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民主的胜利是如何鸡飞蛋打的?

feitelie 收藏 59 5667
导读: [img]http://img6.itiexue.net/1267/12675522.jpg[/img] 联合国通过了对利比亚设置“禁飞区”的决定,西方社会对利比亚开始发动武装干预了,这让龟缩在班加西的利比亚反对派似乎看到了希望。然而就在不足一个月前,他们本可以一举推翻卡扎菲,也许能实现当初民众示威争取权利的愿望,结果却面临如非国际干预行将被卡扎菲灭掉的危险,比利亚眼看到手的“民众的胜利”是如何功亏一篑的?      利比亚反对派痛失一把好牌 [img]http://img7.itiexue

利比亚民主的胜利是如何鸡飞蛋打的?

联合国通过了对利比亚设置“禁飞区”的决定,西方社会对利比亚开始发动武装干预了,这让龟缩在班加西的利比亚反对派似乎看到了希望。然而就在不足一个月前,他们本可以一举推翻卡扎菲,也许能实现当初民众示威争取权利的愿望,结果却面临如非国际干预行将被卡扎菲灭掉的危险,比利亚眼看到手的“民众的胜利”是如何功亏一篑的?


利比亚反对派痛失一把好牌

利比亚民主的胜利是如何鸡飞蛋打的?

反对派不再是主角,道义大旗坠地


利比亚这次危局是从民众的示威开始的,反对派依靠民众的支持在2月底3月初取得了阶段胜利(东方早报2月25日报道)。原本他们有机会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理直气壮、堂而皇之地逐走四面楚歌的卡扎菲,并赢得国际社会的广泛承认,顺理成章地成为利比亚唯一合法代表,如今却不得不仰赖美、英、法的军事庇护,才有望(而非确定)赢得一线生机,至于推翻卡扎菲,夺取全国政权,且不说前景如何渺茫,即便真能做到,在外力刺刀下赢得的“胜利”,也将丧失本应拥有的光彩、说服力和稳定性 。

卡扎菲差一点就被推翻了


利比亚民主的胜利是如何鸡飞蛋打的?

陶短房在博文中写到:卡扎菲起初对反对派的低估,以及蛮横地大打出手,被半岛台和互联网传播世界,“轰炸自己民众”、“屠杀手无寸铁平民”的“疯子上校”形象几乎被永久定格,针对的黎波里当局的国际孤立几被各国一致认同,卡扎菲政权的外交官、政府阁员纷纷倒戈,军队成建制哗变,利比亚许多大部落或公开造反,或态度暧昧,卡扎菲军队则士气低落,溃不成军,短短几天内,他的势力被压缩到的黎波里-锡尔特间的狭长地带,其中还间隔有反对派的据点,甚至首都街头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反抗迹象,如果反对派此时能一鼓作气,在政治上、军事上加一把力气,卡扎菲很可能在众叛亲离中被推翻,或至少失去合法统治基础。


杯具!民众抗议沦落到部落似的内战


利比亚民主的胜利是如何鸡飞蛋打的?

然而反对派们不仅没有积极进攻,而且对战后的新政府将是神马,也缺乏公开主张。倒是那些卡扎菲手下的旧将军官僚,还有反对卡扎菲的部落首领们,取得了反对派的领导权。当初为了争取“公民权利”而战的反对派,此时已经渐渐沦为内战的一方。意大利政治分析师罗曼诺说:美欧国家事实上越来越看不清班加西反对派的组成。“设立禁飞区似乎既能保持中立又能彰显人道主义,但是在一个内战中的国家你不可能中立,不久你就会发现你在帮其中一方攻打另一方。”



反对派支离破碎,卡扎菲起死回生


利比亚民主的胜利是如何鸡飞蛋打的?

反对派连个像样的政府架构都没有!


卡扎菲政权最大的缺点,就是“不像个政权”:卡扎菲本人大权独揽,政权、立法机构形同虚设,军队上层也得不到应有的信任,但反对派却并未抓住这个破绽,利用有利的国际形势,建立令国内外信服的新政权,并迅速赢得合法性。直到今天,班加西方面也未能成立像样的政府架构,具有政府性质的“全国委员会”拥有32名骨干成员,多是旧军官甚至还有旧王室成员,鱼龙混杂,在是否争取外援、与卡扎菲是否谈判上,莫衷一是,贻误战机。没纲领、没号召,甚至没策略,卡扎菲松散,班加西比卡扎菲更松散。


卡扎菲的要害无疑是的黎波里,在最初的慌乱中,反对派并非没有长驱直入的机会,但他们却先在沿途耗时过多,继而把相当力量用于围困、夺取卡扎菲家乡锡尔特,结果战机稍纵即逝;在最初阶段,反对派利用真真假假的舆论攻势,让卡扎菲叫苦不迭,但在战局逆转后,他们仍迷信这种策略,一些前方将领和宣传官员讳败为胜,前线几次出现援兵误以为前方还在坚守,匆匆赴援却被迎头痛击的状况,不但失地没收复,新的防线也难以稳固。尽管反对派武器并不缺乏,兵员也有保证,但班加西当局反复强调的“编组训练”却始终不见实效,尽管卡扎菲军队在非洲战场上素以“豆腐兵”见称,反对派的武装在正面战场上仍难以抵挡。

利比亚民主的胜利是如何鸡飞蛋打的?

反对派外交上犹豫不决,失却国际合作良机


最先走上街头抗议的是不满现状的年轻人,他们追求更多的民主权利,期望更好的经济生活,国际社会都抱有同情态度。而反对派这时却高估计自己力量,坚持“利比亚人民要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最后,当队伍里掺杂了极端组织甚至基地影子,因为混乱无法抵抗的时候,继而180°大转弯,将生存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国际干预上,结果在国际社会“一慢二看三通过”的程序性磨蹭中,前线形势逆转,各地支持者因对“国际干预”寄往过高,反倒在久盼“盟军飞机”不至的绝望中,因卡扎菲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而斗志涣散。因为落入部落斗争的巢窠,目前的国际干预也更多受到正当性质疑。


反对派无论是寄希望卡扎菲内部倒戈还是谈判解决问题,都是对卡扎菲不切实际的幻想。2003年利比亚以加内姆为首的改革派曾做过改变的尝试,以失败告终。英国NGO新国家组织的一份报告解释说,加内姆的改革在议会内部曾引起了激烈讨论:由于没有宪法和政党,“改革派”无法整合力量来达到预期目标。更糟的是,革命委员会的一些“老兵”觉得改革影响了社会稳定,同时私有化的过程以及新商业领袖的出现,触碰了这些人在国企里的利益。卡扎菲固守僵化体制,为了统治而不是为了民众幸福的顽强,在示威发生后的一系列言行中暴露无遗,但反对派却为各自利益自毁长城。

利比亚民主的胜利是如何鸡飞蛋打的?

反对派是国际社会扶得起的阿斗吗?


国际社会武装干预面临三大难题


法英美等西方国家的武力介入,并非新鲜事。但是犹如伊战时导致的平民伤亡,目前这次对利比亚的打击,已经造成了大量的平民伤亡,这显然违背了《关于战时保护平民之日内瓦公约》,尽管近年来人权理论已经得到了更多支持,但是反战舆论不容小觑;其次,到底该支持利比亚的哪个力量,令人困惑,正如英国智库研究员约什说的,应该先搞清楚反对派里都是些什么人,什么关系,以及如何达到目的再干预。再次,国际社会即使推翻了卡扎菲,那么战后如何建立一个保障民主权利的政府,也决定着最后的成败。

反对派唯一的机会就是明确纲领


目前反对派的大本营班加西已经处在卡扎菲的威胁之下,混乱复杂的反对派有的开始向卡扎菲转向,有的则寄希望国际社会这次武装干预的成功。然而反对派如果继续部落似地投机牟利,而不是回归到为争取民众权利的道路上来,正如《财经》杂志分析的:纵使卡扎菲倒台,利比亚的未来未必就是民主,没有强权压制的各种部落、宗教、集团的统一很快会分崩离析,利比亚将成为名副其实的“拼凑的国家”。从“民众的胜利”到民众的伤亡,这场战争不值得打鸡血似地围观叫好。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