,就被战士们用大刀砍了下去,十几个冲进院子里的鬼子硬是让战士们给剁了。战斗坚持了9个小时,战士们检查枪膛,已没有了子弹。院外,鬼子把农民张大爷押来,逼他爬上墙头劝降。张大爷无奈地拿着信,爬上了梯子,眼含泪光,刚把信投了进来,鬼子把他拉下了梯子询问里面什么情况?张大爷谎称我没敢看。鬼子气恼地将他揣倒在地。院子里,战士把信撕得粉碎,大声回应:投降和失败不是我们,而是你们法西斯强盗。

二战网http://ez.cqzg.cn 寒风中,一个伪军从张大爷身上扒下棉袄,穿在了自己身上,拿着手枪模仿张大爷声音,要再递一封信。战士们辨出了真假,伪军的脑袋刚刚露出墙头,大刀把他的脑袋砍了下来。鬼子急了,施放大量燃烧弹,战士们无立足之地,他们决心用刺刀和大刀向多灾多难的祖国表达她们最后的忠诚。二十余名英勇的战士冲出了院门,与敌人肉搏,相继倒在冲锋的路上。鬼子小队长看到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这是一支什么军队?英勇到如此地步。

二战网http://ez.cqzg.cn 与此同时,一连二排十余位勇士驻扎的大院也遭到敌人的围攻,除一小部分人用大刀,刺刀杀开一条血流冲出来外,大部分同志也壮烈牺牲,西大院的一连一排则乘乱杀出了敌人的包围圈。二战网http://ez.cqzg.cn

一连的战斗持续了九个小时,既报了警,也为部队防御作战赢得了宝贵时间。二战网http://ez.cqzg.cn

孙岗的战斗并不是孤立的,孙岗方向枪声一想起,就把罗、严、谢惊醒。不一会儿,一营通讯员进来报告,一营一连在孙岗遭到一百多鬼子袭击,营长已命令二连孙存余部右翼侧击敌人,支援一连,请团部派部队正面配合,消灭敌人。于是罗应怀命令驻扎在朱岗的三营以一个连防卫西南方向,以一个连支援孙岗一连,

因为张庄通向孙岗的路已被鬼子封锁,孙存余和战士们向北进入圩北路沟向西攻击,不料前方也布满了鬼子,正对孙岗形成包围,他们一阵排枪打死了几个鬼子,敌人暂时放弃了对孙岗的包围,跳下路沟挡住了二连的去路。双方隔着横垛对峙着。孙存余发现三营七连在支援孙岗途中也遭到鬼子炮火阻击,停滞不前。很明显情报有误,鬼子远不止一百多。于是一面坚守,一面向团部报告。

一连指导员傅荣贤首先冲了团部:我是一连指导员,鬼子包围了孙岗,现在正一路向曹圩,一路向张庄逼近。罗应怀急切地问:鬼子有多少?傅荣贤说:看不清,到处都有脚步声和马叫声,看样子敌人很多,我是冲出来的。这时二连支援受阻,鬼子很多的消息也报来,,罗应怀迅速把圩子外二营四、五两个连调入曹圩内(五连后派去守张庄、路沟)。枪声、手榴弹爆炸声更加猛烈,敌人不止一路,看来是有备而来,只有东面还没有动静,于是罗、严、谢三人作出两个决定,一是有严副团长出东南门,去朱岗直接指挥三营;二是让保卫处长宋玉玺同志及文职人员50余人,携团部电台向东撤退。然而,东面路沟内,宋玉玺等同志遭到来自李塘鬼子的伏击,他们拆毁了电台,烧掉了密码本,许多人壮烈牺牲其中包括宋玉玺同志。严副团长在东南门两次均没有冲出。此时是早上5点四十分左右。

情况更加明朗,二十六团被包围了,而且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团部手中可用兵力只有二、四、五三个不满员连队。针对当前情况出现了两种意见,一种是敌人数倍于我,来势汹汹,必须尽快选择突围方向,突出去,否则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一种是天将破晓,地处平原,敌人又有骑兵,白昼突围,更易遭受重大损失。这时罗应怀脑海里闪出一个地名----竹林关。十年前,红军十二师三十四团许世友团长在竹林关阻击了六倍于己的敌人,打了三天三夜,最后突出了敌人的包围圈。现在天已放亮,打,危险!走,更危险!坚守,可以以一当十,以我所长击之所短;如若突围,必将被强大的敌人分割包围于开阔地,后果不堪设想,只有坚守阵地到天黑、等待援军、待机歼敌。于是他果断下达了坚守命令,重点是孙岗、张庄、东南门,圩北路沟。孙岗的枪声平息后,他给派去坚守张庄的五连副连长戴春涛下了死命令:坚守住张庄,否则我枪毙你。这是他从不轻易讲出口的重话。

孙岗战斗结束后,金子联队长把进攻矛头指向了张庄、曹圩,他要把这些土八路赶向开阔地,用机枪和猛烈的炮火消灭掉。即使打阵地战也没什么问题。

35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