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之抗日篇 纠结 第二十七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0 1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size][/URL] 姚朗偷偷扫视了一下这几个人,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于洋的身上:“我说于洋老兄,这些日子不见,你可得有点变了啊?” 于洋没好气的看看姚朗和杨锋:“那是因为我们没有你们肚量宽!” 于波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一下于洋:“兄弟,别说这话,咱们的书斋能继续开张还不是多亏了人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


姚朗偷偷扫视了一下这几个人,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于洋的身上:“我说于洋老兄,这些日子不见,你可得有点变了啊?”

于洋没好气的看看姚朗和杨锋:“那是因为我们没有你们肚量宽!”

于波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一下于洋:“兄弟,别说这话,咱们的书斋能继续开张还不是多亏了人家?”说着,于波端起酒杯恭恭敬敬站起身:“杨兄弟,姚兄弟,我弟弟就是这样,有口无心,你们二位可别见怪,我这儿想敬二位兄弟一杯酒,一来多谢二位对我们老于家的关心,二来多谢二位给我们当地除了一害!”说着,于波一口把酒喝干,然后学着江湖人那样亮了亮杯底。

杨锋和姚朗两个人也站起身:“于大哥不用这么客气,咱们都是自家弟兄,自家弟兄哪有不帮着自家弟兄的道理!”说着,两个人也把酒喝干。

酒桌上死气沉沉的气氛终于被打破了,王老好不失时机的凑了上来:“二位老弟这么仗义,我王老好啥也不说,以后你们哥俩再来我这儿喝酒吃饭,我一个子儿也不要!”姚朗呵呵一笑:“我说王老板,听你这意思今天这顿饭你还打算找我们哥俩要钱是怎么的?”几个人和王老好哄笑起来。

杨锋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下于洋,发现于洋脸上的笑容还是有些不自然,他夹起一块肉放在于清面前:“来,老妹子,快点吃!”看着于清高兴地吃着,杨锋问道:“老妹子,你知道你二哥来的时候不高兴是因为啥呀,你要是知道,我就再给你买好多好吃的好玩的,还有新衣服,怎么样?”于清歪着头看了看杨锋,又看了看于洋:“你说的是真的吗?”“那还有假?”说着,杨锋从怀里掏出了几块“孙小头”放在于清面前,“你只要说上来这些钱就是你的啦!”

于波不知道杨锋的用意,他赶紧上前拦阻:“杨老弟,你这是干什么?”杨锋轻轻挡开,“给老妹子留下几个零钱,又不是给你的,于哥,你这么拦着有意思吗?”于波不好说什么,只好笑了笑,伸出去的手也就缩了回来。于清一看自己的大哥没有阻拦,伸出手把几块银洋紧紧地攥到了自己手里,生怕杨锋反悔:“我二哥在路上看见有个小要饭的挺可怜,他把自己身上的钱都给了那个要饭的小孩,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吧!”于清的声音引起了于洋的注意,他赶紧摆手:“没有这回事,没有这回事!”

姚朗看了看于洋:“想不到于洋老兄还是个菩萨心肠!就冲这个,咱们哥俩得喝一杯!”

杨锋点点头:“应该应该!”

于波不好说自己的妹妹什么,毕竟她还是个孩子,整日里跟着自己过着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的日子,他只好帮着于洋打一个圆场:“杨兄弟别听小孩子的,我们家老二没那么小心眼!他是看那个孩子身体残疾,所以才这么做的。”

于洋有些伤感:“那个孩子少了一条腿,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就那么跪在街头乞讨,看着他我这心里不是个滋味的,嗨,这天底下只有穷人才知道穷人的苦处!”

杨锋笑了笑:“我说于洋老兄,我们弟兄也是穷人出身,我们也知道穷苦人家的难处,别看现在手里有几个钱,虽说不干净,可绝不是从穷人那里得来的!”

徐德言放下手里的筷子:“杨老弟,就凭你们干的这件事儿就能看出你们是什么人!正所谓:土帮土成墙,穷帮穷成王。再说,于洋看到的那个孩子备不住还是被人拐出来干这行的,这年头的丐帮可不比以前的丐帮啦!”说着,老徐拿起面前的酒杯晃了晃,然后一饮而尽。

姚朗听徐德言这么一说不由得连连摇头:“徐老先生,您这句话有点问题,据我所知,这种事情大多不是丐帮中人所为,大凡丐帮中人都讲究除强济弱重诺守信,所以丐帮才能成为江湖上有名的正道。这些年战乱纷纷,真正的丐帮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形成江南江北的大一统规模,只在一些地方自成气候,可能是一县,也可能是一府一州,皆自家地头顾自家,自家自有生财道,像徐老先生所指的那种大半另有来历。”

徐德言是说书之人,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江湖上的事情,所以姚朗这么一说他反倒来了兴致:“姚老弟,看来你是知道这里面的猫腻儿,说说怎么样?”

姚朗有些得意:“不瞒在座各位,这里面的事情我还真知道不少,那些拐带童丐或者残疾孩子的多是安徽阜阳一代的人,因为这些年年景不好,很难讨到钱,于是有人就想出用残疾小孩代他们乞讨而他们坐收渔利的办法。用江湖上的话说这叫带香,那些被他们弄去去乞讨的儿童叫香,收利的那些人叫香主,寻找带出乞讨的过程叫带香。香主们带香时大都骗那些孩子的父母说是带这些孩子到南方的寺庙门口看摊子卖香火,或者说出门卖艺。这些孩子在父母离开后,一般还要在香主家中住上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用行话说这叫训香,主要是让那些孩子知道乞讨的规矩。据我所知,训香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让这些小孩服从香主的管束,要是那些儿童不服管训,轻者像猪狗一样关在笼子里,重者就会遭到毒打。有的香主为了让这些残疾孩子看上去更加可怜,训香的时候要求会让他们把腿挂到自己的脖子上,有些小孩子根本没有办法把腿挂到脖子上,他们就用力把腿往这些孩子们的脖子上扳,还有一些香主为了让孩子们看上去更可怜竟然用刀把孩子手脚、身体、脸部割伤,很多小孩子都是被香主致残。不过这种事情多在南方,北方的丐帮大多对这些人恨得牙根疼,因为这些人并不是真的丐帮弟子,而他们的所作所为人们往往都归罪于丐帮,所以一旦让他们丐帮逮着,那些香主大半没几个好下场。”

王老好听姚朗说完连连点头:“就是就是!这些人也太可恶了,人家丐帮可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杨锋的眼睛扫了一下姚朗,有意岔开话头:“各位,咱们今天少说这不高兴的事情,说点高兴的事!”

姚朗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话多了一点儿,于是随声附和:“对对,说点高兴的事情!”

“高兴的事?”于洋似乎没有缓过神来,“哪有什么高兴的事!难道你们不知道,一二八上海那场仗打得那么热闹,十九路军蔡廷锴将军和蒋光鼎将军浴血奋战,终使敌军三易主帅,死伤枕藉,士卒胆寒,朝野震惊,可是到了五月,咱们中国政府和日本人在英、美、法、意各国调停之下竟然签署什么《淞沪停战协定》。你们看看报纸上说的那都是什么,咱们政府实际上就等于承认日本军队可以长期留驻吴淞、闸北、江湾引翔港等地,而中国军队却不能在上海周围驻所设防,这不就是拱手把上海让给日本人了吗?还有,《淞沪停战协定》签订后,咱们南京政府那些高官要员不仅不琢磨怎么对付日本人,反而说什么共产党借一二八淞沪之战的机会扩大了湘赣闽粤的苏区,还说什么攘外必先安内,把刚刚从淞沪前线撤下来的十九路军调往福建江西剿共,十九路军当时在上海打仗的时候政府不仅不给十九路军以任何援助,还拒绝调江北部队去支援抗战,可现在……”

于波听自己的弟弟话头不对,赶紧打断于洋的话:“行了行了,咱们少谈论政府的事情,言多必失!”

“就是就是!”杨锋接着于波的话赶紧说下去,“我们哥几个今天来可不是想听你于洋老兄谈这个的,我们哥几个的意思是想看看各位还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没有!”

王老好听杨锋这么一说心里一哆嗦,生怕自己又会受到什么牵连:“杨老弟,我们现在都挺好的,也没有什么需要你们的地方!”

杨锋笑了一笑:“不是吧?”

王老好有些慌张:“真的真的!没有什么……”王老好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

杨锋先是看了看姚朗,又看了看褚快手,目光又从于家兄弟和徐德言夫妻的身上扫过,最后又落到了王老好的身上:“我说诸位,我们兄弟这次来可不仅仅是想各位吃顿饭,我们弟兄是想求各位点儿事情。”

杨锋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可是在座的几位听到了以后却像被蝎子蛰了一样变颜变色。

杨锋又看了看姚朗和褚快手,忽然轻轻笑了起来:“老四,把钱拿出来,求这几位替咱们了花了吧!”姚朗听杨锋这么一说也笑了起来,刚想拿过箱子,没想到褚快手却把箱子拿到了桌子上。

姚朗有些不高兴,褚快手有些不好意思,他把箱子推到了姚朗面前,姚朗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打开了箱子,但只是打开了一条缝隙,他的手伸进去,拿出了一卷银元,一直到第三卷银元的时候杨锋轻轻点了一下头。

于洋忽然有些兴奋起来,并不是眼前那些银元让他兴奋,而是那里面的枪。

杨锋看到了于洋的变化,他站起身把箱子拉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轻轻的掀开箱子,更多的钱和几支枪以及匕首刀都显露了出来。

在座的人都有些吃惊,他们的眼睛里闪过恐惧:谁知道这几个人又想到这儿干什么事情?

杨锋笑了笑:“不用怕,我们弟兄这次可不想砸诸位谁的饭碗子,只想让诸位过上好日子!”说着,杨锋又拿起来一叠纸币扔在桌子上,“于波老兄,你的那个什么书斋刚开起来,肯定需要钱,用多少自己拿。王老板,你这个小饭馆不错,只是没有我们弟兄住的地方,你看看周围有没有合适的,不过最好是那些从不容易被人注意到的地方,至于多出来的钱你自己看着办,就当是我们以后的饭钱。徐老先生,我知道您的日子不宽裕,他们拿剩下的钱都给您,万一他们或者我们谁的手头紧了,到时候您可以帮一下!”

姚朗忽然明白了杨锋的用意:他要在这里安下自己的落脚点。

于波王老好和徐德言几个人相互看着,谁也不说话。

杨锋看了看姚朗,姚朗把钱很快的分成三份推到了于波王老好和徐德言三个人面前。

于洋忽然指了指箱子:“能不能给我一支枪?”

于波赶紧拦阻:“你要那玩意儿干什么?”

于洋闭了嘴。

杨锋看着于洋:“我说于洋老兄,你要它不要紧,可是这玩意儿不是钱,出了事可了不得!这万一要是出了事在座的可是都吃不了兜着走!”说着,杨锋收起了箱子,“再说,这玩意儿是我们弟兄吃饭的家伙什儿,给了你,我们以后的饭碗咋办?”

姚朗歪着头看了看于洋:“我说于洋老兄,你老兄不会是想也吃我们这行饭吧?”

于洋鼓了鼓嘴巴。

姚朗笑了笑:“你于洋老兄不会是那什么红党吧?”

于波的脸色变的很难看,他连连摆手:“没有的事,我弟弟他哪是那种人啊!杨老弟,这种事情可开不得玩笑,那是要杀头的!”

杨锋轻轻撇了撇嘴:“这算什么事,不就是报纸上说的那个什么赤匪吗?我早听说过,说是这些人专门收拾那些当官的和有钱人,这跟我们弟兄有什么差别!我们也是劫富济贫,也讲替天行道,那个话怎么说来着?”杨锋想了想,“对了,盗亦有道!”

徐德言微微眯了一下眼睛:“老子曰: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庄子曰:何适而无有道耶?夫妄意室中之藏,圣也。入先,勇也。出后,义也。知可否,智也。分均,仁也。五者不备而能成大盗者,天下未之有也。”

杨锋听了徐德言的这番话有些迷迷糊糊,虽说自己肚子里也有那么点儿几句之乎者也的墨水,可是徐德言的话杨锋的的确确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他看了看姚朗,姚朗抽了一下鼻子,咧了一下嘴巴,意思是我也没听明白。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