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二卷 反客为主 第七十六章 命案调查

血奔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祁家寨拜帅一场闹剧结束了。北霸天的独霸防胡镇的黄粱美梦也宣告破灭。李刚的缓兵之计计划得到了实施。三霸天的恩怨加剧了。马上就要秋收了,李刚趁此机会抓紧对全乡的治安进行一次大整顿。刘歪嘴等几个人的死因要查清楚,小郑庄的抢劫案,林家庄的人命案还没有一个眉目。乡政府办公室里李刚正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祁家寨拜帅一场闹剧结束了。北霸天的独霸防胡镇的黄粱美梦也宣告破灭。李刚的缓兵之计计划得到了实施。三霸天的恩怨加剧了。马上就要秋收了,李刚趁此机会抓紧对全乡的治安进行一次大整顿。刘歪嘴等几个人的死因要查清楚,小郑庄的抢劫案,林家庄的人命案还没有一个眉目。乡政府办公室里李刚正在研究工作如何开展。这一次李刚要亲自去小郑庄调查抢劫案。因为他从县里开会回来遭到不明真相的人伏击。他打死了两个家伙。死者的时间和他打死的人时间是十分吻合的。吴灵各是幕后的指使者可疑性很大。郭川和小春秦琪去祁家寨一带调查刘歪嘴的去向。他怀疑北霸天杀害了他们。上一次去祁家寨送礼时北霸天的表情已经告诉李刚他是凶手。邢武刘丰等人去镇南调查林家庄的杀人案。林家庄紧靠林家庄,就在前几天自保队的民兵林天顺和两个民兵遭到杀害。起因很简单。林天顺是南霸天的佃户。南霸天要他到林家寨去参加黄学会的训练。林天顺他们没有去,当天进被人杀死在家里。这三件案子,只有刘歪嘴和林天顺的家属来到乡政府要求处理。小郑庄的死在家属没有报案。经过分析李刚认为报案的两家死者很明显是北霸天和南霸天所为。

一大早李刚何可张川就来到小郑庄死者的家中。死者名叫郑海郑江。他们是东霸天的狗腿子。刚进门,郑海的妻子看见是镇上的人,就慌慌张张地说道:“乡长我…….我家男人……”

“你家男人怎么死的?死在什么地方?”李刚威严的问。

“死……死……”

“别害怕,告诉我,人民政府给你做主。”

“呜呜呜!!!!”那女人哭起来。

“吴灵各为什么会给你钱?给你的钱又是谁抢去啦?”李刚紧紧逼。

“郑家媳妇,把实情告诉我,不要以为你家男人是吴灵各的手下,平时也做了不少坏事,但是,那是他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你想知道你家男人的死因,如果你想要回被人抢去的那一百块大洋,如果你想替你家男人报仇,那么你就实话告诉我。

“我家男人不务正业,一天到晚跟着吴灵各为非作歹。俺又管不了他。几天前的一个夜晚,吴灵各霸天叫去。半夜的时候他就被人送回来;……”

“怎么死的知道吗?”

“被人用枪打死的。”

“死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

“那吴灵各这么说?”

“我们去找他,他说是被土匪打死的。后来给了俺五块大洋。俺和郑江家不愿意,说样经乡政府,后来他才给俺一百块大洋,让俺们不要向乡政府报告。”

“那后来又是什么样的人抢走了你们的钱知道吗?”

“当天,就是吴灵各给我们钱的当天夜里,我们娘几个刚刚睡下,几个蒙面人闯了进来,他们用枪点着俺的脑袋,几个人翻箱倒柜把钱给抢走了。”

“你能认识那些人吗?长相,声音,穿戴等等?”

“他们蒙着脸长相看不出,声音好像是吴灵各的侄子吴已。哦!还有,他们临走时丢下的有纸烟把。”郑海的妻子从桌子上拿给李刚看。

李刚认真查看。烟头是“三五牌”的。一般人家是吸不起的;这说明强盗就是吴家寨人。

“还有什么线索吗?”

“郑江的媳妇在和强盗厮打的时候从他们的枪穗上扯下黄色的线穗。”

“走!去郑江家。”李刚带着民兵走出郑海家。

邢武刘丰等人来到林家庄。老远就听到鞭炮声和哭啼声。几个人聚集在村头闲聊。他们看见刘丰等人来了就纷纷散去。刘丰感到很奇怪。往日来林家庄工作老百姓都时候热情地老远就打招呼。今天是怎么回事?

“老乡!请留步。”刘丰叫住一个老人。

“老人家,他们跑什么?”

那老者环视四周见没有人就低声说:“刘政委,南霸天又大开杀戒啦!他扬言,凡是参加乡民兵大队的人他要一个一个的杀掉。几天前,也就是邢队长从林家寨救出林来的一个月后,林天顺兄弟三个不明不白地被人杀死在高粱地里。昨天夜里,我们村自保队青年林申又被人杀死在他自家屋里。”

“确定是南霸天干的吗?”

“那还有谁?都是老实人,又没有冤家。不就是参加了自保队,不听南霸天的指挥呗!哦!刘政委,你可保我红籽红瓤啊!”老者惊恐地四下观望。

“放心吧老人家。”

刘丰邢武等人来到林申家。林申的父母跪在刘丰面前哭诉照说:“刘政委啊,你要为俺儿子报仇啊!”

刘丰扶起老人,来到林申面前。刘丰轻轻掀开林申的蒙脸布发现;林申脸色黑紫,颈上明显有绳索痕迹。这说明凶手不是一个人。林申二十多岁,身高五尺;一个两个人是致不了他死地的。

“老人家,林申死前有什么动静吗?”

“头天晚上他还说,南霸天几次要他到寨子里开会,当天晚上林家寨的人又来通知非要他去。他还和他们吵了一架。这不,夜里就被人……”老人泣不成声。

“现场留下什么线索吗?”

“哦!捆扎脖子的绳还在。”老人把勒死林申的绳子拿了出来。

刘丰仔细查看;一条不长的绳子是火麻搓成,里面加有蓝色的丝带。

“老人家,这绳子里加上这蓝色丝带干什么?”

“不知道。”

“你仔细想想,谁家常用这蓝色的丝带。”邢武进一步启发。

“哦!南霸天!他家是蓝学会,枪上刀上都佩戴蓝色标志。”老人想起来了。

小春郭川秦琪来到邢家庄。邢矮子就住在这个村。他们来到自保队队长祁明家。祁队长热情地把他们迎接到屋里。小春说明来意。祁明说:“对祁家寨内幕了解最清楚的是老实叔。他在祁家寨给北霸天喂了几十年牲口。我想他对刘歪嘴等人的去向一定了解。”

“祁队长,我们去老实叔家打听打听。”

几个人来到老实叔家。三间草房一个小院。老实叔正在打扫院子。见是祁明和小春来了就放下手中的扫帚大声说道:“哦!是祁家侄子呀?屋里坐!”大家进屋后老实叔指着小春接着说:“你不是祁家老爷的女婿吗?”

“哈哈哈!!!!”郭川等人都笑了。

“我知道那是李乡长的计谋。不过祁凤那丫头和北霸天的人不一样!”老实叔掏出烟袋边往烟袋窝里装烟边说。“祁凤不是北霸天的亲女儿,北霸天没有女儿,谁也不知道。祁凤是北霸天收养的。那是二十三年前,的事;一个要饭的女人把她的女儿丢在寨门口。北霸天就让不生不养的二姨太收养起来。”

“哦!怪不得那天他偷偷地告诉我不让我们喝酒。”小春心里想。

“老人家,近一些日子祁家寨有镇上的人去过吗?”

“没事还是不去的好啊!”

“哦!为什么?”

老实叔把烟袋在地上磕了磕说:“好进难出啊!”他站起身来走出正屋来到大门外向四周看了看然后把大门关上重新回到屋里。

“这几天确实镇上来了好几个人,又一个叫啥……哦!歪嘴的!他们被北霸天吊到刑房里整整打了一夜。天亮时……”

“怎么回事?秦琪问。

“丑话说前头,守口如瓶!”

“请放心吧老人家。”郭川安慰。

“都活埋在寨后小竹林里!”

“哎!歪嘴也是咎由自取啊!”小春叹口气。

下午,三方工作队都回到乡政府。李刚让李文把材料整理好。经研究,现在不惊动三霸天。秋后算账!!

南霸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住进的卧室里。他怎么回来的他不知道。他恨北霸天让自己丢了天大的面子。让他心里解气的是去祁家寨在众人面前他脚踏着北霸天的背下了马。他感谢北霸天给自己灌了蒙汗酒。他只有喝醉,不醉也得装醉。只有醉了才能躲过客人那异样的目光。他感到口渴。他想起来自己的女儿林香。于是他把林奇叫来。

“林奇啊!你见到林香没有?”

“没有。”林奇送过来一杯水。

“哎! 是我害了林香啊!”

“叔叔,镇上的人去了林庄。”

“难道是林天顺的是被发现了?”南霸天忽地站了起来。

“听说还去了林申家。”

“快去林庄看看。知道是谁搞的告的秘密就灭掉他!”

东霸天吴灵各坐在自己的小客房里正在和吴已说话。

“叔叔,那天你我要喝醉啊?”

“喝醉?他祁文汉想蒙倒我?老子把蒙汗酒倒进袖筒了里了。醉了是我装的!他想当霸主?就是我们答应了镇上的人也不会答应。哈哈哈!哎?听说镇上的人去了小郑庄?”

“是的!还去了孔礼家。”

“你认为郑江家他们会把我们供出来吗?”

“他敢!要么咱们就......”

“不可掉以轻心!要是他们真的说出真相我们可就没有退路啦!”

“那我们咋办?”

东霸天思索了一会说:“你去镇里一趟!把这事向李刚说一下。”

“咋个说法?”

“你就说郑江家他们是吴家寨的佃户,给他们钱是我处于人道主义。”

北霸天霸主没有当成反而在众人面前丢脸丑气不打一处来。他恨自己缺心眼。当初是害怕他们捣乱才想到这一招。可是......蒙倒了吴灵各和林之东谁还拜你为帅?他恨李刚让他的霸主美梦破灭。他更恨矮子给自己出了这么个馊主意。想到此他把矮子叫来。

“矮子啊!你龟孙子肚里没有一个好主意。这下可好!丢人现眼的闹腾一阵子啥也没有办成!”

“祁爷,胜败乃兵家常事。明的咱不成咱来俺暗的!我就不信他李刚就长三只眼!暗杀!破坏!爆炸,流血!让他日夜不得安宁!”

“无论咋说!这口气你要给我挣回来!”

“祁爷!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秋收工作开始了。李刚把乡民兵队大的三个大队派往各村帮组群众收割庄稼。乡政府有邢文和女子大队负责留守。一场惊心动魄的秋收血案又要发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