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人-孟嘎 正文 第一章:与豹搏斗

hami1978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0.html[/size][/URL] 西双版纳的风景原本美丽如画,但往往和战争创伤参合到一起,就会变的肢零体碎。眼下的大塞子,几坐大的房子被炸的面目全非,小点的直接就成灰烬了,远处还不时传来零星的三八大盖的枪声。大塞里四处都是横七八束的人,受伤的人时不时的呻吟2下,一小队日本兵在小心的搜索着大塞,凡是遇见还有口气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10.html

西双版纳的风景原本美丽如画,但往往和战争创伤参合到一起,就会变的肢零体碎。眼下的大塞子,几坐大的房子被炸的面目全非,小点的直接就成灰烬了,远处还不时传来零星的三八大盖的枪声。大塞里四处都是横七八束的人,受伤的人时不时的呻吟2下,一小队日本兵在小心的搜索着大塞,凡是遇见还有口气的,都是好不忧郁上去补上一枪或者捅上一刺刀。遇见还算完整的草房,就放上一把火或者为了图省事,干脆就直接往里面丢一棵手雷完事

担任搜索联队的联队长健男正雄摸了摸头额上的汗,这西双版纳的天气真是太热了,闷热闷热的,联队的士兵好多都得了病,但都为了圣战,无畏的坚持着。建男正雄端坐在一个大木蹲上,点了根烟。这八路隐藏的速度真是叫快,绝对不是一般在晋中或者太行山所遇见的八路的伸手,明明看到了4个人,近的咫尺,甚至连帽徽也看清楚了,可一转眼,又消失的无影无终,为了抓这4个八路,建男正雄的联队已经追了4天了,还是一无所获。当然,也并不是什么都没有获得,象花姑娘和粮食的都是大大的获取了,多多少少对建男正雄来说,还算些安慰吧!来云南已经4个月了,对建男正雄来说,进入云南做战,对于天皇最忠诚的武士来说,是一件耻辱的事情,当现代化武器和长矛弓箭对阵,那不叫战斗,那叫屠杀。建男正雄的联队做战了十几次,只遇到了轻微的抵抗,云南的土著人的战斗,一触即溃,甚至于一天的时间里,正雄联队能夺取8个塞子,这远远要比对付太行山的八路容易的多,以至于手底下的士兵兴奋的叫嚣:天皇不是叫我们来做战来了,是叫我们来度假来了。在他们眼里,对付这些土著人民如同屠宰场的工人那般。目前正雄联队伍所接到大本营的任务是搜索4个来自延安的八路军,正是因为他们潜入这些土著人里,组织了抵抗,否则正雄联队可能不废一枪一弹的拿下西双版纳大块的土地。但是在这茫茫的大山原始森林里,抓住4个经验丰富的八路,真的不容易,着时也叫建男正雄心里脑火,追了4天了,终于把这几个八路包围在这个山头,剩下的任务就是加大搜索力度,非要抓住这几个八路,好好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以至于牵着一个联队在大山里转悠了4天了

“报告联队长,前面发现了八路的踪迹,并发现了大量血迹,估计有八路受伤了”一个日本传令兵的报告打破了建男正雄的沉思

“呦西!”正雄兴奋的站起来,整理好自己的军容“继续的搜索,活捉支那的八路”

“嗨!”


已经是第4天了,如果再不转出这座大山,这5个人恐怕就不被鬼子抓住也得饿死了。周卫国心里盘算着怎么样能正确的找到坐标,好走出这茫茫的大山。这茫茫大山,连绵不绝,各种树木花草遮天闭日,连跟随的最有经验的西双版纳的向导嘎贡都迷失了方向。自己的战友已经有1个负重伤,子弹穿透了肩胛骨,伤口正在溃烂,如果再不及时治疗,恐怕敖不了几天了

周卫国,原129师386旅新一团3营营长,后被指派来延安党校学习,毕业于第7期,学习期间各科成绩优秀,深得党校苏联军事顾问米洛夫的青睐,也着时在这个蓝眼睛的顾问身上学了不少东西,由于八路军策应远征军在缅甸成功的抗敌,阻止日军进攻云南造成夹击之势得逞,特派周卫国以及党校7期学员:李忠。王伟,陶于民4个人,进入云南,领导当地少数民族,建立根据地,抵抗日军侵略

周卫国来的时候雄心勃勃,但来了3个多月,信心也确实磨灭了不少,组织起来的几个大塞的游击队看似人数不少,民风也彪汗,但这不是力与力的较量,而是现代武器于智慧的相结合。更重要的是:武器弹药缺的厉害。500多人的队伍,才有20几条枪,大半还都是土枪,象汉阳造和老套桶都是好枪,三八大盖更不用提了,那简直是武器的极品。语言不通,造成训练难,没经过系统训练的这些游击队队员,只习惯于挖陷阱,设套子抓大山里的虎豹豺狼,根本对战争没有什么概念。战场纪律不强,自我保护意识不强,打起仗来,各打各的,打不过就抽出柴刀冲上去,砍一个够本,砍两个赚一个。文化素质偏低,自动化武器根本不会用,连基本的手榴弹都会忘记拉线就丢出去。率领这样一支队伍和装备精良,久经战场的老鬼子打仗其结果可想而知。几天战斗下来,游击队损失殆尽被鬼子追的满山跑

“真他妈的窝囊”周卫国狠狠的拍了下大腿,想起自己那在晋中平原,赤查风云,打的鬼子闻风丧胆,什么时候受叫鬼子追的满山跑的洋罪。但生闷气归生闷气,上级领导的命令是坚决执行的,组建游击队的失败,是自己工作没做好,过高的估计山塞民族的习性和特点,同时也过低估计了这个正雄联队的实力。没事,只要老子几个人的命在,还是可以东山再起的,不做亡国奴的斗志是打不败的。周卫国坚定着信心和自己的信念,起身看了看王伟的伤势,王伟已经昏迷并且发起了高烧。向导嘎贡在仔细的辨别着方向,试图能找到些指引方向的蛛丝马迹

忽然,嘎贡似乎发现什么事情,迅速爬在了地上,耳朵紧贴着地,几秒后,又一跃而起,迅速爬上高高的香蕉树向远方眺望。过后,又跳下来,跑到周卫国跟前说到:有情况

话刚一说完,李忠,陶于民民原本闭幕养神,也一跃而起,掏出枪,打开了机头,李忠恶狠狠的说:妈的,不跑了,老子跑不动了,就在这和他们拼了

周卫国冷静的瞪了李忠一眼,拉过来嘎贡说:别急,慢慢说,什么情况

嘎贡环视四周说,我感觉好象有人在逼近咱们

“几个人”

“一个人,好象还带着狗”

“奶奶的,肯定是鬼子的搜索队,和他们拼了”李忠恶狠狠的说,陶于民将枪重新插进裤腰,按了按李忠,叫他冷静,然后说到:卫国,不对啊,我觉得不对,小鬼子怎么可能就一个人搜索呢,难到不怕咱们偷袭?“

”你是什么意思“

陶于民来回走了几步站定转身坚定的说:只有2中可能,一是嘎贡观察可能有误差,这么浓密的森林里,这种听声辨位肯定有误差。陶于民边说边想嘎贡笑了笑。这一下,旁边的嘎贡沉不住气了,站了起来,梗直的说:我用山神的名誉发誓,我嘎贡绝对没有说错,是一个人和一条狗,最少是4条腿的东西

周卫国笑了笑,挥挥手叫嘎贡坐下道:那你说第2种可能呢

“第2种可能就是:这是个掉队的搜索队的小鬼子”

“呵呵,我也是这么想的”周卫国笑道“嘎贡的能力我相信,不会辨别失误的,是吗?嘎贡”

嘎贡看到周卫国的赞许以及肯定,高兴的挠了挠头

周卫国来回度着步沉思了下道“这么办,这小鬼子躲是躲不过去了,畜生的鼻子灵,一叫会引来别的鬼子,咱们有伤员,不便于机动。陶于民和李忠--”

“是”

“你们就地构建防御,严密监视动态以及变化”

“嘎贡”周卫国转过身来看着嘎贡说:你去做个绳套陷阱,最好活捉那个鬼子兵,一旦你那边抓住鬼子,我立刻开枪把那狗给打死,这样好点

说罢各人分头准备,周围国把王伟抱到一个大树下,用枯树叶盖起,想转身去帮陶于民他们,王伟一把抓住周卫国的手说:队长,我给大家添累赘了,要不你们走吧,给我留个手榴弹

周卫国生气到,说什么P话,你就老实在这呆着,看我们怎么活捉鬼子兵

丛林里异常的安静,偶尔小鸟谷谷的叫2声,除了飘渺的淡淡的雾气,似乎连大树都静止了。李忠悄悄的和周卫国耳语到:队长,鬼子是不是走到别的地方去了

周卫国看了李忠一眼,征询似的看了看嘎贡,嘎贡悄声说到:没走,快到了,而且跑了起来,瞧好吧,准叫我抓住

话刚落完,森林里打破了宁静,群鸟忽然炸了窝一样,迅速的全部飞起,远处传来奔跑的脚步声以及喘息声,空气这时候似乎凝固了一样, 叫人紧张,周卫国几个人掏出了枪,掰开机头,嘎贡也把他那弓拉满了,就等着对鬼子的致命一击

忽然森林里串出一孩子的身影,周卫国忙小声通知:不许开枪,看看情况

那孩子大概18岁左右,狂速的奔跑,忽然啪嗒一声,踩中了嘎贡设置的机关被迅倒掉起来。李忠正欲起身前去看个究竟,只听一个怒吼带着惺风扑面而来,一个大如小牛犊般的花皮豹子扑向了踩中机关被倒掉着的小孩。周卫国他们都为小孩捏了把汗,想开枪救下孩子,但怕乱遭遭的场面,伤了孩子,正在忧郁的时间,豹子已经扑到了孩子的身边,跳冲着孩子头咬去

嘎贡惊呼到:这孩子完了,哎!!

谁知道,奇迹出现了,小孩一个类似于仰卧起坐,直起了上半身,使豹子扑空,紧接着转过身来揪住豹子的花皮,一拳打向豹子眼框,碰的一声,力量之大,一至于将豹子的眼眶打裂,豹子鲜血从眼眶迸裂出来,豹子也不是好惹的,头一歪咬住了孩子的手臂,孩子只是咧了下嘴,并没喊疼,另人不可肆意的是孩子竟然继续反抗,轮起拳头雨点般的向豹子打去,打的豹子嘴巴鼻子往外流血,豹子也不含糊,虽说咬住了孩子的手,但嘴巴由于受到重创已经合不笼了,但2个前肢的爪子不停的抓着孩子,人与出生行成了对持阶段,很快,孩子的血从被撕成碎条的兽皮裙里流出,和豹子的血混合到一起,滴答到草地上。

周卫国一行几人被这一幕简直看呆了,整个森林都弥漫着血腥味,还是嘎贡反映快,拉满弓,一箭射中了豹子的要害:心脏,豹子疼的松开了口,掉在了地上,血冲胸膛喷出,没了力气

周卫国这时才反映过来,喊到:快去救人

李忠看着那被打的有点变形的豹子脑袋,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乖乖,这是人吗”说把飞奔过去

谁知道,李忠还没靠近那孩子,那孩子充满敌意的眼神看着李忠,嘴里低声咆哮着,并仰起了全是血的拳头,李忠见状只好打住,没敢靠近,这家伙,这要是一拳头论到自己脑袋上,那就直接去见马克思去了。嘎贡见状,忙喊:别动,别动,千万别动。说罢扔掉了弓跑了过来

嘎贡看了看那孩子,然后对孩子叽里咕噜的说了一翻话,孩子惊奇的看看了嘎贡,也叽里咕噜的回应了2句。嘎贡一听神色大变,又叽里咕噜的说一句,小孩忽然没了警惕的目光,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

这把周卫国一行几人看的纳闷的啊,李忠着急的问道:嘎贡,你们再说什么呢啊

嘎贡这才想起来给周卫国报告情况,忙跑来说道:好险啊,好险啊

李忠见状心急的拽住嘎贡:险什么,快说啊,别卖关子了,你要存心急死我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