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部队新兵连流传最广的几个鬼故事!!! – 铁血网

现在部队新兵连流传最广的几个鬼故事!!!

在部队中,尤其是新兵连在无聊的时候,讲鬼故事就成了晚间一大乐趣,既可以锻炼胆量,也可以增加娱乐!下面就编排了一些在部队比较流行的鬼故事。既然是故事,当然说的要跟真的一样,希望大家理性对待,也希望斑竹能够放行!这毕竟是现在部队里面存在的一种文化现象吧!

厕所哭声

那是刚入伍不到一周的时候发生的事,当时我们新兵连住的地方是一幢三层楼的老营房,每个排住一层楼,在每层楼的一角是卫生间,卫生间分两间,外面是洗衣房,里面就是有8个蹲便器的厕所。最奇怪的底楼的厕所房顶上有一片黑黑的东西,象是酱油倒在上面。在底楼卫生间外面是一张乒乓球台。楼的前面就是一个小操场,100多平米的样子,主要是我们集合的地方,操场四周有一些很大的槐树,槐树底下就有一些平时训练用的器械(单杠、双杠等)和沙坑,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刚一到就觉得这里阴森森的,心里就有一些很压抑的感觉。

连里要求新兵每天晚上10点至次日凌晨6:00要轮流站岗,岗位是在营房的底楼,每岗一个人站两个小时,有一个班长带班,带班的班长不站岗,只是到时间把该上岗的战士叫醒带到岗位,交接完了就算完事,不过也挺辛苦,一晚上基本不怎么睡觉。

那天晚上轮到我们班站岗了,我是晚上2点至4点的岗,班长叫醒了我,我睡眼朦胧地拖着枪一步一挨地下到底楼,和上一班的战友交接后,班长也就回宿舍睡觉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抱着枪(枪里是空的,没有子弹),裹着棉大衣,蹲在乒乓球台打瞌睡。刚迷迷糊糊地,我隐隐约约听到从厕所里传来一个男的哭声,很压抑,象蒙着嘴哭的那种,我一下子就醒了,哭声就没有了,也不感到十分惊奇。因为在新兵连里,很多新兵由于想家,训练又辛苦,哭是常有的事(不好意思!本人也悄悄哭过几次),心想也许是刚刚迷糊的时候,有人到厕所里去了吧,于是好奇想进去看看是谁在哭,进去一看,奇怪!!没有人。大概是楼上的吧,也许是听错了。又回到乒乓球台上准备再睡一会儿,熬过这一会儿就可以回去睡了,但刚迷迷糊糊地,又听到了一阵哭声,这次听得很分明,就是底楼厕所传来的,一下子跳起来,冲进厕所,一看,还是没有人,当时就吓坏了。战战兢兢地冲到班里,把班长摇醒,班长一听,当时脸色就变了,我打死也不下去站岗了,他只好下楼帮我把剩下的时间站完。

第二天,问班长怎么回事,他才说,也就是我们到部队的前一个月,有一个要退伍的老兵,因为在部队三年,党也没入到,又跟领导吵架,一时思想不通,就躲在底楼的厕所里,用枪抵着自己的下颌,开枪自杀了,当时,血都溅到了房顶上,那一片血迹现在都变成黑色的了。

后来,连里也就重新把底楼厕所的房顶粉刷了一下。但还是陆陆续续地有不少战友听到哭声,不过也没发生过什么事,大家也就习惯了。

骑自行车的女孩

由于我当兵的时候是在通信连,有一次,地方邮电局架线,人手不够,向部队借一部分人帮他们,我有幸地成为支援地方建设十五人中的一人,每天早上8点到工地,下午6点回部队,在工地上就是拉拉线,爬爬杆,比在营区训练轻松多了,而且地方上的人对我们不错,每人每天一包“红梅”烟(在92年时,算高档烟了),中午请吃一顿饭,生活不错,大家都挺高兴的。

大家干了一周多,终于把事情做完了,地方上的人请我们到酒楼好好吃了一顿,每人发了100元的辛苦费(100元呀,当时我的津贴每月只有23元,多大的一笔钱哟)。回部队的时候天都差不多黑了(3、4月份的8点多钟)。我们坐的是141型的解放牌汽车车,向营区开去,在半路上,汽车从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子身边驶过,大家想必喝了一点酒,心情又不错,再加上这个女孩子长得蛮不错,十八九岁的样子,一看就是个高中学生,于是我们就向她起哄、逗她、吹口哨什么的,一会儿就看不见人了(很奇怪,当时光线并不好,不知为什么看得这么清楚?反正当时也没想那么多)。

过了一会儿,汽车又从一个自行车的女孩子身边驶过,大家又向她起哄,等大家看清楚时,吓了一跳,这个女孩跟刚才那个女孩一模一样。

我们互相议论说,是不是双胞胎呀!!!!

汽车又前行了一会儿,忽然前面围了许多人,我们车子停下了,大家跳下车,一问,原来是前面出了车祸,撞死了一个女学生,由于我们是当兵的,理所当然的要管,大家走向前去,用电筒一照,大家吓了一跳,死者是被车从前胸压过去的,身下淌了许多血,但奇怪的事,脸一点也没伤着。突然,有个贵州兵叫了一声:“这就是我们刚才遇见的那个女孩!!!”我们一看,果然是的,大家当时吓得脸都白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