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所谓紧急军报当然是子虚乌有,这不过是我策划的一出戏。

当时许安出了房间,便对随驾的一个小太监使了个眼色,那小太监偷偷溜出来,找到等候在附近的所谓“信使”。

回到皇后寝宫,我立刻命许安传太医院几个最是识的药物又比较可靠的太医,检验那小瓷瓶里是什么东西。

约莫半个时辰,许安回来,面色颇有几分不安,小声凑近我的耳朵:“皇上,太医已经验过,是上等好酒,只是……里面加了些东西。”

我见他欲言又止,很是不耐烦:“加了什么东西,你且说来。”

“回皇上,是……是羊淫藿等几味催情之物和罂粟壳,又拿虎鞭浸过。”

凭着几年学医(虽然并不通中医),不用太医说,我也知道这些东西的用途。我不禁大声道:“这个贱人,看朕不要她的命。”

皇后在旁已经看出个大概:“皇上可是要责罚元嫔?”

“这个贱人,居然给朕使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

皇后跪倒在地:“臣妾求皇上开恩,饶过元嫔妹妹这一次。”

“全是元嫔那贱人的错,皇后不必管了。”

“皇上,臣妾身为皇后,是六宫之首,六宫姊妹们有错,先是臣妾的错,皇上如果要治罪,还请先治臣妾的罪。”

“此事与皇后何干?都是这个贱人,竟然给朕……给朕……”我气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皇上,其实元嫔用的这些药物,却是宫中备的,皇上……皇上以前自己也用过。”

我当然明白她说的“以前”是指真杨广,但这仍然令我感到吃惊。

皇后见我不语,依然跪地求道:“元嫔妹妹固然是有错,却是因为惦记皇上,还请皇上饶过她吧。”

我心中已经有些软了,口中却依旧不饶人:“这还了得,今日不过是些迷情之药,若是鹤顶红,朕怕是也已经喝了。”

“皇上,就算有人想要毒害皇上,也绝非元嫔妹妹,她心中日夜所思的,只有皇上。”

许安也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道:“皇后说的,实在是实情,元嫔必然没有谋害皇上之心。”

我叹口气,顺水推舟:“既然如此,死罪可免,明日逐出宫去便了。”

皇后听了我的话,却依然跪地不起:“臣妾还是求皇上,不要责罚她了,元嫔年岁浅,不懂事。”

“皇上,只怕错不在元嫔,她如何晓得这些东西。”许安说。

我觉得许安说的在理,看来此事绝不是元嫔自己做得了的。“朕肯只是逐她出宫,已经是网开一面了。”嘴上依然不依不饶。

“皇上,元嫔出身魏室皇胄,元氏一门,虽然今非昔比,却仍然是朝野中颇有影响的人家,皇上如今励精图治,正需一派平和局面,如逐元嫔出宫,只怕元氏不满,不利皇上宏图大业,而且此事如若传扬出去,也于皇家尊严有损,此其一;皇上前日已经临幸元嫔,或者已有骨血,若皇上逐她出宫,岂不使金枝玉叶流落民间,此其二;元嫔心中,只有皇上,如此逐她,颜面无光,未必不寻短见,皇上虽不杀元嫔,而亦不能活,有违皇上仁德之心,此其三。如是三条,臣妾盼皇上三思。”皇后说道。

“朕与皇后,已非一日,缘何与元嫔只一次便有孕?”我说道。

“元嫔年华正茂,岂是臣妾可比。”

“偏就你是好心,也罢,朕就依你,饶她这一次,然而却不能不加告诫,幕后指使,也要查的。许安,你去带元嫔来。”

“此事不劳许公公,还是臣妾去吧。”


皇后走了约有半个多时辰,才把元嫔带来,元嫔此时想是吓的不轻,双眼已经哭的红肿,本已在皇后劝解下止了泪,等见了我,跪在地上,又不由得珠泪连连:“皇上,奴……臣妾有罪,愿受皇上责罚。”她此时性命攸关,说话倒不嗲了,反觉得听着悦耳。

我本已经气消了一半,此刻见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心下更软了,又一想她的所为固然有错,却是一个妻子为了获得丈夫的一点点爱意表示,又不禁可怜起她来,本想大声呵斥她一番,声音却也温和了许多。

“你错的不小,若非皇后娘娘一味回护,许公公又替你讲话,朕本来是要重重处罚你的。以后决不可再有此行了。”

“臣妾谢皇上,臣妾再也不敢了。”

“不必谢朕,要谢就谢皇后和许公公吧。”

元嫔跪在地上施礼:“谢皇后娘娘,谢许公公。”许安慌忙摆手道:“娘娘如何使得,许安怎么受得起。”

“你以后要多向皇后学学。朕且问你,是谁教的你?”

“是……是臣妾宫里的黄嬷嬷说的。”

“你可知这些药有何用处?”

“臣妾听黄嬷嬷说,只要把这些拌酒里给皇上喝了,就能让皇上回心转意。”

我叹了口气:“药又从何而来?”

“是黄嬷嬷找了太医院的徐太医。”

“哪个徐太医?”我又问,元嫔摇摇头,倒是许安在边上答到:“回皇上,是太医徐元丰。”

我点点头,对许安传旨:“黄嬷嬷、徐元丰,杖二十,逐出宫。你告诉他们,出宫后若是敢有半点胡言乱语,朕自会要他们的脑袋。”

许安应了个诺出去,我也对跪在地上的元嫔说:“你也回去歇了吧。”

元嫔又谢了恩,皇后身边两个宫女扶她起来。她给皇后道了万福往外走,我却在她后面又说道:“以后说话,便像今日这般吧,朕听着舒服。”


五月初八,离东都赴嵩高山(就是嵩山)。皇后、三妃及三个皇孙同行,同去的还有内阁一班重臣,为唯民部尚书樊子盖奉诏留守东都、刑部尚书卫文升留守西都,其他护驾禁卫军两千人,宫女、太监百余人。许安自不必说,沈光也随同前往。虽非浩浩荡荡,倒也是大队人马。只是沈莺未能一同来,我心中是很想她来的,只是又怕让人知道。初七夜,我特意去御花园听她抚琴唱曲,我知道她学过抚琴,命许安选了一张好琴送去。初八晨离宫前,又悄悄让沈光去和她道别。

洛阳的炎热,我实在是受不了,忽然想起没有空调,蒋介石、毛泽东都喜好上庐山避暑,清朝皇帝夏天受不了北京的酷热,也喜欢到承德避暑,我不妨仿效一下,而洛阳周近,就是这嵩高山最是适宜。

只是嵩山上没有行宫驻跸,有大臣建议我先等一等,不出半月,就可以在嵩高山起座行宫,被我臭骂一顿。

我知道嵩高山上有座嵩阳观,原本是杨广拨给术士潘诞炼长生不老药的,有房数百间,潘诞药没炼成,被杨广砍了脑袋,就是去年的事情,这嵩阳观不过年余无人居住,稍加修葺,便可使用。只是房间仍显不足,随行的官员只好在附近找寺庙和大户人家的别院用来住宿办公,随行禁卫军则自己搭建了营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