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北高加索:俄罗斯的心头之痛 未来的试金石

1月24日发生在莫斯科多莫杰多沃机场的惊天爆炸事件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随着调查的深入,俄罗斯官方公布的恐怖袭击疑犯名单在不断变化,但是所有证据均指向北高加索地区,这也印证了人们的猜测。的确,回顾历史,发生在俄罗斯境内的每次恐怖袭击,其最终调查结果几乎都锁定在这一地区,北高加索已然成为俄罗斯人的心头之痛。


俄罗斯的动荡之源北高加索地区素来以地理位置重要、自然资源丰富、历史文化传统厚重著称于世。


苏联时期,北高加索地区尽管存在种种不安定因素,但是由于身处俄罗斯腹地,这一地区几乎与世隔绝,社会相对安定。随着苏联解体,分离主义思潮开始弥漫在俄罗斯上空,历史的积怨、民族的隔阂、宗教信仰的不同、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差异等问题被渐次放大,汇集成一股股暗流,当他们奔涌而出时便与俄罗斯社会发生深刻冲突,两次车臣战争便是这种冲突的最高表现形态。 1991年苏联刚刚解体,俄罗斯境内位于北高加索地区的一些民族共和国就积极谋求独立,其中以车臣为甚。


这年10月,车臣共和国首任总统杜达耶夫上任伊始就公开宣布车臣独立,并建立了正规部队“国民卫队”,人数近六万人。当时的叶利钦政府如果任由车臣宣布独立,无异于认同俄罗斯其他地区的独立要求,俄将陷入再次分崩离析的深渊,这是俄罗斯不能允许的。


1994年底,俄罗斯打响了车臣战争的第一枪并于次年底结束主要战事,俄军从军事上取得了胜利,但车臣地位问题并未彻底解决。应该说,第一次车臣战争是叶利钦时期俄罗斯不得不打的一场捍卫主权领土完整的战争,但也为日后恐怖主义在俄罗斯的泛起埋下了祸根。


1999年打响的第二次车臣战争与第一次相比,俄军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军事上都占据了显著优势。从政治上看,第二次车臣战争已经演变为“反恐战争”,俄军在道义上占据制高点;在军事上,时任总理普京初显“铁腕”风格,从战争准备、调兵遣将到指挥作战都显示出高超的政治才能,俄军很快以较小的代价取得军事上的决定性胜利。第二次车臣战争虽然以俄军胜利告终,但仍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该地区固有的深层矛盾。虽然车臣非法武装被消灭,发生大规模军事对抗的条件不复存在,但是包括车臣在内的北高加索地区的安全形势变得更加复杂。事实上,直到2009年4月,俄罗斯政府才正式宣布在车臣的反恐行动告一段落。反恐行动的结束并不意味着恐怖活动已经被根除,莫斯科多莫杰多沃机场的恐怖袭击只是近年来俄罗斯众多恐怖主义活动中的一个个案。


新政依然难解困局在叶利钦执政时期,俄罗斯国内政治动荡、经济凋敝,外交上也面临西方的步步进逼,俄政府没有精力、也缺乏手段对北高加索地区行使有效治理。


从一开始对民族共和国独立情绪的放纵到采取武力镇压的方式彰显出政府对北高加索地区政策的缺乏。普京总统执政的八年,俄罗斯呈现出政治有序发展、经济快速增长、俄罗斯国际地位显著提高的局面。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的作为使普京赢得了俄罗斯民众的尊重和信任,成为他走上政治核心舞台的重要资本。应该说,普京领导的第二次车臣战争是对叶利钦第一次车臣战争遗留后果的矫正,既属必然,也属不得已而为之。尽管战争结束后普京政府依然保持对北高加索地区恐怖主义活动的高压态势,但是从普京对该地区的治理方略看,已经完全不同于其前任。普京在政治上主要采取了重建当地政治秩序和法律空间的步骤,恢复联邦中央对地方政府的权威,如在车臣、印古什、达吉斯坦等地通过全民公决出台各项法律法规,确定地方对联邦中央的绝对从属关系,帮扶亲中央政府的本地政治家担任总统和其他重要职务等。


在经济上,普京高度重视北高加索地区经济的恢复与重建,出台了一些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和稳定民心的措施。车臣战争一结束,俄中央政府就拨出200多亿卢布帮助当地重建学校、医院、银行等设施,恢复铁路、公路运输,向儿童发放补助金,向退休者发放足额退休金,帮助难民重建家园等。普京在北高加索地区的一系列治理措施对于消除发生大规模社会对抗乃至爆发战争的社会根源发挥了重要作用,其积极面不容低估。 2008年梅德韦杰夫担任总统以来,中央政府对北高加索政策进行了某些新调整:在政治上,针对北高加索地方政府官员行政效率低下、裙带关系严重、腐败现象突出、政府威信下降、地方对中央政令阳奉阴违等弊端,俄政府决定成立北高加索联邦区,实现了总统对该地区的直接垂直领导,再次削弱了地方势力坐大的可能性;在经济上,继续加大投入,出台了各项优惠措施推动当地经济、社会与俄罗斯其他地区共同发展,努力减少差距。据普京总理透露,仅2009年一年俄政府就向北高加索地区投入了1770亿卢布资金用于当地发展经济。2010年2月,俄政府为北高加索联邦区规定了四项经济发展战略,把能源、旅游、农业和创新教育作为突破口,希望通过优先发展这些产业增加当地居民收入,创造就业,减少贫困,从而提高民众对政府的信心。

很显然,近两年来俄政府在北高加索地区的政策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逐渐由过去“打压多、安抚少”的做法逐渐过渡到恩威并重、以恩为主的思路,力图通过扩大政府投入和各种优惠措施发展当地经济,安抚民心,为消除社会对立做长期准备。但是,正如一位俄罗斯学者所言,俄罗斯的北高加索政策呈现出这种状态:即一方面中央政府欲通过和善之举改善与当地民众的关系,消除社会对抗源;另一方面,该地区复杂情势下的恐怖主义活动不断发生又迫使政府不得不继续采取决然手段。由此看来,俄罗斯政府在北高加索的新政策不会一蹴而就,更多的难题仍有待于努力化解。


俄罗斯未来的试金石北高加索问题的凸显早已经超越了一般政治性问题的范畴,它的复杂性在于,北高加索问题所牵扯的方方面面与俄罗斯未来的政治、经济、文化乃至社会生活息息相关,该地区问题解决得好坏将对俄罗斯未来社会产生直接而深远的影响。


首先,北高加索问题的解决与俄罗斯未来的民族、宗教政策高度相关,解决北高问题实质上也是在解决俄罗斯与境内其他民族的民族关系和宗教关系。一方面,尽管俄罗斯宪法规定并强调各民族完全平等,甚至给予其他民族更多的优惠政策,但实际上,俄罗斯国内近年来民族主义情绪有增无减。另一方面,随着苏联解体,民众的信仰真空被宗教填补,***教在俄罗斯日渐兴盛便在所难免,不同价值观之间的冲突日益凸显。


因此可以认为,俄罗斯解决北高加索问题的进程就是探索适合俄罗斯国情的民族、宗教政策的道路。其次,北高加索问题的解决事关俄罗斯国家主权统一。无论在车臣、印古什还是在达吉斯坦,发端于北高加索地区的恐怖主义组织无一不是以谋求“独立”为终极目标,只要恐怖主义不消除,谋求独立的暗流就会涌动不止,这无疑是对俄罗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最大威胁。正如前文所述,无论是普京还是梅德韦杰夫,尽管他们打算用更多的“怀柔”政策平息该地区事端,但是当恐怖主义露头时,他们谁也不会有丝毫犹豫并坚决打击,国家统一是俄罗斯的最高国家利益。最后,北高加索问题的解决还涉及俄罗斯未来政治、经济、外交与社会生活等诸多方面。


叶利钦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丢了政治分,差点输掉总统选举;普京依靠第二次车臣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在政坛特殊地位的基础;毋庸置疑,无论是梅德韦杰夫还是未来的俄罗斯政治家,谁在北高加索问题上表现出更多的政治智慧,谁就将站在俄罗斯更高的政治舞台。


同时,北高加索问题不解决,恐怖主义的源头得不到遏制,俄政府就无法集中力量发展经济,经济运行环境也难以从根本上得到改善。在外交上,北高加索问题很容易被国际化,这也是恐怖主义分子的目标之一,由此不仅会使俄罗斯国家形象受损,而且也会受制于西方国家。在社会生活层面,北高加索问题解决不好将造成新的社会对立和分化,潜移默化地影响民众生活的诸多方面。因此可以认为,北高加索问题解决的程度与好坏将是检验俄罗斯未来的试金石。(世界知识 杨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