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伊拉克到阿富汗:美国反恐战争评述

从伊拉克到阿富汗:美国反恐战争评述

赵葆珉

Chaos continues, From Iraq to Afghanistan

----Review of American Anti-terrorist War

Zhao Baomin

[摘要]反恐战争背负新兴大国崛起的强劲压力,腹背受敌。战争久拖不决成为消耗美国的战略绞索。奥巴马增兵阿富汗正在重蹈布什覆辙,陷入阿富汗泥潭。阿富汗战争成为另一个越战,它将成为压垮美国霸权的最后一根稻草。

[关键词]反恐战争;伊拉克;阿富汗;美国霸权

[Abstract] The United States engaging in the Anti-terrorist war was flanked by the rapid rise of the emerging powers. The protracted war turned into the hangman’s noose on the neck of the US. Obama took the same disastrous road like Bush when he sent reinforcements to Afghanistan and then bogged down. Afghanistan war is what Vietnam War repeats itself, which will be the last straw to break the back of the American hegemonic power.

[Key words] Anti-terrorist War; Iraq; Afghanistan; US Hegemonic Power;

始自冷战,美国霸权战略的根基即主导欧亚大陆。华盛顿的政策目标分化欧亚列强,同时以军事优势围困中俄这两个巨人。[1]反恐战争即隐含着美国这一根深蒂固的战略图谋。但与此一战略构想迥异,恐怖主义却成为与美国霸权较量的最强劲的对手。伊拉克与阿富汗位于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带,处于东西方文明交汇的分隔线。2000多年来,这块亚洲腹地的冲突由来已久,形成天然的死亡地带,号称帝国坟墓。

反恐战争使美国陷入了亚洲腹地这片灭顶的地缘政治流沙。它牵制了两任布什政府,使奥巴马新政陷入困境。充其量只是缉拿恐怖分子的追缴行动,或是对巴格达的武装进军,却演变成一场久拖不决的持久战争。久拖不决的混乱动摇了单极体系的根基,拖跨了唯一残存的超级大国,它对美国的战略灾难,以及对新兴大国崛起的影响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晰。不用历史学事后式的回顾,也可以对这个超级大国的衰落做几乎盖棺论定式的结论。

混乱的反恐战争

反恐战争重演越战。在单极独霸的幻觉中,美国被自己的武力所愚弄,导致盲动和放纵。美国依仗军事威力,四面出击,籍反恐之名行扩张之实,在大国权力消长的敏感时刻投入一场军事豪赌,在战略缺失的危机中步步沦落。美国将与政治化的***力量之间的对抗简化为军事较量,有其穷兵黩武的自然需要。反恐战争是美国与自我的精神之战,美军疲于奔命,不衰不止。

1.反恐战争的战略误区

战后核武力渗入美苏权力争夺形成核威慑下的冷战均势,核均势成为冷战政治的主宰因素。大国军事竞争由此丧失了由来以久的战略意义。大国战争传统上是大国浮沉的根本手段,新霸权的上升与旧霸权的沉没通过战争手段戏剧化地一举实现,攻城掠地的势力范围争夺成为大国权力扩张的不二途径。在核均势之下,由于大国不能运用军事手段直接打击竞争对手,军事较量与地缘政治争夺不能生成直接的战略效力。美苏竞争陷入持续半个多世纪的冷战僵持,陷于殊死无情的战略对耗。经济的力量,支撑大国持久争夺的财富基础,凸显出来获得了终极决定意义。美国依赖经济的创造力在一场持久的大国对耗中拖跨了苏联,美苏竞争最终取决于社会经济的活力,这一事实已被冷战的结局所确立。

单极格局因而潜藏着根本缺陷,具有强烈的过度色彩。苏联解体并未终结大国核均势,单极体系与反恐战争即在这一宿命下展开。美国不能剥夺列强的核武装,建立真正的帝国控制,美国强权即陷入尴尬境地,注定了扮演悲剧性角色。由于核均势在大国关系中遏制了美国的军事优势,使它陷入无用武之地。美国超强的军事力量客观上需要敌人以释放军事潜力,美国强权即制造出恐怖主义这一敌手,——美军是在与自己的影子作战。恐怖主义使用暴力手段达成政治目的,它缺乏国家实体和统一的权力重心,可以避开美军锋芒。其极端思潮和意识形态,使它拥有决心和生命力,从而满足美国需要无限敌人的渴望。

反恐战争缺乏清晰的作战目标与合理的战略期望,有着根源于美国军事尴尬的强烈动机。苏联解体之后,由于没有任何力量可以牵制或抗衡美国的超级强力,现实的逻辑只能是:等待经济力量的缓慢变迁侵蚀削弱美国的力量优势,或无休止的扩张挫掉美军锋芒,恢复大国间自然的力量平衡。恐怖主义释放出美国的军事暴力。借助反恐战争,美国向传统军事帝国迅速蜕变,一股貌似强大的总体性力量。在这一力量幻觉之下,美国本能地延续以军事威慑成功压倒冷战对手的旧模式,以武力拓展霸权,踏上了以军事扩张寻求权力优势之路,重蹈了经典帝国衰落与苏联崩溃的覆辙。

美国踏上反恐之路,背负新兴大国崛起的强劲压力,战略上腹背受敌。伊拉克战争更是画蛇添足。在攻占喀布尔之后,美军没有追歼塔利班残余,而以莫须有的罪名发动伊战,最终陷入无法脱困的消耗战。欧亚腹地传统意义的地缘政治要冲历来是大国逐鹿的焦点,在后冷战时代大国以经济为核心的竞争中几乎丧失了战略价值,在此维持有限的军事存在不产生任何战略效应。***极端力量陷美军于无用武之地,挫伤了美军战略锋芒,冲淡了华盛顿对潜在力量中心的战略压力,引而不发的武力威慑不复存在,美国赚得小胜,输了大战略。出兵阿富汗迄今9年,新兴大国纷纷脱颖而出,而美国同时陷入两大泥沼。

反恐战争在欧亚大陆的死亡地带制造了权力真空,打乱了自然的权力秩序,成为恐怖主义滋生和蔓延的温床。美军劳师远征,在内违逆民意,在外被视为占领入侵。阿富汗地形险固,有长期冲突战乱的历史,缺乏根本有效的治理,长年战乱、陷入瘫痪的社会成为塔利班势力蔓延的策源地。伊拉克是多重力量争斗与宗派倾轧的国家,美军摧毁了强权下的统一秩序,产生了大量走投无路、铤而走险的动荡因素。经过7年血腥战争,伊拉克未能实现长治久安。在萨达姆政权崩溃的混乱中涌现的各色武装拥兵自重,教派争夺依旧,形成新的稳定隐患。由于基地组织的纽带,伊拉克与阿富汗形成联动,反恐战争势成黑洞。

美国失误的政治军事措施加剧了反恐混乱。美国将民主改造当做医治恐怖主义的良方,按自己的观念判断阿富汗和伊拉克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用自己的选择塑造两国重建。这种思维在战略文化迥异的***世界南辕北辙。美国打烂了有效维持政治秩序和社会运转的中央集权,推行多元民主,催生了动荡的弱势政府,成为恐怖暴力不断的根源。美国在阿富汗局势没有稳定,即匆忙发动伊拉克战争,致使塔利班养成气力;在伊拉克局势粗定,不顾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人对立掣肘,拥兵自重的隐患,即将战场重心东移。这种浮躁轻率既表现了战略上的短视,也凸显了美国国力透支、捉襟现肘的窘境。

反恐战争时代崛起了新的大国。要实现单极体系向多极世界过渡,即新兴大国要崛起成为真正的世界强国,必须面对一大战略性缺陷:即对美国首次核打击构成可靠的核威慑。俄罗斯核力量在后冷战初期曾是确保全球战略稳定的核心力量,源自俄罗斯核实力下降及中国核力量现代化步伐迟滞,核力量对比失衡,俄中及整个世界,都存在于美国的核阴影之下。反恐战争使新兴大国得以增强其核力量的规模和戒备程度。制衡美国核讹诈,维护全球战略稳定的责任成功传递。以核反制为基础的新兴大国力量回潮与美国军事威力削弱,单极体系的原则即成为历史。

2.反恐战争的灾难性后果

反恐战争重温越战噩梦。反恐战争改变了美国行使霸权的方式,美国借助于赤裸裸的军事暴力展示威力。越战惨败使美国用兵节制审慎,这一传统被冷战胜利埋葬了。越战使美国经济滑坡,美元霸主地位遭受重击,改变了美苏争夺的态势;反恐战争凸显了美国军事上的局限,动摇了美国军事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毁灭了美国在世界政治中因冷战胜利而生成的道德权威,美国霸权的道义基础与信仰根基被摧毁。越战毁灭了美国借两次世界大战打造的军事威望,反恐战争摧毁了美国因冷战获胜而铸造的无敌威名。持续20年的美国战略进攻期结束了,战略主导权转移到新兴大国手中。

反恐战争及接踵而至的金融危机重创了美国经济,加剧了始自越战的美国经济衰落进程,削弱了美元霸权的信心。越战后美国负债维持霸权,规避监督约束,陷入负债放纵挥霍、急功近利的歧途。美国制造全球流动性,攫取丰厚的铸币税,冲销债务并转嫁财政负担,以支撑入不敷出的国家预算与漫无节制的过度消费。美元霸权特有的自我腐蚀作用,蕴涵着金融危机的真正根源。反恐战争与金融危机如影随形。美国学者约斯蒂格利茨坦言,反恐战争依赖银行借贷,造成巨大的财政赤字,逆转了克林顿政府的财政赢余,使美国坠入负债的深渊。[2]久拖不决的反恐战争成为压垮美国金融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

美国深陷反恐泥潭,背负了伊拉克与阿富汗的重建。美国因愤怒兴兵阿富汗,因轻率打击伊拉克,两场战争同时打成持久消耗战。美军在阿富汗干预了自然的权力平衡,将自己的战略信誉与卡尔扎伊政权联系在一起;美军在伊拉克打烂和占领了一个主权国家,它必须建立后美军时代能够生存的本土政权。在衰落的背景下,美国不能无限期支撑下去,但要减少美军规模,必须扩充两国的安全力量,这同样意味着政治与军事重负。伊安全部队装备不足,且遭宗教和民族武装渗透,难以支撑脆弱的政治进程;阿富汗权力结构分散,政府软弱腐败。两国在美国支持下维持政权,而美军存在同时是引发动乱和冲突的根源。

美国战略地位正遭受经济衰落与反恐战争的双重侵蚀。久拖不决的反恐战争成为束缚美国的战略绞索,而经济衰退蚕食美国强权的经济基础。超级军力不能摧毁恐怖网络,也不能阻止经济力量不断消长促成的权力转移。恐怖主义有其滋生的根源,结构分散,生存能力强大,大规模军事打击无能为力。美军依赖暴力反恐,忽视政治与经济重建,挫伤了***世界的民心。而失去凌驾全球市场的经济主宰地位,美军事优势将逐渐被侵蚀。历史上衰落大国经常借助军事掠夺摆脱经济困境,或通过战争手段遏止大国力量对比的持续变化。但美国不能铤而走险。在核均势之下,战争手段不能撼动经济力量缓慢变迁带来的大国权力消长。

反恐战争是军事、政治和经济大灾难,美国所有的困境都源于无战略盲动。冷战胜利使美国的威望和权力达到顶点,这是皮洛斯式的胜利,美国一直在透支国力。反恐战争打破了冷战胜利的和平红利与新经济的外溢效应,美国又回复到以往的衰退进程中,实力不断滑坡,经济萎缩并由于道义威权丧失而失去了意识形态的屏障。固守单极霸权、迷恋暴力的美国陷入孤立,不能取得世界政治的支持。冷战后唯一残存的、最具威胁性的单极强权被牵制、最终消耗在欧亚大陆的遥远腹地,这一进程与新兴大国挟经济的强劲增长冲销其战略优势同步,这两大潮流的迭加效应就是美国强权的急剧没落。以后的世纪是美国的夕阳时代。

阿富汗:新战略泥潭

1.奥巴马重蹈布什覆辙

奥巴马新政蕴含着战略性机运,即美国可以回到根本重新审视反恐战略。但挣扎着从灾难性冒险战争中脱身的奥巴马,依然使美国陷入了新的卤莽战争。布什政权末期开始寻求退出,民主党新政权意味着反恐战略的另一选项。外交政策建立在国家实力与对外目标的平衡上。根据实力调整对外政策,是大国政治不变的法则。在奥巴马时代,世界权力对比萌动着冷战结束以来最急剧的变动,反恐战争也被迫适应这一日益显现的战略背景。奥巴马重新配置反恐资源,转兵阿富汗,尝试着缩小反恐范围。虽然有些姗姗来迟,美国似乎被新的全球现实所唤醒,10年前四面出击的锋芒不复存在。但奥巴马的悲剧在于,他反对伊战,而把美国的机制性衰落等同于伊拉克困境。

奥巴马重蹈布什覆辙。美国在伊拉克避免彻底失败,但并未吸取教训。布什反恐着眼于军事胜利,轻视战后政治稳定与重建,而恰是这种轻率,使美国陷入了伊战窘境,至今不能脱身。奥巴马称阿富汗战争是必要之战,他树了新的战场。从伊拉克撤军是战略收缩,而增兵阿富汗则与此意背道而驰。反恐战争重新成为奥巴马的战争,以变革为旗帜的新总统步布什后尘,顺应了美国霸权的反恐逻辑。奥巴马不能从根本上与布什决裂,他的困境不仅仅是布什的政治重负与自身锐进轻率造成的,这背后有着更深的原由:美国霸权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

经济强权一直是战后美国体系的基石,美全球存在与战略争夺依赖源源不断创造财富的经济基础。促使经济恢复活力是阻止美国势力下滑的核心,奥巴马不能毅然结束反恐战争,断尾求生,让经济休养生息,即不能稳定单极体系的根基。面临无比沉重的经济烂摊子,奥巴马依然选择继续升级反恐战争,而企图依赖短期刺激重振经济。急功近利的刺激方案不能奏效,且带来庞大的赤字,为经济埋下隐忧。核均势下经济一体化的时代,推动全球力量变迁的因素不是军事胜利或地缘政治势力范围易手,而是经济力量的消长,这是战后核均势诞生以来国际体系的力量结构所独有的。后冷战时代大国战略僵持的持续与经济力量快速消长带来全球力量结构质的变迁,美国与此一潮流背道而驰,付出惨重代价。

布什反恐误入歧途,丧失了战略焦点。奥巴马依然如故,陷入战略漂流。反恐形势每况愈下。美军在***国家长期驻扎,制造出更多的恐怖分子,意味着更多的战斗、伤亡和消耗。被美国遏制的力量纷纷脱颖而出,冷战后第一次出现不受美国牵制、自主发展的新兴力量中心。美国不再是威力无限、自行其事的霸主。奥巴马的政策目标不断受到内外牵制,每一项行动都由于布什遗留问题遭遇阻力。国内问题堆积如山,经济复苏前景暗淡;伊安全形势依然脆弱,撤军只是掩耳盗铃;而阿富汗迄今没有和平。塔利班藏形、融化于民众之中卷土重来,表明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意志优势在塔利班一边。

塔利班具有民族运动与反美圣战的双重性质,***教是塔利班赖以存在的生命源。阿富汗成为吸引决心与西方军队作战的圣战者的磁石。[3]在阿富汗战场,美军具有绝对的物质优势,而精神因素在塔利班一边。战争中物质力量的原因和结果不过是刀柄,精神的原因和结果才是真正锋利的刀刃。[4]塔利班没有战略后方和精良装备,以弱敌强,把反美战争支撑到现在,一定有坚韧的精神意志和强大深厚的民众基础。阿富汗是天然的游击战场,严酷险峻的地理消耗了美军军力,而塔利班创造了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他们在与美军比拼耐心和时间。美军存在一天,战争就会持续一天。在这种战争中,武装力量和军事行动不再是决定性的,而只是为政治上取得成功创造条件。

塔利班日益坐大,阿富汗政策遭遇瓶颈,加剧了美国全球野心在国际舞台上面对的巨大战略风险。[8]反恐战争是一次盲目的帝国复仇行动,美国陷入战争泥淖,不仅因为愤怒冲昏了头脑,也根源于美国朝野根深蒂固的对军事暴力的迷信。正如布什在伊拉克,奥巴马在阿富汗赌上了他的政治生命,也赌上了美帝国剩余的元气。面临反恐战争、经济衰落与新兴大国崛起的多重挑战,奥巴马最终没有适应美国衰落的力量现实,而选择在军事上显示强硬姿态,以迎合行使威权必须的民意基础。色子已经掷下了,他必须在阿富汗打出一个最低限度的体面和平。奥巴马增兵阿富汗长久举棋不定,显示了面临困境的深度与决策的艰难。

2.奥巴马进退失据

奥巴马新政凸显了美国的战略困境。与布什相比,奥巴马的选择更为狭窄,面临的困境也更为险峻。阿战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漫长的战争,奥巴马团队与军方就战争战略尖锐冲突,失败情绪笼罩美国民众,而时间在塔利班一边。奥巴马的挑战是,迎合民意并排除党派权力倾轧的困扰,稳定阿富汗形势从战争泥沼中抽身,让经济休养生息。两难选择已经出现。增兵包含巨大的政治风险,不但激起民意的强烈反弹,造成政治上的被动,也可能重蹈英国、前苏联无限期陷入战争泥潭的覆辙;而放弃军事行动,撤出阿富汗,则反恐战争半途而废。塔利班入主喀布尔,则将是美国的军事与政治灾难。而美军在阿富汗的失败,将可能是帝国覆灭的前奏。

奥巴马的阿富汗新战略宣称增兵撤军,将战争过渡给本土政权。新战略是结束战争的孤注。寄望于速战扭转战局,是浮躁轻率之举。面临严峻的形势提出撤军时间,表明白宫决策目标锁定为体面撤军,已丧失了取胜的意志。经过十年挫折美军锐气全失,民心士气消沉,而经济衰落,战线拉长,反恐战争已成虎头蛇尾。明定撤军期限,只会坚定塔利班的抵抗意志,动摇盟国战争信心。打击反叛力量的行动经常是持久、代价高昂的,而美军跨洋作战、补给不畅,且无法实施规模军事行动尽快结束战争。以十年疲惫久战的军队,附以狐疑避战的盟军与积弱腐化的阿富汗政权,对垒战术精良、为生存而战的塔利班,决定了新战略根本不能奏效。

新战略是布什浮躁轻率反恐的翻版,凸显出奥巴马无法求变的窘境。美军新战略背后,是内外交困的无奈与对战争前途的固执。奥巴马随波逐流,将错就错,企图增兵侥幸一逞,以可接受的代价换来体面撤退。而以不刺激民意的方式增兵,这种添油灯式的战术只会重蹈越战逐步增兵而陷入漫长苦斗的覆辙。阿政府与军队脆弱,无法获得合法性。而缺乏有效合法的政治体系,军事行动即毫无意义。北约报告表明,塔利班日益赢得民心,而外国军队被视为“必然的祸害”,美国与其盟军无法在阿富汗取胜。 [6]驻阿美军指挥官坦承,新战略并无胜算。[7]而曾入侵阿富汗的苏联将军警告,美军陷入不可能获胜的战争,苏联失败的历史将在阿富汗重演。[8]

新战略对于奥巴马与美帝国的命运都是不祥的豪赌。战略盲动早已决定了反恐战争的结局,反恐战争展开阶段所犯的错误是永远不能被弥补的。拖垮美国的心腹大患,是美国经济实力从巅峰下滑,而仍在背负全球政治与军事霸权重负。在美国国力全盛时期,美国尚需血战经年,才能打出脆弱的伊拉克和平。在金融危机后美国实力削弱的今天,阿富汗对美国已成鸡肋。用战争手段打击恐怖主义是南辕北辙,而争取民心,断绝恐怖源头,也意味着伤亡与财富消耗的无底洞。美国迄今在伊、阿战场付出数万人伤亡和耗费万亿美元的沉重代价,仍不能肃清恐怖势力。投入更多兵力只会加剧阿政府对美依赖,更深地陷入战争泥潭。

美国民众政治与权力架构包含巨大的机制性缺陷,成为奥巴马施政的阻力。多元决策和议会政治牺牲决策效力,国家机器及其原则沦为党派权力争夺的工具。美国自由开放的传统,透明决策,加剧了民意与党派内讧的阻力,堕入体制性陷阱,丧失了拨乱反正的能力。奥巴马满足了民众对救世主的需求,他背负沉重的民众压力。民意的分裂、浮躁与短视使政府不能致力于长远目标,而忽视严重的战略危机带来更大的威胁。金融危机后美国经济弊端依旧,两党鸿沟扩大,而失去参众两院的绝对多数席位意味着奥巴马更加举步维艰。在朝野多元权力博弈中,奥巴马可能难于驾御美国的军事政治体系,行使独立的外交决断。

奥巴马陷入冲突的夹缝中。支撑奥巴马新政的是被迫改弦更张的无奈与继续谋求霸权的固执。9-11伤痛仍在,美国放不下超级大国的包袱,反恐战略不能推倒重来,且不能单靠军事手段解决。军事力量不能解决阿富汗长期混乱与民众普遍困苦,即不能断绝塔利班势力蔓延的根源,意味着美军被迫在此长期维持。美外事官员赫因反战而辞职。他对美国在阿富汗存在的“战略目的感到不解”,他辞职“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打这场战争。”[9]反恐战争是场绝望的、无法赢得的战争,美国不该闯进阿富汗,更不可能廉价撤出。奥巴马不能与塔利班达成政治妥协尽速撤军,则无论怎么选择,美国注定要输掉这场战争。

除非遭受惨败,美国不会有断碗的战略勇气。阿富汗战争将始终笼罩在国内经济衰退、伊拉克冲突隐忧和新兴大国强劲崛起的阴影之下。奥巴马掣肘于内讧、民调支持率和短期政治要求,既不能迅速撤军,也不能全力以赴,只会长期拖延下去,而迁延不决只会疽蚀无已。内外交困而孤注一掷,决定了美国将在阿富汗长期深陷战争泥潭、 最终惨败收场。美国衰落在遭遇伊拉克惨败之时就已清晰地显现出来,而即将到来的阿富汗失败则是钉在这具“伊拉克棺材”上的又一钉子。[10]多少大国在阿富汗折戟沉沙,美国也难逃此一厄运。阿富汗战争是引发美国霸权崩溃的导索。

结语:美国霸权悄然成为历史

遭遇金融危机与反恐怖战争败北,权倾一时的美国霸权濒临瓦解。美国的困境是长期趋势与经年丧失政治能力的累加效应。9-11之后美国以最具毁灭性的方式展示军力,呼吸之间陷入衰落。20年单级霸权突然结束使美国无所适从,长期单极思维造成战略贫困,在格局转换的大动荡时代迁延苟安。布什劳师袭远陷入无休止的战争泥潭失败了,奥巴马仍然选择升级阿富汗军事行动继续布什的政策,他不能挣脱落伍的美国霸权观念的羁绊,错失了在阿富汗重新规划美国外交的良机。布什经过伊战抛弃了单边主义,奥巴马也可能必须从失败中学习。

帝国虚荣注定了美国无法超越自身,不能毅然选择彻底的自主收缩。执掌霸权太久了,以至于无法改变自身。只要美国沉迷于单极霸权,贪恋既得利益,变化即不可能,而内外交困的形势必然持续,朝野交锋与冲突也将扩大。美国将不可避免地继续在混乱中徘徊。越南战争扼杀了约翰逊伟大社会的梦想,阿富汗战争阻止奥巴马重振美国经济。68年前的珍珠港事件将美国从孤立主义拖入二战,从此美国奉行全球干涉主义;9-11事件与随之而来久拖不决的反恐战争,将是一个大时代的开始,成为美国被迫从全球后退、回归民族国家的起点。

反恐战争以9-11始,以金融危机为高潮,是美国霸权破灭的十年。一个大国由于骄狂而滥用武力,直至扩张过度、力量稀释,最后由于竞争者崛起而衰落,这是历史上一再重演的旧剧。9-11及其随之而来的反恐战争带来与传统大国战争一样的地缘政治效应,而这些事件事后看来又像是历史的必然。美国在60年内异军突起取得统治地位,又在极短的时间内急剧跌落,另一些大国历经千年而成熟,并在快要被遗忘的时候才开始光彩夺目。过去20年,冷战时代的两大超级大国相继陨落,大国的命运正印证了这句希腊谚语:万物皆流,无物常在。

参考文献:

[1] 布热津斯基.大棋局[M].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

[2] 约斯蒂格利茨.后伊拉克时代 美国加紧防范中国?[EB/OL].

http://www.globalvideosjournalism.com/view.asp?id=12417

[3] 畅征.美国打了八年的阿富汗战争如何收场[J].领导科学,2009(9月中), pp.55-58。

[4] 陈景彦. 国际资本对日俄战争的影响[J]. 东北亚论坛, 2007, pp.117-121.

[5] 奥巴马放弃美世界宪兵角色?[N].参考消息,2009-9-4(1).

[6] 北约报告坦承无法在阿富汗取胜[N]. 参考消息,2010-3-23(3).

[7] 杨晴川,新华国际时评)新政策 老难题,参考消息,[EB/OL]. [2009-12-2]

http://www.sx.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9-12/02/content_18395396.htm

[8] 田栋栋. 美国在走苏联在阿的老路[N]. 新民晚报2009-12-3(3).

[9] “美官员认为阿富汗战争没有前途辞职”, [EB/OL].

http://www.counsellor.gov.cn/Item/4290.aspx

[10] 奥巴马放弃美世界宪兵角色?[N]. 参考消息,2009-9-4(1).

[作者简介]:赵葆珉,英语语言文学、国际关系博士;国防经济博士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