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男人口袋里没个百儿八十实在少,但我从不带钱。不是太太厉害,全是自愿。




工资卡早在三年前就交太太,卡的密码也忘了,单位发多少钱也不清楚。若太太外出数日,我领了奖金或稿费,会把零头的几角全存进银行。单位发钱时,我都不习惯把钱直接放进口袋或包里,而是放在办公桌上,害得同事一人不敢呆室内。




父母来城里,我总嘱咐太太给他们零用钱。太太觉得不妥,让我转交,我就嫌烦。母亲也知道我身边从不带钱,前几年总偷偷问我:“是不是你媳妇霸钱?”后来见太太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且该出手时就出手,我也天天心平气和、笑面嘻嘻,心里的石头就落地了。




我真正体味到了男人没钱的好处。活得很纯粹,只管上班、下班、写稿子,偶尔出去走走,生活圈子不会超过五十公里。柴米油盐、人情往来一概不管,全由太太代劳。这样与钱保持距离的日子我觉得挺好,平平淡淡真真实实。在这滚滚红尘里,能这样与钱保持距离,也实在是我的福气呵。




我总对太太说,我这人什么志气也没有,就图个衣食无忧。太太叹气说:“你这状况可别发展到讨厌钱、不赚钱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