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五十三 雪上加霜 ,拇指未愈又得急病[蓝剑军团]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收藏 24 771
导读:五十三 雪上加霜 ,拇指未愈又得急病 大拇指受伤没两天,好像是个周六的夜里,不晓得怎么搞的,半夜突觉浑身不得劲,发烧发冷,汗水都湿透了被子。还周身抽搐,在床上直挺挺的上下颤动。想喝水又爬不起来,喊又喊不出声,就那样在床上煎熬着。 作为单身机关干部,享受住单间待遇,方便倒是方便,就是有个什么病痛就麻烦了。这不,半夜生重病,自己又没能力起床,还叫不出声来,要不是当时还年轻,熬到了天亮,估计死了都没有人知道。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体力和神智逐渐恢复。到了快九点钟的样子,勉心勉力爬下床,牙也没刷,脸也没洗,扶

五十三 雪上加霜 ,拇指未愈又得急病

大拇指受伤没两天,好像是个周六的夜里,不晓得怎么搞的,半夜突觉浑身不得劲,发烧发冷,汗水都湿透了被子。还周身抽搐,在床上直挺挺的上下颤动。想喝水又爬不起来,喊又喊不出声,就那样在床上煎熬着。

作为单身机关干部,享受住单间待遇,方便倒是方便,就是有个什么病痛就麻烦了。这不,半夜生重病,自己又没能力起床,还叫不出声来,要不是当时还年轻,熬到了天亮,估计死了都没有人知道。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体力和神智逐渐恢复。到了快九点钟的样子,勉心勉力爬下床,牙也没刷,脸也没洗,扶着墙壁下楼,一路歪斜地走到卫生队。正好老乡战友汪金平值班,又是量体温,又是望闻问切,一番下来竟不知道是怎么了,说:“还好呀,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好的半夜发冷发烧,被子都湿透了,还浑身打颤,在床上直挺挺的上下抖。”

“我打电话叫‘杜老侉’来看看。”

也难怪,汪金平是个医助,专修牙科,对这“疑难杂症(我自己猜想的)”确实没办法。我边这么想着,边等他去打电话回来。

那“杜老侉”并不侉,而且正相反,干瘦干瘦的,干部们开他玩笑,取了这个外号。由于他说话尖声尖气的,我倒是很愿意叫他“麻雀先生”。他是卫生队长,是我们安徽贵池人,当年到我们县带兵时,就是医生了,听说内科不错,这时已是技术副团了,享受着团干待遇。

金平打好电话回来了,看我要死不活地歪在椅子上,就问我最近都干了些什么。我就将最近刚出了一趟差,去军区工兵仓库拉工兵器材,前几天左手大拇指被气枪夹伤了,其他的没有。他听后想了半天也没找出个病因来,说还是等“杜老侉”来看吧。然后问我想不想吃粥,机关食堂好像还有,我摇摇头。

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聊着时,杜队长来了。又是一番望闻问切,显出一脸无奈,尖声尖气地既像问我更像问他自己地说:“都还正常呀,怎么搞的?”我心想“我要知道怎么搞的,还找你看呀?”

当时卫生队的化验员回家探亲去了,杜队长就没有作出化验血、尿的决定,我么自然不懂这些喽,就随他怎么看吧。

大概是看我不像装出来的,又估计是内脏的毛病,就写下医嘱,让我先打三天青霉素。这事汪金平能做,皮试之后在屁股蛋上扎了一针,胀痛胀痛的。

我也懒得追问是什么毛病,打好针稍微歇了一会,就边揉着屁股边往回蹭,上楼休息去了。

星期一早晨,起床号响后,我爬不起床,就没有参加出操。散操后,董光枝参谋长来敲门,问我怎么没出操,我才告诉他得病的事情。他说:“你怎么不早说?都病成这样了,还那么责己干嘛?”我说:“不是不想请假,是实在没力气找你。你昨天不是去师里开会了么。”他拍拍头,“对-对-对,不是怪你没请假啊。好好休息吧,注意按时打针哟!”说完,就忙他的去了。

连打了三天青霉素后,病好了,精神和活力都恢复,就又投入紧张的作训工作之中。


本文内容于 2011/3/20 10:05:57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