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东北地区发生大地震后,不少人以为“在这种情况下,具有强烈反日情绪的人会发表恶意留言”。但令人惊讶的是,在难以想象的灾难面前,韩国人表现出了作为邻居友善的一面。一边说“怎么会这样”、“加油”,一边流泪捐款的人已经超过20万。看到这种情况,不禁觉得对日本深恶痛绝同时又自叹不如的韩国人向着“克日”的方向又迈进了一步。

但是,韩国的态度真的在日本大地震发生前后发生了如此明显的转变?不久前,韩国一位著名牧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日本大地震是上帝对日本人的偶像崇拜主义的一种警告。”对此,另一位进步派的著名人士陈重权指责称:“居然让这样的精神病患者做了牧师。”

话说得很重。也许教徒们听起来感觉有所不同,但外界看来,这位牧师确实犯下了不该犯的失误。而陈重权可能是借机“乱讲话”。信徒们通过互联网对陈重权进行了炮轰,陈重权又用粗俗、凶恶的话与他们针锋相对。双方就像打乒乓球一样,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当然,可以认为这是不正常的言论和反应,这样想内心会轻松一些。

然而更令人费解的是,最近韩国网上形成了一种谁也不能招惹日本的氛围。以前有人会指责人们对邻居的同情,但现在出现了一种可称之为“一边倒的哀悼氛围”。当然,相互指责的不是日本人,而是韩国网民。

所谓人类社会,这样说虽然很绝情,但不会是任何人发生困难都跟着难过。有人会把别人的悲伤当成自己的悲伤,也有人会考虑事态会带来什么损益。就日本大地震对韩国经济的影响进行分析的股票分析师、基金经理和外汇经纪人就是这样。对于他们来说,好消息也好,坏消息也罢,都只是“市场素材”而已。“在最悲惨的情况下买股票”是股票投资的一种原则。

事发当天,MBC电视台失礼地报道说:“此次灾难可能导致新韩流遭受打击。”此后,激昂的网民几乎彻底封锁了其他主体进行判断的余地。

▲朴垠柱但是,网民也并非完全充满善意。15日,“日本放射性物质扩散到韩国”的传闻通过互联网和手机迅速扩散。韩国政府解释说,从科学理论上分析,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辐射传闻”仍然像海啸一样凶猛流传。这和疯牛病传闻刚出现时的情况非常相似。有人难过,有人担心,反正多数人都是反应过度。

当然,这种激昂的能量有时是值得肯定的。虽然防灾体系不完善,但韩国拥有谁也无法比拟的志愿者服务文化,因此,泰安泄油事故发生时、延坪岛炮击事件发生时,韩国可以更快地减轻人们的担忧。但是,无论是热情、担忧还是关怀,都是过犹不及。 朝鲜日报中文网 chn.chosun.com