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人-孟嘎 正文 第二章 达洛卡哇的请功物件--鬼子人头(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0.html


达洛卡哇的嚎叫


嘎贡心有余悸的摸了下汗说,还好咱们没有开枪误伤那孩子,那孩子是我们西双版纳达洛卡哇部落的酋长孟满的小儿子孟嘎

“又一个部落”周卫国皱了下眉头,他现在一听到这些落后的部落都头疼

嘎贡知道周卫国在想什么,“你可别小看达洛卡哇,这是西双版纳最原始也是最神秘的部落

还原始?周卫国又皱了皱眉头

嘎贡似乎没在意周卫国的表情,他知道,这几个月接连的战斗,充分体现出西双版纳的各个山塞部落的协同不足,以及战斗素质的不足,也没什么好辩解的“达洛卡哇部落是我们西双版纳甚至云南所有少数民族中最骁勇的部落,在他们部落里,男人都不出去狩猎的,都是女人来维持部落的衣食住行,连盖草屋都是女人在干

歧视妇女,李忠大不咧咧的道:什么都叫女人去干,男人干什么去,都在家看孩子?还骁勇的部落呢,简直是窝囊废,李忠边说边把孩子的绳套解下来

嘎贡没有理会李忠,因为他知道,象李忠这样的汉族莽汉是体会不到这种原始部落的战斗力和凝聚力

“男人就负责战斗,战斗,还是战斗”

一句话叫周卫国几人全部楞了下来

“达洛卡哇部落的男人们从一出生就注定是达洛卡哇的战士,他们从6岁起就要远离父母身边,去部落里训练,这一去就是10年,如果这10年敖不到,那等待着的只有是死亡

李忠听完直吸凉气,庆幸自己不是达洛卡哇的一员

他们从6岁就开始学习刺杀,埋伏,机关和达洛卡哇格斗,以急忍耐练习,奔跑练习,最后到16岁时后结业的时候需要自己单独猎杀3只老虎才算合格,时间为3天,而使用的武器是一根被削尖的树支。如果失败,结果可想而知,但父母没有人会伤心丧子,并为自己的孩子没有成功毕业而感到羞耻,连神寺都不会写进孩子的名字

陶于民听完也觉的森的很,他仔细的给那孩子包扎着伤口,动作很轻柔,并且关心的问:疼吗

孩子差异的看着陶于民,又看看嘎贡

嘎贡叽里咕噜的对孩子说了句话,孩子回头看了看陶于民,傻傻的一笑回应了一句

嘎贡翻译到:他说,达落卡哇的人感觉不到疼

但可以看的出,孩子已经疼的额头冒出了汗,可见这孩子忍耐力有多厉害

忽然那孩子叽里咕噜大喊了一句,嘎贡听完面色大变说到:有大批的人过来了

话刚说完,叭的一声,一个子弹擦着周卫国的头边飞了过去

周卫国大喊:窝倒,准备战斗

话音刚落,2发炮弹呼啸而到,轰然爆炸。陶于民赶忙护住孩子压在地下,看来这孩子被这爆炸吓呆了,紧接着又几发炮弹呼啸而至,炸的昏天黑地,地洞山摇,几人隐藏地区方圆50米几乎被隔离出来了,炮声停止,子弹如同下雨般的飞洒而来,这就是建男正雄的聪明所在,结合上几次围剿这几个八路失败的原因综合,总结出了经验,我把遮挡视线的树木花草炸了,我看你们怎么藏

周卫国几人也纷纷掏出枪来还击,但也无济于事,慢慢的,枪声越来越密,周卫国知道这次坏事了,鬼子已经彻底的保卫了他们,彻底的跑不出去了。李忠已经受了点轻伤,慢慢爬来”队长,杂办,跟狗日的小鬼子拼了吧,反正也出不去了

周卫国勾了一下盒子枪班机,嘎达一声,没子弹了,周卫国卸下梭子看了看,丢在一旁,拍了拍李忠,“去,叫陶于民掩护那孩子冲出去,不能把孩子也搭进去,他是无辜的

“是”李忠半蹲起来,大喊到:陶于民,陶于民,你狗日的在哪呢

听到叫声,孩子推开了压在他身上的身体,直起身子,压在他身上的身体已经冰凉了,陶于民,为了保护孩子,不幸被炮弹打中胸口牺牲了。孩子摇晃着陶于民身体叽里咕噜的大喊,边喊边不停的晃着,忽然一个炮弹呼啸而来

小心啊~~~~李忠对孩子大喊,无奈孩子怎么能听懂汉话,依然摇晃着这个曾经给自己包扎伤口并很关心自己的外族人,妄图把他晃醒,就在这紧急时刻,忽然一个黑影飞扑过来,扑在了孩子身上,轰的一声,炮弹的气浪把那黑影推的老高,等黑影落地后,李忠心疼的大喊:王伟。边喊边大哭起来

一个子弹擦伤了周卫国的手背,刚处理完伤口,见到李忠大哭起来忙喊到:怎么了

李忠边哭边摸着眼泪说:陶于民和王伟牺牲了

周卫国听完楞了,多好的战友啊,说没了就没了,不由回想起曾经的相识,曾经悄悄偷生产队的苞米而背处分,曾经的一起入党宣誓。周卫国把帽子一丢,站了起来:妈的,和他们拼了

李忠也一瘸一拐的靠到周卫国身边

周卫国掏出唯一的一个手榴弹,拧开盖,对嘎贡说到:你带孩子走吧,没你什么事了

嘎贡义愤填膺的也站了起来:我不走,我还要为那西双版纳的10几个塞子的兄弟报仇,我要和你们一起共进退,我还要入党接受党的考验呢

周卫国坚毅的拍了拍嘎贡肩膀:你已经接受住了党的考验,具备党员的资格了

嘎贡听完兴奋的擦了擦汗,扭头对那孩子叽里咕噜一阵子猛喊

你在喊什么

我在叫那孩子赶紧离开,他对大山熟,鬼子奈何不了他

那孩子和没听到他们说话一样,一会晃晃陶于民,一会晃晃王伟

这时,枪声嘎染停止,周卫国他们已经看到了身穿黄衣服的鬼子兵了,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慢慢的围了上来,周卫国情急之下,也不管那孩子能不能听明白汉话大喊到:你还等什么,快跑啊

那孩子慢慢站起来愤怒的看着慢慢靠近的鬼子兵,离他们就只有30多米的距离了,孩子忽然象狼般的嚎叫起来,噢~~噢噢~~!!!响亮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着,刺耳的声音钻的周卫国耳朵生疼,李忠索性捂住了耳朵不满的说到:嘎贡,他在喊什么,奶奶的,临死也不家我安静会

嘎贡仔细听了下孩子的嚎叫,兴奋的说:队长,咱们有救了

周卫国差异的看着嘎贡:你说什么?有救了,谁来救我们

达洛卡哇,达洛卡哇会来救我们,那孩子在用达洛卡哇的独有信号在向外面呼救呢。嘎贡兴奋的说。

周卫国惨淡的笑了笑。也是啊,鬼子已经团团围住,几十个鬼子,那些原始部落的民族就是赶来,怎么救,难到拿着打刀长毛救吗


建男正雄兴奋的搓了搓手“呦西”这回八路没地方跑了,他已经用肉眼看到了站立起来的2个八路和2个当地的土著人,抓捕终于要结速了,孩子的嚎叫叫正雄警觉起来,自己手底下部队太少了,才有60多人,为了安全起见正雄挥手叫部队停止前进,传令兵立刻赶来:报告联队长,其他中队也已经联系到,正往这边赶来

呦西!!告诉他们,开枪的不要,喊话滴,要他们投降

鬼子上了刺刀距离周卫国他们大概10米的距离团团围住,一个汉奸大摇大摆的走来,喊到:八路兄弟门,皇军说了佩服你们做战勇敢,只要你们放下武器,皇军保证你们生命安全

放你妈的狗P,李忠大骂到,周卫国笑了笑对李忠到:你小子终于说对了一句话”李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了笑,嘎贡搭一弓,瞄也不瞄,嗖的一声,正中汉奸胸口,汉奸还没来得急喊叫,倒在了地上“八嘎”正雄怒到,这可是他手底下唯一的一个会说中国话的中国人,最重要的是唯一的一个向导,如今也为天皇效忠了“给我冲锋,活捉八路”

鬼子兵一听纷纷退弹夹,准备冲锋。周卫国凛然一笑对李忠和嘎贡到:你们怕吗

李忠急了,“队长你小看人,俺。。。俺。。。俺不怕”嘎贡也坚毅的说,我也不怕

好,一会小鬼子上来我就拉线了,咱们一起和鬼子同归于尽

恩,3个人坚毅的抱在了一起

鬼子的明晃晃的刺刀也已经举起,就等着联队长正雄的最后一声令下

正在这关键的时刻,忽然森林周围也响起来和孩子嚎叫般的声音:噢~~噢噢~~~,声音更加的辞耳朵,连正雄和鬼子兵都惊呆了,“这是什么声音”正雄心里有了一点的恐惧,不管他,先活捉了八路再说,空气慢慢的变的凝固起来,噢噢的嚎叫也停止了,森林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正雄的天皇御赐的菊花武士刀在微弱的阳光下显的十分刺眼,就在指挥刀下落的那一瞬间,忽然嗖的一声,正雄只觉得胸口一麻,低头一看,一根黑呦呦的短箭已经刺进了他的胸膛,血正从短箭的尾部刺出,正雄晃了晃身体,连句八嘎呀路都没骂出就倒在了地上,鬼子兵惊呆了,正在此刻,忽然10几声嗖嗖的滑破空气的声音飞驰而来,10几鬼子瞬间被射倒在地,都是黑蚴蚴的箭,都是箭的尾部往外刺着血

鬼子兵被震撼了,拿枪的手都在颤抖着,忽然呼呼几声响,几把斧头呼啸的扑向几名日本兵,可怜的几名日本兵被直接砍翻在地,一个军曹气急败坏的四处没目的的放了2枪,大喊:八嘎,支那人大大滴坏啦,话刚落,嗖的被一支短箭射到在地,还是黑蚴蚴的箭,还是箭的尾部往外刺着血

日本紧张的几人一组背靠背组成战斗队型,警惕的看着四周,这时候,这几个八路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天皇的武士,性命比什么都重要

周卫国几人也塄到了那,只有那孩子和嘎贡兴奋起来

忽然四周又响起嚎叫声,短箭和短斧嗖嗖的向鬼子兵飞去,不同的是,森林中,忽然出现了20几个身穿兽皮,脸画的花里胡哨的人,他们就是达洛卡哇的战士~~各个都骁勇善战,鬼子兵恐惧的都忘记开枪,端着刺刀自保,可哪能敌的过从6岁就开始学习攻击,天生就是战士的达洛卡哇人啊,达洛卡哇战士似乎没有和鬼子兵进行对垒,只是一个冲击,60多鬼子兵就伤亡殆劲,剩下的几个鬼子兵早已经吓破了胆,什么大日本黄军,什么日本武士道,早就忘记了,纷纷举枪投降,达洛卡哇举着长矛嘴里嚎叫着将这几个日本兵和周卫国一行几人团团围住后,纷纷举起武器准备屠杀,周卫国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妈的,没死到日本人手里,却死到了这些蛮夷部落的手里,不甘啊

嘎贡急忙叽里咕噜的喊了几句话,并且那孩子也拦住达洛卡哇战士,叽里咕噜的重复喊着话,原本达洛卡哇战士举起的武器慢慢的放了下来

忽然达洛卡哇兴奋的举起武器大声嚎叫起来,并且有节奏的喊着听不懂的口号,连那孩子也跟着一起喊了起来,紧接着达洛卡哇战士人群中闪开一条路,一个健壮的中年男子矫健的走了过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