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推进剂创始人李俊贤:保障中国大推力火箭上天

新华网郑州3月20日电(记者程红根、谭浩)当你为我国历次卫星、飞船发射成功而欢呼雀跃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其中用于火箭发射的推进剂,是由哪一位科学家带头研制出?


而你又有没有想过,现在已被广泛应用于汽车、建筑、家电、家具等行业生产及生活领域的聚氨酯成型新材料,也同样出自于这位化工科学家之手?


早春3月,我们来到位于古都洛阳的黎明化工研究院,听人们讲述这位科技功臣不断创新的事迹,一睹他作为科学家典范的睿智和风采。


这位功勋卓著而不事张扬的科学家,就是被尊为中国火箭推进剂创始人之一、中国聚氨酯材料奠基人之一的黎明化工研究院原院长兼总工程师,我国著名的化工合成专家,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83岁的李俊贤。


在60多年的科研生涯中,李俊贤始终践行科学家精神,急国家之所需,不断攀登一个又一个科技高峰。他勇于创新,甘于奉献,淡泊名利,为我国国防科技事业做出杰出贡献,成为科技工作者学习的楷模。


做科研就要急国家之所需,有再大的压力也要顶住


李俊贤1928年出生于四川省眉山县一个农民家庭,1950年毕业于乐山市国立中央技艺专科学校化工专业,从此走上科技报国之路。


他的青年时代正是我国国防科技事业的起步阶段,在每一次重大科研方向的选择上,他都能急国家之所需,将个人利益置之度外,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科技工作者的高尚情怀。


上世纪50年代,我国提出了“两弹一星”及其火箭推进剂研制任务。火箭推进剂就是火箭燃料,其质量占火箭的90%左右,占卫星的85%左右。火箭要发射卫星上天,推进剂必须先行。


1960年初,30岁出头的李俊贤被调到北京化工研究院第五研究所,先后担任火箭推进剂研究室副主任、主任职务,负责从事火箭推进剂的研发工作。


偏二甲基肼是火箭发动机的主体燃料,主要通过氯胺法制备。氯胺法制备偏二甲基肼又分气相法和液相法。当时上级给李俊贤和课题组下达任务时,要求他们集中力量开发气相法制备偏二甲基肼。


李俊贤和课题组成员在进行气相法试验中,发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他们总结前期经验,对20多种制备方法一一进行了分析,筛选出可能工业化的制备方法,经过反复论证和实验比对,决定采用液相法制备偏二甲基肼。


而这在当时,是要冒很大责任风险的。为了给中国火箭提供强大的动力源,早日满足“两弹一星”任务的急需,李俊贤和课题组成员甘愿一起承担风险。


他们几乎集中了全课题组所有力量,日夜不停地进行试验。经过半年的精心奋斗,终于成功地研制出了满足需要的产品。这一成果,1964年被评为中国工业交通战线的十大成果之一。


1970年4月24日,使用我国自主生产的偏二甲基肼发射的第一颗——“东方红一号”人造卫星发射成功。李俊贤和课题组对推进剂研究方向的正确选择,保证了我国卫星的顺利上天。


“可以说,当时如果没有偏二甲基肼的研制成功,就没有中国大推力火箭的上天。”黎明化工研究院现任院长李志强说。此后,我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及多种型号导弹发射均使用偏二甲基肼。直到今天,偏二甲基肼仍是重要推进剂燃料。


该项研制成果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李俊贤也因此在全国科学大会上荣获“在科学技术工作中作出重大贡献的先进工作者”称号。

上世纪70年代初,中国海军服役的某型热动力鱼雷以煤油、压缩空气为推进剂,由于推进剂能量低,技术指标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的技术水平。


1973年9月,上级向李俊贤所在的黎明化工研究所下达了研制性能指标追赶世界先进水平的鱼雷推进剂任务,这种推进剂代号为796燃料。


1975年7月,黎明化工研究所用硝酸酯配成的796燃料完成研制。虽然实验室研究取得成功,但工业化研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有部门提出,可先进行过渡型号的鱼雷推进剂研制。


“要搞就搞世界一流的!还是要生产796燃料,延误工期我负责!”李俊贤在一次专门会议上大胆拍板。李俊贤深知,推进剂性能对新一代装备影响巨大,一旦使用性能改进不大的过渡型推进剂,中国鱼雷不知何时才能赶上世界先进水平。


顶着巨大压力,黎明化工研究所成立了以李俊贤为主要技术负责人的796燃料会战领导小组,并抽调10余名技术人员和工人充实专题组。


经过半年左右的时间,1976年4月开始车间建设,1977年6月30日终于生产出合格产品。经过4个月连续运转考核,证明796燃料各项工艺参数均达到设计要求。


796燃料项目1978年荣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励。1980年6月,经过部级技术鉴定会确认,796燃料的中间试验装置工艺是先进的,产品质量已基本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这一成果,为国家避免了过渡性型号鱼雷的研制,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也把我国先进鱼雷研制的时间表提前了3年。从此,796燃料成为我国重要的鱼雷推进剂,已用于我国多种型号热动力鱼雷,增强了保卫祖国万里海域的国防实力。


创新是科研的灵魂,要始终站在科技最前沿


黎明化工研究院(以下简称黎明院)现任院长李志强说,李俊贤从事科研工作几十年来,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创新热情,在他的带领下,黎明院对化学推进剂及原材料和化工材料聚氨酯的研究一直保持在国际先进水平,他不仅为我国国防事业、化工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也为黎明院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继偏二甲基肼、796燃料研制成功之后,李俊贤又先后主持完成了主要用于卫星和飞船机动变轨的一甲基肼;用于在“神舟”系列飞船升空中逃逸系统固体发动机的某胶粘剂和具有含氧量高、热稳定性强、化学相容性好的某固体氧化剂等一系列高难度科研项目。


几十年来,黎明院始终瞄准国际推进剂先进水平,在技术上不断创新,先后完成了300多项科研课题,经鉴定的科研成果270余项,科技成果获各种奖励150余项次,其中有11项获国家科技进步奖,4项获国家发明奖。这一系列科研成果,满足了国家航天航空事业和国防建设的需要。


由于李俊贤在航天、军工领域的突出贡献,他和黎明化工研究所(院)多次受到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嘉奖。


1978年,黎明化工研究所从青海迁至河南洛阳,改名为黎明化工研究院。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黎明院走上了“保军转民”的企业化发展道路。

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李俊贤带领黎明院一方面在航天军工所需高性能燃料方面不断创新研发,另一方面也把眼光盯在民用化工研究的国际先进技术上。


当时“万能塑料”聚氨酯的研究在我国基本处于空白状态。李俊贤因病在北京边休养边工作期间,查阅了大量资料,决定从高起点入手,将研发目标锁定在代表世界先进材料技术方向的聚氨酯反应注射成型技术上。


聚氨酯反应注射成型技术是一种全新的高分子加工技术,可直接把低粘度单体与异氰酸酯在RIM机混合器内以高压碰撞混合,注入模具反应,加工成成品制件。


这项技术在国外已广泛应用于汽车(如方向盘、仪表板、挡泥板等)、建筑、家电(如冰箱保温)、家具等行业,但当时在我国却要依靠进口。


在李俊贤的积极推动下,黎明院1983年组建了聚氨酯专业研究室。李俊贤提出,聚氨酯研究以反应注射成型为重点,同时研究原料和助剂。


1986年,黎明院的聚氨酯反应注射成型技术被国家列为“七五”科技攻关重点项目,项目立了24个课题。“七五”结束时,他们取得了28项成果,开发了汽车用自结皮方向盘、填充料仪表板、微孔弹性体挡泥板、冷固化高回弹泡沫、吸能抗冲型保险杠模拟件等5种制品,研究开发了组合料、原料、助剂及其他相关技术,填补了国家空白。


经过“八五”攻关,黎明院聚氨酯反应注射成型技术目前已累计取得52项科研成果,其中有22项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获国家科技进步奖1项,获省部级奖4项,转化成果27项,并建成了国家聚氨酯反应注射成型工程技术中心。


黎明院利用李俊贤等人的科研成果,实现了产业化,相继建成了聚氨酯发展公司、聚氨酯发展弹性体公司、化学推进剂原材料分厂等生产园区,开发并生产出多品种民用聚氨酯材料。


现在,这一技术产品已广泛应用于各个行业。黎明院也真正实现了“企业大发展、百姓得实惠”的目标。


“科研工作者就要耐得住寂寞,甘于奉献”


李俊贤常说:“要做一名成功的科学工作者,就要耐得住寂寞,甘于奉献,一生都要保持勤奋、严谨的作风。”从事科研工作60多年来,他是这样说的,更是带头这样做的。


化学推进剂原材料属于易燃、易爆、有毒、有害物质,李俊贤60年科研生涯始终与之相伴,从未叫苦叫累,一生坚守理想,默默奉献,淡泊名利,体现了一个科研工作者高尚的情操和执著地追求。


大规模制备偏二甲基肼的实验成功后,有关部门决定将火箭燃料生产工厂建在青海的大山沟里。李俊贤坚决服从调动,毅然告别首都北京,来到青海省一个山沟,在当地一个化肥厂的旧址上筹建黎明化工厂,担任副厂长兼总工程师。


从1966年到1982年,李俊贤在青海高原上奋战了16年,经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创业过程。


与李俊贤共事50多年的黎明院化工专家胡长诚回忆,当时工厂地处海拔2400多米的高原,气压低、氧气稀薄,李俊贤和大家一起研究着国家急需的高科技项目,却忍受着高原反应,吃着盐水煮蚕豆、青稞粉,住着干打垒,睡着大通铺。始终将饱满的热情投入到科研工作里。

李俊贤的老同事回忆说,由于条件艰苦,李俊贤那时得了胃病,时常出现胃出血,可他经常忍着胃痛战斗在第一线。在试制、装配、试车等关键阶段,他经常日夜不离现场;对于各种设备的安装,他总是亲到现场带领大家一起干,反复检查,严格把关。


更为难忘的是,为了获得试验的第一手资料,李俊贤和同事们常常要在没有围墙、零下20摄氏度的车间里连续观察十几个小时。


在李俊贤工作的60多年里,他很少休息过节假日和星期天,每天不是看资料就是做实验,甚至外出坐在车上、住在招待所里也手不释卷。


直到今天,已经83岁的李俊贤院士,作为我国推进剂学科带头人和聚氨酯材料创始人之一,依然坚持每天到院里工作8小时,承担大量学术和社会工作,悉心指导研究生。


李志强说:“我们曾给李俊贤同志算了一笔工作时间账:他加班加点查资料、干工作的时间,等于或超过常人上班20多年的法定工作时间!”


许多与李俊贤共过事的人都曾为他那种严谨认真的科研精神所感动。黎明院总工程师王新德说,“有一次,为了对产品宣传有利,课题组同志想把聚氨酯耐热性写得高一些,李院士当场批评道,‘科学实验结果是什么,报告就写什么,不要掺杂水分。’”


李俊贤对事业极其执著,而对名利却极其淡泊。在聚氨酯研究过程中,一些关键问题都是由李俊贤亲手解决的,但在成果申报署名上,他却总是把自己的名字勾掉。他说:“工作是大家一起做的,功劳是大家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