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不演习(军演)而实战了

正经历此次自有记录以来世界之第五天灾(9.0级)的日本人,对朝鲜的仇恨,似乎在一夜间随着地震、海啸而灰飞烟灭;而朝鲜的核威胁,亦为自己实实在在、看得见摸得着的福岛核电取代——

而正在与韩国甚嚣尘上演习着的美国里根号航母,亦瞬间变颜而加入轴心友邦的抗震救灾——

在这一瞬间,朝鲜——依旧的朝鲜,亦不再对美、韩、日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了……

像是一出悲喜剧,又像是一出闹剧;因明博兄一人之好恶而挑起的、进而欲把亚洲乃至世界拖入战争的韩朝冲突,似乎就要以这种方式而突然死亡了……

笔者一直纳闷儿呵,天天经历着先8.8级而后9.0级的朝鲜,真是像你们描述那样的危险吗?!它又哪来的像你们强加给其的那样的能量——这样的摧毁日本沿海的9.0级的能量……

关键是饱汉子欺负饿汉子的“大人欺负小孩儿”!是“人性之恶,是排异”(见下);何其相似乃尔的还有今日天堂里的以色列对他的兄长阿拉伯、地狱中的巴基斯坦人的大不敬——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太强壮了;又像是股市中呼风唤雨的庄稼的一股独大!而诸如朝鲜、伊朗等,正是阻止他们操盘世界的散户与小盘;他们怎么还会考虑后者们的利益而不对之大加挞伐(!)——

发于发于2009年7月4日博文《朝鲜与伊朗为什么不能拥有核武器》——

美国可以倚仗自己的实力,以“莫须有”的罪名,无端灭亡一个主权国家(伊拉克与阿富汗);给当事国造成数十万人员伤亡,财产损失更是难以记数……

以色列人仰仗的还是美国人的支持,对巴勒斯坦人展开血腥屠杀,似乎是在“不克畏死”(“今朝有酒今朝醉”——注1)地催产着他们再一个世界末日的希特勒的诞生!

而日本,每一天、每一时地为他们的过去的侵略行径,考古般发现和挖掘着大量的“证明”、“证据”;于是靖国神社成了我们高层的锥心之痛!于是朝鲜,成了“米西”饱了的他们的发泄与撒野的对象——可谓“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那我们不禁要问,伊朗人,历史上亦曾风光过的伊朗人,为什么就要忍气吞声于以色列人,这个“中东家长”的兽行淫威呐?那么我们不禁要问,朝鲜人,为什么要臣服于美国与日本,象是臣服过去日本百年的殖民统治?

其实,这是人性中的恶,是排异!是一种以枪杆子(实力)为后盾的排异;是无端(莫须有)灭亡一个国家、民族的排异!像我们以前经历的八国联军的入侵及遭受的八年抗战之苦,及新近的美国入侵伊拉克,目前日本及美国对朝鲜的武装到牙齿,就是这样一种排异;是对“另类”的排异,是对“邪恶轴心”的排异……

你美国社会中为什么没有“大人欺负小孩儿”的事发生,就是因为你的枪支普及了;“枪杆子里面出正义!”每当一个强者预备欺负一个弱者的时候,他首先要考虑的是这个弱者腰里有没有家伙;用之国际,同样如此!

如果伊朗有了核武,只会使以色列人——这些其老祖先(摩西)斥之为“硬着颈项的人”,这些“等待他们只有死亡”(注2)的人,在行起事来,于人于已多加考虑一些;不再这么“不克畏死”3(今朝有酒今朝醉);

如果朝鲜有了核武,只会使日本以同为地球村人而平等待之,而非现在视之为的“另类”、“外星一族”……

如果伊拉克人真的像小布什宣称的那样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小布什入侵伊拉克的理由),那,小布什还敢这么放肆地去入侵伊拉克吗?!

如果我们再仔细深究一下,即使朝鲜与伊朗真的拥有了核武器,会像目前被某些国家宣扬的那样严重吗?

即便朝、伊有了三瓜两枣的几件核武器,你日本、以色列与美国又是爱国者(拦截导弹),又是波音高空预警飞机,恐怕人家的意念尚未动,你们十几件核武就飞过去了。再说明白一点,就是说人家三瓜两枣的那几件核武,只能用于防卫;只能是在遭受不测时,用于在本土上与敌人同归于尽!

心理学上有一术语叫“定势”!通俗地讲就是婆媳之间的关系,未必像我们今日八0后与九0后的父母们在七、八十年代与公婆演绎的那样“不共戴天”、“苦大仇深”!她们的“不共戴天”缘于她们成天的“家不长里不短儿”;缘于她们成天的“锅碗儿瓢勺”!正是由于这些天天的、谁也躲不了谁的厮磨、碰撞,最终在她们脑中形成了“定势”,天长日久,象电脑程序(病毒)一样地加强、加深、加固,最终在脑中“定势”!最终把她们生活中的一切不快及人性中之恶,都发泄到这个“窗口”、“突破口”中,最终婆媳之间,上演了一场场你死我活的“世界大战”!

我们“情愿相信”,象美、日对朝鲜的仇恨,及美、以色列对伊朗的仇恨,其中有这样的“定势成分”——即我们例子所讲的婆媳之间被“夸大”了的不和;而不是美、日与美、以色列生来就是想把朝鲜与伊朗从地球上除籍;就是小布什宁可牺牲掉自己的五千大兵也要为之的恶!

注释1

《尚书•酒诰》:“(商纣王)厥心疾很(纣王心地狠毒),不克畏死(就是连死都不能使他畏惧)!”

注释2

这些话出自犹太人之祖耶和华及先知摩西以犹太人的诅咒。

《撒母耳记》:“人若得罪人,有士师审判他;人若得罪耶和华,谁能为他祈求呢?然而他们还是不听父亲的话,因为耶和华想要杀他们。”

《历代志》:“他们却嘻笑神的使者,藐视他的言语,讥诮他的先知,以致耶和华的忿怒向他的百姓发作,无法可救。”

《箴言》:“所以,灾难必忽然临到他身;他必顷刻败坏,无法可治。”

《耶得米书》:“他们却不听众,不侧耳而听,竟硬着颈项不听,不受教训。”

“我必因他和他的后裔,并他臣仆的罪孽刑罚他们。我要使我所说的一切灾祸临到他们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并犹太人;只是他们不听。”

又——

“他们却不听从、不侧耳而听,竟硬着颈项不听、不受教训。”[耶17;23]

“因为我素来知道你是顽梗的,你的颈项是铁的,你的额是铜的。”[赛48;4]

“你们这硬着颈项,心与耳未受割礼的人,时常抗拒圣灵。”[徒7;51]

“你们要将心里的污秽除掉不可再硬着颈项。”[申10;16]

写于2011年3月18日—19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